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快穿之玛丽苏都给爷爪巴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快穿之玛丽苏都给爷爪巴》小说全文在线阅读_咕咕瑶著

快穿之玛丽苏都给爷爪巴

作者:咕咕瑶分类:奇幻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殷岚资深颜狗。因见不得各美人女配落泪而被迫走上“不ooc”的女配扮演路。于是所有玛丽苏文都变得奇奇怪怪起来。“我要做个美丽背景板,只负责貌美如花。”【一个整天想着怎么睡男主男配的背景板吗?】“我承认我就是馋他们身子,我下贱。”【你不仅馋他们身子你他妈还不要脸馋自己身子。】“这都什么狗血剧情啊,爷麻了。”【别麻,你还要身心俱痛之后才能麻。】“爷麻……麻了个巴子,不想干了。”【那就没帅哥睡没美人陪了。】“拉爷起来,爷还能淦。”“这张脸真耐操,爷爱了。”“嗯,我也觉得耐操。”“……我的宝贝统儿呢?”【别宝贝了,准备好抱背吧。】“你妈的。”女主颜控晚期狐妖,不争不抢【x】,立志当个主角身后的美丽背景板。大概是个“人人都爱她”的故事。1v1,文笔巨小白,剧情超苏超狗血,没逻辑。随时可能坑,入坑需谨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学校有宿舍,却非要租个校外宿舍这种操作的意义何在。

但剧情这么安排 那定然是有它自己的想法的,殷岚心态平和地接受了这个剧本。

甚至当天就回了趟家,把衣服鞋子饰品化妆品护肤品之类的全运到“宿舍”了。

等她晚上到的时候,宫泽三人已经住进去了。

一楼是客厅厨房洗手间,二楼到五楼各有三间房和一个洗手间。

开始殷岚还想问自己住哪间,结果几位大少爷根本不是按间来分,而是按层分配。

二楼住北辰宇,三楼住殷岚,四楼温攸宁,五楼是宫泽。

北辰宇还好心给她解释了一番这么安排的原因,因为三楼靠中,一旦殷岚出什么事,他们都可以第一时间知晓。

【殷岚:好感动哦,如此细心的男孩们,可以一拳打死一个吗,爷怀疑他们就是在诅咒爷。】

【伤害重要角色判为任务失败。】

“要是岚岚晚上害怕还可以到二楼找我,我在卧室隔壁留了个房间给你。”北辰宇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

宫泽、温攸宁:……

蓄谋已久啊这小屁孩,这么直白 爷爱了。殷岚心里的小算盘也打的啪啪响。

待整理完行李过后,四个人各自回房休息准备迎接明天崭新的校园生活。

殷岚洗完澡坐在阳台敷面膜,一边敷一边哼着歌。

见着时间差不多了正准备拿掉面膜,耳朵微动听见楼下草丛里有些许动静,本以为是什么野猫,鼻尖却萦绕着一股子血腥气。还有人苟延残喘的沉重呼吸声。

这一看就是重要的隐藏剧情啊。

没有犹豫,殷岚面膜都来不及揭,只手撑着栏杆,直接从三楼阳台跳了下去,轻盈落地。

【说好只想当个背景板的?】

【殷岚:主角在的时候我就是背景板,不在的时候我就是carry全场的大boss,这种主角的待遇我还是第一次有呢。】

“有人吗?”她压低声音小声呼唤。

沿着血味殷岚走到一棵大树底下,蹲下身查看草地上的一片血渍。

这时一只大手捏住了她的肩,殷岚眸光一凛猛地起身反手按住人手臂,一抓一抬一摔,动作利索地把人直接掀到了面前。

“……草。”那男人躺在地上,身体和草地相撞发出沉闷的声音,他默了会儿从牙缝里挤出一个脏字,而后一阵咳嗽。

殷岚耸了耸鼻子,浓重的腥味自他身上传来。

蹙眉又蹲下身,借着路灯的光看清那人的模样,身材高大挺拔,一身黑衣被血浸透,腹部插着把刀子,还在汩汩往外冒血。长得倒是清俊,但眉宇间的戾气使得他面容有些阴沉。

“老弟干嘛呢?搁这跟爷碰瓷儿啊。”

那男人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抬眸一看险些被吓懵了去,仔细再看原来是个敷着面膜的女人。

“咋的,耳朵不好使?”殷岚生怕敷旧了起反效果,边问边撕掉脸上的面膜。

这下楚衍看清楚了,这不是那个表里不一的殷家小姐吗。

“啧,爷怎么觉着你有点眼熟呢。”殷岚居高临下地打量眼前这个重伤的男人。

这手这胸这腿子,这么绝的肉体她绝对在哪见到过,殷岚摩挲着下巴陷入沉思,而后脑子里某根线突然连接上,惊奇地说道:“你是那个不愿意和我打 炮的服务员!”

