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三生桃花缘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三生桃花缘》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瞬卿的小说

三生桃花缘

作者:瞬卿分类:武侠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桃花缘,桃花情,桃花劫,田间相逢一笑,竟守三生。千年寒冰转世,一朝情起万载。漫天花雨,桃瓣纷纷。一刹那,千载情深。忘不了怅惘地衡月,忘不了那三生的桃花。恩怨情仇皆散去,最后只化为一句:阿玖,我带你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的笑,宛如一缕柔和的春风,既有阳光撒耀的光芒,又有茫茫红尘中罕见的温柔。

看够了?

这是他第一次对我说的话,也是第一次对我笑。许多年后,在吸血洞口,我才知道原来我最忘不了的就是与他茫茫人海中缘分的一逢,如果一切重来一遍,我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他。

本小姐看得迷茫,他的那对桃花眼似乎有什么魔力,勾摄人的心神和灵魂。

他见本小姐一直情不自禁盯着他,也不赧然,仿佛在意料中,他的右手轻抚本小姐的额发,从发髻上悄无声息地取下一支桃花簪,动作娴熟,细细把玩。

本小姐神思恍惚,只迷离地瞅着他。

半晌,他目光流转,盈盈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本小姐不由自主地说:“花翩。花,草化,翩,扁羽。”

本小姐虽是女儿家,但也从小习文练字,叔父说过,一个人,再怎么样也得最基本的知道自己的名字该怎么写,才不至落人嘲笑。当然,这对男儿而言是如此,女子无才便是德,可本小姐就是与生俱来的硬气,女儿家,怎么就不能识字了?

他笑意更浓,暧味地柔声说:“翩翩。”

本小姐身子一动,不知觉地抱住他。他伸手搂住,把本小姐往怀里送。就在缠绵欲就之际, “九渊王。”一个青衣小童不知从哪遁出来。

他神色一凛,面色严肃:“什么事?”语气虽然生硬,但他还是没有放开本小姐。

那仙童答道:“雲贞公主不知怎的误入相思阵,幸亏有仙婢来通报,靠得太子殿下无边法力才救了出来,现下在碧玺殿养伤,众仙列都去了,九渊王是不是也该……去看看?”

他把眉一皱:“知道了。”

仙童一弯腰:“小童先行告退。”说完,消失不见了。

他握住本小姐的手腕,又恢复了先前的情意绵绵,柔声说道:“翩翩,我有要事去。”

本小姐痴痴地点头,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他忽地一笑,说:“我叫陆玖。翩翩要是舍不得我,我过几天来找你就是。”

本小姐已分不清东南西北,只此一人是命,什么都依。

他暗送秋波,随即也不见了。

这下本小姐是彻底酥了,要不是发现不对劲的赶来的碧珠把本小姐拖了回去,本小姐估计会一直在那田里站下去。这天气也真是说变就变,没一转眼的功夫就下起了倾盆大雨,好在碧珠带了把油纸伞,主仆二人挤一块儿赶回府。可就算这样,本小姐的头发还是有点打湿了,急急地拿布擦干,洗了热澡,更了衣后躺在榻上还情谊绵绵地回忆田野的事。

碧珠移了火盆过来,添了些炭,冒着那股熟悉的烟味。本小姐有些不耐烦,道:“碧珠你把火盆移过去点,烟熏得很。”

碧珠为难的说:“小姐,你被雨淋了也该当心点身子,烟也不是很重,待暖和了也不迟。”

本小姐无奈,看了看火盆,又看了看她,“你也淋着了,去洗一下换身干衣服再来吧。”

碧珠苦笑着摇头,说:“小姐,碧珠再怎么样也是个奴才命,而小姐你是千金贵体,天生娇贵,生来就是享福的。”

本小姐当时只顾着想心事,没留意到她的眼角处多了一道泪痕。

半晌,碧珠打破沉默:“小姐,那扇子还没做好。”

“嗯。”本小姐心不在焉地应道。

碧珠顿了顿,又说:“王家嫂子这几日请道请僧,还帮豆腐杨家的女儿进寺许愿。”

“王家和杨家是多年的交友,这本小姐听叔父说过,可杨家的女儿是怎么一回事?”本小姐若有所思地说。虽然本小姐认叔父为义女,但仍以叔父称之。

“小姐,你不记得小毛豆了吗?”碧珠突然问。

小毛豆?本小姐一愣,记忆追溯到若干年前。本小姐一日随叔父去访客,大人说话,小孩站一边去,碧珠又跟其他婢女们斗草,剩得本小姐一人孤零零地站着。也在那时,一个个子比本小姐矮半截的黄毛小丫头冲到本小姐眼前,她睁着那水灵灵的大眼睛,神气活现地大声叫着:“漂亮姐姐!漂亮姐姐!好漂亮的姐姐!”

