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桐本是彤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桐本是彤》最新精彩章节目录_桐本是彤小说

桐本是彤

作者:桐本是彤分类:校园小说类型:恋爱

我是一只狐狸,有九条尾那种。我的主人是南巣的大巫师,贼牛比那种。不过,主人在伐商的时候被十二金仙给阴了,肉体没了,只剩下个元神,还被封印了。女娲那个臭碧池欺负我主人不在,逼我去勾引男人,事后还锁我进地狱!现在老子出来了,女娲你有种出来跟老子单挑!(什么?你以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吴桐此时真是懊悔莫及,怎么今天自己突然就脑袋一热,听信了妈妈的话呢?

说什么“这套学生正装一直不穿,留着过大年?”

正因为不能随便穿,所以才一直放在衣柜里嘛!

今天下午,听从母亲的要求穿上了洁白正装的吴桐,此时正双手抱膝,蜷缩在椅子上。其小脑袋更是像受惊的鸵鸟,深埋在双臂之间。

仔细观察的话还可以发现,吴桐那两个肉嘟嘟的小耳朵已是赤红一片,在阳光的照射下,其表面淡淡的绒毛依稀可见,看起来煞是可爱。

只是,吴桐为什么会表现出这么一副羞涩难当的模样来呢?

首先,这得从吴桐的外貌开始说起。

吴桐今年18岁,身高却只有1米68,在众多的男性同龄人当中,可谓是身材娇小。

对此,吴桐感到十分的失落且无奈,要知道他在初二的时候,身高就已经达到1米65了。

当时,隔篱邻舍都打趣吴桐,说他以后肯定要长成一个2米巨人,不去打NBA都浪费了。

也正因为如此,吴桐从初二开始就一直保持着打篮球的爱好,哪怕到了高中身高还停留在1米68,他也不忘初心,期盼哪一天身体或许再一次苏醒,身高又重新长上去了。

虽然吴桐对自己的身材十分不满意,但是女生们却十分的羡慕,因为吴桐那毫无男子气概的身材竟比无数女生都要好。尤其是那白皙水嫩的皮肤,连那些常年使用护肤品的女生都自叹不如。

不过,这还不是吴桐最烦恼的地方。吴桐最烦恼的地方是他的声音,他不仅说话的声音偏软,而且脖间也难见喉结,因此他常常会被人误会为女生。

哪怕他再怎么费力的解释,别人也只是一笑了之,权当他在开玩笑。如果遇到一些品行比较低俗的人,甚至会要求他做一些带有侮辱性质的事情,以此来证明他的话。

对于那些过分的要求,吴桐当然不肯。所以到了后来,吴桐索性就不去解释了。

因为有一句话说得好,“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吴桐明明都已经拿出自己的身份证给他们看了,他们不仅不肯相信,还一脸正派地要求吴桐给出更明确的证据,那不是耍流氓是什么?

现在是8月初,距离高考结束已经快2个月了。

吴桐作为一名高二升高三的学生,暑假肯定得补课的。

这不,放假还没有过去半个月,吴桐便又要急匆匆地赶回学校,参加为期一个月的课前补习。

就在临上学之际,吴妈突然从柜子里翻出一套崭新的学生正装,要求吴桐穿上。

吴桐平时都是习惯穿学校派发的白色运动服,让他在非升旗仪式的时候穿正装,实在是有点不习惯。

不过,吴妈说了一句,“天天穿运动服,都穿到发黄了,还留着这套正装过大年吗?”

吴桐只好无奈地接过那套看起来几乎全新的正装,并关门换上。

穿上正装后,吴桐的气质明显提升了一个档次,他看着镜子中精神抖擞的自己,嘴角忍不住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可是没过多久,吴桐便笑不出来了。

由于衬衫的用料相对运动服偏薄,一旦被汗水打湿,那跟透明基本没啥两样。

现在正值炎炎夏日,下午2点多正是一天阳光最猛的时候。

吴桐背着书包走到课室的时候,上身的衬衣早已被汗水打湿。

并不知情的他,还毫无防备地卸下了书包,近乎透明的后背顿时引起班里的一阵骚动。

听着身后不远处传来各种各样猥琐的讨论内容,吴桐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他顿时羞耻无比地坐到椅子上,双手抱膝蜷缩成一团,企图使自己的身体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中。

不过,这种鸵鸟心理也只能是自己欺骗自己。

吴桐缩成一团后,那紧贴着衬衫的玲珑身段显得更为明显了,朦胧的雪肤,还有那盈盈一握的细腰。

班里有人甚至还吹了一声尖锐刺耳的口哨。

身后的污言碎语不受控制地传进吴桐的耳朵,吴桐听着都快要哭出来了。

今天自己究竟犯什么傻?

