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异界海上寻宝录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7日

《异界海上寻宝录》小说全文在线阅读_逢一酒著

异界海上寻宝录

作者:逢一酒分类:奇幻小说类型:西方罗曼

幻世另一个宇宙另一片世界。每个智慧生灵自出生之日起,就有一项天赋之能,这些构成了幻世多姿多彩的世界基础。但所有的命运也都在出生之日便刻于命运金轮之上,再也无可变更。西蒙妮欣赏这世界的美好,也因此恨着束缚这个世界的命运。因为对更高的能的野心,因为对自由的向往,西蒙妮和她的伙伴们踏上了这大航海的冒险旅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布尔克城堡的地牢是土木砖石构成的,昏暗的火把用绳子固定在墙上,墙面由不能燃烧且十分坚固的灰加木拼成,这解释了西蒙心里的第二个疑问,那就是伍兹这位英勇的朋友为何无法脱困。

好啊,他们在地牢里连一根铁钉都不敢用,伍兹的能之距离内没有半点金属,怪不得他无法操控金属出来。布尔克是个聪明人,否则他的城堡早就不存在了。

西蒙这样想着,然后被身后的卫兵粗鲁的推进了地牢,在那里,他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正侧躺在地上。那个身形背对着他,一动不动,很符合伍兹镇定冷漠的个性,但西蒙的脑海里陡然窜出一个念头,这使得他不寒而栗。

牢门在背后重重的关上,足足三层灰加木叠成的门,除非专门有对付这种木头的能,否则是很难破门而出的。

西蒙一个箭步走到朋友身边,颤抖的问道:

“伍兹,你还好么?他们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我没事。”回答是鬼族语,慌乱的将军本能的用了母语。

伍兹转过身,露出一丝安抚的微笑,这让西蒙迅速的镇定了下来。

绝大部分魔族拥有火红色的头发,绿色的眼睛以及无比执拗的性格,也许还有点儿冲动易怒。就算那些“血统不够高贵”的“边缘魔族”的发色也至少是橙色或者黄色的,出现蓝绿色和蓝色的眼睛也都不算罕见。然而伍兹是个实打实的异类,从他的形貌判断甚至会被误认为鬼族,比西蒙还要标准的鬼族。

伍兹,应该算是“边缘魔族中的边缘”。

他的头发是平顺的黑色中短发,眼睛是灰色的,天然的透出一种漠然的态度。脸色苍白,甚至连嘴唇都缺失血色,而非魔族常见的鲜红色。要在他的脸上找出一点活泛的神气来是极端困难的,也许只有西蒙见过为数不多的几次。

如果不是伍兹完美的继承了他父亲的金属操控之能,他会被当作别族的孤儿,或是某种禁忌的存在。

但现在,这个异乎寻常的生灵对西蒙伸出了一只手,苍白、手指瘦长,可这只手叫西蒙感到安慰,于是西蒙蹲下身,将自己的手放了上去,两只手握在一起。

“我还有个问题,你是怎么进来的?”西蒙对伍兹没有使用敬称。

伍兹没有回答,只是闭上眼睛,过了两秒再睁开,灰色的眼珠子看着西蒙。

“哦,对。”鬼族的将军明白了,“布尔克会催眠,你应该小心些的。”

边缘者的笑意再度显现,他的一根食指已经探到了西蒙的脉搏上,手指冰凉。西蒙的心跳逐渐平稳,于是伍兹挣脱了他的手,重新将手掌摊在西蒙面前。将军一愣,接着反应过来,低声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是你,你会知道我的一切需求。

伍兹没有说出这句话,但西蒙从他的表情里读得出来。

我们的船长伸手摸了摸灰色上衣的口袋,只掏出几粒灰尘,他弹掉灰尘,耸了耸肩:“布尔克伯爵的好手下不但搜走了刀,还顺便把裹刀布都拿走了,我还以为他真不会给我留下任何机会呢,还好,我结识了雨果。”说罢,西蒙扯下领口的纯白色丝巾,将这条东西按在他黑头发的朋友掌心。

丝巾带着不自然的褶皱,触感粗粝。

“生日快乐,伍兹。”

伍兹的手掌仍然摊在那里,一种看不见的神奇力量将丝巾瞬间扯碎如灰尘一般,接着这些灰尘旋转着吸引到这个魔族的掌心,这就是他的能,对金属几近完美的操控。这块丝帕是雨果织就的,使用了他珍藏多年的金属,坚固的“冬之王权”。

