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爱与浮生之归去来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爱与浮生之归去来》最新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舒涓小说

爱与浮生之归去来

作者:舒涓分类:重生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夜色如墨。白雪覆盖的墓园像亡魂惨白的脸。幽暗的灯光里,冷气袭人的墓碑像一把把触目惊心的剑,插在缄默的土地里,插在活人的心坎上。生命终于此,起点依旧握在诸神手里,仍然是个谜团。安眠于地下的亡魂,早已超越了离恨天,脱离了轮回道,为尘,为土。而活着的人,或伤心,或淡漠,或忘却,或思念,也终究抵不过时间的洪流,最终还是一场接一场的两两相忘。岁月挥着纤长的衣袖飘至云端,横眉冷目地俯视苍生万物,眼里是一视同仁的冷漠和俾睨。松柏敛藏了香气,为亡灵遮挡风霜的侵蚀,却挡不住未亡人思念的洪流。一颗流星划过天际,坠入了深不可测的黑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行,顾眼前。沈安馨负责会议,咱俩镇场子。这是她第一次完全独立的负责国际项目,且资金还如此庞大,多多少少我还是有些担心。希望她能随机应变,处变不惊。”

“我倒是放心得很,大概因为你常跟我说她如何优秀,我相信你看人的眼光。我也观察过她,那是个好姑娘。你要好好提携,才对得起一起度过的那些艰难岁月。”

“这个自然。在工作上,她是我的左膀右臂,也是我最信任的人。时间过得真快啊!当初她求职面试时,还是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这一晃已经可以独挑大梁了。”

“只要今天这梁不塌,她就出师了。”

“磨砺了她这些年,就是为了今天!”

朝歌国际是这条街上的标志性建筑,非凡的气势与国际化的设计自然是不必多说的,仅仅是高度就足以令人咋舌。豪华的大厅里,姿色秀丽的前台小姐带着标准的职业笑容,迎来送往。经过专业训练的嗓音清一水的优美动听,却也没温度,没感情。足以乱真的假山上,价值不菲的植物开着不知名的花,芬芳馥郁的花香东飘西散,被空气中的气味综合得只剩下丝丝缕缕的香。天花板上特别定制的奢华的水晶吊灯,以华美而高傲的姿态俯视着地面的人与物,枝枝丫丫都是这幢写字楼里的人们的缩影。

丁浩楠想起了那姑娘的话,还有那句名言:繁华是孤独的最高境界。

孤独么?呵,谁知道呢。他自嘲地笑了。

电梯门开了,沈安馨正对着门。她冲丁浩楠点点头,小跑着出了大厅。

神色如此慌张,可不像平时的沈安馨。遇到麻烦了?丁浩楠左思右想,一时千头万绪,竟有些乱了。他去办公室取了些东西,又稍坐了坐才去会议室。

会议室里,姚慕白陪着投资方的代表聊天,言语轻松幽默,完全没有谈判前的紧张沉闷。他含笑看着丁浩楠,那样子像是在说:稍安勿躁。

沈安馨掐着点出现在门口,怀里抱着摞文件夹,笑容恬淡自信。

“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开始吧?”姚慕白帮忙将文件夹发下去,那里面夹着这次会议的资料。那些他看过无数遍的文字、数据、表格、绘图等,被完美地组合包装了。饶是他这样吹毛求疵的性格,也找不出多余的句子和词汇,甚至没一个字是多余的。写这文档的人,是个难得的高手!

丁浩楠满心嘚瑟,言辞却相当谦虚:“按照我们之前的协议,我方拟定了这份计划书。若有需要补充或修改的地方,我们再行商讨。”或多或少的,他很为自己的慧眼识珠得意。

众人心知肚明他这番说词不过是客套,便给足了面子齐声夸赞,要么夸赞他知人善用,要么感叹后生可畏。

姚慕白眉头紧锁,似有不解之事。

沈安馨等候在旁,姿态格外恭谦。等丁浩楠示意会议开始时,她便立马进行产品说明和演示,那流畅的解说和对提问的完美回答让人心悦诚服。签售会议出乎意料的顺利,顺利到已经签完合同了,她还不敢相信自己出师告捷。

姚慕白闻了闻文件,那股不易觉察的香还在。按理,文件是沈安馨负责的,那这上面的气味应该和她身上的香水味一样才对。可这分明不是,那是种非常陌生的香气,来自她之外的人。这么绝密的资料,到底还有谁碰过?他有太多的疑问,但不能明说。他不能随便怀疑一个老员工的忠诚:“沈经理,你用的香水也是你们公司生产的?”

“必须是。姚总为何有此一问?”

“下次我送款我们公司的给你,非常不错,很适合你。”

“谢谢您的美意。我喜欢自家的产品,没打算换别的。”

“不同的香水会带给人不同的体验。试试又何妨?”

