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散落的梦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20日

《散落的梦》雪梦幻著_都市言情小说

散落的梦

作者:雪梦幻分类:都市小说类型:恋爱

樱花飞舞的季节,你会想起什么。记忆的长河中飘散的是什么?樱树下的约定是谁忘记了?当我们再次相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四、是谁吟唱着散落的梦

“对了,舞樱。”静春的话打破了房间中的沉默,“你今天不是约了若尘去学校看花的吗?已经这个时候了,你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

“啊,我都忘记了!”舞樱说,“那我先回房间了。”说着她又望向白昼,似要说什么,但张了张口,还是没能说出来。屋里的气氛仍是很凝重。

这时,舞樱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舞樱拿出手机一看,是若尘打来的,她不禁有些奇怪。

“喂。”

“喂……舞樱……”若尘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但声音中有些有气无力的感觉。

“若尘,你怎么了?”舞樱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

“嗯,昨晚我好像有些受风,现在发烧了。对不起了,舞樱,今天不能和你一起去看樱花了。”若尘说着,有些难过的声音传了过来。

“没,没什么呀,你好好休息要紧!”

“嗯——真的很抱歉!”

“好啦,好啦,你好好休息,我下午去你家看你哦……好,拜拜了!”舞樱说着挂断了电话。

“看来我真的可以好好睡一下了!”她笑着对大家说。

神界的神殿,空气如冻结了一般,而冷气的发源地,便是白夜。他冰冷的蓝色眼眸正冷冷地注视看大殿中央的女子——一个清幽的女子。她安静地坐着,并没有如周围的空气一样,被白夜冻结。

“为什么要叫我回来?”白夜冷冷地问。

“我已经说过了,这是王族的命令,我只不过是代为传达而已。”清幽的女子冷静的说着。

“那么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依然是很安静的声音。

“为什么偏偏在我才要与她动手将我叫回来,并且不允许我再插手这件事,明明我马上就要完成任务杀了白昼了。”说道白昼,白夜的声音更加冰冷。王族的命令来得太凑巧了,巧得让人有些怀疑,更是命令他不许杀她,这使他更加怀疑,她究竟是什么人?“不要一直对我说一切都是王族的命令。”

“不管你问几次,我的回答都是一样——这是王族的命令。况且,你不会忘了从神界进入人界的规定吧。”女子转过头看着白夜,“不可以扰乱人界的生活,更不要说杀人!”

“你把我当瞎子吗,她怎么会是人类?”她的灵力之强,几乎并不在他之下,甚至会在他之上,这样的人神界都少见,怎么会是人类。

“至少她不是魔族,也不是神界的人。谁说人类就不可以有强大的灵力的?还有,白夜,你的任务是找回天石,而不是杀死白昼,请你记住。”女子直视着白夜。

两人对视着,女子一点也没有逃避白夜冰一般的目光。

白夜冷哼一声,一甩袍袖,转头走出了神殿。

“白夜!”他身后的神殿里一个年轻人叫道。

“既然没有其他事,今天就到这里吧。”中央的女子说。

众人纷纷散去。

在神殿门口的台阶上,刚才叫白夜的年轻人追上了白夜。

“白夜,等等呀!”他叫着,来到白夜旁边,“你真是的,一遇到有关白昼的事,就变得这么急躁,沉不住气!”

白夜闻言猛然转过头来,看着他,眼中的寒气顿时暴涨。

白昼离开神界之后,王族派来使者,因前任大祭司已死,所以王族选出新的祭司,即是前者神殿中央的女子——月清漪。并命令月清漪马上接任祭司之职。

月清漪接任祭司后传达的第一个王族的旨意便是——天石被盗了。

于是神界一致判定白昼弑父盗走天石,并且杀了可能是知情者的月清涟,之后逃离神界。

王族下命令全力寻找天石和白昼的下落,但是关于白昼的处分,王族却只字未提。

这件事对所有人来说,打击最重的便是白夜了吧,一天之间失去了两个最亲近的父亲与恋人,而杀死他们的人,就是他最敬重的大哥。忽然之间,他便是一个人了。在所有人的议论声中,这个小小的少年一直看着自己父亲和恋人的身体,直到他们完全消失,却一滴眼泪也未掉下来。

