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军阀七姨太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军阀七姨太》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郑捷著

军阀七姨太

作者:郑捷分类:历史小说类型:奇女子逆袭

一位才色俱佳的青楼艺妓,如何逆袭成为国内最具影响力报业的继承人,且看奇女子花海棠,瑰丽、悲怆、凄美的一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柳二姐沉吟道:“这么说她有痴心妄想?”唐翘翘说:“是啊,你说该怎么办呢?”柳二姐想了想说:“这可由不得她!若想把她们调教成出色的姐儿,就得严加惩戒,让她们脱胎换骨,驯服听话,任何人都不许悖逆!”唐翘翘愕然地说:“二姐,你说……要惩戒她?”柳二姐思忖道:“对!难就难在我们这一行,教训孩子得掌握分寸,决不能殴打她们的身体。她们的每一寸肌肤都很宝贵,不能有一点伤口,落下疤痕,毁了容貌。”唐翘翘思虑着说:“是,那就‘洗心革面’吧?”柳二姐点点头:“嗯,你带我去柴房,我再劝劝她!”

柴房里,沈兰青形容枯槁,倒在柴堆上昏昏沉睡。

房门“吱呀”一声推开了,唐翘翘领着柳二姐走进门来。柳二姐望着熟睡的沈兰青,沉声道:“翘翘,你去弄醒她!”

唐翘翘上前俯下身子,摇着沈兰青,叫唤道:“青青,你醒醒……妈妈来了,青青,你快醒醒……”

沈兰青醒了过来,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见柳二姐站在面前,不觉一惊,身子挣了几挣,却因三天水米不进,虚弱得坐不起身来。

唐翘翘连忙将沈兰青扶起。

柳二姐走近沈兰青,含笑说:“青青,怎么样啊,想通了吗?”沈兰青警觉地瞪着柳二姐,一声不吭。唐翘翘温声说:“青青,妈妈问你话呢,你倒是说话呀?”柳二姐含笑向唐翘翘摇了摇手:“青青,饿了吗?你如果想通了,妈妈这就带你去饭厅吃饭,想吃什么你尽管开口。”

沈兰青咬紧牙关,仍瞪着柳二姐不吭一声,

柳二姐又劝:“你已经三天不吃饭了,你知道人不吃饭会饿死的,你难道想关在这柴房里不出去,被活活饿死吗?“

沈兰青仍然沉默相抗。

柳二姐冷笑道:“青青,你是不是想死呀?我告诉你,想死可没那么容易!你是我用银子买来的,你得乖乖听我调教,好好学艺,妈还想你成为一名色艺俱全、红遍温海的姐儿,长成摇钱树卖个好价钱呢!”

沈兰青突然不屈地说:“不,我不学,我死也不做红倌人,死也不学那些恶心的事!”

柳二姐一愣,沉下脸来:“好,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翘翘,带她去院子里,给她洗心革面!”

厅堂前的庭院里,一张春凳上放着满满的一大盆水,柳二姐在厅前的一把大圈椅上端然而坐,几个容嫂和一群小女孩面面相觑地侍立一旁观望。过了一会儿,唐翘翘和另一个容嫂架着沈兰青拖了过来,对着柳二姐跪下。

柳二姐沉声说道:“青青,说吧,你听不听话,学还是不学?”

沈兰青既不哭也不闹,不屈地瞪着柳二姐,平静地跪着,无畏无惧,一言不发。

柳二姐冷笑一声:“这么说,你是不肯低头屈服罗?”

沈兰青瞪着柳二姐,仍是一声不吭。

柳二姐气恼地说:“你……好,算你有种!来呀,给她洗心革面!”

唐翘翘和另一个容嫂走上前,架起沈兰青,拖到搁在凳上的那盆水前。

柳二姐冷冷地注视着沈兰青说:“青青,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只要你点个头,我就放了你!”

沈兰青毫不屈服,依然沉默相抗。

柳二姐向唐翘翘使了个眼色,唐翘翘和另一个容嫂抓起沈青青的头发,把头摁进盆里。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沈兰青的身子开始纹丝不动,继而渐渐地乱扭乱蹬地挣扎起来,却被唐翘翘和另一个容嫂死命摁住。

唐翘翘和容嫂神色慌张地望向柳二姐。但柳二姐不为所动,冷冷地看看沈兰青那个撅起的小屁股,悠然自得地端杯喝茶……

又过去了几分钟,沈兰青的身子渐渐瘫软了下来,小女孩们吓得捂住眼睛不敢再看。

唐翘翘慌乱地说:“二姐,她……她……”

柳二姐一怔,放下茶杯,丢了个眼神,唐翘翘和另一个容嫂提起沈兰青的头,人已经昏死了过去。

唐翘翘大惊失色地叫道:“啊,二姐,她……她死……死了……”

柳二姐站起身,不慌不忙地走过去,托起沈兰青的脸看了看:“去,拿碗咸卤来,给她灌下去!”

