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情深不晚:娇妻太甜难抵挡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情深不晚:娇妻太甜难抵挡》无弹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守望河山著

情深不晚:娇妻太甜难抵挡

作者:守望河山分类:青春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明明感受不到他的爱,却依然无怨无悔,默默的付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入夜的沉阳镇是又另一番景色,你依然能听得到虫鸣的交替声,风吹树叶的哗啦声,还有远处的大山上,偶尔会有星星在闪烁。

沉阳镇并不是沉州市特别耀眼的小镇,不过眼下有件重大事件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球。

因为听地质学院的教授说,在这沉阳镇发现了一个巨型铜矿。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这个镇子不久之后可能会因为这个而暴富起来。

据说沉州市的三大富豪已经蠢蠢欲动,其它的小咖中咖也耐不住寂寞,非要往这上面掺一脚。

这镇上自从这消息放出来后,各色人等就经常出没其中。

这天小刘再次来到镇上,他认为还得再仔细验验现场。

他环视了一下屋内的情况,这屋子装潢不错,放在这乡下绝对是皇宫级别的。

看那地面都是抛光大理砌成,墙壁雕刻着一幅巨大的壁画,画中一条巨龙摇动头目尾巴,一只猛虎好像下山的样子冲像巨龙。

这画号称生龙活虎,放在新婚之夜的婚房似乎有特别的寓意。

窗户下面一是张鎏金边的床,上面只有一床毯子,床的两边摆放着与床对应的床头柜,但是床上却没有枕头。

小刘顿感意外,眼睛不停的搜索,他低下头,发现枕头被人扔在床底下。

此处用扔也许不正确,或许是藏。

只是不知道有有意还是无意的藏。

小刘赶紧记录这一细节,但此时又一个细节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地上有个非常大码的鞋印,他估计应该没有44码,至少也是43码。

鞋印从不同的角度看是若隐若现,什么人会穿着鞋进这装潢如此考究的室内,而且看上去还有意将鞋印清理过,只是清理的不够彻底而已。

这个人会不会是凶手呢,或者说这个人与这件凶杀害有着一定的关系。

要找出如此大码脚的人也并不难,只是这沉阳镇尚属于农村,农民都是干体力活的,脚底板大是很正常,因此有这样大脚板的人应该也不少。

万一这人并不是本地的人呢,那查找难度可能会很大。

小刘决定带着这个线索先回到派出所再做打算。

小刘刚回到派出所,同事就告诉他有个女子在等他,到休息室一眼就看到她端坐在里边。

她全身穿着比较朴素,一点也不像时下的女孩那样胡里花哨的。

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女式西装,下面搭配一条宽腿的灰色紧身裤,脸色清秀,眉毛浓厚像柳叶弯弯。嘴唇厚度中等,牙齿洁白如新。

她双手握着手机,眼睛看着正前方,略带害羞状。

“你好,请问你找我有何事?”小刘打破了休息室的宁静,女子似乎受到小小的惊吓。

“你好,刘警官,我叫利未,是专程来找你。”女子自我介绍道。

“你说,坐着说就好,不必客气。”小刘怕气氛紧张,见女子几乎要站起来,赶紧招手要她坐下来。

“我是从沉阳镇来的,有关前几天镇上的一起凶杀害我了解到一些细节。”利未的声音开始趋于正常,看起来她不紧张了。

“行,你说,我这就记录。”小刘掏出记事本作好记事的阵势。

利未告诉小刘,她今年23岁,是沉阳镇中学的一名语文教师。

有关那起凶手案,她可以为阳东作证,利未说她目睹了阳东从离席到新房里的整个过程。

原来在阳东在跟上姚慢后,利未也离席而去。

虽然坐在旁边的席位上,但由于她是本地人,因此走路很快,马上就能接近阳东。

她清楚的看到阳东离姚慢的距离并不超过两米,至于姚慢有没有注意到阳东,她不敢确定。

但是不管有没有注意到,阳东也不可能与相隔两米左右的人之间腾出时间去行凶,况且待阳东前脚进去,陈皮就大声叫喊‘阳东是凶手’。

就是说新娘应该在阳东进来前就躺在地上,阳东只是正好碰上。

“这么说,你认为阳东绝对不可能是凶手。”小刘听了利未的讲述觉得很满意。

“是的,我认为不可能。”利未再次肯定自己的说法。

“好的,你可以在这里签字吗?”小刘把记事本递过去,利未接过来,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感谢你提供的信息。”

