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医道鲜妻:病娇穆少宠不停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医道鲜妻:病娇穆少宠不停》最新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袖月小说

医道鲜妻:病娇穆少宠不停

作者:袖月分类:重生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陆奚珈上一世活得很失败;认贼作母,被养成一个废物,男友被抢,连外公留下来的心血也被霸占。幸而老天有眼让她重活一世,回到了一切都还能挽回的那年。她先继承了外公的中医术,保住了婚约,再让陆家三口狗咬狗。渣男友自然也是要收拾的,欲情故纵,爱而不得,通通让他都偿一遍!可这时候她那从小就有婚约的未婚夫却不高兴了。他说:“老婆,你再看一眼别的男人,信不信我让你一个月下不来床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陆奚珈沉着脸,并且语气很重。

陆玲珊连忙站出来打圆场,“奚珈别生气,她们也是担心你嘛,我也很担心你,你额头上的伤严重吗?”

“那可真是要多谢你的担心了。”陆奚珈冷笑道:“这都是昨晚的伤了,得亏不严重,不然你现在要担心的是怎么把我的尸体搬回陆家了。”

言下之意就是陆玲珊这关心来得太迟,也太假了。

陆玲珊僵在原地,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难看,陆奚珈是脑子被打坏了吗?竟敢跟她这么说话!这要是在家里,她就发作了,可现在身边有好几个人,她再愤怒也得忍着。

“奚珈你怎么说话的?玲珊担心了你一晚上,你太不识好歹了吧?”陆玲珊的好友立即出声给陆奚珈鸣不平。

陆奚珈心道:她可不就是太不识好歹了么?稍微识好歹一点,上一世也不会被陆玲珊害至那种地步!

“怎么就不识好歹了?我刚刚不是道过谢了么?姐姐这么善良,肯定不会跟我计较的,对吧?”陆玲珊在人前总是装出特别善解人意的样子,前世她眼瞎看不透彻,这一世她会让陆玲珊装到装不下去的。

“我们是姐妹,怎么会跟你计较这些呢,只要你没事就好了。”陆玲珊努力维持着表面微笑,天知道她被气的都快呕血了!

“托你们的福,我很好。”陆奚珈说着就要关上房门。

却被人伸出脚挡住了,“奚珈,昨晚我们可是看到有个帅哥把你带进酒店的,不会是你的男朋友吧?大家都是朋友,不打算介绍介绍吗?”

“看到我被陌生人带走,作为朋友的你们都不闻不问,现在有什么资格让我给你们介绍呢?”陆奚珈说完,一点不温柔的把那个伸腿挡门的女生推开,在她们遗憾的目光中关上了房间门。

房卡插在里面,除非有人从里面打开,否则她们谁都进不去,自然也就看不到房间里的情况。

只是陆奚珈不知道,在她刚出房间的瞬间,本来熟睡的穆砚臻便睁开了双眼,并且还把陆奚珈跟陆玲珊几人的对话,一字不漏的听完全了。

穆砚臻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昨天你说陆奚珈要解除婚约是吗?我不同意,你再去问一次。”等对方刚一接起,穆砚臻不等电话那头的人有说话的机会,便不疾不徐的说道,说完一句话后就直接结束了通话。

他说话的时候他还望着房门的方向,好像那个走了的人会回来一样。

陆玲珊送走了她那些表面朋友后,就带着陆奚珈回了陆家。

再次进陆家大门,心境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没有用虚假建立起来的亲情,只有满腔的恨意!

“你们昨晚干什么去了?两个女孩子,竟然一夜未归!”两人刚进门,陆仲德怒气满满的声音便响彻整栋别墅。

陆仲德,陆奚珈的父亲,跟陆玲珊的母亲于洁结婚后,都已经有孩子了,还去了偏远的山村招惹了陆奚珈的母亲,等陆奚珈的母亲怀孕后,又被他无情抛弃。

陆奚珈的母亲生她的时候难产而死,她从小跟外公相依为命,直到她十五岁,年岁已高的外公倒下,怕她以后无依无靠,这才联系上了陆仲德,让其将陆奚珈接回了陆家。

“你小声点,别吓着两个孩子。”陆仲德刚吼完,于洁就连忙站起来,走到两人旁边,“昨天是奚珈的生日,她们应该是去同学家玩儿了,对吧奚珈?”

