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倾世妖颜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9日

《倾世妖颜》小说全文在线阅读_冷梦枕著

倾世妖颜

作者:冷梦枕分类:奇幻小说类型:古典仙侠

新婚之夜却被诬陷杀人,落入悬崖,却替着一只九尾仙狐挡了天劫,虽只有一年性命,却也要寻得这迷踪线索,哪知最后,自己的身世,却是最大的谜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千夕颜没想到慕瀚宇会直接出口要她,眼睛紧紧地盯着地面,她不想去太子府,在这里,她才能找回所有的记忆。

更重要的是,她虽然只记得片断,但是那种很难受的感觉,却让她对太子避之不及。

只听见慕瀚之轻轻地笑了一下,不露声色地说,“太子抬爱,只是这个舞姬才进入本府没多久,我想还是等臣弟调教好了之后,若是太子还不嫌弃,那便送与太子就是了!”

慕瀚宇却摆摆手,不以为意地说,“这方面倒是皇弟无需多虑,本太子府内自有教习嬷嬷!”

“这...,”慕瀚之也再没有任何的托词,淡笑了一下,“那…臣弟似乎不应该推辞了!”

千夕颜不禁猛地抬起头来,她的记忆中,却是有着瑞王的,他给她所有的感觉,却是温暖和幸福的。

虽然她还不能完全肯定,但是,两人之间以前一定有过什么!

可是,现在瑞王竟然就要将她拱手让给太子!

突然,她的脑中闪过一句话,她也不禁跟着说了出来,“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慕瀚之听了不禁变了变脸色,但只是一瞬间,又恢复如常。

对着慕瀚宇拱拱手,歉意地说,“太子,这位舞姬实在无法相让,”说着,又轻声地以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解释着,“这...臣弟有一日喝多了,不小心临幸了府里的一个女人,没想到,竟然就是她!”

“既如此。那便算了!”慕瀚宇淡淡一笑,深深地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千夕颜。

直到下了大殿,千夕颜还觉得如同在梦里一般,那瑞王与她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何,她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

只是她和莲落刚刚回到自己的小院落,竟然看到慕瀚之竟然已经坐在一边的石凳上,看样子已经等候多时了。

“参见瑞王!”千夕颜上前福了一礼,声音颤抖着请安。可是半晌,也不见他说话,她的心里不禁有些惴惴不安。

慕瀚之定定地看了许久,这才发现他竟然还没有让她起身,“你起来吧!”

千夕颜行礼太久,腿脚的血脉不通,早就麻木了,现在听他如此一说,正准备起身的时候才发现。

身子一个重心不稳,直接向着地面摔去!

只是,预期的痛感并没有发生,她不禁抬头一看,却是慕瀚之直接伸手抱住了她。

他的怀抱依旧那么温暖,他的眸子里,还是温柔的关心,千夕颜不禁有些恍惚,刚要伸手抚上旧颜,却不妨心像是被人狠狠抓在手里似的,痛的她脸上瞬间褪去了颜色。

“你怎么了?”慕瀚之看着她痛苦的样子,不知为何,竟然有心疼的感觉。

一边的莲落一看,不禁皱了皱眉头,赶紧走上前轻声地解释着,“王爷,劳烦您把小姐抱回房间里好吗?”

慕瀚之赶紧打横抱起千夕颜,直接走进卧房,轻轻地将她放在床榻上,这才担忧地说,“你且在这里照顾你们小姐,我去派人叫郎中过来!”

她毕竟只是王府的一个舞姬,若是只让莲落过去叫郎中,只怕会没人相信。

“多谢王爷!”莲落见着他离开了之后,这才赶紧把房门关上,重新走回床边的时候,并千夕颜已经痛得连嘴唇都失了血色。

感觉到他的到来,千夕颜猛地睁开眼睛,伸手紧紧抓住他的手腕,狠狠地看着他质问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为何会如此?”

莲落也觉得很奇怪,一副不解的样子,“你为何会心痛成如此?我的法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会有这种副作用啊?”

“你之前用这种法术复活过多少人?”千夕颜的手指的关节处显出白白的骨骼,额头上都是细密的汗水,强忍着说出这句话来,就不禁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她这么一问,就见莲落大言不惭地说,“只你一个!”

千夕颜顿时气结,可是莲落却好像责怪她似的,“就你一个这么想不开,非要重新为人!其他的,不是想要成妖,便是准备去投胎了!”

不过,看着她痛不欲生的样子,到嘴边的风凉话也赶紧咽了回去,“你别那么用力,让我摸摸....”

千夕颜眼睛一瞪,就算他是个妖精,但也是个男妖!她怎么会让他随便碰触她的身子!

