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比企谷长子要选母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6日

《比企谷长子要选母》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筱筱不说话著

比企谷长子要选母

作者:筱筱不说话分类:同人小说类型:日常

说一个谎言需要无数个谎言去圆谎,但是不露馅不就OK了?比企谷言诺,声称比起谷八幡的长子。八幡:“……”大老师看着一点也不像自己的儿子,但是白给的儿子、姑且信了。那问题来了,言诺的母亲是哪只?!!“阿姨们好!”团灭、雪崩、清一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呜呜库西库西……

现在抱着言诺的便宜小町姑姑,发出了悲伤的声音,虽然有点假就是了,果然更多的好奇吧。

眼前这个少年竟然是她哥哥的长子。

“怎么看都长得不像,欧尼酱对吧。”

比企谷八幡倒是没有否认,喝着咖啡,点了点头。

那咖啡确实很甜,当初的言诺因为迷上了老贼这部春物,可以说手办、实体书中日版还有各类海报都是春物的身影,包括max咖啡也网购了一箱,记得那一箱价格是200出头,邮费280,言诺表示安慰自己max咖啡的味道绝对不是咖啡兑糖水。

“言诺也喝过吗?”

比企谷八幡摇晃了下眼前的咖啡。

怎么说呢?

“我12岁的礼物,你就送了我罐max咖啡……”

言诺有点幽怨地讲道。

后者刚挂在嘴边喝到半口地咖啡直接喷了出来。

“小町刚擦完地地板!欧尼酱!!!”

果然很生气啊,妹妹生气了,身为哥哥的比企谷八幡此刻怀着罪该万死的速度奔向门外,丢下一句我会打扫干净的话。

其实根本没打扫过对吧?

言诺看向比企谷小町,后者只是露出虎牙的笑容。

等、等等……杨过,我是赞同你的,你的心情我完全能感受到。

“呐,和姑姑讲更多关于哥哥的事情吧。”

果然,无论真假,也不存在怀疑,在比企谷小町的心里面大老师永远都是占第一位,不说羡慕是假的,当然这本身就够虚假。

所谓的兄妹情谊也只能在童话故事里或者不良网站中吧?

现实中的兄妹关系大概就是二哈拆家,哥是家妹二哈,拆完老实一阵,下次还敢。

关于比企谷八幡的事情,在我看来简直太容易编了,因为他身边的人基本不会怀疑,这就是大老师的魅力。

说是不理解,但是平心而论真的是不理解吗?

恰恰是都理解但是无可奈何才会感到不适才对。

差不多准备睡觉时,大门的锁咔磁的响了,就听到两句我回来了的声音。

唉,看样子这个觉暂时睡不了了,也对虽然心里是想着明天再和比企谷八幡的父母解释,但突然的上战场反而内心不紧张了。

这大概就和大学时上台演讲差不多,轮不到自己的时候,心中千万只马奔腾,可是真的踏上那个讲台后,反而能自然的适应。

犹豫就会败北,果断就会白给……

“外公!外婆!”

就这样,比企谷言诺正式成为比企谷大家庭中的一份子。

————————————————

不得不说,这个基因遗传真的是多变的,大老师和小町完全遗传了自家母亲的基因,外公看起来和就是一个猛男硬汉啊。

昨晚算是完美通关了,毕竟编出那种事情怎么想都不像是假的,外婆也算是一个美女,而且比较感性的那种,少了小町的那一份古灵精怪。也是,人,总是会成长的!

侍奉部里。

“那个……”

比企谷言诺此时坐在侍奉部的委托人椅子上,桌上摆着几封、信吧?

怎么看都像情书吧!!!

算是公开处刑了。

“看来比企谷言诺果然是遗传母亲那边的。”

雪之下雪乃略微遗憾地讲道,不过在这间教室里大概都知道是和谁说的话。

“要你管哦!”

“我倒是第一次收到。”

言诺拿起前面的信掂量了一下重量讲道。

“不会吧?”

由比滨结衣夸张的样子说,因为言诺可是一枚大帅哥,倒不是像叶山隼那种偏阳光的,反而有点阴柔,但大致上是非常受欢迎的才对。

这句话言诺倒是没说错。

情书这种东西,真的是第一次收到,因为本身没谈过恋爱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样的人才会收到或者送出情书,大概是古代交通不发达或者电视剧剧情需要才会有的吧?

哦对了!经常看的小说里也有。

所以说这种东西只是存在这些世界里,虚假的东西?

“没收到不奇怪吧?反而正常点。”

对此,大老师赞同的点了点头。

“确实正常不过。”

欸!

