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蛇医游侠传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蛇医游侠传》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橙孶著

蛇医游侠传

作者:橙孶分类:历史小说类型:江湖恩怨

广元寺里出了一条大蟒蛇,吓跑了寺庄的和尚,镇公所贴出一张捉蛇的告示,召来走江湖的一老一少,从而引出一个曲折动人,悲欢交织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少爷,到家啦,准备上岸吧!”姚恒的随从家人吴三,从船舷边探进个瘌痢脑袋,献媚地喊少主人。

姚恒几步跨到船头上,双叉腰,让春风吹拂着他的西装领带,看着河两岸连成的一片矮小房屋,会心地微笑着,掉头吩咐驾驶室里的船老大:“开快车!”

机器快示威似的鸣着长笛,箭一样驶进杨桥镇,船后溅起三尺高的浪花,冲撞着那些小木船。木船上的孩子吓得趴在床底下,不敢直腰;浪花冲到岸边,卷走一片片泥沙河草;有时,整块的田地,连着油绿的麦苗儿,一起滚进河里。碧清的河水,顿时混浊了。

杨桥镇的民房,有一边挨着河岸砌着墙根。有钱人的房基是先在河里打下木桩,再用石头和砖块砌的。这样的房基,水浪再大,也抵得住。而西街头上有些贫民窟,挨着河边的房基,只用几根木头支撑着,底下填着碎土和砖瓦片,那几根柱子,也脆弱的很。碰到刮大风的时候,这些半个身子悬在河面上的河房,便吱吱咔咔的发颤。祝河房的穷百姓,总是提心吊胆地过日子,害怕有一天房子会倒在水里。

自从内河里开进机器快,这些河房的主人更是叫苦连天。眼看着机器快掀起的巨浪,渐渐地吞噬了河房下的房基,冲撞着几根细柱子,也无可奈何。只有一个人胆敢朝机器快扔石头。他就是西街头的伍麻子。伍麻子五十多岁了,靠着挑糖担子赚了点钱,就在河边上埋了几根木桩,搭了个草棚子栖身。本来日子过得还平稳,可是,自从今年内河里开起机器快,那洋船尾子上冲起的波浪,把他那间河房下的泥脚快淘空了。每逢听见机器快的汽笛长鸣,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从地下捡起两个砖头,捏在手心里,站在离他家河房十丈以外的河边土墩上,举着双手,朝洋船呼喊着:“慢点——开——慢——点——”如果机器快继续破浪航行,他那两个砖头就会毫不客气的朝着驾驶台掷过去。有几个船老大是尝过他砖头的滋味的。

今天,船老大老远就看见一个人影子站在河边的土墩上,挥舞着,呐喊着,知道是伍麻子挡驾,便给后舱机器间打了铃。机器停车了,洋船就着惯性,徐徐的前进。船老大心想,这里码头也不远了,就这么慢慢走,也能靠岸了。

“谁让你停车的?!”姚恒用手捶着驾驶室的铁皮顶盖,命令着,“快开,全速前进!”

三十多岁的吴三癞子也伸进秃脑袋,朝船老大比划着手势:“快,不准停!少爷回乡威风点!”

船老大无可奈何,又给后舱发了信号,顿时,嗵嗵嗵,后舱的机器又发动了。机器快一样向东射去,尾巴后边留下八字形的两层巨浪。岸上的伍麻子嘶哑着嗓子呐喊,谩骂,砖块象炸弹扔了过来,正打在姚恒的脚边上。

姚恒骂了一句:“伍麻子狗日的,让你的河房漂到东海见龙王吧!”

船正在急驶,统舱里的男男女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细伢子吓得抱着娘的膝盖头,呜呜地哭。姚恒却仰天大笑:“哈!哈!哈……”

突然,一只毛茸茸的大手,象火钳一样夹住船老大的双手,一个严厉的声音喝令道:

“停车!不许拿老百姓开心!”

船老大扭头一看,站在面前的是一个五六十岁的头发花白的老头儿。他圆瞪双眼,紧咬着牙巴骨,模样凛然不可侵犯。船老大毕竟也是卖力气的人,他陪笑道:“大哥有话好说。”

白发老头松了手,船老大旋即给机器间打了铃,机器又停了车,凭着惯性,在河中漂行。

姚恒朝船老大挥舞着拳头说:“谁要你熄火?”

“我!”白发老头操着江南口音,不紧不慢地回答。

“你是谁?”姚恒上上下下地打着老头。这才记起刚才在船舱里见过他。

“啊哈!你不就是个玩蛇的叫花子么!让开,这洋船是我们姚家的,告诉你,连这条内河都是我姚家出钱挖的,”他指指船老大,“我要他慢开就慢开,要他快开就快开!船老大,开”

“欺人太甚!”白发老人把右手朝前一伸。船老大一时间左右为难。

这时,伍麻子沿着河岸赶过来,啪!一个砖头正打中驾驶室的玻璃门。姚恒吓的缩着脖子,跳进了统舱里。第二块砖头又飞来了,正要打在白发老头身上,只见他右手向空中一招,接住了砖头,在手里掂了掂,顺手丢进统舱。这可把船舱里的大人小孩逗乐了。

姚恒爬出船舱,这回不敢乱嚷嚷了,他歪着头,仔细审视着白发老头,半天才哼出一声:“嘿,你甭在这儿逞能。有本事的,上岸捉蛇去!”

白发老头是第一次从杨桥镇过身,本来不想打停。听姚恒这么一激,再加上儿子已经提醒他,身上没有一个铜板了,就把胸脯一拍,洪亮地说:

“我姓季的走南闯北,什么样的蛇没捉过?上就上!”

说罢,竟一蹦丈把远,从那正要靠拢码头的机器快上跳上了岸。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