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我这是拿了什么见鬼的策士剧本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9日

《我这是拿了什么见鬼的策士剧本》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白色贤王小说

我这是拿了什么见鬼的策士剧本

作者:白色贤王分类:古风小说类型:恋爱

这是一个有关成长的故事,乱世之中载浮载沉的少年与少女们相逢相识相知,共同应对这乱世风雨的故事。“小玄你有什么梦想么?”“有啊,安安静静地醉生梦死就是我最大的梦想哦?”主角看着面前的公主殿下一脸嬉笑,“也许成为后宫王也算?”“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皇甫旻的搜查工作进行的很是顺利,在得到姜子玄“拆车”的暗示之后,皇甫大小姐就领着人冲进了货栈,果不其然,在那辆货车的车轴和车辕里找到了构造精巧的空仓,里面填满了已经研磨精细的黑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我们的大小姐领着巡防营就冲进了薄情馆把曹昇一行人给逮了直接扔进了天牢。

“虽然是直接进了薄情馆抓人导致闹出了很大的动静,但是姑且还算是轻松解决了吧。”皇甫旻看着对面静静烹茶的姜子玄,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只是我还真是没想到会惹动京兆尹亲自过问,本来以为只是普通的走私案来着,还麻烦了韩老大人真是不好意思啊。”

“是啊,日后旻姐你可要亲自登门致谢啊。”姜子玄有些心不在焉,给自己满上一杯清茶,淡淡地回道。

“小玄你怎么了,怎么这么没精神,是因为我大清早叫你起来去找我所以没睡好?”皇甫旻有些担心地看向了对方,“要不你先去休息吧,晚上我们灯会见?”

“我没问题,倒是旻姐你的问题更大一点。”姜子玄叹了口气。

“我?我能有什么问题啊?”皇甫旻一脸奇怪。

“演技太差了,简直就像是刚出道的新人。”姜子玄深深吸气又缓缓呼出,随即正面盯住了对方的双眼,“何必呢?”

“小玄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歹人要带黑火药进城,今天上午这一场戏完全就是你自导自演,做给这城里所有人看的。”姜子玄移开了目光,转向了自己手里的茶盏,“曹昇他们的关牒是你或者你们伪造的,授意他们夹带黑火进城的还是你们,不知我可有说错?”

“……小玄你没发烧吧?怎么大白天说起胡话来了。”皇甫旻眨了眨那双好看的凤眼,展颜一笑,“我只是觉得他们可疑才让你查查他们的啊。”

“那你为什么要叫我去呢?我又没有官身,要找人帮忙的话这帝都有的是,皇甫家大小姐的面子可不小,这一个人情也不难,为什么偏偏是我?”

“那是因为……”

“因为我是你认识的熟人里仅有几个没有官身的人,你需要一个不属于任何一派的人来插手,帮你把水搅浑,把事闹大,吸引帝都所有人大部分的注意力,而你的交友范围内,大概也就只有我比较合乎要求。”姜子玄又抿了一口茶水,额头上沁出了几许细汗。

“而为什么需要一个没有官身的人呢?因为有官身的人不是皇派就是阉党,要不就是墙头草,我不知道你们是哪一派,但是这种事肯定是越少的自己人参与越好,而你们又不可能新人对方和骑墙派,自然只能找局外的人。”

“我特地让凰儿去核实了你的说辞,另三门的守官确实没有发现携带黑火或者黑火料进城的客商,那为什么偏偏是你这边有人要带黑火进城?”

“因为他们偏偏走了我这边啊,我有什么办法?”

“不,是你们要曹昇走了你这一边,因为你们的目标归根结底是要走黑火进城,但是走别的城门都会被发现,走你这一边才能保证计划的推行。”

“那,按小玄你的说法,我如果和要带黑火进城的人是一伙的,那我为什么要叫你来,我是东门守将,我直接放行不就好了,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工夫捅漏自己的勾当?”皇甫旻饶有兴趣地看向了面前比自己还小四岁的男人的双眼,“布置计划的人是傻子么?”

“因为你们需要营造一个事情还没发生就已经解决的假象。纵然你是东门守将,你也不能保证自己手下没有另外一党的眼线,你不能保证你们的伪装必定能过了你这一关,万一有个不慎,被对方的眼线从车里查出了黑火,你虽然不至于扯上责任,但是黑火到底没能进城,而且一个失察之责也免不了你的,你们之所以用这么蹩脚的反复横跳,就是为了确保这批黑火能够进城。”

“可是这批黑火已经被京兆府收走了,那我们又要怎么把黑火从京兆封库里提出来?”皇甫旻依旧是轻松地看着姜子玄,“众所周知京兆尹韩明率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就算同为皇派也在他手下讨不了好,我们要怎么把这批黑火弄出来呢?”

