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长生记1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长生记1》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不知滋味著

长生记1

作者:不知滋味分类:历史小说类型:青梅竹马

骑马踏叶惊雀起,落叶纷飞秋风意。负剑饮酒醉中歌,恩仇快意白云间。跌跌宕宕,莽莽撞撞,起起伏伏,有欢乐,有泪水,有贪嗔痴怨妒,浩荡红尘三千里,谁能识出此中意。淡看风云起,煮酒论春秋。偶记前堂风月事,难辨庄周意中人。意正酣,酒意浓,劝君酒一杯,觥筹交错谈笑中。兴致起,提笔画字龙蛇舞,一笔落尽从容醉,酒罢入梦笑长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烈日炎炎,金黄的光芒早早的就笼罩着绿海,四处充斥着蝉虫的鸣叫声响,夏风一起,枝叶摇曳,绿波涌动,便是心中的燥意被吹的烟消云散。

杜昀嘴上叼着根狗尾巴草,哼着不知那里听来的俚曲小调,步履轻快的行走在路上。他手中的野兔又肥又大,想起在等他的巧儿。暗忖:今天有了这只野兔,想必巧儿今日会开心些,不会再责怪我了。

人一旦开心起来,平时就算不算远的路程,此时也会在心中忽显的长了起来,因为杜昀实在太想让巧儿一起分享这份欢乐了。山中的路并不好走,陡峭凌厉,蜿蜒阻塞,杜昀的手脚灵活,每每寻常人看起来险要的地方,他总能快速轻盈平稳的跳跃而去。

盈盈绿野之中,坐落着一间小道院,四周杂草林立,显然荒废已久。巧儿双手托着腮儿,坐在院门口的草地上,怔怔的望着远方。杜昀眼睛明亮,远远的瞧见坐在地上的巧儿,立时扬起手中的野兔,大声喊道:“巧儿,你瞧我逮着了什么?”

巧儿听着呼喊,望向杜昀,欢快的大眼睛眯了起来,似是变成了两道月牙儿,她又蹦又跳的跑到杜昀面前,欢笑道:“哥哥,你回来啦!今天运气不错哩,这么肥硕的兔子,够我们吃好几顿哩。”

杜昀一脸得意,吐出口中的狗尾巴草,拍着胸口道:“巧儿,你也不看看我杜子君是谁?怎么能说是运气不错哩,我只是随便动动手便抓住它了,若非别的兔子都干瘦的狠,我瞧不上眼,寻思着等它们长肥了再抓,又岂会只有这么一只兔子哩。”

巧儿笑脸儿如花,对着杜昀笑道:“哥哥,你可真是不害臊,不过是抓住一只兔子,你就开始得意。”她话音未落,小脸儿便被杜昀轻轻摸了一把,杜昀手上满是污泥,巧儿一时不察,明净的脸儿上立时就乌黑一片。

她连忙打开杜昀作怪的手,顿足道:“臭子君,你把我脸蛋儿弄脏了哩。”

杜昀随手又在旁边拔了根草叼在嘴上,大笑道:“当然了,我是臭子君,本来就是臭的,你是我的乖巧儿,怎能让你独自做个白净美丽的小仙女哩!”

巧儿瞧着他得意的模样,鼓着脸腮儿,气恼道:“好你个杜子君,就知道欺负我哩,看来我不发威,你定是又会觉得我好欺负哩。”

杜昀朝她扮个鬼脸,吐着舌头得意道:“是哩!你若是不服气便来追我呀,我现在身上可是痒的难受,就怕我让着你,你都追不上哩!”

巧儿着恼的跺跺脚,气呼呼的追着杜昀道:“好你个臭杜子君,若是让我抓住你,定然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杜昀得意洋洋的笑道:“巧儿小丫头,若是能让你追上,我子君二字可要倒过来写了哩。”

巧儿瞧着他那得意洋洋的摸样,哪里还忍得住,张牙舞爪大叫着就朝杜昀扑去,一时间,明媚的绿海中尽是稚子笑语声飘荡。

两人这般嬉闹,最终的结果总是跟以前一样。巧儿把杜昀扑倒在地,气喘吁吁的巧儿装着一副恶狠狠凶巴巴的模样,对着躺在地上杜昀说道:“杜子君,你现在可知错哩。”

杜昀瞧着坐在自己身上的巧儿,明明一副红艳喜人的面容,却偏偏装出一副凶巴巴的神色,说不出的好笑,不由笑着配合道:“哎呀,完了,我又被巧儿你抓住了,看来我以后我要改名叫杜君子哩!”

巧儿面上一怔,不由咯咯笑道:“坏子君,你可真是羞羞脸,哪有人变着法子自称君子的哩!”

杜昀脸色一红,辩解道:“我这是重信守诺,你这个小丫头不但不明白,还笑话起你兄长来了哩,看来我得好好教训一下你了哩!”说话间,杜昀伸手到她腰间挠起痒痒来。

二人一番嬉闹,不知觉到了正午时分,只听杜昀忽然道:“哎呀!巧儿,都到响午了,我肚皮都叫了哩!”