“不客气。”

由于证据不足,又有人为他作证,阳东暂时被释放出来,但仍然不能解除嫌疑,警方要求不能离开沉州市,并且能够随传随到。

阳东走出派出所的大门,望望天空,感觉外面的空气真的清新,他抬起头闭着眼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仿佛就像十年没见过外面的世界一样。

当他睁开眼睛,一个美丽大方的女子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阳东一阵惊讶,客气的说道:“你是?”

“你好,阿东,我叫利未。”利未一边介绍自己一边伸出手来跟他握手。

阳东也一边犹豫,一边轻轻的慢慢的伸出手去回应。

“你认识我?”

“当然,你没有印象了吗?我也是沉阳中学毕业的,我们曾经是同一个班的同学。”

阳东听完努力在脑海中搜寻着,什么时候沉阳中学会有一个叫利未的同学曾与他同窗。

约莫一会儿,他实在想不起来什么,便开口说着:“很抱歉,我实在想不起来。”

“胖子,很胖的胖子。”利未边说边用手形容。

胖子?

阳东根据这个词再次搜索脑海,难道是说利未以前是胖子,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开始有点印象了。

是个胖子,还是个女孩子。

是的,当时沉阳中学与他同窗的确实有一个很胖的女孩子,那个女孩由于胖的原因总是被人嘲笑,不过她也不与人争执,只是默默的做好自己的事。

为此,阳东还与陈皮的堂弟打了一架 。

只是,这眼前的女孩与之前的胖子完全都联系不起来啊。

这女孩看起来如此得体,身材如此瘦小,皮肤白的发光,走路的姿势更是摇曳非凡。

今天她穿着一件风衣外套,下面着一条蓝色牛仔库,脚踩一双白色中跟鞋。

“现在,你想起来了吗?”利未微笑着看着阳东,右手的食指在太阳穴旁边比画一个圈。

“呵呵。”阳东的笑容回答了她,他想起来了,并且看到她居然还有些微的害羞。

“是你为我做的证?”阳东这时候突然想起什么,便向利未说着。

“不算做证,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利未退后两步,在原地转了一圈,仿佛此事因小而不足道。

“谢谢你。”阳东往前走两步,靠近利未说道,他想握住她的手,又怕太唐突。

“你看,”利未没有回应阳东的谢意,而是手指向了远处。

阳东顺着利未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姚慢站在前方不远处,仿佛在等人的样子。

他马上快步走过去,想问问她当晚为何要如此对待自己。

正当阳东与利未擦身而过时,突然姚慢的身边冒出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搂着姚慢,姚慢也没有回避,并双手回应着他,两人顺势抱在一起,难舍难分,像是相恋很久的情侣。

此时的阳东,血液里开始沸腾,他紧握着拳头,咬紧牙关。

利未见势不妙,赶紧拉住他,难料阳东力气大,很快挣脱了。

几乎要走到姚慢跟前了,阳东这时才看清楚,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晚污蔑自己为凶手的陈皮。

果然,他们确有勾当!

哼,无耻!

‘啪’,阳东一拳打过去,陈皮还没有反应过来,鼻血就冒出来了。

“妈的,你有病啊。”陈皮突如其来的拳头打过来,气不打一处来。

“你们无耻,你们才是凶手。”阳东牙齿咬得吱吱作响的对这对男女说道。

“你可别乱讲,小心我揍你。”陈皮正要动手,被姚慢死死拉住。

“你放开他啊,让他来啊。”阳东眼睛狠狠的盯着姚慢,几乎要咆哮起来。

“阳东,你别太过分,那晚的事我不想再说什么,你既然没事,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姚慢一边拉着陈皮,一边看似略有歉意的说。

“你少来这一套,恶心。”阳东甩了他俩一脸,转身就离开。

陈皮几乎要冲上去,姚慢力气还算大,一直在陈皮耳边说“算了,算了,赶时间。”

阳东回到公司安排的住处,每日饮酒度日。利未去看他,却被拒之门外。

他们才是凶手,他们才是!那对狗男女,污蔑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