但是只是一夜之间,人们发现白夜完全改变了。虽然白夜一直以来都不是爱说话的人,不像哥哥那样随和温柔,给人一种酷酷的感觉,但是,身上却有和他同龄的少年一样的稚气。而那以后,他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块冰,一块永远不会融化的冰,仿佛瞬间长大了,周身散发着与他年龄不想衬得冷酷与沉默,让人完全感觉不到他的心在哪里。

第二年,白夜便已惊人的实力加入了十二守护主神,刷新白昼的记录成为了有史以来神界十二守护主神中最年轻的一员。

少年叹了口气,银灰的眼眸中现出了一丝苦笑。

“雨微,不要再让我听到那个名字,否则就算是你,我也绝不会轻饶!”白夜冷冷的传来。

被叫做雨微少年名叫风雨微,是风家之子,十几年前才加入神界的十二守护主神,他的哥哥风爻便是白夜的侍卫。风家的力量虽然比不上四大家族,但也是神界的大家族。

“好了好了,我注意就是了。”雨微连忙说,“那,白夜,你还要继续做寻找天石的工作吗?”

“当然要。”白夜坚决地说。

“白夜,还是适可而止吧。”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白夜与雨微同时后头。是月痕。他还是带着微微的笑容。在白夜的记忆里,月痕似乎总是在微笑着,只是在月清涟死去的一段时间里,他脸上的笑容才一度消失过。这时他慢慢走到白夜的面前,“白夜,你还是不要太勉强自己了,从前的事,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就让它过去吧。不要一直被过去束缚着。”

“我只是在完成我的工作而已!”白夜放下一句话,回身走下了神殿的台阶。

月痕望着白夜的背影叹了口气,回头对雨微说:“你也应该多劝他一下,不要让他总是活在那件事的阴影中。”

雨微苦笑道:“我也想说呀,可是一提到白昼,他就……”

月痕也是一笑:“是呀,他就是这个脾气。还有你那个哥哥,他们两个可真是一对。”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走了出去。

“绝不可以让白夜杀了她。”黑暗之中有人说,“我敢肯定她一定知道什么。”

“那么为什么不直接让白夜不要再插手这件事了?”一个女子冷冷的声音!

“不,白夜还有事要做,我还需要他留在人界。”

“我不管你们有什么打算,我只要得到我想要的就可以了,如果你们办不到,那么我就自己派人去做,或者是我自己去做。”一个声音插入道,“不管什么人,只要挡我的路,我都不会放过他,也包括你们。”说完,一道黑影便消失不见了。

“哼,这个家伙!”一个愤愤的声音说道。

“不用管他,倒是我们还有一件事要注意,一定不能让白夜在我们之前找到天石的下落。月霞,这件事你去做!”

“是。”一个声音回答着,纤细的身形微微一行礼,便离开了。

“你好些了吗?”舞樱问,看着依旧躺在床上的若尘。

“嗯,吃了药,睡了一觉,出了些汗,现在感觉好多了。就是头还有些沉,晕晕的~~”若尘有气无力地说,“对不起哦,还要麻烦你来看我~”

舞樱叹了口气,这句话,她已经说了无数遍了。

“若尘。”舞樱笑着说,“如果我生病了,你难道不去看我吗?”

“当然要去了!”

“就是呀,那时候,难道你想听我‘对不起’之类的话吗?”

“舞樱……”

这时若尘的房间门轻轻一响,若尘的妈妈端着水果走了进来。

“妈妈!”

“阿姨!”

两人同时叫道。

“嗯。”若尘的妈妈回答道,“舞樱,多谢你来看若尘了。来,吃点水果吧。”

“啊,谢谢阿姨了!”舞樱说着笑着接过了水果。

若尘的妈妈愣了一下,微笑道:“怪不得你和若尘这么要好,你们两个人真像呀!”

“诶?”两人都是一愣,互相看了看。

“哪里像?”若尘问。

“嗯…….你们两个的眼睛很像呢!”若尘妈妈说。

“眼睛?”两个人互相看了看对方的眼睛。

“应该说是眼神吧。”若尘妈妈补充说,,“尤其是对人笑的时候,刚才舞樱对我一笑,感觉很若尘真像啊!”

