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新晋园长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新晋园长》无弹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一云是一云著

新晋园长

作者:一云是一云分类:青春小说类型:质朴一生

挨过饥荒,掠夺……折腾了半辈子,他依旧膝下无子,唯有一个小茶园。可惜小茶园还没成为大茶园,这个梦想就被摧毁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说有小日本鬼子打到这儿了?”

“是啊,离你们这个村庄也不远的,我担心……”

“没事,不会的,我们这儿已经很偏了,他们不会找到这儿的,你们还没吃吧,我去做饭。”

“你能收留我们,我们已经很感谢了。做饭这种事是我们妇女做的,我来就行。”老妇人笑着说。

“阿姨,你比我累,坐着歇歇吧。”

妇人欣慰地笑着,指着我对她小儿子说着什么。其实家里过锅灶我也不想让她看见。可越怕的事就越容易发生,妇人看见我问我为什么不去隔壁家,和她解释后就看见她忧心忡忡的走了。

饭菜上桌后,却看见她一脸惊讶的样子,我解释到今年收成不好吃的比较省,她点了点头。家里本就小,就一个房间,还塞满了各种杂物。泥土房虽小,不豪华,可却有家的味道。如今有人暂住,还是需要给别人留一点隐私空间的。我将柜子放置于两张床之间,又另外摆了些别的,彻底划分了两个空间。

“小兄弟,你不吃吗?”

“我吃过了呢!我帮你收拾好了,你们晚上睡床上,我打地铺就行,毕竟你还带着孩子保暖点好。”

她抓着我的手,很是感动的和我说了好多。吃完饭后我去洗了碗筷,就想休息了。最近发生的事真的令我很疲惫,真的想盖上被子沉沉的睡去。

李犹天想着想着就沉入梦乡,第二天又是迟迟未起。妇人却起得很早,她看小兄弟人挺好,也想分担一些事儿,于是便早起做饭。做饭的时候看见旁边人家跑出来一个小姑娘也是没有在意。小姑娘径直的跑向水塘,就这么跳下去了。

大概过了几分钟的样子,他父母发现女儿不见了,想都没想就来李犹天家闹。

“我闺女呢,你把我闺女藏哪儿去了?”

“哎哎哎,你怎么血口喷人呢。他还睡着呢,你闺女不见了,他怎么知道。”她停下做饭的手盯着她。

“ 你是谁啊?他把我女儿都弄成疯子了,现在又不见了,不是他还能是谁?”

“不可能啊,通过这几天相处,我发现小兄弟对我挺好的,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李犹天又是被吵醒了,看见客人邻居争吵。将客人拦在客人的身后并告诉他不要惹事上身了。

“阿姨这事您就不要掺和了,我来解决。”

“你瞎说什么呢,我刚刚明明看见他家门口跑出去一个小姑娘,就没进你家门,做人也不能这么不讲道理吧。”

“什么?跑出去了,去哪儿了?”

“好像是水塘。”妇人道。

邻居大怒:“什么?你知道她跑去那边了,你咋不拦着。老东西你是那个小兔崽子找的托?怎么净帮他说话,你也不打听打听,他把我们这一代风气带的有多差。今天我女儿要出事了,我和你们拼命了。”

李犹天在她们争吵的过程中,前去水塘寻找踪迹了。水面一片平静,只有盛开的荷花轻轻舞动身体。有的小荷才露尖尖角,有的就已经撑起了一片“天”,在这片“天”下有着长满刺球的主干,还有一些水草隐隐若现。

她气不打一处来,走到李犹天身边质问。“你怎么会有这种邻居?”

“不好意思啊,不应该让扯上这件事儿的。”

他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这其中的事都不是人为造成的,可是却解释不了。她默默的走向对面,努力的眯着眼,看得很入迷。一会儿又像想到什么一样,“啊……那是什么?”

邻居风一般跑过去。

一片花瓣落下的时间,周围就站满了人,天上的云也聚集在一起。但都和聊天李犹天保持着距离。他却在人群中默默的退了出去,并拉走正在看戏中的女人边走边说。

“你拉我出来干嘛?”

“我总感觉那张脸有点像……”

“ 轰!”

他抬头看着天,却并没有打雷。

两人相约回头一看,村民相继倒下。血染红了池子里的水。日本人打过来了。邻居也倒下了,他就那么站着看着邻居慢慢倒下。可尽管这样日本鬼子还不罢休,又上起刺刀。女人想起儿子还在家中,就准备往回跑。小伙子仍杵在那儿没动。就看着妇女被半路上飞来的一颗子弹,结束了生命。

李犹天也许是吓傻了,竟然倒在了地上,他摸了摸发软的腿。

想到这儿他又陷入了无限自责之中,他觉得小倪和阿姨都是自己害死的。

他有些萎靡不振,下一步到底该何去何从。

池中的水由浅变深,有些发黑,似乎是那张脸流下的眼泪。风载着血腥味儿飘儿飘,这个小村庄被血腥味笼罩住了。他想回去看看,可是房子已被占领了,还有人在门前放哨。去了也只有死路一条。

他自言自语道:回不去了,回不去了,一切都没了。他叹了一口气低着头漫无目的的走。身体摇摇晃晃的,似乎喝了很多酒的样子,使身体的重心不受自己控制。走了很久的路,过了漫长无比的时间,又来到那个被蛇咬过的那个山。

来时还是绿叶如荫,如今枯败的叶子散落一地。

它们也参曾在枝头挣扎过吧,可惜无济于事。

那个长者说:“我曾经看见的小伙子还是一副意气风发,乐观向上的模样。这如今怎么就……世道无情人有情啊。”他微微摇了摇头,拉了他一把。

“您,您怎么在这儿?”

“采摘药材,如今这个地儿也是不安全了。过不了几天我也得走了,另寻住处,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我愿意,可是,我怕拖累您。”

“ 哈哈,我可不白收你,你要帮我打杂的。”老者履了一下胡子。

几天后他们踏上了逃难的“旅程”。不分昼夜的赶路。睡觉的时间基本不超过四小时,有时候还能被耳边的枪声吵醒。

他们来到了一个说不出名字的地方。看见周围都是同样的人,同样在逃难。混乱,喧杂的人群一波接着一波。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拖家带口的;还有一些人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至亲,大多没有活下去的欲望,就选择去前线抗战。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