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末世里的孤独者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20日

《末世里的孤独者》最新精彩章节目录_水味小说

末世里的孤独者

作者:水味分类:校园小说类型:后宫

为什么偏偏是我?为什么一切都要往不可控制的方向演变?为什么你们都要离开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丧尸果然是打不死的。”

我看着被我揍到再也爬不起来却坚持不懈想要咬我的丧尸,擦着额头上的冷汗。

我只是稍微加了些力,让它的双手双脚全部骨折了而已……

不得不说,这个丧尸兄弟生前还真是个热爱生活的……丧尸啊。指甲打理得整整齐齐的,打架的时候丝毫不担心会划伤我的皮肤……

要是这个世界上的丧尸都这样,这个世界……也挺美好的。

我对丧尸的好感度又上升了一点。

诶,我为什么要说“又”?

抛开那些稀奇古怪的想法,根据多年玩丧尸主题求生游戏游戏的经验,我知道,打倒丧尸后,有必要搜索一下丧尸的身体,除开腐肉,丧尸身上能找到很多有用的东西。

我忍着恶心,按住丧尸的后脑勺,开始翻找丧尸身上任何能用的东西。

就在这时,脑子里冒出一个疑惑。

为什么我不是那个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

我保证不会再想这么恶心的事情了。

……

这家伙热爱生活归热爱生活,尸体腐烂可不是热爱生活就可以阻止的,浓烈的腐臭味让我差点让我把体内所剩不多的食物都吐了出来。可一番忙活之后,搜出来的除了一个早就用不了的手机、一串钥匙,就剩一个鼓鼓当当的钱包。

现在这种时期,我拿这些钱除了生火取暖外还有JB用啊!

我想了想,从钱包里抽出了那只丧尸生前的身份证,又取下了钥匙串上挂着的一把小折叠刀,塞在了裤兜了。塞进去之前,我往身份证上瞄了一眼。

王家易?什么鬼名字?

“嗷嗷嗷!”

突然爆发的哀嚎像是枷锁一样锁住了我的双脚。

也许之前还不曾觉得,可拿到了那张身份证起,这个叫王家易的人,从未如此清晰地出现在了我眼前。

他以前也是个人,相貌平平,有自己的父母、孩子、朋友、事业、爱好……

可现在,什么也没有了。

我想强制我自己不去想这些,可多年写小说的后遗症让我忍不住去幻想他悲惨的经历。

也许他因为一个项目而被上司骂个狗血淋头;也许他为了爸爸的手术费欠下巨额债务;也许他查到了妻子出轨的证据每晚在外面喝闷酒;也许他为了孩子年纪倒数的成绩而操碎了心……

不敢倒下,因为前面有父母;不敢回避,因为身后有妻儿;不敢生病,因为没有人照顾;不敢懒惰,因为没有人惯着……

可是所有的努力、所有的忍耐、所有的希冀全都在感染上病毒的那一瞬间付之东流。

这么活着……

不对,在感染上病毒的那一刻,也就只能叫做“被活着”了。

我想,如果这个叫王家易的人还有一丝意识苟且在这具残破的身躯里的话,那么刚刚的哀嚎……

“嗷嗷嗷!”

“杀了我!”

“嗷嗷嗷!”

“杀了我!”

“嗷嗷嗷嗷!”

“快杀了我!”

“嗷嗷嗷嗷!”

“快杀了我!”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快杀了我!”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把刚刚放进兜里的折叠刀握紧了。看着丧尸扭动着无力的四肢,我竟也不觉得恶心,反而一种悲愤油然而生,却也道不明愤怒的源头。

“嗷嗷嗷!”

“杀了我!”

我想起了不知从那本书上看过的一句话。

生而无乐,唯死求欢。

“嗷嗷嗷嗷!”

“快杀了我!”

我从口袋里取出了那把折叠刀,锋利的刀刃在阳光下闪烁着依旧冰冷的白光。丧尸好像是知道了我的意思一般,竟然乖乖地把头低了下去。

当然,也有可能是压低身子,想伺机冲上来咬我。但它现在除了头可以晃、身子可以扭以外再也做不了任何挣扎。

在丧尸电影里,丧尸只有爆头才可以杀死。我丝毫不确定手里这把就比我巴掌大一点的折叠刀能不能和丧尸的头盖骨抗衡,但身边是再也找不到比这把刀更像武器的东西了。

对于尸体腐烂的理解仅仅停留在写小说之前翻看的那些冗长材料上,现在除了尸斑的位置变化之外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只能祈祷一个周的时间再加上病毒的作用,能让它的头盖骨质地变得足够脆。

“愿上帝保佑你,让我手里这把刀可以了结你的不幸。”我也不管丧尸听不听得懂,只是我这么说了以后我会舒服一些,“如果失败了,你也别恨我,这得怪你这把刀不经事。”

丧尸的挣扎幅度真的小了一些,也许这就是个机会:只要我把刀向丧尸的头盖骨上刺去,他的不幸就结束了,他已经死了,我这是在帮他,不要想太多,就这么一刀下去……

……

……

我做不到。

MMP,老子一个鸡都没有杀过的人你让我杀人?

脑子有病!

丧尸应该是绝望了,不再大声嚎叫,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也颓废地坐在地上,自嘲无能般的笑笑。

“丧尸兄啊,咱们都先消停一会儿。”

虽然这只丧尸拳脚不敌我,身体素质却比一般人好太多了。为了撩到它我也费了不少体力,要是这个时候再来一只丧尸……我也只能认命了。

正这么想着,突然,它就以一种诡异的姿势爬了起来。

这家伙还有力气啊!

被我打断的四肢让他自己给扯断了,难以名状的恶心液体淌了一地,唾液从嘴角流了出来,以一种恶心的粘稠度流淌在松弛的皮肤上……

简直就像一只疯狗!

就算这样他也依旧用尽力气向我扑了过来,爆发出的洪亮吼声中似乎藏着淡淡的悲伤。

只是当时的我并没有反应出这么多。

只想着……

CNM,老子想帮你脱离苦海,你TM却想咬我?

为了自我防卫,我本能地握紧了折叠刀,用尽全力刺向丧尸。

丧尸看到我手里的刀并没有改变扑向我的轨迹,而是用自己的额头撞向锋利的刀刃……

刀刃并没有受到太多阻拦就刺进了一团软软的东西里。我紧闭着眼,不知道是刺进了什么东西,也不敢去想象。

丧尸像一团烂肉一样倒在我的脚边。即使是看到腐烂的丧尸、闻道腐臭血腥味都强忍着没有吐的我,此刻却像是第一次坐过山车的小孩一样,吐得“荡气回肠”。

我扶着墙,想逃离这个令人伤心的地方,可脚下的步子始终快不起来。

至于那把折叠刀……

物归原主好了。

我一向鄙视抗日神剧里为要死的角色强行续命,然后交代后事、谈情说爱。可那只丧尸头上顶着一把刀,有气无力地嚎了两声,就被那把刀夺去了活动的权利。

“嗷……嗷……”

我听不懂丧尸的嚎叫要表达的是什么,但如果那不是毫无意义的野兽叫声,一定就是那两个字吧。

“谢……谢……”

突然间,也不是那么恶心了。

“不……客气。”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