她的一副天真呆萌样还是挺好看的,脸还没长开,也能看得出清眉秀目了。她那银铃般的清澈的声音引来旁人的嗤之以鼻。

她呆呆地看着本小姐。

本小姐不知所措。

她袋里有包毛豆,本小姐和她坐在阶前一起剥毛豆吃。她笨手笨脚的,根本什么都不懂,却说的出漂亮二字。本小姐还亲手剥开一个毛豆喂给她,她吃的津津有味。

本小姐问她叫什么,她说不知道,于是本小姐就幼稚地给她取名叫“小毛豆”。当时碧珠就在旁边,瞅着我二人笑。后来,叔父、碧珠,还有本小姐,坐在经常震动的马车上回府了,也没有回头多看一眼。

自那以后,本小姐就再没见过小毛豆,也再没问起过,缘分一场,不必计较太多。

现在碧珠问起来,本小姐的思绪也回到了多年前。

“小姐可知道小毛豆是谁家的女儿?”碧珠咬牙问。

本小姐伸手去抓案上的茶盏,抿了抿,漫不经心地说:“谁家的?左不过是张三李四辈。”

碧珠失声说:“她就是豆腐杨家体弱多病的小女啊!”

本小姐喝下去的茶又喷了出来,咳嗽会儿,说:“果然不差。”又问,“她不是经常请大夫的吗,这次听起来倒严重了。”

碧珠难过地说:“杨家央老爷请来了京城最有名的潘大夫,潘大夫向来医术高明,有妙手回春之誉。杨家女儿本来病快好了的,哪知几日前忽的严重起来,愈发骨瘦得剩了个皮包。”

本小姐故意咳嗽一声,说:“碧珠,你这话就不对了,潘大夫虽是名医,却也不过徒有虚名,你哪回听说他将病根也除了的?后来不是很多人旧病复发吗,被他医治过的有几个幸存下来?而且,杨家女儿害了病,骨瘦如柴只是个说法,你哪次见过皮包骨是个啥样?”

碧珠嘟着嘴说:“反正就是大病。”

本小姐放回茶盏,盘膝在榻上。

碧珠说了一些闲话,也离开了。

本小姐这才以手当枕,仰躺在榻上继续想心事。那个白衣男子,俊美无俦的脸庞,怎么也挥之不去……也不知过了多久,渐觉困意,喃喃了声陆玖,合上双眼。

“小姐,不好了!小姐!”本小姐刚洗漱完,碧珠这没检点的丫头就跑来聒噪。

“吵什么?!”本小姐不耐烦地说。

碧珠见状,老老实实地说:“小姐,还记得昨晚杨家女儿的事吗?”

本小姐坐在梳妆台前扑粉,问:“小毛豆好了?”

碧珠哭丧地说:“小毛豆没了!”

“啊?”本小姐惊讶地扭头看她。

碧珠咽了咽口水,说:“小姐,昨日你在田野里发呆,可曾留心遇到什么人?”

本小姐心中有根弦绷了一下,结结巴巴地说:“没有啊。”

本小姐只见到一个风度翩翩的白衣书生和一个面容清纯的女子,哦,还有一个不知从哪钻出来的童子。这,这桩风流案也要说出来?堂堂豪门千金偷看别人那啥……

碧珠悲痛地说:“昨晚杨家大老远的请大夫回来,发现躺在榻上的女儿不见了。房门紧闭着,窗的缝隙也不大,家仆也都说没出门半步,可人就这么人间蒸发了。于是杨家四处寻找,好不容易在田野里找着了,全身裸露,衣服也破烂得不像样子,没有一丝生机了。报了案,衙门又放着不理睬,这才大清早的来找老爷。”

本小姐看向窗外:“昨晚的雨很大。”

他们冒着倾盆大雨的在找吗?可怜天下父母心。

“等等,你说在田野?就是昨天我们去的……那麦田?”

碧珠点点头,面含忧伤:“大夫周身都检查了一遍,没有伤痕。可人却是没了。”

小毛豆……本小姐幼时的玩伴,是谁害死了你?

“小……小毛豆长什么样?”本小姐想也没想就问,马上后悔。

但碧珠接下来说出口的话却使本小姐收回了悔意。“碧珠前几日去杨家还看过她呢,模样清秀得很,就是福薄……”

模样清秀,难道真是她?那田野的少女,生得过于清纯了。可这么看样子清纯的人,也做得出那种事吗?还有陆玖……

夜晚凉风吹习,本小姐坐在椅上。碧珠他们早睡了,本小姐想着心事,睡不着。忽然,窗外变得狂风大作,有跌落物的嘣咚声。

一个优柔的身姿出现在身前,一个无比温柔的声音说道:“翩翩。”

“陆郎?”本小姐抬头,“你怎么来了?”

陆郎的笑意更浓:“夜深人静,正是孤男寡女幽会的好时期,特来相伴。”

你说你来相伴,我只问你一句,可愿相伴一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