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婚姻多重奏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婚姻多重奏》宁老汉著_耽美言情小说

婚姻多重奏

作者:宁老汉分类:耽美小说类型:契约婚恋

岐路之恋概要本书以主人公萧汉在征婚过程中,与离异女人的交流为主线,讲述不同女人的不同婚恋经历。每部一个故事,每个故事一条岐路,且女主个个有意外,部部有悬念!爱与恨相伴,浪漫与眼泪相随,读起来令人错愕又感慨!三十万字的长文,数十位离异女人的坎坷经历,就是对当代离异女性内心世界的真实写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大群老鼠吱吱喳喳的向一只羸弱的黑猫围了过来,这只黑猫被吓得浑身黑毛竖立,呲着牙呜呜的往我退。墙上一只强壮的白猫忽然跃下,老鼠们见状四散奔逃。黑白俩猫正要追击穷寇,却见天空中飞来大片老鼠的舅舅蝙蝠。那蝙蝠们个个面目狰狞,飞到当空一起松开爪子,“疫情炸弹”雨点般落下……

萧汉叫着:“不要不要――”

醒来后发现原来是做了一场噩梦,这才长长的吐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今天是立春第二天了,可疫情依然严重,只好响应政府号召继续呆在家里。

吃了一碗泡面,打开手机,见微信上有一位地址是荷兰,叫菲雅的女士加自己好友。

萧汉:你好,是征婚网看到我微信号的吗?

菲雅:你也好。是的,不过我主要不是为了征婚。

萧汉:那对你来说,征婚是次要的,那主要的是什么?

菲雅:我想结识一位南宁的朋友,希望他能给我帮个忙。

萧汉:你是荷兰的华人?

菲雅:我只是来荷兰挣钱的。

萧汉:需要我帮什么忙?

菲雅:我儿子也在南宁工作,但半年前失去联系,我发微信他不回,打他的电话也成了空号,打他同事的电话也没人接,我都要急死了!前几天我正要飞到南宁去找他,可正赶上中国闹疫情,暂时去不了。

萧汉:你是想让我帮你找到儿子吗?

菲雅:是啊!不过你可以先给他的同事打个电话,他同事虽然不接我的电话,或许会接你的。

萧汉:好吧,同是天涯单身狗,我就帮你这个忙。告诉我,你儿子叫什么名字?你把你儿子同事电话给我。

菲雅谢过后告诉萧汉,儿子随自己的姓叫钟飞,他同事的手机号是……

萧汉拨打这个号码,才响了两声就有人接听了。

萧汉:喂,你好,你是钟飞的同事吗?

对方沉默了片刻:你是哪位?

萧汉:我在网上刚认识了一位女士,他给我的你的电话号码,她请我帮忙找到钟飞。

对方吭哧了几声才说:我现在也联系不上钟飞,他走前说,他跟一个老板去俄罗斯,要很多年才回来。

萧汉:那他为什么不给他母亲打个电话呢?免得他母亲担心。

对方:他走时手机忘带了,可能想不起他母亲的手机号,也想不起她母亲的QQ号和微信号,我们同事都知道,他记性不太好。

萧汉:那他母亲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呢?

对方:我不喜欢接外地的电话,因为电信诈骗的太多了。

萧汉:那怎么接我的呢?

对方:因为你的号码是南宁当地的,我以为是熟人。

萧汉:你说的钟飞的去向是真的吗?那你知道他在俄罗斯过的怎么样?

对方:反正他说他去了俄罗斯,我听说他在俄罗斯混的很不错。

萧汉:那我把你的话转达给他的母亲。

对方挂断了电话。

萧汉又连通了菲雅的语音。

菲雅很急切:电话打通了吗?

萧汉:打通了,他说你儿子跟一个老板去了俄罗斯,在俄罗斯混的很不错。他说你儿子走时忘了带手机,所以暂时无法给你联系。

菲雅:那你把我的手机号告诉他了吗?

萧汉:我一会儿再发短信给他,告诉他你的号码。

菲雅:谢谢你!亏了你帮忙,我才有了儿子下落的消息。你能理解吗?做母亲的我,现在的一切付出都是为了儿子。

萧汉:完全理解!不过你现在可以放心了吧?

菲雅:我还不完全放心。这孩子,竟然能把妈妈的电话忘了!