“我们真是太浪费了。”西蒙忍不住感叹。

冰凉的感觉更甚伍兹手掌的温度,金属碎屑集中在他掌心,一道流光自掌缘迸发,将碎屑揉成一把刀的形状。寒光流过刀身,最终凝成刀尖一点寒芒。武器在伍兹的掌上完成,整个牢房的温度顿时下降了好几度。

西蒙有些目眩神迷了,他站起身来,看了看厚重的牢房门,又皱起眉头:“伍兹,我告诉布尔克伯爵说,我的鬼族军队停在距离码头三里之外的海面上。我想他的卫兵应该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冬之王权’可以破开那么厚的灰加木么?”

伍兹站起身来,用一种难以形容的困惑眼光看了西蒙一眼,然后将他的新武器掷出。就在西蒙全神贯注的瞧这柄新武器如何对抗囚门时,“冬之王权”在门前一个急转,接着将门轴给砍断了。

又是一道回旋,薄薄的刀插入门缝,把门后的插销切断。于是牢门没有破,但整个儿砰然倒在了地上。惊诧的西蒙面前,是毫无防备的地牢楼梯。

破开门轴、插销,比破坏整扇三层的门省力多了,不是么?

*

城堡里的贵族舞会还在继续,虽然那些贵宾们察觉了主人家的脸色,早已想要开溜,但碍于布尔克伯爵坚决要朋友们留下的态度,谁也没能离开大厅。即使是贵族,也不好得罪一个在领地的领主的。

所以接下来的事成为了码头小镇此后整整一个月的谈资。

衣服有些被扯破——归功于伯爵的卫兵们,无论是金属钮扣和领口能石都已经不翼而飞——线头凌乱的鬼族将军走进舞厅,而他身后跟着一个大家都无比熟悉的猎人伍兹。但伍兹的手上多了一把刀,而且他的眼睛是闭着的,由西蒙扶着他走来。

布尔克的脸瞬间变了。

“这是个冒牌货,他的军功章不是真的!”伯爵嚷道。

“一个贵族也会当众撒谎么?”西蒙扶着伍兹走到舞厅中心,“十二点钟方向,十米,我的勋章!谢谢你,伍兹。”

借助伍兹对金属的操控力,那枚三等军功章瞬间飞回了将军手上。

“现在那个伯爵跑到了一点钟,二十米!啊哈,对你刮破了他的裤子这种不礼貌的行为,我想表示太棒了,能再来一次么?这次是三点钟,不要误伤靠左边的那位夫人!”

“冬之王权”的刀锋在舞厅内飞舞着,宛如冬日掠夺的暴风雪,显然伍兹和西蒙的配合早已训练有素,尽管布尔克多次试图展开催眠之能(同时他还捂着被刮破的裤子),但得到的总是西蒙嘲弄的回应。舞厅上乱成一团,想要冲上来摆平他们的卫兵也纷纷被刀子撂倒在地。

瞬间,舞厅充满了混乱和尖叫。尽管他们还不曾被刀子割伤,但人群争前恐后的向门口涌去。西蒙一个侧踢撂倒一个对他冲来的卫兵,嘴里还在对伍兹下着口令。恼羞成怒的伯爵跑到了伍兹的能之范围以外,然后亮出了一把能石。

“见鬼,又是能石!所以我讨厌有钱有权的贵族,这一下我的能恐怕跟不上治愈被催眠的进度了,我的朋友,我们撤!”

站在伍兹身边的西蒙格外兴高采烈,这让布尔克气疯了。

“别想逃走!我以领主的裁判权判你们死刑!”

卫兵们的铁戟已经全部被伍兹的能破坏,他们换上了灰加木杆、能石枪头的长矛,将部分宾客和西蒙与伍兹截在了舞厅里。西蒙侧身避开了一次突袭,顺手抓过长矛,将矛夺了过来,挑开了卫兵如林般戳来的能石矛头。尽管情形凶险,见惯生死的将军还摆出漫不在乎的态度:

“伍兹,伯爵要让我们上烧烤架呢,你怎么看?”

伍兹的回答是伸出空着的一只手,握住了西蒙的手,边缘者的手掌还是那样冰凉,将军当即响了三个喷嚏来表达他深厚的友谊与感谢。

一阵烟雾突然飘进了城堡,接着外面响起一个魔族的女高音:“着火了!城堡着火了!”