一位容嫂答应一声,急忙端来一碗早已准备下的咸卤,唐翘翘接过,捏开沈兰青的嘴灌了下去。

沈兰青“哇”地一声吐出几口清水,慢慢睁开充血的眼睛,出奇平静地望着在场的每一个人。柳二姐浑身一凛,神色有些慌乱地说:“翘翘,快,快把她带走!”唐翘翘应声“是”,慌忙与另一名容嫂拖走沈兰青。

其他容嫂带着受到惊吓的女孩子们纷纷离去,柳二姐目视沈兰青的背影,若有所思,面有不忍之色。

晚上夜深人静时分,柳二姐歪倒在烟榻上抽大烟,杜子龙手里端个精致的紫沙小茶壶,边喝茶边慢慢踱步,默默地想着心事。

柳二姐叹口气说:“……这孩子的脾气真倔,给她洗心革面,她毫不畏惧,一副宁死不屈的神气,还真像我当年的样子。”

杜子龙赞赏说:“嗯,有志气!看不出来,小小年纪,骨头倒挺硬!”柳二姐笑道:“哼,我都被她弄得措手无策了,你还夸她?”杜子龙说:“哎,这孩子不简单,有点意思!”柳二姐问:“那你说怎么办?”杜子龙沉吟稍顷说:“既然她不肯学那取媚男人的手段,不如让她做个只卖艺不卖身的清倌人!”

“做清倌人……好主意!”柳二姐一骨碌坐起,又担忧地说:“不过,做清倌人得有出色的才情,骄人的技艺才行啊!”杜子龙想了想:“那就让她跟我学戏吧!”柳二姐一怔:“学戏?”杜子龙点点头:“对,我已观察她好久了,她可是一块学戏的好材料啊!”柳二姐惊讶地说:“是吗,那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呢?”

杜子龙撇嘴笑笑:“你不是一心想把她调教成一个出色的姐儿吗?她聪明绝顶,琴棋书画样样皆能,我虽说想有个传人,但也不好意思夺你所爱吧!”柳二姐莞尔一笑:“我告诉你吧,只要你把她调教好,成了一个色艺俱全的清倌人,我敢保证她比做个红倌人更值钱,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杜子龙自信地笑笑说:“啊,那行,你就把她交给我了!”

杜子龙和柳二姐商量妥当,当晚就定下由柳二姐亲到柴房放了沈兰青,让唐翘翘擎着一盏灯笼照明引路,在庭院里曲里拐弯地穿行了一会儿,来到柴房门口,打开门锁,轻轻推门而入。

关在柴房里饿得奄奄一息,昏昏沉沉倒在柴草垛上的沈兰青听到动静,挣扎着坐起身来,睁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惊疑不定地望着柳二姐和唐翘翘。

柳二姐和颜悦色地走上前,蹲下身子,撩开沈兰青额上的乱发,怜爱地看着她:“青青,你好些了吗?”

沈兰青眨巴着眼睛,充满猜疑地瞪着柳二姐,既不畏惧,也不害怕。

柳二姐叹口气说:“青青,妈妈知道你有志气,既然你死也不肯学那些本领,妈妈不勉强你。”

沈兰青倔强的脸上,疑云四起,出现一副不敢置信的神情。

柳二姐情不自禁地伸手把沈兰青搂进怀里:“孩子,别怪妈妈狠心,要怪就怪自己的命不好。放心吧,妈也不会再逼你了!”沈兰青似乎受了感动,哭喊一声“妈妈”,扑进柳二姐的怀里。柳二姐扶起沈兰青,温声说:“走吧,跟唐姑姑去洗漱一下,换身干净衣服,吃了饭再到我的房间里来,我有话要和你说。”

沈兰青泪流满面地点了点头。

半个来时辰后,烛光灯影里,杜子龙和柳二姐端坐在房间的椅子上,面带笑容地注视着经过洗漱,更换了衣衫的沈兰青。

唐翘翘陪着沈兰青侍候一旁。

柳二姐问道:“青青,从今往后你除了学习琴棋书画外,跟着杜先生学戏,你可愿意?”沈兰青愕然望着柳二姐和杜子龙:“学戏?我……我愿意!”柳二姐说:“学戏可是苦差事,并不轻松!”沈兰青咬着嘴唇想了想:“我不怕,我喜欢,再苦再累我也不怕!”

柳二姐说:“你既然要学,就得拜杜先生为师!”沈兰青说:“我愿意拜杜先生为师,一心一意跟杜先生学戏!”柳二姐说:“那好,我们有言在先,你既拜了杜先生为师,作为徒弟,以后你学戏之外,还得照料杜先生的日常起居。”沈兰青答应说:“我知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傅就像父亲,我愿像对待父亲那样侍候师傅,像对待母亲那样对待妈妈!”

“好了,学乖了,嘴巴像涂了蜜似的!子龙,你收了她吧!”柳二姐和杜子龙对视一眼,满意欣慰地笑笑:“青青,杜先生答应收你了,你还不跪下叩头?”

沈兰青连忙双膝跪下,朝杜子龙叩了三个响头:“谢谢师傅,谢谢妈妈!”

杜子龙起身扶起沈兰青:“好,好,你叩了头我受了礼,从今往后我们有了师徒情份,你要一心一意,认认真真地学,千万别辜负我和你妈妈的一片苦心。”沈兰青答应说:“是,我一定牢记师傅和妈妈的教诲!”柳二姐吩咐道:“翘翘,明天你叫人把我隔壁的房间打扫干净,让青青搬过来住。”

“是!”唐翘连忙答应。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