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奈何缘浅三生情愫终落定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奈何缘浅三生情愫终落定》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竹子小妞著

奈何缘浅三生情愫终落定

作者:竹子小妞分类:历史小说类型:古言

命运艰难的两人相遇情愫暗生,碍于世俗,恋途坎坷,磨砺三世终成眷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用说了,我明白了。”周录苦笑一声,瘫倒在地。男人连忙扶他,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开了口。

“..偷情的..是你娘?”

“我该想到的..郁叔提到我娘的眼神就不对..”周录头疼的很。他该去怪谁,又该去恨谁。

男人就陪着周录坐着。周录时不时就说一些自己和娘的过去的事,逗笑了自己。

男人微微皱了皱眉,抬起的右手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又黯黯放下。

“走吧,有些冷了。”

天黑了。周录突然把头靠在男人肩膀上。

男人奇怪是没有觉得排斥。

“嗯。”

两个人慢悠悠地走着,周录领着男人回到家里。男人看了一眼屋子,“这是你妻子的房间吗?”

“我没有妻子。”,“之前有个姑娘住的,也是被我从山上救回来的。”周录无法从那件事里走出来。

“你是个好人。”男人笑了一下。

“好人吗?”

“那那个姑娘呢?”

“下山了。有人照顾她。”, “你饿吗?”周录问。

“我..嗯。”

“等我一会。”周录起身出了屋子。周录在灶房忙了一会,就端着一碗粥回了屋子。

“吃吧。”

“你不吃么?”

“我,吃不下。”周录摇摇头,出了屋子。

男人端着碗,默默地看了一眼周录,低下了头。

男人吃完后,发现周录坐在门前。

男人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看着周录的背影。男人有些烦躁。突然咳嗽了起来。

周录赶忙起身跑到男人面前,有点着急:“你怎么样?”

“死不了就是了。”男人笑笑。“我给你准备热水,你等会洗个澡,休息吧。”

“麻烦了。”周录去烧水了,男人默默地坐在屋子里。看着屋子里的摆设。看到桌上的凝膏,拿起来看了看,澄澈的目光流过一点惊讶。

十余分钟后。

“这凝膏,买的?”男人把凝膏给周录看。

“自己做的。”周录把水放在一边。“你说什么?这可是很贵的。”

“我朋友也卖,货从我这出。”

“真的?”男人欣喜的眼神让周录下意识躲开。

“嗯。你要是喜欢,我做好了给你。”

“可是我没钱。”男人瞬间没精打采的。

“不要你钱。我,我先出去了,你洗澡。”周录看着眼前的男人,心脏疯狂跳动。

男人愣愣看着周录有点落荒而逃的感觉,竟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男人洗了澡。周录给他换了被子。男人也累了,没多久就睡了。周录无言地坐在外面,抬头看着,没星星的天空。

“娘,你为什么呢?我该怎么办呢,知道了你的秘密,我该怎么办呢..”

“不要!你不要过来!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此时做恶梦的许祁央哭喊的大声。

周录吓得踹开房门,一把搂住许祁央。“许祁央?许祁央醒醒。是我,我是周录,许祁央?”

许祁央浑身颤抖,听到周录的声音慢慢安静,意识慢慢恢复过来,缩在周录怀里小声啜泣。“他怎么能那么对我?怎么能?”周录紧张地搂着许祁央,乱七八糟地哄了一通。

“睡吧,睡吧。以后你就不会见到他了。”

“周录,周录..不要走,陪我。我怕。”许祁央怕的要命,死死抱着周录,不让周录动。

周录没法,轻轻拍着许祁央的背,好不容易把怀里的小男人哄睡了。

小心翼翼地把许祁央的手从自己腰上拿开,许祁央好像是意识到什么,不满地嘟囔了一声,周录没敢再动,确定许祁央没醒后,才憋着气把许祁央弄好。给许祁央盖好被子后,关上门,如释重负地坐在凳子上,看着许祁央的睡颜,心猿意马的,周录猛地甩甩头,想到这样的男子的经历,叹了一口气。

想想自己,过的很好,只是..这一切,自己能怎么办呢,还得生活,我不能颓。

周录怕许祁央还会做噩梦,一直在屋子坐着,一不小心趴在桌上睡着了。

胭脂铺子。

“没想到你经历过这种事。”巧姐和齐瑶瑶喝着酒,聊着天。

“我没看的出来他的真面目。”齐瑶瑶回忆着自己被丈夫虐待的场景,失望地摇了摇头。

“男人都一个样,披着羊皮的狼。花言巧语的。”

“巧姐,你都三十岁的人了,谈过感情吗?”

“谈过。怎么没谈过。当时年轻,甘愿被骗。”巧姐一杯接着一杯,想起那段感情,心痛的要命。

“干!”齐瑶瑶复杂地看着眼前直爽的女人,只举起酒,“去他妈的爱情!”