楚衍:……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大半夜跳楼下来遇到个浑身浴血的男人不仅不跑,还搁那饶有兴趣和人叙旧的贵族小姐。

最主要的是他都换了张脸了对方也没问什么,看来她果然只是馋他身子。

楚衍没力气再动弹,干脆就趴在地上闭上眼睛装死,殷岚见他一副死鱼样反而更来劲了。

“哎,我们做一笔交易呗。”

“嗯?”楚衍奄奄地睁眼。

“我把你带回去养伤,你恢复之后陪我睡一次,你看怎么样?”殷岚和痞子似的岔着腿笑容欠欠的蹲在他面前。

楚衍:“……你”为什么对和他睡觉抱有那么大的兴趣。

“得嘞,爷当你答应了。”殷岚乐呵呵地打断他的话,把他扛起来就走,步子稳当的不行。

而楚衍被那么一颠,胸口的刀子又卡进去不少,气得他险些又吐出一口血来。

楚衍:妈的,这死丫头力气怎么那么大。

殷岚扛着楚衍,指纹解锁了大门,探着小脑袋东张西望,见大厅没人才轻手轻脚进去转身关门,然后扛着个一路滴血的男人颠颠儿地上了楼。

一脚踹开卧室门殷岚就把人甩到地上,然后勾脚关门,居然一屁股坐人腰上。

楚衍面色发白,以为她现在就要上了他,“你别……”

殷岚拿了块帕子堵住他的嘴,然后动作麻利的脱了人的衣服和裤子。

楚衍狠狠地闭上眼心里恨不得当场把刀拔出来捅她。

他楚衍何时受到过这种凌辱,居然沦落到被一个弱叽叽的女人强上的地步。

殷岚把他的脏衣服往空篮子里甩去,又取了他嘴里的帕子,见他眉头紧锁闭着眼一副贞洁烈女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拍了拍他的脸,“哎,你这幅要献身的样子装给谁看呢?”

楚衍等半天也不见她有其他动作,这才睁开眼,“你不是要……”

“要什么?思想不要那么龌龊好不好,我是那种乘人之危的人吗?”殷岚笑弯了眼。

楚衍:“别说,我看你就是那种人。”

殷岚笑脸一僵,伸着巴掌就往他胸口上拍去,“我是怕你脏了我的地板好吗。”

楚衍吃痛地闷哼一声,又瞪了殷岚一眼,“还不给我把刀拔出来。”

殷岚翻了个白眼握着刀柄就要往外拔,楚衍见她就这么空手拔刀,仿佛已经看见自己血溅三尺血流不止的凄惨死状了。

“你他妈的就空手……嘶,我操操操操。”话音未落殷岚已经把刀从血肉里抽出来顺手丢到垃圾桶里了。

楚衍疼的五官都要拧到一块了,他心如死灰等待着腹部的血往外滋啦,然而等了半天也没见着血柱,他低头瞅了一眼,居然凝血了。

殷岚拧着毛巾从厕所出来,看见他一脸错愕不由轻哼,怎么说她也算个大妖,区区一个刀伤她随手就能愈合。

憨批男人,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她把毛巾往楚衍胸前一拍,和搓澡似的给他擦身子,开始只是嫌他脏,偏偏擦着擦着她这手又不自觉开始乱动了。

哦哟啧啧啧啧,看看这喉结这锁骨,这健硕的肱二头肌,这腹肌,还有那胸比她都大,摸着还挺得劲儿,更别提那传说中的公狗腰,不得了不得了,一看在床上就很行。

殷岚那手忍不住就往人身上招呼,一边摸一边眼冒红光,眼神恨不得当场把人生吞了。

【嘿,是我,小警察,让我看看要用什么妙妙工具才可以把这只野鸡关进笼子里呢。】

【殷岚:爬,别打扰我欣赏肉体。】

楚衍被看得肌肤都泛红,好在他不算白,倒也看不出来。

“你用什么办法止的血?”楚衍喉咙干涩,声音有些嘶哑。

“用爱。”殷岚不正经地笑道。

楚衍知道套不出话也就不吭声了,只是胸前那乱动的小手实在让他难受,“你能不能矜持点。”

