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君上,随我出征吧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君上,随我出征吧》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白熊君的小说

君上,随我出征吧

作者:白熊君分类:武侠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一厢情愿的以为他愿为你那千秋霸业做一块无怨无悔的垫脚石,却不知人心隔肚皮,画皮难画骨,这便是人性。一厢情愿的以为重来一次便可换得佳人笑颜,却不知即便重来一次,也只不过是重演当年的悲剧,这便是宿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二人吃过午饭,做了些准备,靳妩便领着律向后园走去。

眼下已经过了桃花盛开的季节,可是园中的桃花却仍有些意犹未尽的味道。不少粉嫩娇艳的花朵挂在枝头,一阵风吹过,卷起摇摇欲坠的花瓣漫天纷飞十分好看。

律看见这幅景象却愣住了。

靳妩走了几步,才发现他没有跟上来。她回头看他,却发现他的表情十分古怪。

“你想到了什么?”

“没什么。”

律回过神跟了上来,却只是沉默的走进了桃花林。

看来,又是一个不会被回答的疑问。靳妩看着他有些匆忙的背影,仿佛想要掩盖什么。

两人走到池塘边,小心翼翼的潜入了池塘,律跟着靳妩径直向着石门游去。

虽然已经过了一年,可这池塘底倒也并没有什么变化。靳妩熟练的向着池塘深处游去,没过多久那扇石门便已经赫然眼前。

靳妩拿出嫣娘留给她的那把形状奇特的钥匙,摸索着将钥匙嵌入了石门上的缺口。只听石门发出轻微的声响,然后缓缓向两侧打开了。

靳妩和律一前一后进了石窟,只见石窟中央摆放着一座水晶棺,而最里面的一张石桌之上却放着一个架子,架子上一支通体透明微微发出紫色光芒的簪子,想必这就是嫣娘口中的萦梦簪。

靳妩向着石桌游去,经过水晶棺时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却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遗骸。

只见一把样式古朴造型奇异的兵器赫然平放在水晶棺中,这把兵器的宽度与剑相仿,却比寻常的剑要长出许多,而且微微弯曲成浅浅的弧度,不似寻常剑刃那样笔直。剑身隐隐泛着绯色,似有血在其中流动,刀刃透过水晶棺散发出森冷的光泽。

靳妩目不转睛的看着这把形状奇异的兵器,完全无法移开目光,脑海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寻常的剑太过谦和,舞起来虽然飘逸,可是用来对敌杀人却未免华而不实,所以我才专门铸造了这把长刀,可攻可守两侧皆锋刃。"

是的,长刀,这是一把长刀。

靳妩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些模糊的印象。

这把长刀原本应该握在一双白皙有力的手里,手的主人看不清面容,可是他却穿着一身妖艳的红衣,那样张扬放肆的红。

还有他的笑声,不停的回荡在靳妩的耳边,放肆张扬就如同这一身红衣。

随后而来的律看见棺中的长刀,似乎非常惊讶。他直愣愣的看着长刀,脸上的表情竟然变幻莫测,惊疑不定。

他一定认得这把长刀,可是他根本没想到这把长刀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靳妩一回神看见律的表情,便知道她脑中那些奇怪的画面和声音绝非空穴来风。

靳妩趁着律发愣的空隙直接打开水晶棺拿出了那把长刀,又一把抓起桌上的萦梦簪,率先游出了石窟。

律回过神来,看着靳妩怀抱长刀向外游去的身影,皱紧了眉头,跟在靳妩后面浮出了水面。

靳妩回到岸边,浑身的衣裳都已经湿透了。虽然外面艳阳高照,也不觉得冷,可是湿漉漉的衣裳粘在身上也实在难受的很。

靳妩也说不清是为什么,但她下意识的不愿意让律接触到这把长刀,仿佛生怕他会把这把刀夺走。所以她迫不及待的紧抱着长刀和萦梦簪直接回了房间,律看着她的背影,眉头皱的更深了。

靳妩刚回到房间,房里的鸳鸯钺竟然发出一声清啸,然后剧烈的震动起来。

与此同时靳妩手中的长刀竟然也同时发了低沉的嗡鸣,仿佛在应和一般。

靳妩的脑中突然闪过了许多画面,画面十分模糊,而且都是飞快的一闪而过。任靳妩再怎么集中精神,也无法看清画面的内容,只是觉得十分熟悉,却又无迹可寻。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每幅画面中都有同一名男子,看不清面容,只有一抹妖艳绚烂的红衣占据了靳妩所有的视线。

那浓烈张扬的红衣竟似烈焰一般灼伤了靳妩的目光,她微微眯起了眼睛,却依然无法阻挡那一抹烈焰就这么烧进了她的心里。还有她的耳畔,不停回响着那一阵阵肆意狂放的笑声,一步步侵蚀着她的神经,刻入她的灵魂深处。