气氛突然就不对了起来。

“小企……”

想笑但还得略微有点悲伤,也就团子能胜任这个表情了。

“对于比企谷菌来讲,确实很正常不过。”

啧,大老师当然能明白过来。

“不是,忘了和你们说,撇开血统,我并不算一个地道的日国人。”

侍奉部一度安静了下来,又爆发出新的疑惑和震惊。

“嘛,怎么说呢,父亲和母亲……”

“我是从小在汉国长大的,我说过我的姓氏是比企谷,名字是由汉字命名的,这也是因为生长在那个环境下……”

“到现在为止我的日语还有点生涩,虽然父母经常教,但是常年都是接触汉语汉字的教学,忘嗯本了。”

“这么说言诺的母亲是!”

由比滨有点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小企竟然……

“呀呀呀不对不对,母亲是日国的,只是移居而已,而且母亲你们都很熟悉!”

“欸?!”

完了,深水炸弹啊。

当然,一切依旧在言诺的掌控之中。

“言诺的母亲是谁啊呐呐!”

果然由比滨很在意这个啊,明明很在意最后却没有得到的东西,连言诺都有点心疼这个女孩。

“……”

某只雪表示我不说,但是也很好奇地把注意力转移过来。

“喂!等、等下!”

由比滨同学你也太不礼貌了,比企谷八幡很想这么说,但明明自己也很想知道啊。

言诺神秘地笑了笑,缓缓开口道:“秘密!”

这个怎么可能说!

说出来就不好玩了,而且任务也没办法完成。

“呐说一下嘛,言诺同学,我真的很好奇。”

对于团子地哀求肯定是没办法满足的,而且我也要施行我的第二套瞎扯方案了。

“喂!”大老师提醒暗示了下由比滨。

“别大呼小叫的,会吓到孩子的。”

对于来自雪之下的威胁性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有效。

不对吧!那不是我的吗?

“那个……”

“抱歉,唯独这一个我是没法说的。”

言诺歉意地说道。

“欸!”

怎么这样,这明明是最想知道的东西。

“因为这可能会影响到我的性命,我说的越多越可能对未来线产生影响……”

“……”

雪之下瞬间明白了过来,大老师稍微思索一下也能懂,唯独团子的智商堪忧啊,智力点数都加错地方了。

“咳,差不多蝴蝶效应的道理吧。”

果然大老师关键时候还是不忘记耍文学。

“蝴蝶?”

由比滨表示这个效应大概是、能懂的可以吃吗?

雪之下头痛的扶额,这两个人。

“大概是怕影响了未来会发生的事情,言诺既然来自未来,在这个他还没出生的现在,稍稍改变了些什么都可能导致言诺同学的存在,对吧。”

果然,不亏是雪之基百科。

由比滨恍然大悟过来。

“也就是……”

“嗯。不过在此之前我都做好准备了,一定会找到父亲丢掉的东西。”

言诺充满信心的握拳,但是此刻蔓延在侍奉部的略微悲伤气氛也是存在的。

“小诺……对不起、我不知道会那样。”

由比滨双手合十诚恳的道歉。

嗯……倒不如说是我需要道歉,罪恶感突然上涨了。

果然瞎掰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言诺当然不可能怪由比滨,反倒是不好意思,毕竟实际上并没那么糟糕。

而比企谷八幡的内心一阵翻腾,自己究竟多么混蛋才能让自己的孩子陷入这种危险之中,在那么一瞬间比企谷八幡坚定自己绝对不能去改变一些事情。

对于他来讲,不改变的生活简直太简单了,为什么周围的人总是嚷嚷要改变现状什么的,根本上就是一群抱有幸福而还不满足的家伙。

“不去改变就好了。”

直到言诺完成任务回家,他是这么想的。

也就是言诺的母亲是个禁忌就对了。

“嗯,母亲是个很伟大的女性呢,对此今后我可能会编织一些谎言,希望多有得罪了,不要去相信就好了,当然对于父亲母亲的话就无所谓了。”

言诺向大老师投以是吧?的一个表情,后者倒是肯定的点了点头,受到了侍奉部另外两个人的斜视。

看气氛有点沉闷,言诺拍了下手掌,开心的说出比企谷八幡的黑历史。

“倒是父亲的三次眼泪我有了解过……”

想听么?

想听吧……

就连雪之下也不由得正襟危坐了起来,她,绝对不是因为比企谷得黑历史产生兴趣,绝对!

“快住手!”

这家伙绝对不是亲生的,至少绝大部分不是遗传自己,少年的母亲何等人物啊。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