“公司有规定:上班期间,员工只能用本公司的产品。我不能坏了规矩。”

“你还真恪守。”

丁浩楠心情愉快,拽着姚慕白去了他的办公室,显摆自己新得的好玩意。

沈安馨回到经理休息室,一改人前的矜持和沉稳,又蹦又跳又笑:“妞,爷要涨工资了!”她抱着正在书架上找书的苏默颜亲了一口:“谢天谢地谢默默!多亏你及时赶到,把资料送来了。”

“早跟你说了你没问题,不用紧张,你不信我。”

“信,我当然信!‘信默颜,得永生。’这可是铲屎官的口头禅。”

“既是他的口头禅,就不许你说。”

“不说就不说,小气!说正经的,你的生意怎么办?不是正谈在紧要关头么?”

“我那生意有什么要紧的,没了就没了,又没人会炒我鱿鱼,不过就是少挣而已。你这才是头等大事,关系很多人的薪资和前程。”

“我替他们谢谢你!这资料要是送不来,今儿这天可就被我捅破了!早上出门我就怕落下了,一直死死抱着,可就换个鞋的功夫,就给忘鞋柜上了。”

“结局圆满就好。我跟哥约好了,晚上去‘南岛’吃饭,为你庆功。”

“得嘞。我换了衣服就走。我来请客,你想吃什么都行,包括我屁股上的肉。”

“太肥了,腻!我喜欢吃猪耳朵,你割不割?”

“猪耳朵有啥好吃的,都是骨头。要不,吃猪蹄?”

“这个我喜欢。只是,你有脚气么?”

“脚气就没有了,仙气嘛还是有的。”

“妖气还差不多,而且还是黑山老妖的妖气。”

“黑山老妖就黑山老妖!那就委屈你做聂小倩了。”

苏默颜一手叉腰,一手掐着兰花指,娇滴滴地说:“那我的宁采臣呢?还不请到我的浴缸里来。”

沈安馨作呕吐状:“大姐,你这哪是聂小倩,分明是花楼里的姑娘。”

“你懂什么?”苏默颜说得正经,“电影是言情版,我这个是神经病版的加强版。”

“哟,没看出来嘛,你还挺有自知之明。”

“不然呢,都跟你一样,没脸没皮,没羞没臊?”

“那又怎样?我高兴,我乐意,我开心。”

苏默颜打了个哆嗦:“受不了你!”

两人斗着嘴,相携出了朝歌国际的大门。

天色渐晚,路上的行人多了,道路越发拥堵不堪。

“咱打车过去,公交车人多,我怕你受不了。”沈安馨驻步在出租车停靠站,招手拦车。

“我没关系。你别学我哥,总拿我当病人看。就是因为他太紧张我了,我才执意从家里搬出来。你若也和他一个德行,我就要考虑换房客了。”

风吹过,带来远处的花香。

沈安馨张开双臂使劲吸了口气:“这么舒服的空气,这么愉快的心情,还有这么美丽的人做伴,再来一顿饕餮盛宴,今儿这日子就完美了。”

苏默颜随声附和,右手数左手的指头玩。

丁浩楠毫无征兆地出现在站台上:“安馨?你怎么还在这儿?”

“这么巧,您也打车?”沈安馨不露痕迹的侧过身,将苏默颜藏在了身后。“还是说,您只是路过。”

丁浩楠的目光越过她的肩膀,落在她身后:“你朋友?”

沈安馨笑了笑,没有要替他介绍的意思。

“我现在没事可干,想找个人聊天。要不我请你们吃饭?”

“我已有约了,改天再说。”沈安馨微微颔首,算是道别。

花香似乎浓烈了。一股似曾相识的气味飘至丁浩楠的鼻端。他看着苏默颜的侧影,有几秒钟的失神:是她?没错,是她,那个迷路的小女巫!“哈,真的是你?”

沈安馨颇为诧异:“你们见过?”她盯着苏默颜看,仿佛要从她的脸上窥探出什么秘密似的。而后者的脸上始终风平浪静,没有变化。

“是的,几个小时前,在路上偶遇。我叫丁浩楠,是安馨的同事。刚才你说要过来找朋友,就是找安馨么?早知道,我就带你过来了。”

苏默颜朱唇微启报上姓名,继而轻声说:“对不起,我不记得见过你。”

丁浩楠石化:“没见过?”

“嗯,没见过。”苏默颜说得正经,怎么看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你是不是……”丁浩楠有些恼了,口气已显生冷。

“丁总,默默说她没见过,就肯定没见过。大概是您记错了。”

丁浩楠颇为不悦,张口就要辩驳,却见沈安馨满眼乞求地望着自己,便硬生生地收了口,饶有兴趣地观察苏默颜:她不是那种绝色美人,更谈不上颠倒众生;眼睛很大,幽深而清澈,如一汪千年不变的深潭,装着看不透的秘密,还有深不可测的慈悲;双眉如黛,很有几分古风;嘴巴算不得小,却因柔和而饱满的唇线,变得小巧起来。最妙的是嘴角边的那两个小小的梨涡,忽隐忽现,像个调皮的孩子,给那张苍白的脸增添了几分灵气。此刻,她安静地站着,安静地接受他的打量,不言不语,不亢不卑,神情中透着出世的干净和与世无争的单纯。凭着阅人的经验,丁浩楠明显感到这一刻的她和之前的她大不相同。他假装懊丧,拍着脑袋说:“你瞧瞧我,都忙糊涂了,竟然认错人了。苏小姐,是我冒昧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