怎么脑子一热就听从了妈妈的话?

现在可是夏天啊!

夏天可是很容易出汗的!

怎么能穿衬衣啊!

如果现在能有一件外套,那该多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听到了吴桐的祈祷,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突然响起了一个颇为冷漠的声音。

“给你。”

闻言,吴桐悄悄地转过头,脑袋与手臂之间露出一条小缝,缝里藏有一双楚楚动人的眼睛。

从其泛红的眼白和湿润的眼眶可以看出,吴桐此刻的内心有多么的无助。

也是,娇小柔弱的身材和女性化的容貌,对于一名货真价实的男子汉来说,这根本就不是优点。

尤其,自己的同桌还是一个体格健硕、长相俊朗的校草级人物,相形见绌之下,吴桐可真是自卑到了骨子里,对自己身体的所有地方都十分不满意。

只是此时,自己的这个校草同桌朝自己递来一件外套,是……是什么意思?是要给自己吗?

吴桐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顺着臂隙,难以置信的瞄了同桌一眼。

但是,那张近乎瘫痪的脸,吴桐实在看不出其内心的任何想法。

“干……干嘛?”吴桐侧着小脑袋,软弱地问道。

“拿着。”

吴桐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结结巴巴地又问了一次:“什……什么?”

同桌似乎不耐烦了,他拿着衣服的手压得很低,要不是两人中间放着一个装书的箱子,外套的衣摆早已触碰到地面了。

“赶紧穿上,你出汗了。”同桌没再等待吴桐的回应,直接将校服外套丢在箱子靠吴桐的那一边,并用命令般的语气冷冷地说道。

听到这里,吴桐总算明白了,自己果然是会错了意,对方不过是嫌弃自己身上有汗味,影响到了他学习,所以才给自己外套,根本就没有别的意思。

不过也对,自己的这个同桌各方面都非常优秀,要不是当初老师按照以优带差的方案来安排座位,自己怎么可能会跟他有交集。

这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吴桐心里很不是滋味,就跟打翻五味瓶一般,但是犹豫了一下,还是穿上外套。

说实话,虽然此刻他真的很需要这么一件外套,但是内心那廉价的自尊心却让他很想将这连怜悯都不算的外套脱掉。

不过,最终脆弱的自尊心还是败给了不敢给别人增加麻烦的懦弱。

还好,教室里有空调,温度还调得很低,穿着外套的吴桐觉得冷暖刚刚好。

而且正是因为穿了这件外套,出汗了的吴桐才没有着凉。

「或许,这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如果等会他想要拿回外套的话,我就假装没听见。哼!冷他一下,让他瞧不起人!」吴桐颇为阿Q地想着。

其实,吴桐自己心里也明白,恐怕自己着凉感冒了,自己的这个同桌还是安然无恙。

据吴桐所了解,他的这个同桌名叫周子凌,身高1米85左右,不仅拥有一张黄种人罕见的棱角分明的脸,而且更是学校篮球队的一员。

从短袖袖口裸露出来的手臂可以看得出来,周子凌的身体素质十分优秀,结实却不会过分夸张的手臂彰显着不弱的力量。

吴桐偷偷比划过,周子凌的手臂恐怕比自己那纤细的小腿还要粗。

人帅体强也就算了,让吴桐更加羡慕的是,周子凌的学习成绩还好得令人发指。

自从他转学过来,吴桐就没见过他哪次考试不是第一名的。

偶尔一次第一名,或许还比较正常,但是周子凌常年霸占着年级第一,每次考试的成绩更是遥遥领先第二名,这都已经是妖孽般的存在了。

吴桐一直以为这种人只会存在于二次元里面,没想到在三次元竟也能遇到。

或许,天才做什么事都是直来直去的吧,毕竟他们一心只想着学习,懒得搞那么多弯弯道道。吴桐心里还是对外套的事情感到十分在意。

不过,也没关系了,本来两人就应该是两条永远不会相交的平行线。

想到这,吴桐的心情不禁有点低落,再加上这几天的睡眠质量都很差,吴桐整个人都处于神游状态。

不知不觉,学校的上课铃响了起来。

“叮铃铃——”

