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三世轮转只许你一个笑容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三世轮转只许你一个笑容》雪默笙著_都市言情小说

三世轮转只许你一个笑容

作者:雪默笙分类:都市小说类型:致郁

提示:本书要素过多!请斟酌之后进行阅读。(伪妹控接受不?)本书内容:女装、妹控、后宫、狗粮、柴刀、治愈、致郁、(眼泪是一定要有的。)刀皮糖、糖皮刀。作者也算是一个萌新吧,而且是个鸽子王,最近想起来要努力,然后就把第一卷给码出来了。说不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个名字,那个名字都没有任何意义,如果这个叫做**的女孩死了,那么这个名字也许会被另一个人使用。名字是没有意义的,就像生命也是没有意义的一样。

就这么死了也好。少女总是这样想,但是又没有勇气结束自己的生命。因为……怕疼。

但是日复一日毫无变化的生活几乎消磨了她的意志,她早已没了兴致,十四年的重复一天的生活,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就算再怎么意志坚定的人,待在一个重复的一天之中,也会厌倦,也会崩溃,也会自闭,甚至自杀。

少女为什么能坚持到现在,她也不知道,也许是习惯了,也许期待着改变,但是无论怎样,这个少女麻木地待着这里,这是个事实,她已经放弃了。

少女躺在床上消磨着时间,时间逐渐流逝到下午,留给自己的只有无聊而已,曾经她很喜欢看书,但是现在,连那些书都变得千篇一律了,她甚至萌生过自己写的想法,但是奈何自己的文笔实在是差,连自己都看不下去,又何必写下去?

女孩在被子上用手指写着自己的名字,大概从今天开始,自己就不会姓叶了,将会改名,德贝残雪?真的是一个难听又难念的名字。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传过来的习俗,姑娘嫁人之后要跟随丈夫的姓氏。不过也还好,自己的丈夫不是那种名字一长串的人,那样的话,自己的名字恐怕就,变成一长串了,或许到时候,自己会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住。

但是这就是她。女孩子的表情稍微出现了一丝落寞,这样的表情,落在这样人的脸上,实在是让人心疼。

许久之后,女孩撑起瘦弱的身体,这具身体实在是太过羸弱,即使是站起来也费了很大力气,让少女喘息起来。

慢慢地爬下床,然后扶着墙壁起身。

她一步一步地朝着卫生间挪过去,其实这段距离也不远,卫生间就在她的房间里大概就只有十几步,就是这么一点的距离,但是,这个女孩扶着墙却走了几乎有三分钟,每一步都十分艰难。就这么点距离让她的脸颊上出现了细密的汗珠。

没有人愿意帮助她,上个厕所而已,手脚健全的人需要人帮忙吗?

但是她的确需要,这具羸弱的身体即使是略微运动一下,也会十分疲惫,没有人帮助她,没有人照顾她,这些事只能她自己做。

之前的时候是有那个女仆帮她,但是那个是孤儿的女仆在人群中也不受欢迎的样子,大概是因为她是孤儿的缘故。她的名字是什么?好像是叫苗妮妮。但是现在,那个少女似乎一直被欺负着,但是自己却无能为力。

等她回到自己的床上的时候,她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她仰面躺着,张着嘴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是因为什么才让她变成这个样子,家人的冷漠对待,自己的放纵,或许都有。

为什么活着呢,大概是因为自己活着,仅此而已,或者死了也不错,生与死都是一种状态,活着就活着,至于去死的原因,还没有找到,等找到就去死了。少女女孩就这样想的,每一天都是看着重复的日出日落,看着人来人往,内心早已麻木,对她来说,身体就像是一个囚笼,一个躯壳,束缚着她已经要消散的灵魂。

偶尔有那么几天会不一样,会特别一点点,但对她来说也无关紧要。

今天也是很特别的一天,因为今天她有了婚约对象,父母说是托付给了一个值得托付的人。但是,真的有人会爱自己吗?

她喜欢看书,因为书中的世界是静谧的,可以给她片刻的宁静,书中的世界是别人的幻想还是真实,她不在意,因为那是自己从来没有过的东西,甚至还有一丝向往,但是她很清楚,那只是书而已,只是虚构的东西罢了。或许她向往书中的爱情故事,但是对于自己,她并不相信自己会幸福。

世间的婚姻,有多少是一直幸福下去的?万分之一都不到的概率又凭什么是她?

渴望着幸福,还畏惧着幸福,害怕所看到的只是虚假的。这就是她的内心。

何况,这具身体已经经受不起任何一次摧残了,有多少人在第一次能找到能够相爱一生的人呢。女孩就这样渴望着,期待着,又否定着畏惧着,这就是她的一生。

傍晚的时候,管家又一次进来,又是相同的场景,女孩依旧没有理他。

女孩也看到了,他身上的死气更重了,那个沙漏要漏光了。究竟会怎么死?女孩不想去看,他就要死了。

会死在哪里?不是自己面前就好,即使见过了太多的死亡,她也不想看着一个生命在自己眼前消逝,自己明明看到了,却是无能为力,无法改变什么,这种无力的感觉,不想再体会了。

女孩无力地想着,所以不去看就好,不去注视就好。就这么躲在自己的世界的角落,等死就好,对她来说死亡是定数,没有一个人能够逃脱。

自己之前到底是怎么了,明明知道无法逃脱,还是照样提醒着,告诉着每一个人。也难怪他们会厌恶自己。这样的自己连自己都会唾弃。

没事的时候,叶残雪就喜欢这样坐在房间里发呆,消磨时间,似乎也只有这种方法了,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活过来这18年的,就像是一个木偶。

就在管家退出去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房间中产生了骚乱,这个少女没有力气去看,只是看向门口,看着管家急忙跑过去的身影,想着,估计这种骚乱马上就会结束了,这种事在这个家中很常见,她的父亲是开赌场的,经常会有人找到这里来闹事,不过都会被摆平。

不过几分钟,房间中的骚动逐渐平息,嘈杂的声音消失了。

果然都解决了吗?