于洁说完,还想去拉一下陆奚珈的手,起到她暗示的作用。

然陆奚珈却不动声色的躲开了于洁。

随便一个脑子正常的女人,都不可能毫无芥蒂的接受丈夫跟别的女人生的孩子,何况是于洁这种老谋深算的人,只有上一世的陆奚珈才会愚蠢到相信于洁是真的对她好的,以至于被于洁跟陆玲珊惯出了她一身的坏毛病,惹得周围人都对她厌恶不已。

好在她现在重生了,一切都可以重来。

“姐姐说我成年了,就带我去酒吧玩儿了一下。”不等陆玲珊说话,也没有理会震惊又尴尬的于洁,陆奚珈状若天真的回答了陆仲德的问话。

她这话一出,陆玲珊脸上笑容瞬间就凝固了。

“你胡说什么?明明是你自己想去的。”陆玲珊愤怒之下,都忘记伪装了,推脱责任的话脱口而出。

于洁连忙拉了她一把,做出斥责的模样叫了她一声:“玲珊!”

“你自己是什么德性还要我说吗?你不缠着你姐姐,她会带你去?”陆仲德根本不在乎陆玲珊跟于洁说了什么,他心里已经认定了就是陆奚珈的错。

“仲德别这么说,奚珈还小,她懂什么呀!”于洁拉住了陆玲珊,又赶紧过去劝说陆仲德。

在这里家里,不管大小事,只要是陆奚珈做错了,陆仲德想要教训她的时候,于洁就会不顾一切的护着她,搞得她好像跟于洁的亲生女儿一样。

可如今陆奚珈看到这一幕,却有种想要戳瞎双眼的冲动。

她以前可真是瞎得彻底啊,陆仲德的偏见,于洁的棒杀,陆玲珊的伪善,明明都表现得这么明显,她却看不明白,以至于最后落得那样的下场。

“她什么不懂?都是被你惯的,一身坏毛病,好的不学专学那些上不得台面的!”陆仲德被气得不轻,这口气一时半会儿还消不下来的样子。

“哪有的事?奚珈明明很乖巧听话的……”于洁轻声细语的反驳道。

陆奚珈头有点晕,不想站着,就自顾自坐到了沙发上。

这三人,表面上一个比一个还要关心在乎她,可她进门这么久了,额头上贴着这么大一块纱布,却没人问过她一句怎么受伤的,伤得严重不。

“我有点累,先上去休息了。”陆玲珊嗨了一晚上,一大早的还想去看陆奚珈的笑话,结果翻倍陆奚珈气了个半死,她现在只想好好躺下睡一觉。

“那姐姐快去休息吧,毕竟在酒吧玩儿了整整一晚上。”沉默的陆奚珈突然开头。

她的话打断了陆仲德跟于洁的争执。

陆玲珊表情很难看,不明白陆奚珈今天怎么敢跟她杠上,皱眉回了一句:“还不都是你害的!”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没和你们一起抽烟喝酒还嗑药什么的!”陆奚珈嫌弃道。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的互相揭短,好像一个个炸弹一样,全炸到了陆仲德跟于洁心里。

陆奚珈已经没救了,陆仲德虽然会发发脾气,但好歹还有乖巧的陆玲珊安抚,可是现在听陆奚珈这么说,夫妻二人都有点心惊,担心陆玲珊会学坏。

然而更惊人的还在后面。

陆玲珊忍无可忍,冲陆奚珈吼道:“你还跟一个男人在酒店过了一夜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