两个人又互相看了看。

怪不得初遇若尘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原来是这样啊,舞樱心想。好像哥哥说过若尘像他一个认识的人,那么那个认识的人又是谁呢?那个人是否也会和我相像呢?

此时的白家,大家也都休息好了,正坐在一起说着话。

“你们有没有觉得舞樱和若尘很像?”寞秋说。

“哪里像了?”静春说。

“唔……”寞秋仰头一边想着两人的模样一边说:“眼睛?不对,应该说是眼神!尤其是对人笑的时候。上次我送若尘回去,她到家时对我说谢谢的时候,对我笑了一下,那时我就觉得很眼熟,现在才想到,原来是和舞樱很像的原故!”

星期一的早晨阳光明媚,又是一个美好的早晨。舞樱深深吸了一口空气,慢慢地走进校门。

一个周末,发生的事情,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足以使舞樱生活的世界一下子改变了!神界、王族,突然间,连自己存在都变得如此虚幻,但这是却确确实实的。

不过舞樱却并没有因此不安,她是个随遇而安的人。

昨天,白昼教了她如何隐藏自己的灵力和气息,和感受别人的灵力与气息。她不想让白昼或是静春他们一直保护她,突然之间,她觉得自己的日常生活好珍贵。或许人总是如此吧,只有在失去时,才会体会到珍惜的含义。

忽然她一回头,见若尘正站在她身后,手伸在半空中,吃惊地看着她。

看着微笑的舞樱,若尘奇怪地问:“你怎么知道我要吓你?”

舞樱神秘地笑着说:“秘——密——”说完轻轻一笑,朝教室跑去。

“舞樱,真是的,告诉我嘛!”若尘边说边追着舞樱向教室跑去。

教学楼项上,有人正呆呆地望着刚刚跑过的两人。

是她,真的是她吗?为什么,如此相似?

但是不应该是她吧!

神界的人同人界不同,一旦死去,灵魂便会同身体一起化作尘土、空气。没有轮回,没有来世。

“白夜,白夜!你怎么了?”

“清涟!”白夜轻声地说。

“什么?”身后的风爻问道。

“没什么!”白夜清醒过来,摇摇头。不应该是她吧,只不过是偶然和她长得相似的人类罢了。不会是她的吧!

“白夜,真的没事吗?”风爻怀疑地问,他很少见白夜会像这样发呆,至少这一百多年都不曾有过。

“嗯,你去看得怎么样了?”白夜回到了常态,没有继续上面的话题。

“这周围都没有他们的气息,我仔细查过也没见他们任何人在。”风爻回答,“很奇怪,他们竟然让这个女人落了单。”

从王族的反应来看,舞樱一定和天石有什么重要的关系。回想起舞樱的种种表现,她一定不是一个单纯的人物,那么,白昼为什么不时刻在她身边呢,甚至没有派任何人保护她?

白夜皱着眉头思索着,却没能注意到,在这个学校另一方向的某处,也有一个人正在望着刚才走过的两人。

“舞樱、若尘,知道吗,我们班好像要转来新同学啦!”舞樱和若尘才一走进教室,王筱思便冲过来对她们说。

“你怎么知道?”

“你们到之前老师刚刚来说的。”

果然,教室里,大家都在讨论新生的事。

“真是奇怪呀,怎么突然有转学生?”若尘边走边对舞樱说。

“嗯,是呀,会是什么样的人昵?”

伴随着上课铃声,老师走了进来,身后带着早晨大家讨论的转学生。

“大家都知道了吧,我们班的转学生——刘绮霞!”老师说着,转向身边的女生,“刘绮霞,来给大家做下自我介绍吧!”

女生向前走了一步:“大家好,我是刘绮霞,因为爸爸工作的缘故转学过来的。我刚刚来到这里,对周围有很多不熟悉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她说完,大家开始议论纷纷,特别是男生们。

舞樱看着她,这是一个很美丽的女生,楚楚动人,眼神中有一些怯生生的感觉,有些可怜的可爱。怪不得男生们会有这样的反应,舞樱想。她又看了看若尘,若尘也有一种让人柔弱得怜惜的感觉,但却和她不同——感觉上的不同!

