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墓王之王楼兰古墓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墓王之王楼兰古墓》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漫琳岚的小说

墓王之王楼兰古墓

作者:漫琳岚分类:武侠小说类型:武侠

攻墓不盗,破享功成。  守墓之人,诺信千年,入墓之人,半步黄泉。  ………………………………………  楼满风十岁独闯巴蜀奇庄机关大墓,十三岁攻入守备森严的皇陵,十六岁连破中原七座墓王派镇守的圣人天机墓,轰动墓派武林。  无论花开几世,花落几回,也无论风从何起,风停何处,你始终逃不掉,因为我是你的心魔!  这个世上,我相信两样东西,一个是千落的心,另一个是时秋的话,因为它们从来都不会骗人。  绝世风华龙如凤,人间只有楼满风  寒千落,一个不一样的女子。她清丽脱俗,气质空灵清绝,美眸亮似星辰,皓若初雪,一袭及腰长发,飘然出尘。她似冰般清冷,也似水般柔弱。  本文续《墓王之王悬棺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楼满风将自己的手掌放在鬼手刀的锋刃上,用劲一划, 断线的血色玉珠沿着滑伤口落,嗒,滴落在地化作一朵艳丽的血红花朵。一滴,两滴。随着刀渐深的划入,血色玉珠变已成一道血流顺着手腕一直滑向手心。血流是暖的,心却冷了。

同时,那血珠也渗入进了鬼手刀内,鬼手刀闪现出了白色的光芒,上面出现了一条条白色的精美花纹,最终汇聚成了一个巨大的骷髅头。

楼满风的血还渐渐渗透到了地底,那某殷红,从地底在渗透到墓底地下室,地下室的机关也渐渐开始启动,组成了一个五星芒阵。

楼满风最终决定全力以赴,放弃镇压体内的毒素,也随着他的运功,毒素开始扩散。

他刚开始只是嘴唇泛青,后来到身上的皮肤也开始泛青。

楼满风抱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心态,和鬼手刀拼在一起,两人开始进行着生死博斗,刚开始楼满风呈了压倒性的胜利,可是到后来随着楼满风体内毒素的扩散,楼满风开始逐渐呈现着弱势。

这时候,墓中闪现出一道奇异的光芒,古墓开始消失。

骆时秋将自己的衣裳脱下,随手扔在了地上,舒展了一下筋骨,他的麒麟臂发出“咔咔,咔”的声音。

独孤漠看着骆时秋的麒麟臂,眼中全是讥讽,他嘲讽的说:“切,想不到堂堂墓少的麒麟臂等级这么低,连楼满风都打不过吧!呵!”

骆时秋咬牙“你休要瞧不起人!”

骆时秋冲了上去,一拳对着独孤漠打去,独孤漠直接一手抓住骆时秋的拳头,紧紧攥住他的手。

“你!”骆时秋脸上全是不满,却又挣脱不出的不服气。

“係要是楼满风,恐怕我还会忌惮三分,可惜!”独孤漠

“住手!”暗门再次被打开,来人暴喝。

寒千落闻言,看向来人,瞳孔瞬间变大。

“寒天岑,你是何意?”独孤漠出言讥讽,面色不善地说。

寒天岑手中把玩着一朵雪花“某人刚刚似乎触犯了祖制啊!”

独孤漠哑口无言了,拳头微微握起。

此时,楼兰古墓发出几声巨响,引起了寒千落等人的注意。

楼兰古墓周围弥漫着一层光晕,在光晕的照耀下楼兰古墓正在慢慢开始消失。

这一幕可把寒千落,骆时秋给吓坏了,寒千落疯狂的拍击着暗门,而骆时秋则动用自己的麒麟臂去撞击着暗门。

“没用的,这是玄金门,只有里面能打开,外面是破不开的。”寒天岑摇了摇头,叹息婉转“可惜我的辰星丹了,白废猡!”