萧汉:也难怪,现在人们打手机只看姓名标注,不记号码。

菲雅:倒也是。

萧汉:现在你不用那么着急了,给我讲讲你以前的婚姻经历吧。

菲雅:好吧。我其实总想忘记过去,从不愿对人提起,看在你帮忙的份上,我就对你讲讲我多舛的命运。

萧汉:我相信你在老外的国度里,也希望与同胞说说母语,何况我们单身同命相怜。

菲雅:我是唐山人,在上大学的时候开始的初恋,他是化学系的班长。

萧汉:你是校花?

菲雅:算是吧!不过我在英语系。

萧汉:也算同学。

菲雅:只因为开学前,我和他打了同一个出租汽车去学校,便开始了互相爱慕。

他先是在食堂打饭时让我加塞排到他的前面,后来就约请我去校外吃饭。他说我的眼睛好看象月亮,说我的嘴型象菱角,说我的体型是S线条。

我说你只看外表吗?他说我的小心眼很可爱。

萧汉:再后来?

菲雅:他约请我去野湖游泳。他不但身材匀称,而且水性非常好。

他给我套上了一个塑料救生圈,推着我到了湖水深处。

这时候不知怎滴,救生圈漏气了,吓得我只能死死抱住他,而他竟然……

上岸后,我捶打着他的前胸,嗔怒:“坏蛋,你是故意的吧?”

当时他的脸红到了耳根,那样子非常尴尬,我看着特别可乐,便跟他对了一个火!

萧汉:啧啧,好浪漫!

大学毕业后,他分配到了石家庄的一家国企的化工厂,而我到了唐山一家合资企业工作。

我送他到火车站的时候,他对我说:“我爱你!等我在石家庄买了房子,你就到石家庄来工作,那时候我们就结婚!”

我低下头“嗯”了一声。

可是……

萧汉:他?

菲雅:他走后一开始我们天天夜聊,诉不尽的相思之苦和绵绵情话,可后来他以工作加班为借口,经常拒接我的电话,我就开始产生了怀疑。

萧汉:那怎么办?

菲雅:我在单位请了两天假,事先没跟他打电话,去了石家庄。

在他下班的时间,我躲在他单位大门对面的路灯杆子后面。我看到他跟一个女的肩并肩走出来,又进了不远处的一家餐馆。

我看到,他俩饭后从餐馆里手拉手走出来,我明白了:他背叛了我!

我恨恨地站在他的面前,他松开那女人的手不知所措。

我没有听他解释,背过身流着泪走向我的未来。

萧汉:他对不起你,但你也没给他留余地!

菲雅:我受不了隐瞒,受不了欺骗!

萧汉:你肯定很痛苦!

菲雅:初恋的背叛给我造成了精神上的巨大伤害,而对一个女人来说,对男人最大的报复,就是让这个男人后悔,然后再向他投去轻蔑的一瞥!

萧汉:你做到了吗?

菲雅:我所在的合资公司,外资方是荷兰人。有一位金发白脸大鼻子的董事叫巴尔曼,经常让我做他的翻译,时常对我态度暧昧,打我的主意,以往我总是礼貌地拒绝他。

萧汉:这之后?

菲雅:我喝过红酒后对他做出了让步!之后我就成了他的情人。

萧汉:他多大年龄?在荷兰有老婆吗?

菲雅:他之前告诉过我,他35岁,没结过婚。

萧汉:这还好。

菲雅:他给我买了高档的服装、化妆品和金项链,我让他开着高档轿车带我到了石家庄。

在我的初恋下班走出大门口的时候,我当着他的面,依偎着荷兰人巴尔曼的肩膀上了高档轿车,我在车内冲我的初恋“呸”了一声。

我看到初恋那吃惊和呆愣的样子我开心极了。

萧汉:呵呵,你心里平衡了是吧?

菲雅:很多女人年轻时最大的满足就是优越感,当年我也不例外。

萧汉:这也叫虚荣心吧!

菲雅:从那以后,我开始真正喜欢了这个荷兰人巴尔曼,整天跟她亲亲热热,在公司人的面前,甚至有点肆无忌惮,俨然像是董事夫人,弄得单位上对我议论纷纷。

萧汉:会不会乐极生悲啊?

菲雅:是的!不久,有一次我在他办公室等他,正好电话铃响了,我替他接了电话。我问哪位?对方是个女的,说英文。她问我是哪位?我说我是公司的外文翻译,她说她是巴尔曼的夫人!她还对我说她儿子想爸爸了,让我去把巴尔曼叫过来接电话!

萧汉:哇,这荷兰人是个骗子!

菲雅:我挂断了电话,等巴尔曼回来后我跟他大闹了一场,全公司的人都听到了!

萧汉:那以后你怎么办?