“好了,大家安静。”老师叫道:“白舞樱!”

舞樱站了起来。

老师指着舞樱对刘绮霞说:“白舞樱是班长,你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地方,问她就好了。好了,你现在坐到最后面的空位上去吧,白舞樱,你也坐下吧,准备开始上课了!”

班主任上课总是很有效率

刘绮霞按照老师说的,向自己的座位上走去。在她经过舞樱身边时,舞樱微微一震。

一些不一样的感觉。

课间,同学们都围在绮霞周围,问长问短,更是有热心的同学,主动承担了舞樱的事务——又是带她参观学校,又是要帮她讲功课……总之该做的事都已经有人承担了。

若尘走到舞樱身边,调皮笑着对舞樱说:“课间白舞樱的课桌前竟如此清静,真是奇闻呀,有什么感受呀?”

舞樱一笑,说:“什么时候沈若尘也开始耍贫嘴了?”

两个女孩相视笑了起来。

“对了,舞樱。”若尘忽然说,“今天中午我们去学校后面的樱花树那里吃午饭吧,一定很有趣的!”

“你还真是喜欢营造浪漫气氛呀。”舞樱笑着说,又装出一脸为难的样子,“可是那里离食堂那么远……”

“好好好,我知道了。”若尘打断她的话。“不就是让我帮你买饭吗!”

舞樱显出敬佩的表情说:“真不愧是若尘,好体贴哦!”

若尘叹了口气,说:“算了,反正是我要你去的。不过,明天你去帮我买!”说完,她立刻跑回自己的座位。

“不……”还没等舞樱说出什么,上课的铃声便响了起来,舞樱只好装作无奈的样子叹了口气,引得若尘悄悄地笑。

然而舞樱的心中却忽然一震,连忙回头看去,却没有任何异常。

“好像有人在盯着我的感觉。”舞樱心中想着,不由得看向转学生,只见她正在翻着手中的课本。抬头见到舞樱正在看她,便朝舞樱微微一笑。舞樱一惊,忙向她回了一笑。

这也是舞樱要若尘去帮她买饭的原因了。今天,自从见到这个转学生,她就开始有怪的感觉,她可以感觉到她身上的灵力,虽然不强。她会不会是神界的人呢?

舞樱记得白昼说过,神界的人进入人界要遵守“不得扰乱人界生活”的规定,那么她没有在这里对自己出手,是因为周围的同学?那么午饭时间,如果她单独和若尘去人烟稀少的地方吃饭,会不会就是她下手的时机?与其一直怀疑,还不如一下子把事情弄清楚,在不连累到若尘的情况下!

上午的课很快过去了,在这里待了一个上午的白夜和风爻不禁有些心烦:人类真是的,为什么总是喜欢挤在一起!怪不得白昼他们没有出现在这里,是因为知道,在这里他们根本无法下手吗?

白夜因为心中有事,更加心烦,转身对风爻说:“你继续在这里看着她们的情况。”说完转身离开。

风爻接受命令继续留在屋顶,白夜则在无人的地方边走边想着自己的心事。

令白夜心烦的,不只是刚才与月清涟相似的人类,还有这两天他连续做的梦——那个他从前偶尔会梦到,却越来越模糊的梦,这两天却连续梦到,而且越加清晰。前所未有的清晰。

梦中,他来到了落梦林,不知为何朝那棵大樱花树走去。在纷纷而下的落花中,一道美丽的弧线从他眼前滑过,然后他看到了一双美丽温柔的眼睛。她对他轻轻微笑着,似乎在说什么,但是他却听不清。忽然樱花散落,她的容颜也随樱花一起,模糊、散落。白夜感到她眼中,充满忧伤!他想发出声音,却突然惊醒。

“到底是谁?”白夜抚着自己的额头想着,为什么怎么也想不起来呢?

白夜用力想着,不禁有些头痛!

忽然他听到一阵歌声传来,清新柔和,又有些,熟悉?