“你们纵火!”伯爵的绿眼睛圆了一圈。

“而您呢,囚禁。”西蒙回答道,“请把属于我朋友的钱换给我们,否则就不是那么轻松的事了。”

“你们没这么容易得逞的!”布尔克凶恶的攥住一把能石,将催眠之能盛放开来,西蒙的治疗之能来不及对抗睡意,将军费尽意志力才将头转开,不让目光正对对方。但他的身体开始摇摇欲坠,伍兹默不作声的伸手搀住同伴。

“十点半方向,情妇。”西蒙昏睡过去之前,在伍兹的耳边喃喃道。

“冬之王权”在空中划出一道回旋,带着蓝色的影子将周围一圈卫兵的手腕割出伤口,长/枪呛啷落地,接着那寒锋斜冲向伯爵,就在布尔克闪开的同时,刀子一个拐弯停在了西蒙所指的魔族女贵族那白皙的脖子上。

卫兵们捂着手腕捡起长矛,矛头对准了伍兹和西蒙,此刻手无寸铁的伍兹只抱住了西蒙,却并不挪动身体试图避开武器的威胁,他甚至睁开了眼睛,灰色的眼睛里那无情的目光穿过越来越浓重的烟雾,直面迎着伯爵:

“我的能因为被催眠而颤动,夫人的脖子就会断了。”

布尔克瞬间收回了催眠,恼怒的头发都根根上冲,但完全不知所措。而那女魔族被那样一柄寒冷锋利的东西架在脖子上,只能无声的啜泣着。如果不是危机感强迫她支撑着站稳,她当场就会因为突然的昏厥而被割破血管。

在幻世,“爱”为禁忌。

因爱而生,两/性相交的后代被称为血子,他们拥有的能是不能测度的,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一个血子甚至以一人之力屠戮了怪族的一半生灵。虽然在血子中这种力量也是罕见的,但从此幻世对“爱”深怀恐惧。胆敢产下血子的,就要有将所有亲人朋友一起拉上“烧烤架”陪葬的觉悟。

贵族圈有默认许可的风流韵事,而最低限度便是不能产生两/性相交而生的血子。此外一些暧昧的挑逗,轻佻的眼神,诱惑的嗓音都不过是游戏的组成部分,没有生灵会公开承认自己的感情,顶多共同养育一个来自水晶球的单性繁殖的后代,这才是幻世生灵的来源。

但感情是不能被压抑的,哪怕是在贪财凶恶的伯爵身上,温情也从未远离。在伍兹的刀架上他的情妇时,这个暴躁而充满野心的家伙的手竟然颤抖了。

“你要什么?”布尔克嘶哑着嗓子问道。

“我的钱。”伍兹平淡的说,他记得西蒙之前为他讨的公道。

“好的,我给您!然后放开她,她是无辜的!”布尔克转头对手下的卫兵道,“该死的,去把他的钱还给他!伍兹,我同意你们离开,滚的远远的,永远别回来了!”

烟雾此刻已经浓的几乎快看不清对面的生灵了,但卫兵到底找到了钱袋子,刚刚捧进大厅,里面的钱币顶着钱袋就飞到了伍兹的手上。

“现在,放了她!”

刀锋撤开,人质昏厥了过去,伍兹带着沉睡的伙伴冲出了城堡大门。伯爵犹豫的踏上两步,终于还是掉头去扶起了自己的情妇。

伍兹抱着西蒙,逆人流而行,跑到了烟雾的源头,如他所料,只有一个不断冒着烟雾的罐头,根本没有丝毫火光。此时一架绳梯从天而降。他抬头一看,赫然发现一艘大型飞船正停在城堡上空,绳梯正是从飞船上垂下来的。金发的莫里斯踏在绳梯下方三分之一的地方,挥着胳膊大声道:

“是西蒙和伍兹吗?快上来!雨果一手打造的最豪华的海空两用船在迎接尊贵的二位!我早就说过雨果是最棒最有创意的魔族了——啊,西蒙这是怎么了?他没事吧?我希望他没有事!”

“闭嘴!”雨果从船上伸出脑袋,不安的看了边缘者一眼。

“上去!”伍兹单手抱着西蒙攀上绳梯。

“一万个愿意!雨果,我们可以启程了!这个把戏瞒不了布尔克伯爵多久的,恐怕我有生之年再也不能踏上码头小岛这块可爱的土地了,我要为此表示哀悼!离开吧,离开吧,离开这块伤心地吧——”

伴随着仙族自编的小曲,飞船鼓满了风帆破开云浪冲向远方。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