听到响亮的铃声,恍惚的吴桐才稍微回过神来。

由于是周日下午回校,第一节课刚好是班主任兼语文老师李昊的课。

随着李昊的身影出现在课室门外,课室内嘈杂的声音仿佛遇到天敌一般,瞬间藏了起来。对比此时外面还有不少匆忙脚步声的走廊,整个13班就像与世界分离了一般。

李昊今年30岁不到,只看五官的话,其容貌大概属于中等水平,金丝眼镜后的双眼更是有一层淡淡的黑眼圈。

或许是因为长时间受到书籍的熏陶,长相中等的李昊身上却有一种文人儒雅的气质,再加上他平时喜怒不形于色,给人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况且,在李昊担任13班班主任的两年时间里,大家都已经深深被他丰富的学识与对工作负责的态度所折服,无一不对他感到敬佩。

平时,凡是李昊的课,吴桐都会很用心地去听。

但是,最近吴桐即使在家,晚上也老是睡不好,再加上刚才因为正装湿透的事情而紧绷着精神,现在精神紧绷淡去之后,吴桐身体的疲态便开始慢慢地浮现了。

而且,周子凌的外套有一股淡淡的洗衣液香味,香味不断地萦绕着鼻子,让人感觉十分舒服。

渐渐的,不知道该想啥的吴桐。闻着衣服上好闻的味道,又开始神游太虚了。

……

唔——

这几天自己好像都在做同一个梦。

那是一片并不刺眼的白色。

有一个人。

头发很长。

应该是女的。

但是,记不起样子了。

不过,应该很漂亮。

唔——,她好像对自己说了些什么。

(皱眉)

唔——

究竟说了些什么呢?

自己听了以后,感到很……很……很向往。

对,没错!

就是很向往。

她好像在说……

“笃,笃,笃。”就在吴桐差一点就能回想起梦境的内容时,三下不大不小的响声瞬间把吴桐给惊醒了。

吴桐抬头看去,不知何时,班主任李昊竟站在了自己的旁边,刚刚那三下突兀的响声应该就是他为了提醒自己而敲打桌面发出来的。

吴桐顿时感到十分慌张,不过,慌张过后,吴桐心里不禁生出一丝感激。

他十分感激班主任李昊没有在讲台上直接点名叫醒自己,这让自己不用接受一次全班的注目礼,也能重新回过神来。

或许,这就是大家敬佩李昊的原因之一了。

有许多老师在发现台下的学生开小差或者走神时,都喜欢用高音量的呵斥声来直接点名,有的甚至还会“附送”一顿严厉的批评,以此来彰显自己那不容忤逆的威严。

这样做,的确会让学生对老师产生畏惧,但是这种通过恫吓学生来建立威信的方式,其实往往会使当事人的内心受到不小的创伤。

李昊基本上不会这么做,他知道这么做会让那名被点名的学生感到十分难堪,就像被公开处刑一样。

他也当过学生,深知那种难堪的心情十分影响接下来整堂课的学习状态。

李昊在吴桐的书桌旁边站着,他一边捧着笔记本跟全班学生讲述这个学期的计划和一些学校新定的措施,一边用余光观察着吴桐的状况。

直到确认吴桐并无大碍以后,李昊才捧着写满了内容的笔记本离开。

吴桐虽然知道刚才班里并没有多少人知道自己在走神,但是对于自己上课开小差的行为,还是感到十分羞愧,小巧的耳朵不禁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吴桐用力甩了甩小脑袋,重新集中起精神。

不过,认真看着黑板的他,并没有注意到,旁边的周子凌间断地朝他这个方向瞄了好几眼。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