“好!哈哈哈!”两个女人疯了好久,迷迷糊糊醉倒在桌上。

周录家的鸡不知道跑哪去了,早上没听见鸡鸣。

许祁央先醒,看到趴在桌上睡觉的周录没忍心叫醒他。

许祁央躺在床上,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做的说的,不禁脸一热,真是丢人丢到家了。又为自己能接受周录感到奇怪。

从记事起,许祁央就不喜欢和别人接触,但是性子温。长大了,他心里明白,他是个断袖。他把这个秘密藏的很好。但是他也很少能接受男人的触碰。以致于二十七的男人还是雏鸡。但是前两天自己兄弟,强行地破了自己,手段残暴,所以许祁央心里受了重创。

主要是许祁央不喜欢他兄弟。

想到这,许祁央还是有点怕。许祁央侧过脸看着还在熟睡中的周录,有种想去接近,去拥抱的冲动。

突然意识到自己脑海里竟然出现这种大胆的想法的许祁央红着脸翻身背对着周录。

由于翻身的动作有些大,发出了声音,惊醒了周录,周录以为许祁央又做噩梦了,一脸忧忧地把许祁央搬了面向自己,许祁央还没摆脱那些想法,就被迫正视周录的眼睛。

“你..你做什么?”对上周录那双满是担忧的眼睛,许祁央有点惊讶,有点羞涩,甚至还有点期待。

“你醒了啊?”周录轻轻松了一口气。

“我..我又不是猪..怎么会起的迟。”许祁央都语无伦次了,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周录缓了一下,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许祁央咬着牙从周录手里挣出来,翻了个身。

这一小脾气让周录心弦一拨。大脑一白。就这么愣愣杵在许祁央床边。

许祁央没再听见周录声音,眼睛想往后瞟瞟,然后咬了咬下嘴唇,果断的坐正了。

“怎..怎么了?”周录一吓,声音好像卡在喉咙一样,发不出来。

“你做不做早饭?我饿了!”许祁央瞪着眼睛看着周录。心里却是七上八下。

“啊?哦,哦哦,我去做早饭。”周录马上反应过来。许祁央坐在床上,头渐渐低下,笑了。

在灶房的周录此刻心里很煎熬,自己这虚巴的状态是闹怎样?

天上阴阴的云,似乎是散了些,似乎有抹淡淡的金色。

“你在干什么?”许祁央看着坐在屋子前磨东西的周录。

“做你想要的东西。”周录笑着看了一眼许祁央。

“我想要的?”许祁央想了想,“那个凝膏?”

“嗯。”许祁央不知道说什么,就这么看着眼前的人。就算穿着朴素的布衣,也掩不住他的帅气。

许祁央从屋里搬出一张凳子,倚着门框,就这么看着。

周录就这么磨着,比平时还认真,还仔细。

不远处,传来鸟叫声,开了太阳。气氛很好。许祁央惬意地倚着门框眯着了。

周录好不容易磨成了,擦去头上的一层汗珠。回头看见许祁央睡着的样子,轻轻地把他抱到了床上。然后去弄了些糕点放在屋里,就上山了。

周录叹了一口气,把郁家三口人葬了。又去看了一眼自己的娘。默默地下山了。

下山途中,回去看了一眼屋子里睡觉的人,顺便拿了些茶叶。

胭脂铺子的门关着,周录想想还是先去了一趟茶楼。

“录哥够效率。”茶楼的伙计看见周录把茶叶带来了,笑嘻嘻的。

“还好。”周录没有逗留,从茶楼就去了卖衣服的店。

“老板,给我几套衣服。”周录回忆着许祁央的身形,给他选了几套新衣服。

“周录啊,怎么想起给自己买衣服了?”老板也认识周录。

“一时兴起。”周录随口一答。“周录啊,你娘的事,我们都知道了。要是有什么需要,只管开口便是。”老板看着周录,也不知道这话该不该说。

周录一愣。半天憋出谢谢两字。老板心提的不知道多高,就怕周录失控。

看见周录能平静,也放了心。

“会好的。”周录丢下三字,走到胭脂铺子,门还是没开。

周录挠了挠头,等了一会门还是没开,里面一点声音没有。碍于巧姐和齐瑶瑶是女的,周录没有推门进去,随便在街上买了点就回去了。

离家不远处,就能看见一个人左看西看,很着急的样子。

周录嘴角一扯,悠悠地走回家。门前东张西望的人看到周录立马扑上去,“你你你,我一醒找不到你,我以为你走了,把我丢这里了..”

周录笑出了声。许祁央反应过来自己激动了,还胡言乱语了,连忙松开周录。脸红的一批。

周录看见许祁央发红的眼睛,立马不笑了:“你哭了?”许祁央转头跑回屋子里。留下周录不知所措。他哭了?他哭了..

许祁央关上了门,周录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想想还是厚着脸皮进了屋。

“许祁央..”安静的空气让周录有些怕。又喊了一声“祁央?”

许祁央没料到周录这么喊自己:“你..”

听见许祁央还理自己,周录高兴了。

“我下山给你买了几套衣服。你试试合不合身。”周录把手里的新衣服递给许祁央。

许祁央有点呆,接过衣服,“你给我买的?”

“嗯。”

“那你呢?”

“我一个粗人,穿不上这么好的。”周录笑笑。“我还买了好玩的东西。要不要看看?”

“看。”许祁央就这么看着,有种想哭的冲动。

两个大男人围着一些小物什兴奋了半天。期间两手无意间碰到三次,目光相遇无数次。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