“爷就不矜持了如何,反正你迟早要陪爷睡的,倒不如先摸两把讨个利息。”殷岚呲着小白牙乐呵的很。

楚衍已经对她的羞耻心有了认识,遂眼不见心不烦地闭上眼不看她。

“叩叩”房门被敲响,楚衍和殷岚都被吓了一跳。

“草,哪块小饼干大晚上不睡觉敲爷的门,怕不是想干坏事。”殷岚嘀嘀咕咕着把楚衍拦腰抱起放到沙发上,还细心地拿毯子把人盖的严严实实。

这一刻楚衍觉得自己仿佛在偷情,还是偷一半被原配发现的……操,他怎么会有这种奇葩的想法,肯定是被那死丫头传染了。

殷岚拉开门,门外站着的人原是宫泽。

“阿泽哥哥这么晚找我有事吗?”殷岚睁着无辜的卡姿兰大眼睛眨巴眨巴。

宫夜眉梢一挑看着她的睡衣,殷岚也低头。

日哦,这一身血 怎么解释。狗男人尽给她添麻烦。

“你刚刚出去了?”宫泽问。

“啊对,我听到楼下有小狗的声音,就下去看了下。”殷岚说谎那是张口就来。

躺在沙发上的楚衍嘴角一抽,死丫头,敢说他是狗。

“然后就捡回来一只受伤的小狗,伤的可厉害了,也不知道什么人那么狠心……”殷岚吸了吸鼻子看起来对“虐狗人”的行为很气愤的样子。

“这样啊,我能看看那只小狗吗?”宫泽拍拍她的脑袋以示安抚。

“不行!唔,我的意思是,我已经帮它处理好伤口了,它都睡下了,我们别吵到它。”

“看一眼不会发出声音的。”

“别,它,它比较灵敏,醒来会吵的。”

“那行吧,你早点休息。”

“好,哥哥晚安。”

宫泽笑了下临走前装作不经意一瞥,看见房间地上的血渍。殷岚啊,也在藏拙吗。

送走宫泽的殷岚松了口气,妈的,那么别扭的借口她自个儿都不信,好在男主没揪着她不放。

走到沙发边刚掀开毯子,她就对上了某人灼灼的目光,他似嘲讽地开口:“在你那些哥哥面前你倒是乖得很。”

“可不咋的,毕竟是哥哥。”

“逮谁都叫哥哥,上次在酒店也叫我哥哥。”

“话不能这么说,我只管适合上……的男人叫哥哥。”

楚衍面无表情,他要没猜错,刚刚她要讲的是上 床吧,果然不是什么正经人。

“别叭叭了,擦药,好的快。”上床也更快。

殷岚从床下拉出个医药箱来,让他自己找能用的药和药膏。

楚衍只看了一眼就指出了某药膏,殷岚拿起来看着上面的外文,半天也没琢磨出个什么来,寻思着反正出事了和她没关系,

就毫无负担地拧开盖子往他伤口上一怼就开始挤。

“嘶……遭不住遭不住,”楚衍反射性捂住伤口,然后又疼的一激灵,“妈的,看样子老子今晚不一定挺得过去。”

殷岚闻言眼睛一亮,按小说套路接下来就应该是 我家中无人无牵无挂,你我相识一场即是缘分,我的家产就交给你了。

想到这里嘴角不禁扬起,她跪坐在沙发边,手托着腮,眼睛亮晶晶的。

楚衍见她一脸期待就差没直接说“你快死去吧”,不由气闷,这小丫头片子是真不按常理出牌。

本想让殷岚给自己绑个绷带,但想想她的动手能力,多半要把自己缠成木乃伊,就断了这个念头自力更生了。

待楚衍忙完又过去了半个小时,殷岚在这期间就巴巴看着他的腰,馋得眼珠子都要掉了。

楚衍指使人习惯了,张口就问殷岚要水喝,殷岚倒是乖巧的很,站起来没一会儿就端着杯子回来了。

楚衍顺手接过饮了一口,殷岚就笑嘻嘻地坐在地上看着他,看得楚衍背后发凉。

“你刚刚没出房门吧?”

“昂,对。”

“我看你这房里没饮水机?”

“昂,对。”

“那你这水……难不成是昨天的。”

“乱说。”

楚衍松了口气。

“是厕所接的。”

“噗,咳咳咳。”

咽到一半的水卡在喉咙里上下不得,呛得楚衍面色殷红。

“你这死丫头……”

“嗐,骗你的,毕竟我只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哪会做出那么缺德的事呢。”

楚衍、系统:……

“保温杯里刚接的,喝吧,喝完早点睡。”殷岚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掩着嘴打哈欠。

她进卫生间换了件睡衣出来就钻被窝,把自己裹成个寿司卷。

楚衍看了会儿,那寿司卷已经传出平稳的呼吸声了。

他眼神复杂地盯着那一团又瞧了好半天才艰难起身去熄了灯,回来可怜兮兮的蜷着身子躺在不大的单人沙发里,盖着毛毯假寐。

第二天早,殷岚只觉这一觉睡得是神清气爽,早上被闹钟叫醒的时候下意识看了眼沙发,果然上面除了一条叠好的毯子,根本没有人睡过的痕迹。

筐里的衣服和垃圾桶里的刀都不见了踪影,多半被他一并拿走了。

唯有地上几滴不明显的血渍象征着昨晚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

妈的,到嘴的鸭子又跑了。

殷岚表情淡淡,心里却憋屈的很。

莫名有种被渣男欺骗的无知少女的心酸与不甘,拔吊无情好歹人家还留过吊,这厮连吊都没给看过。

嗐,这年头当好人没好报啊。

殷岚如是感叹到。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