画面越闪越快,连那一抹绚烂至极的红都几乎看不清了,当她绞尽脑汁想要抓住更多的画面的时候,却只剩下铺天盖地的血覆盖了所有的画面。

画面终于停了下来,靳妩怔怔的看着这把长刀,只觉得整个人都变成了一团乱麻。

她心事重重的换好了衣裳,细细端详着那支据说可以让她如同常人一般行走的萦梦簪。

那簪子身上流转的紫光已经没了踪影,但是仅仅只是握在手中,她都能感觉到有一种奇异的能量似乎正源源不断的在她的周身流转。

片刻后,她再无犹豫,一把将萦梦簪插入了发髻,然后紧紧握着长刀走出了房间。一出房门却发现律已经坐在了院子里,嫣娘曾无数次奏响那把七弦琴的地方。

"你认得这把刀?"

"。。。诸天。。。我自然是认得,但你恐怕比我更加熟悉。"

"诸天。。。"

靳妩低喃重复着这个名字,总觉得这名字十分熟悉,似乎有什么答案早已埋在她的心里跃跃欲动呼之欲出,却又怎么都想不起来。

那把长刀却像是听懂了她的话一般,竟然“嗡”的低鸣了一声。

她不是它的主人。

可是,她与它一定有着非常深厚的情谊。

"这把刀和你的钺都是由你师父亲手打造的,曾对战过千百次,只是你都已经忘了而已。"

律给靳妩倒了一杯热茶,淡淡的回答道,丝毫不见方才的震惊不安。

"我师父?他是不是总穿着一身张扬浓烈似火焰的红衣?"

不知为何,靳妩听到律说起这个师父,脑海中浮现的却是那个看不清面容的红衣男子。

她的师父。。。?

她突然想起,当她向嫣娘说起想要换一种兵器的时候,嫣娘的勃然大怒。。。

难道,这就是嫣娘恨她的原因?

"。。。我不曾见他穿过红衣。"

律顿了一会儿答道。

"诸天既然是我师父的东西那为何会在嫣娘的手里?而且你见到这把刀的时候又为何如此惊讶?"

"我已经告诉过你,你师父早就已经失踪了,生死未卜。这把刀本来应该跟随在他的身边,我也没想到诸天竟然会在嫣的手里。如今诸天突然出现,我又怎么可能不惊讶,而且我也很想知道这把刀怎么会到了嫣的手中。"

律的话听起来合理,可是靳妩仍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究竟是哪里不对。

她一边细细想着,一边慢慢的抚摸着手中的诸天,诸天竟然有所感应一般,发出嗡嗡的低鸣,而放在桌上的钺竟然也发出了阵阵清啸。

靳妩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念头,能够重逢,它们一定很开心。

是的,开心。靳妩想到这里却愣住了,

那样强烈的开心竟然透过这两把冰冷锋利的兵器传递到了她的心里,仿佛就连她自己也被这样明快雀跃的心情所感染,不由的开心了起来。

"那么。。。那么你应该也认得我手中这对钺了?"

靳妩望向了律,声音中带着些雀跃的兴奋,仿佛也被这两把兵器感染了。

"当然,你手中这对鸳鸯钺,名为钺心。"

"钺心。。。钺心!"

靳妩轻声念着,而她手中的钺却突然闪过一阵绯红色的光芒,那光芒竟然像血脉一般沿着兵器的中心渐渐扩散,顺着刀锋不停流转,最后又全部汇集到了靳妩的手心。

她终于真切的感受到了钺的灵魂,原来竟然是这样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谢谢你,陪伴了我三年,虽然我这个不合格的主人竟然连你的名字都忘了,可是你却从来不曾背弃我。

靳妩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衣女子,遥遥的对着她鞠了一躬。

仿佛在说,还好你回来了,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那黑衣女子的身旁却是一个红衣男子,睥睨不羁的看着她,却还是微微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十指相扣。

"今日天色已晚,你收拾收拾早些歇息吧。明日一早启程,我带你离开诡雾山。切记绝不可取下或损坏萦梦簪。"

"。。。这就要离开了吗,我还会回来么?"

靳妩在这无生楼中一住就是三年,早已习惯了庄中的生活。当初千方百计想要离开,如今终于能够离开,却突然觉得有些不舍。

"今晚我住在嫣旁边的房间,你若有事可来寻我。"

律顿了顿,再没说什么,留下这句话便离开了。

靳妩戴上萦梦簪,拿着诸天和钺心走回了房间,却见房门口放着香喷喷的饭菜,靳妩这才感觉肚子饿的几乎能吞下一头大象。靳芜端着饭菜走回房间,刚放下饭菜却愣住了。

原来这便是嫣娘所说的如常人一般。

原来这三年她竟然从来不曾明白饥饿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原来这才是饭菜真正的味道。

原来她这三年来味同嚼蜡一般吃下去的饭菜其实都只是暴殄天物。

原来这就是嫣和律的目的,等到她终于能像常人一般行走于世间的时候,这一切才是真正的开始。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