就在她认为已经解决了的时候,一个男人闯了进来,他一身的颓废气,身上还沾着血迹。在他的手中还提着一个恐怖的东西,那是一把带着血迹的匕首,这个匕首是标准的开山刀,刀刃上淌着血。男孩拿起手帕,慢慢地擦干刀刃上的血迹。

说是男人,不如说是个大男孩,那疲惫的神情实在是让人心疼。

为什么?为什么又亲眼让我看到了这种场景。少女紧咬着嘴唇,看着那个人,心中没有恐惧,只有释然,就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事一样,原来是这样,管家是因为被某个闯入的暴徒给杀掉了,这就是他的死亡。

明明是看着这样凶残的场面也是没有一丝波动,明明看着一个个认识的人在自己面前死亡,就这样丑陋又可怖地死去,也是自己的结局。恐惧吗?有一点,但更多的是罪恶感,就好像是自己亲手杀死的他一样。

原来杀人也是没有什么好怕的,是自己麻木了吗?就像这样,如此近距离的看着鲜红的血液蔓延,心中没有一丝波动,我还算是正常人吗?或许从一开始我就不是正常人了。明明是看着这样凶残的场面也是没有一丝波动,反而有一种忽然明白了的感觉,原来他是这样死去的,就这样消逝在人间,这种罪恶感,怎么也逃不掉。所以她才不想看到死亡的场面,不害怕,纯粹是厌恶,是厌恶死亡,还厌恶无力的自己。

就算自己这样逃避了,但是有些事躲不开,就像是死亡一样,再怎么去躲,也逃不开。眼前的这一幕,就是如此。

“问一下,你知道叶无天在哪里吗?”那大男孩歪着头问道,没有注意到这个女孩的异常。

这个男孩的名字是南陌凌夕,代号辉辰,这次来是有一个任务。

女孩没有回答。

“喂喂,问你话呢。”南陌凌夕不耐烦地说着,走向女孩。

叶残雪依旧没有动静,一直呆坐着。

当这个大男孩看到少女面容的一刹那,他楞了一刻,这是怎么样的形容的一张脸,憔悴,无神,最适合的词语是迷茫。那张稚嫩的脸庞惹人怜惜。男孩愣住不只是因为她的样子,而是因为她的眼神,那样无神那样绝望,仿佛是世界都背叛了她一样的眼神,没有恨,没有情感,只有一片空洞。

这就是这个女孩,这个早已失去心的少女。

叶残雪还记得,他们初次相见的时候,自己的表现是那样的糟糕。

南陌凌夕只是觉得,这样的眼神很熟悉,都是那样的无神又空洞,对了,南陌凌夕猛地想起,自己的一个朋友也是这样的眼神,只不过比这个眼神多了些疯狂。

就在南陌凌夕愣神的时候在南陌凌夕的耳麦中传来温柔的声音:“喂,凌夕,情报出错,叶无天的位置不在家中,立即撤离。”大概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因为她的声音实在很好听,是那种温柔到能够抚慰人心的声音,引人遐想这是不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呢?

“怎么回事?音。”南陌凌夕询问到。

“刚才传来消息,叶无天去参加了一场宴会,所以会不在家。你赶紧撤离,迟则生变。”音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

“什么!我都布置好了,你说情报失误,”南陌凌夕的声音带着怒气。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情报显得尤为重要,这次就是情报缺失,让南陌凌夕无法镇定,连目标人物的位置都没有确定,对于整个行动来说是致命的。

“我们的后台情报组是谁?什么?是森?”南陌凌夕的声音瞬间变成了无奈。“算了算了,回去再教训他。”看起来,这个森在他的心中也是很重要的人。

“好,一切小心。”音轻声说。

“嗯,等我处理一些事情之后,我再回去。”南陌凌夕回应。

他重新整理了一下思路。

当前情况:

一,我这里布置了炸弹。

二,一个不知名的少女,像是受害者的样子,应该是被囚禁在这里的失足少女。倒是没有意料到叶无天会有这样的爱好。

三,目标人物没有在这里出现,所以我要立即撤退。

但是……南陌凌夕回忆起那个人,无奈地叹了口气。

谁让自己和那个家伙有过约定的呢。

片刻之后南陌凌夕才提起精神,看向叶残雪。

南陌凌夕看向叶残雪问道,“你怎么了?是受虐待了吗?”

对这个大男孩说,杀人似乎是很平常的事,都已经习惯了,甚至可以做到杀人后面不改色地谈话。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