“京兆尹韩大人自然是铁面无私,可惜市坊司的柳青屏柳大人可就未必了。”姜子玄淡淡一笑,“我说,柳大人早该是你们的人。”

“这又关柳大人什么事?”

“因为你们要走的根本就不是曹昇的那六斤半黑火,你们要走的是制造黑火的原料!”姜子玄语气转冷,“早些时候,我派凰儿去查了今天东城门的查验记录,今天东城门一共放进来了两车硝盐和一车硫磺,在我和你说完话之后,你也确实扣下了这三车东西,转交给了市坊司。”

“查下这三车东西是为了摘清自己的责任,同时也是障眼法,让被之前的事情惊动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三车东西都已经被查获,也就失去了威胁。但是柳大人是你们的人,只要等上午风波过去,下午柳大人就可以秘密提出这三车的原料,一车硫磺就是一整车的黑火,旻姐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你们要用这一车黑火做什么?!”

“……”皇甫旻沉默了,姜子玄也没有追问,许久,她才抬起了头,盯着姜子玄的双眼,姜子玄毫不示弱地回瞪。他们俩虽然差了三岁半,但其实也算是一起长大,姜子玄还在学说话的时候就认识已经会跑的皇甫旻了,但现在已经足有十年多,感情远胜一般子弟,在她印象里,姜子玄一直都是那个安静文弱像个女孩子一样的小弟,平日里只是抚琴读书,对其他的事情从来不感兴趣,对她说的话只要没什么一眼能看出的坏处都会乖乖听话。但是今天,她突然发现,自己对姜子玄的了解不过皮毛,原本她以为他只是个感风吟月的废物公子,虽然感情不错但内心委实有些看他不起,这也是她今日选中他的原因。

万万没想到,许是选了别人反而不会出纰漏,但谁又会想到,尚书令姜大人家的废物二公子,居然是个如此玲珑心窍思虑缜密之人呢?原本天衣无缝的计划,居然因为自己的选人而被看穿。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小玄你把我们都骗了啊。”又是许久,皇甫旻才苦笑着长出一口气,“只是我不知道,我哪里漏了破绽?”

姜子玄咧了咧嘴,也长出了一口气,“没,一点破绽也没有,我只是把所有的事情连在了一起,发现只能得出这样的可能,然后凰儿的汇报让我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你实在应该直接回东门的,这样你还能拦下凰儿,硬要说破绽的话,也就是暗度陈仓之后,你疏忽了这一点吧。”姜子玄原本紧绷的神经骤然放松,原本这些都是他的联想,只不过是从合理性的角度推断出的,说是妄想也很合适的东西,但是既然现在皇甫旻承认了,那也就是他的推论没有问题,事实正是如此。

“现在能告诉我了么,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小玄你既然这么厉害,不如再猜猜?”皇甫旻玩心渐起,压过了被自己弟弟看穿的挫败感,眉眼之间重新焕出了醉人的神采,“猜对了说不定还有奖励哦?”

“根本就不需要猜,旻姐你可是个坚定的皇派,那下手对象自然就是阉党中人,而只有上元诗会才能动手的对象……”姜子玄想了想,又叹了口气,“自从白司空入主朝堂,每年的上元祭天都是由司空上香,还需要我接着说么?”

“哼,小玄你藏得真是深啊。”皇甫旻用鼻子哼了一身,“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聪明。”

“诶,这叫君子藏器于身,再说之前我还小,你们谁会提防我这么个小屁孩。”

“那么,现在我已经承认了,你要怎么做?”皇甫旻大大方方地看向了姜子玄,张开了双手,“去司空府去告发我?”

“……不,我想劝你们放弃这个计划。”姜子玄摇摇头,“阉党虽然现在祸乱朝堂,司空为阉党之首,但阉党没了司空只会更加疯狂,除掉司空,不知要有多少皇派的大臣陪葬,家父,令尊,都未必能跑,而且就算除掉了司空,阉党依旧势大,天子依旧孱弱,短期内不会有任何改观,只会更坏。”

“……以前真的是小看你了,本以为你对这些都漠不关心,只关心你的琴和花魁来着。”皇甫旻微微一笑,“只是这个计划我可不是主导,你要说服的人不是我,我只负责把黑火走进来,你明白吧?”

“那就请旻姐去说服主事人咯。”姜子玄翻了个白眼。

“那个人的话……还是小玄你自己去比较好哦?”皇甫旻眨了眨眼睛,一脸的狡黠。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