“我帮你摸摸脉相!”莲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她这样子,倒像是浑身竖起尖刺的刺猬,只是不知道她的内心,是不是会非常的柔软。

感觉到她稍微放松了一点,这才触手一搭,但他的眉头反而锁的更深了。

她体内那股莫名乱窜的气息是什么?并不是妖族的,也不属于人类,当然更不是鬼魅的!

“到底如何!”千夕颜见他紧紧地抿着嘴唇,看样子情况并不是很好,不禁吃力地坐起身子,厉声地问着。

他不是说她可以有一年的命吗?为何这才几日,竟然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莲落不知该如何跟她说,如果说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岂不是让她所瞧不起?

“因为你重新为人的时日尚短,本命又被阎王销了生死簿,所以,你现在也跟幽魂差不多,当然需要几日休养,慢慢的才会跟这具身体融合!”

可是他的话还未等说完,千夕颜却已经再忍不住疼痛,直接昏了过去。

她体内的那股气息还在四处乱窜,大有越来越急的趋势,迟疑了一下,他还是试着将自己的妖气渡到她的体内。

他们狐族的妖气向来是温柔如水的,就算不能化解那股神秘的气息,至少也会纠缠住,他在帮着她导入丹田之中,应该可以压制一段时间。

做完这一切,千夕颜还是没有清醒过来,他不禁俯身看了看。

她的眉头紧蹙,但好在的双唇已经恢复了血色,他也可以放下一点心来。

只是偏偏这个时候,她突然睁开了双眼,就看到他俯身在她的上面,离她的面颊很近,甚至连他的气息都扑到了她的脸上!

“啪!”千夕颜想也不想,狠狠一巴掌甩到了他的脸上,怒道,“你敢轻薄我!”

顿时清晰的五指印浮现在莲落的脸上,痛的他捂着脸颊,手指颤颤地指着她,“果然这世间上,女人是最没良心的。”

莲落气得不轻,刚要发作着,却见着慕瀚之带着王府里的郎中走了进来。

郎中搭眼一看,心里就有了几分奇怪,但还是不动声色地坐了下来,号脉了一会儿,才又站起身,恭敬地回复说,“启禀王爷,并无大碍,但似乎有些宿疾,像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

莲落虽然心里起着,但面上却回复了本来的神色,现在听到郎中如此说,便连连点点头,顺着他的话头说道,“大夫果然好医术,我家小姐的心悸病却是从小就有了,后来有个游方的和尚给开了个方子,虽然没有彻底根除,但也许久都未曾犯过了!”

“那便是了!”郎中对着慕瀚之行了个礼,“在下这就去开方子抓药!”

千夕颜暗暗地瞪了莲落一眼,他这下倒好,硬生生给她塞了个先天的宿疾出来,那她以后,岂不是要经常装作病着了?

慕瀚之冲着郎中摆摆手,示意他退下,等郎中走了之后,这才走到千夕颜的床边,轻声地问,“既然如此,那就好好歇着吧!有些事情,等你好了之后,本王再来问你!”

“王爷!”看着他就要离开,千夕颜不禁叫住了他,“王爷,可否记得千夕颜?”

她记得的,白无常是如此称呼着她的,而她又记得瑞王,那他们直接一定有些个什么!

更何况,看着他的眉眼,她的心总是有着温暖,还有些许的痛。

听到她这么说,慕瀚之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这才猛地转过身,走到她的床前,压抑着心绪地问道,“你怎么知道夕颜的?她…可还活着?”

但是一对上她的眼,她眼中的复杂的情愫,让他不由得觉得心里一惊,这眉目,似乎太过熟悉了!

像极了他曾经的王妃,尤其是她那一瞬间的神情,几乎让

慕瀚之的手也不由得颤抖了起来,定定地看着千夕颜,有些不确定地问,“你是夕颜?”

一听到慕瀚之竟然这么问,千夕颜的眼睛瞬间红了,心中汹涌着感情,动了动嘴唇,正想与慕瀚之相认的时候,就听到莲落在一边轻声地咳嗽了一声。

千夕颜瞬间清醒了过来,别过脸,轻声地说,“不知道,夕颜是王爷的什么人?”

心却狠狠地揪着,万一听到什么不好的话,她真的不知道,会不会心痛而死。

慕瀚之定定地看着她的眼睛,好一会儿,才坚定地说,“夕颜是本王永远的王妃,不会再有第二个!”

千夕颜的身子不禁猛地一震,她知道,她定然是与瑞王有些个什么。

却未曾想到,他们之间竟然都已经结为了夫妇。

可是,为何,他如此说,她却还是想不到什么?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