菲雅:从那一刻起,我被巴尔曼抛弃,同时也丢掉了工作。

我一个人在家整整哭了三天!没有人关心我,也没有人来劝我。

萧汉:你父母呢?

菲雅:我是唐山大地震留下的孤儿,在福利院长大。大学毕业后自己在外面租了套房子。

萧汉:你的命挺苦的!

菲雅:我自己擦干眼泪,凭着学历,找了一家私营生产出口工艺地毯的厂子。

萧汉:你以后的婚姻呢?

菲雅:经过两次伤害后,我真的怕了,怕再次受欺骗、受伤害。从那以后,我只想找一个老实可靠的男人,过安安稳稳的生活。

萧汉:这样想就对了。

菲雅:通过别人介绍,我认识了一个企业的技术员,他叫郑一民。

萧汉:人怎样?

菲雅:有点文质彬彬但不爱说话,给人以踏实的感觉。

萧汉:跟他结婚了吗?

菲雅:我考验了他一年多,在他家的催促下跟他结婚了。

萧汉:跟他幸福吗?

菲雅:虽然没有太多的激情和浪漫,经济上也不是太富裕,但俩人互相疼爱,互相呵护,生活倒也和谐幸福。

我对他的最低要求是:一定要诚实,一定要忠于家庭。

不久后我生下了一个儿子,就是现在的钟飞!当时叫郑庭君。

萧汉:后来改名了?

菲雅:我万万想不到,他爸爸郑一民,看上去那么可信的人,竟然也背叛家庭!

萧汉:发生了什么?

菲雅:在孩子刚满两岁的时候,有一次我在街上看到他骑着摩托车,载着一个也就二十来岁女孩。我打出租车跟在后面,我看到他载着女孩出了市区。那女孩在后面紧紧的抱着他,他载着女孩开进了玉米地的小路!

萧汉:你跟进去了吗?看到了什么?

菲雅:我还用跟进去吗?他们进了玉米地还能有什么好事?

萧汉:你这么肯定?

菲雅:等他回到家里,我问他做什么去了?这么晚才回来,累不累?

他说单位加班,很累!

我掀翻了桌子……

我抱着孩子离开家住进了单位宿舍!

萧汉:你没听他解释吗?

菲雅:我不需要他的解释,我只要和他离婚!

萧汉:是不是有些草率啊?

菲雅:我以前已经受过两次伤害,我最痛恨的就是背叛和欺骗我的人,因此我不能原谅他!

萧汉:于是你就?

菲雅:我通过法院离的婚,儿子判给了我。我不能让儿子再随他的姓,我要让儿子随我的姓,从那以后,我儿子改名叫钟飞。

萧汉:也就是说你姓钟。

菲雅:为了不让他爸爸和他爷爷奶奶看到我儿子,我辞去了厂里的工作,带着儿子迁到了衡水市。

我租了一套房子,开了一个英语补习班,独自抚养儿子。

儿子逐渐长大,他开始问我他爸爸是谁?我告诉他,他爸爸早就死了!

萧汉:为什么要这样对孩子说?你的心也够硬的!

菲雅:我不能让儿子在他心里有任何他爸爸的影子。

萧汉:你挺极端的。

菲雅:之后我想再找个男的跟我一起抚养儿子,可现在的男人都很现实,都不肯担这个责任,只要一听说我带着儿子,男人都会另找理由对我说“祝你幸福!”

萧汉:可现实中,女人比男人更现实。

菲雅:多次征婚碰壁,我也就失去了信心,把精力都用在了儿子身上。

儿子没有让我失望,他19岁的时候考入了大学,我心里非常高兴。

萧汉:你儿子没有辜负你的期望。

菲雅:可现实问题又摆在了眼前!他上大学需要钱,大学毕业后买房成家需要钱!我到哪里去弄这么多钱?

萧汉:于是你就?

菲雅:我去唐山原先工作的那个合资企业,要来了那个荷兰人巴尔曼的手机号,给他打电话求助。

萧汉: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会帮你吗?

菲雅:他让我去荷兰找他,他说他会帮我想办法。

萧汉:你就去了?

菲雅:为了儿子,我哪都敢去!

到了荷兰,我跟巴尔曼在一起住了一个多月,他才帮我找了一份在餐馆刷盘子的工作,之后我便联系不上他了。

萧汉:在餐馆挣得钱多吗?

菲雅:很少,除了付房租外自己剩不下多少。

萧汉:那还是没钱供儿子啊!

菲雅:为了多挣钱,我不得不干了现在这个营生。

萧汉:你这年龄?