陈紫涵闻言掐住了寒天岑的腰使劲捻“你个死没良心的,就只知道掂记着係那破丹药,满风孩儿都要没命了!”

陈紫涵气急败坏,气不打一处来,对着寒天岑就又是几脚踢过去,踢得寒天岑直哀嚎。

“哒哒!”跳跃的脚步声响起。

一道穿着红包袈裟的和尚出现在众人面前。

“苦禅大师”众人异口同声

三个月后。。。。。

一位白发少年躺在床上,闭着眼皱着眉,脸上冒着汗,手紧紧抓住床沿,嘴唇被咬得发白,他得别抗拒似乎想摆脱那恐怖的梦魇,却始终无计于事。

追惘崖

一袭白衣胜雪,不浓不淡的剑眉下,狭长的眼眸似潺潺春水,温润得如沐春风,鼻若悬胆,似黛青色的远山般挺直,薄薄得唇颜色偏淡,嘴角微微勾起,更显得男子风流无拘。

“澜少?”

循声望去,着一袭粉红缎衫的年轻男子站在树下,眉目如画,唇色如樱,肤色如雪,精致的五官,额前几缕紫色的长发随风逸动,淡紫色的眼眸里藏着清冽和魅惑,眼角轻佻,仿若花色,稍不注意,就能勾人魂魄,美到极致。

而被称呼的白发少年正手持着玉箫,那雪白的衣衫,雪白的手,白玉一般流畅的长发用雪白的丝带束起来,一半披散,一半束敷,风流自在,优雅贵气。

他的眼睛如春日里还未融化的暖雪,闪亮,晶莹,柔和,晃眼,又似乎带不曾察觉的凌冽,他的唇色如温玉,嘴角微弯,淡淡的笑容,如三月阳光,舒适惬意。

那位粉红缎衫的年轻男子掩面一笑“澜少啊,在想寒姑娘么?”

年轻男子口中的澜少正一记冷眼少了过来,那目光特别冷漠,其中还暗含着警告。

心中的城,是有你的地方。我在城南以北的地方,打捞起消散的过往。我想,那彼岸,如今开的正好吧。那美,那深情,不知又牵拌住了多少路人的笑靥。只是,那美,那嫣红,一旦开在心上,便是不由名的疼,不可言的惜。

粉红缎衫的年轻男子被他那一个冷眼给直接扫得咽了咽口水。他轻咳了几声,他怎么差点忘了,千澜风最忌讳的是在他面前提起寒千落。

他正了正脸色“澜少,係又梦魇了么?”

千澜风抿了抿唇,闭上了眼睛,握住黯然离魂箫的手又紧了紧。

是的,儿时的梦魇。

他脑海中经常闪现出一个人间炼狱,地面上全是尸体,血流成河,一个小男孩无助的跪着哭泣,最后晕倒在地,一位穿着紫袍的中年男子将那个小男孩抱起,口中妮喃着“楼满风”三个字。

而此时,攻守两派的局势却格外警张。

守墓派责怪攻墓派,不应该杀了麒麟家族的族长,并毁了楼兰古墓。

而攻墓派则以守墓派擅闯彼岸峰、无情谷为由,并以守墓派不守祖制等种种现实为理由反击。

而这场争执差点引发了暴乱,幸亏寒氏异族的太祖母极时赶到,并阻止了这场暴乱。

但是攻守两派又另起争端,攻守两派之中皆出现了奇怪的死亡现象,不同的是守墓派更加伤亡惨重,而攻墓派死的不过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人物,更加引发了他们之间的芧盾。寒氏异族的太祖母最终决定尊从祖制之令,进行墓派大战。

守墓派的势力:墓王城,忘川家族,楚毒家族,寒氏异族,千机家族,麒麟家族。

攻墓派势力:骆家祖堂,绝情谷,彼岸峰

但另人诧异地是楚毒家族还有寒氏异族,竟以攻守两派皆已有族人不方便参战而保持中立,寒氏异族更是为裁判方。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