巧儿在一旁整理着身上衣物,埋怨道:“臭子君,都怪你,老是这般捉弄我哩!饿死你呀活该。”

杜昀嘿嘿一笑,用手抹了下额头的汗,提着兔子晃动两下,忽然惊道:“哎呀,巧儿,你瞧都是你这般胡闹,把这兔子都晃晕了。”

巧儿瞧了一眼野兔,恨恨的在杜昀身上踢了一脚,嗔道:“臭子君,你还赖我哩,若非是你这般捉弄我,何至于把兔子都晃晕了哩!”两人一边说着话儿吵闹,一边将兔子剥皮洗净。他们手脚麻利,待到架好火堆,烤上野兔时,也不过才过半个时辰左右。只是六月的天总是这般蛮不讲理,刚刚还阳光普照,这会儿却凉风渐起。枝叶摇摆,便是那明媚的天空也慢慢胧起郁色。

杜昀将烤兔交给巧儿,立身起来,伸个懒腰,站在院门口望着外面。凉风吹拂过他的面容,带起丝丝清凉意,他深深吸了口气,转过头对着巧儿说道:“巧儿,这天突然凉快了好多,山林中也没了声响,看来是要下雨了。”

巧儿的面容在火光中忽明忽暗。她和杜昀从小相依为命,杜昀的心思她又如何不知。她心中苦闷,气恼道:“便是这天下雨了又如何?莫非你今日还想去那竹峰见那个老头?”

杜昀神色尴尬,陪笑道:“巧儿,你也知晓老君年纪大了,受不得风寒,况且他还被困在那大树之下,你叫我如何忍得下心肠。”

巧儿眼眶微红,恨恨道:“哥哥,你只知道那老头儿在那挨饿受苦,叫你忍不下心肠。可是我每次见你自己都舍不得吃,早早便跑过去送给他吃,我心中每次都如刀割过一般,难过的要命哩。”

杜昀见她眼眶红红,言辞恳切,哪里会不知道她心中难过。他无奈的抓抓头,笑道:“巧儿,我身强体壮,不打紧的,你瞧瞧我多有精神。”说话间,他笑着在巧儿身旁蹦着跳着,绕着圈儿。

只是他身体实在太单薄了,巧儿瞧着心中酸涩,忍不住用手擦了擦从眼眶溢出的泪水,哽咽着埋怨道:“你总是这般作践自己哩!其他时候也就罢了,今天已然要下雨来了,你还要去哩!就不可少去这么一天么!况且前面已经连着去过三天了。就是少去这么一天。就算是那老头儿也无话可说了哩!”

杜昀心中温柔,笑着接过话茬:“巧儿,我身体这么好,可不像那老头儿,他连吃个东西都要人喂,况且今日这只兔子这么肥美,说什么也不会让他一个人独吃,你就放心吧!”

巧儿心中黯然,知晓劝不动他,叹了口气,说道:“你知道我总是拗不过你的,你要去便去吧!只是我想让你知道,只要你不好受,我也会跟你一样不好受。”

杜昀欢呼一声,一下抱起巧儿,欢快的抱着她旋转两圈,大笑道:“我就知道巧儿你会同意的哩!天上天下就数我的巧儿最好哩!”

巧儿一口咬在杜昀肩膀上,杜昀惨叫一声,巧儿见他叫的凄惨,心中怨气稍去,她眼眶红红,松口道:“臭子君,放我下来,疼死你活该。”

杜昀将巧儿放下,捂着肩膀埋怨道:“巧儿,你怎么咬我哩?”

巧儿整理下衣衫,面上微红,娇声道:“你总是这般不爱惜自己哩!又喜欢贪玩胡闹,天都快下雨了哩,还不早些去早些回。”

杜昀抓抓头,嘿嘿笑道:“是哩,我们还是快将兔子烤熟。”巧儿见他满心欢喜的模样,终是在心中叹了口气,欲言而止。

一炷香的时间眨眼而过,道院虽破,此刻依然满室生香。杜昀将烤兔用短刃一分为二,一份交给巧儿,一份用宽厚叶子包好放在胸前。笑道:“巧儿,天要下雨了,你在这好好待会,不用多久我便回来了。”

巧儿望向院外,只见外面已然乌云密布,狂风四起,枝叶沙沙作响。干枯的树枝、枯叶随风飘荡,她面上泛起忧色,叮嘱道:“哥哥,现在风这么大,你要注意安全哩!”

杜昀摸摸裹在胸口的烤兔,温暖的热气随着巧儿的话语一起流进心口,他一下抱住巧儿,对着那娇俏的脸儿猛然亲上一口,边跑边笑道:“巧儿,我很快就会回来哩。”

巧儿羞恼的追到门口,对着越跑越远的杜昀喊道:“臭子君,你又把我的脸弄脏了哩。”话音一落,忽然她倚着门沿,痴痴的望着那狂风中依旧放肆大笑的杜昀。院内火光忽明忽暗,亦如那女子莫测的心思。

六月的天果然是莫测的,不过半柱香的时间,雨水便混着狂风飒然而至。杜昀心中暗暗叫苦,暗道:果真是要下雨了,恐怕稍会儿雨势将大,我还是走快些吧,免得到时到了竹峰,老君已然饿坏了。他心思一定,捂着胸口便向竹峰奔去。雨水越下越大,将绿海天空连成一片,不过一会儿,杜昀身上便已湿透。

四处迷茫茫一片,好似浩荡的绿海也披上了薄纱。山林中湿漉漉的,并不好走,只是杜昀身手灵活,他一心赶往竹峰,每每险要之处奔行速度也依旧不减,看似危险之际时,他体内便会引出一股热流流向四肢,或跃或跳,或爬或跑,竟在这大雨之中犹如猴猿一般,轻盈异常。他心中一动,暗道:莫非这股热流便是老君所说的真力,果真神奇。想到此处,他心中大定,本就轻盈的身子更快几分。

待到他赶至竹峰时,雨水已然稀稀落落。竟比平时还早到半柱香时间,杜昀满心欢喜,大叫一声,清脆的声响在竹峰流荡。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