菲雅:老外对亚洲人的年龄辨识度很差,何况我又会化妆。

萧汉:荷兰这个国家?

菲雅:他们的法律和中国不同。

萧汉:你儿子知道你在荷兰的情况吗?

菲雅:上大学时,他不知道。他大学毕业后到了南宁一家公司工作。

有一次,我正跟儿子通话,店里忽然进来一位客人,我忘了挂断手机,他在手机上听到了我跟客人用英语的对话。

萧汉:那你儿子?

菲雅:以后他再跟我通话时,语气开始变得伤感。他……

萧汉此时正在倾听,忽然接到钟飞那个同事电话号码打开的电话,只好挂断与菲雅的微信语音通话,而接通了电话。

对方:你能向钟飞母亲转达钟飞临走前的一个愿望吗?

萧汉有些惊讶:什么愿望?

对方:钟飞希望他母亲能够回来,希望她能和他的爸爸重归于好……

萧汉:等等!这么说钟飞知道他爸爸其实不是真的死了?

对方沉默片刻:是的,从他上大学时起,他就见过他的爸爸!

萧汉:他爸爸找到他了?

对方:是的。其实,从钟飞上小学起,他爸爸就在衡水市找到了她妈妈,同时找到了儿子钟飞,由于担心他妈妈反对,就一直没有公开去见儿子,只是每个月都会来衡水暗中看着儿子。直到钟飞上了大学,他妈妈已不在国内,他爸爸才敢和儿子相认!

萧汉:不可思议!你说的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你知道的怎么这么清楚?你到底是钟飞的什么人?

对方:我就是钟飞的父亲郑―民!

萧汉:真的???……

沉默!良久。

萧汉:当初你真的有背叛钟飞母亲的行为吗?

郑一民:当初单位有一个刚上班的农村姑娘,确实喜欢我。我告诉这姑娘我有老婆,有孩子,我劝她不要错爱,另外找个男朋友,她答应了。但在下班后,他要求我送她回家。

萧汉:那怎么进了玉米地?

郑一民:我骑摩托车载着她到了郊外,她说可以走玉米地中间的小路,可我从玉米地中穿过后,发现是一片小树林。

萧汉:于是你们?

郑一民:她比在路上抱的我更紧!但我还是把她送回了家。

萧汉:可你的婚姻?

郑一民:钟飞妈妈由于以前受过伤害,所以心胸异常狭隘、偏执!她不听我解释,他执意要离婚!当时我说什么也不离,但她起诉到了法院!

萧汉有感而发:唉――!很多婚姻的破裂,虽然跟男人的行为有关,而更重要的原因则是女人的心胸、偏执与冲动!因此原因破裂的家庭不在少数。非常的不值与可悲!

郑一民:那些年我无法公开帮助他们母子,但我已经攒钱给儿子买了房子。

萧汉:你在尽父亲的责任。这么说你没有另外再找?

郑一民:直到现在我还是单身!

萧汉:你还爱着前妻?

郑一民:爱!

萧汉:你想和他破镜重圆?

郑一民:这也是我儿子临终前的愿望!

萧汉非常震惊:你说什么?你儿子?临终?!

哭泣!

郑一民恸哭稍缓,抽泣着道:钟飞早在半年前就去了另一个世界!

萧汉鼻子也有点发酸:他是怎么?

郑一民:患了肝癌,确诊时已到了晚期。

萧汉:他这么年轻就?

郑一民:和他同病房的一个男孩才15岁,现在癌症患病率提前了。

萧汉:太可惜了!

郑一民:钟飞工作后一直觉得腹痛,可因为刚参加工作,不愿老请假,加上那又是私营企业,休息日很少,所以一直忍着,直到疼的躺倒在地。

在医院里,我看着他的人生走到了尽头!

儿子临终前看着我,对我说:“爸爸,求求你!别嫌我妈妈心眼小,让我妈妈回来,你们复婚好吗?就住在您给我买的那套房子里,我希望你们后半生能够幸福!”

萧汉:……

郑一民:你千万不要告诉他妈妈,钟飞已不在了,因为儿子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

萧汉:我完全理解。

郑一民:你愿意帮我儿子完成他的临终愿望吗?

萧汉:我愿意。但我需要考虑考虑,怎样能让他妈妈在思想上重新接受你,同时还要隐瞒她儿子的死讯,隐瞒她你和儿子的事。

郑一民:你会很费心。

萧汉:给我几天时间好吗?

郑一民:先谢谢你!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