白夜寻着声音的方向走去,来到一片樱花树下,正是樱落的时节,地上铺着一片如雪的粉红。在一棵树下,有人正在柔声唱着歌。唱歌的人似乎感觉到身后有人,停止了歌声,回过头来,长长的头发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

白夜心中一惊,这个情景,和梦中,好像!

他仿佛又回到了落梦林中,在飞花中,她转过头来,美丽的眼中满是温暖的笑意!她对他微笑着。

他不禁有些痴了。

“是你!”

“呃!”白夜一惊,马上醒了过来,看清了眼前的人。

舞樱的心剧烈地跳动着,双手暗暗紧握。她本来是准备好了在这里遇到神界的人的,但是等了一会儿,却没有人来,于是开始有些怀疑是否是自己多疑了。稍微放松后,见若尘未到,无聊之中唱起了自己熟悉的歌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唱这首歌,但是却一直很喜欢。

她没有想到会遇到白夜。舞樱听白昼讲过,知道白夜的厉害,她不由得有些紧张,自己刚刚记起自己的灵力,凭现在的力量,会是他的对手吗?还有一点,不知为何,看到白夜,她的心中便会有奇怪的感觉,是什么,她现在无心去想。

白夜也在望着舞樱,好熟悉的情景,只是,她的眼中没有笑意和温柔,却是紧张、防备,和,敌意!但是,依然很熟悉,很熟悉的感觉。

两人谁也没有动手,只是相峙着,偶尔有风吹过,落花纷纷而下。

舞樱不禁有些奇怪。白夜的眼中并没有敌意,他只是站在那里,好像是在想着什么,眼中,似有迷惑,和,忧伤。她的手稍稍放松,望着白夜。

“你……”

“舞樱!”"

一个声音突然传来,打断了舞樱的话。

舞樱一惊,是若尘的声音,她又看到面前的白夜,心里一急,略一扬手,一阵花瓣飞下,落了白夜一身。

白夜也是一惊,没来得及反应,任花落在了自己身上。瞬间他的发色和眼睛都变成了黑色,长发也一下子变短了,身上的衣服成了普通高中生的样式。他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若尘的身影便在他的视线中出现了。

白夜不由得再次呆住了。

“若尘,你来啦!”舞樱连忙招呼着,尽量不让她去注意白夜的存在!

但这是不可能的。

“嗯,让你久等了!”若尘回答着,然后看了看白夜,却发现白夜也在看着她。若尘不禁脸上开始泛红,心脏也剧烈地跳起来。她却不知道,此时舞樱的心跳得比她还厉害。

舞樱施的法术并不强,只是应一下急,像白夜这样的高手,弹指间便可解开,如果他那个样子出现在若尘面前……

但她马上发现自己的担心好像是多余的,白夜的注意力好像已经完全在了若尘那里,或许连自己被施了法都不知道!此时的他完全就像一个木头人。

若尘的脸更红了,低头轻轻问舞樱:“他,他是谁?”

“诶!”舞樱吃了一惊,含糊地说:“他,他,我也不认识——看他的样子好像认识你呀!是不是你认识的人啊?”

白夜被两个女生的谈话惊醒,这才发觉自己的失态。同时看到了舞樱紧张敌意的眼神以及若尘怯生生怀疑的眼神,白夜一时倒有些不知所措。

“白夜!”一个声音插入,打破了三个人之间凝重的空气。

舞樱手疾眼快,连忙轻轻扬手,又是一阵落花飞下,风爻刚落地,就变成了普通人类的样子。他刚要条件反射地要破了身上的法术,白夜却马上拦住了他。风爻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若尘说道:“舞,舞樱,是,是我看花眼了吗,怎么觉得他好像是从上面下来的?”

“我,我,我没有看清楚……”

“那,那他一直是,是这样的吗?怎么,怎么我觉得他刚才不是这样?”

“不会吧,怎么可能,你眼花了吧!”舞樱感觉自己在迅速冒汗。

风爻听到她们的话转过头来,一眼看到了若尘,大吃一惊,不禁脱口而出:“月清涟!”

“啊?!”

若尘和舞樱同时吃惊。

白夜轻轻的叹了口气,望着她们,眼中闪着复杂的神色。

粉色的樱花静静飘落,点点滴滴,是谁散落的梦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