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直男的我和异性们的离奇喜剧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直男的我和异性们的离奇喜剧》最新精彩章节目录_潭沫小说

直男的我和异性们的离奇喜剧

作者:潭沫分类:校园小说类型:后宫

(本书仿春物,仿青春野狼,但作者只想老老实实写出自己对青春的看法,所以不存在抄袭一说。)邻家女孩频繁骚扰?青涩少年惨遭怪病缠身?学校里的女生们好像都不太正常?这究竟是任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敬请收看青春校园小说《直男的我和异性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其实对于“朴莹茜为什么要在现在五点左右的时间里换上校服”这件事,我是不怎么纠结的,因为我知道这家伙上的是“夜校”。

所谓的“夜校”,说白了就是在晚上上学。夜校的上学时间是晚上六点到凌晨四点半,至于上课的日程安排以及所学内容什么的,基本没什么变化。

至于朴莹茜为什么要上夜校,据了解,我这个邻居之前在国外待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回国之后不知为何,她说什么也不肯把生物钟调回来,老爸和小姨子无奈之下只好给她报了我们学校的夜校班。

反正就是我上学的时候她在家,我在家的时候她上学。一天也就晚饭的时间段有可能会碰上一面。

晚餐时间是在沉默和静寂中度过的,我们两人自顾自地享用意面,这期间没有一句交流,就连最简单的对话也没有。似乎主动开口是一件很羞耻的事。

很快一盘子意面就见了底,钟表的指针已然指向了5点40分,我记得朴莹茜夜校班的上学时间是晚上六点,这时候再不出发上学的话她怕就要迟到了。

我放下筷子,正打算起身把外卖盒扔进垃圾桶里时,对坐的朴莹茜却突兀地张开嘴唇:

“那个,我说...”

她开口说话的一瞬间,我居然觉得有点不适应,因为我记不清有多久没听过她的嗓音了。

“怎么?”我问道。

然而她这时又不说话了,洁白的小虎牙叼着下唇,手中的筷子在餐盒里无规律地搅着,一副像在做什么心理挣扎的样子。最后不知等了多久,她的嘴唇才再次张开:

“上午的时候...我去你房间拿了件你的衣服...别介意。”

“哈?”我莫名其妙地一挑眉。

什么情况?这家伙拿我衣服做什么?

我的大脑在接收到这条消息的一瞬间,便开始不停地进行推理演算:

纤纤少女光天化日之下闯入糙汉房间打开衣柜偷衣服?这是什么操作?

她自己的衣服不够穿吗?不不,女人衣柜里的衣服可比男人打过的手冲还多;想撕开了当抹布用?不不,我们家抹布多得数不过来;那又是为什么?

Emmmmmmm......

Woc!这货该不会是个潜在的变态吧?

想着想着我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我在学校里听说过一位专门对青春青涩小少年下手的女变态,偷偷潜入房间偷人家胖次什么的...呃呃不对,好像加害者与被害者的性别需要调换一下...可是这到底啥子情况?

好在当我的思维往奇怪的方向发展时,朴莹茜及时打断了我如脱缰野马一般的脑回路:

“因为...画画的时候不太会画衣服的褶子,所以想找件合适的衣服临摹一下...”少女的眼神躲躲闪闪。

“那你找一件自己的不就行了?”我马上反问道。

“我想画男式服装啦。”朴莹茜吐了吐舌头。

我对朴莹茜不怎么了解,但她喜欢画画这件事我还是知道的。这个女孩只要一回到家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画画,几个小时都不出来上一趟厕所的那种。之前还看她经常往QQ空间里传一些画稿,有手绘的也有板绘的。虽然难免会有些瑕疵,但她的画技还算不错。

所以朴莹茜就只是为了找参考,迫不得已未经我允许做出了这样的决定罢了。

呼,吓我一跳,果然我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晚饭过后,朴莹茜顺着我家客房跳到了自家卧室的阳台上,背起书包上学去了。我收拾好客厅,去卫生间也简单地洗了个澡,然后手用电吹风吹十多分钟才终于将我这一头偏长的头发烘干。

怪病的缘故,我从中午开始到午夜十二点十分一直都保持这幅柔弱娘炮形象。而至于我现在“娘”到什么程度嘛......

这么说吧,如果我去朴莹茜的房间里随便偷件裙子穿上,我活脱脱就是一女孩。

哦,对了,说到朴莹茜...

等等,这家伙上午偷偷拿了我一件衣服作会画参考对吧?!

糟糕,我记得我衣柜里有好几件初中时买的超级羞耻的COSPLAY服!该不会全被她翻出来了吧?!

虽然我已经把这些衣服收进了衣柜的最底层,但只要仔细翻找就一定会被发现,鬼知道朴莹茜有没有把我的衣柜翻个底朝天!

淦!这要是被她发现了,那岂不就等于我初中时期的黑历史全被她挖出来了?!她以后会用什么眼神看我?!

不行不行,我得确认一下她拿的是我的哪件衣服!

我一溜烟跑回自己的卧室,打开衣柜仔细翻找,直到把我还能记起的所有藏在衣柜最角落处的COSPLAY服都找了出来之后,才稍稍放下心来。

呼,还好没发生什么糟糕的情况,要是被她知道我曾经买过这种羞耻的衣服,以后还怎么混。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松了口气,但依旧心有余悸。毕竟这些都是初中时代买的,因为觉得丢了可惜所以一直放在衣柜里,当时具体买了多少件我也记不清了。万一某一件我已经记不起来的羞耻COS服被她拿去当参考了怎么办?

不行不行,我得亲自去她房间看一眼,要不然我今晚都睡不着觉。

我就这样斩钉截铁地决定下来,反正朴莹茜不在家,我也没想做什么太违背“男女授受不亲”原则的事,私闯女孩子房间之类的敏感问题完全不用在意。

我走出自己的卧室,走进客房拉开窗户,朴莹茜家卧室的阳台只距离我一两米远,伸伸腿就能轻易越过。我偷偷摸摸地跨进阳台,低头躲过摆放在阳台上的葡萄藤,拉开朴莹茜卧室的窗户跳了进去。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