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妖修成后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妖修成后》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桃葵的小说

妖修成后

作者:桃葵分类:武侠小说类型:神仙妖精

一个妖王,惊世容颜,偏偏看上了笨拙的小花妖。小花妖,未有意识之前的就已经爱上了素未谋面的妖王。究竟是前世的思念,还是今生的执念,亦或是生来就剪不断的缘分,铸就了此生不悔的执手相伴。都说一见钟情是因为对方是注定的那个人,或许,不论对方是谁,他们都是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那一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世上的人总说,女孩子一人出门很危险。

此刻,花粒绒深觉得这句话真的是对到不能再对了,尤其是路痴又长的好看的女孩子,不能放任她一人瞎溜达啊!

花粒绒闻着躺在她身下的一筐土,真的是追悔莫及,自己是修炼花系术法的,现在可好,被这一筐臭臭的土熏得想立刻变回人身,可是为了小草儿,她忍。

不过,她的倒霉还不止于此,两个笨手笨脚的小妖却在此时弄翻了这一筐臭土,顿时化为树叶的花粒绒被掩盖在了这一堆臭土中间,周围的气味更加深入骨髓的难闻,并且还被压的七荤八素的。

她只听见两个小妖互相抱怨的声音,和自己旁边的土被捧起时的哗哗声,接着,她悲催的发现,自己被捧入了一堆土中。

她在心里恨不得把自己掐死,更恨不得把抬这一筐土的两个笨拙的小妖掐死!

不过一柱香时间的颠簸,筐子重重的落地,她知道这是到地方了,要不是有簪子在身上,她恐怕早就被打回原形,从这堆土中冒了脑袋了。

“你们下去吧!”一个好听的男声在她的耳边流过,如环佩叮铃作响,沁人心脾。

“你放了我吧!”她听到了草之恹的声音,顿时精神了起来,“我再不回去,小花儿会着急的!”

花粒绒在心里猛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主要是在土里被压的根本就动不了身,要不然她就真的点头了。

“她要是真的着急,怎么不来找你!”男子的声音依旧是好听,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气愤的紧。

“你胡说!小花儿肯定在找我!”草之恹的声音有些气恼,“你这里这么黑,她一时找不到罢了!”

花粒绒笑了笑,这小草儿还真的太小看自己了,她要是知道自己真的找来了,是不是会十分敬佩自己呢。

“她是修花系术法的吧?”好听的男声又接到,“你不知道草木皆有灵性,只要有你的气息都可追踪你的位置吗?”

“那,她又没有我的气息,怎么会……”

“你们天天在一起,她自己的身上就有你的气息!”还没等草之恹说完,男子就打断了她的话。

“呜呜呜~”没等到草之恹的回应,却听到她的哭泣声,对面男子显然有些不知所措。

“你别哭啊!别哭!”

花粒绒也急了起来,正想着要不要化形出来安慰她,就听见草之恹呜呜咽咽道,“那小花儿是不是出事了?”

“你别胡思乱想,我派人去找……”男子好听的声音瞬间有些慌乱。

看来这男子果真是喜欢草之恹的?

“不要你去找她,不准你伤害她!”草之恹的声音很坚定,就像一头困兽,却还是不畏恶势力的压迫!

“我……不会……”男子似乎对她的反应有点始料未及。

“我就是笨才会迷路的,但是小花儿一直保护我,她就是我最亲的姐姐,我法力不高,她会督促我修行,我闯祸她会帮我解决,我不允许你伤害她!”这番话一出,整个空气仿佛都凝固了,听不到一丝的声音。

花粒绒挣扎着准备化形,却却感觉自己正随着周围的泥土晃动,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周围的泥土被拨开,自己也被捡了出来。

花粒绒念了一个咒化形成人身,就看到了哭的梨花带雨的草之恹,心疼的过去准备摸摸她的头,却发现自己的手上沾着一手的黑泥,又收回了手。

低头看向自己粉色的衣服上也被这泥土弄得脏兮兮的。

“小草儿,别哭了!啊!”花粒绒有些着急。

草之恹一听这声音,顿时止住了哭声,抬起头看着花粒绒,一时间有些呆滞,由于刚哭过,声音含含糊糊的,“小花儿,你怎么弄成这样了?”

“咳咳,那个,什么,就是,我变成树叶的时候,被刚才那两个小妖打翻了那个筐子,所以在他们重新装起那堆土的时候,我就变成这样了!”花粒绒指着倒在地上的一堆臭泥土,有点不自在。

草之恹一听这话,就心疼道,“那你疼不疼啊?”

“不疼不疼!我又没有那么脆弱。”

“咳咳!”二人还在寒暄当中,后面却响起了一个清亮的咳嗽声,带着一丝不满,“二位,好歹我站在这,你们在寒暄之前,是不是至少应该礼貌的问候一下呢?”

花粒绒回头,看见一个翩翩少年郎站在身后,身着一身宝蓝色衣袍,头发束起,用一根蓝色的发簪固定,五官端正明朗,看着甚是舒服。

“你很喜欢蓝色?”花粒绒打量了他一圈,得出的竟是这个结果。

“呃,这个问题,我觉得不是那么的重要。”面前的翩翩少年郎对她提的问题表示猝不及防,也未曾预料到有一天,一个人见他的第一面,竟然是问他喜不喜欢蓝色。

“对了,你就是小花儿?”翩翩少年郎拉回自己的神志,“你们俩还真是好!”

“小花儿?哦,你好!我叫花粒绒!”花粒绒反应过来,介绍道。

对面男子点点头,表示问候,“你好,玉溪!”

“适合你!”花粒绒笑靥如花,眼中划过一丝狡黠,“和我们小草儿的名字很般配!”

草之恹在后面却是认真的思索起来,“我觉得我的名字不大好听,尤其是最后一个字,总觉得让人不开心。”

“那改为‘怡’字可好,‘怡’即愉悦开心之意!”玉溪温润如玉的声音回荡在草之恹的心里,对这“怡”字甚是满意。

“草之怡?”草之恹面上的表情忽然明朗起来,俏皮灵动的双眼就像东海的明珠一般闪亮,樱桃小嘴也如同月牙般弯弯的,花粒绒知道她这是真的开心起来了。

“我看你对着名字也是很满意,这样你们俩就更相配了,我就放心了,省的你找不到归宿,每天在我面前晃来晃去,让我陪你到处找良人哟!”花粒绒的笑容也挂在脸上。

几个人笑得一片融洽,突然间,草之恹,呃不,草之怡却变成了一株苜蓿草。

“坏了!”玉溪第一个反应过来,将她捧起,放在了刚才两个小妖装回来的一筐土里,开始向其中注入法力,嘴里还念着咒,不一会儿泥土里的黑气消去,苜蓿的枝叶开始变得精壮起来。

玉溪收回了手,看着在旁边急得跺脚的花粒绒道,“她没事了,只是这里的妖气太甚,我已经帮她把这妖气给清除了!”

“那她为什么还没醒?恢复人身?”花粒绒还是有点不放心。

“大概,是哭累了!”

“那就好,不过,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浓的妖气,并且还是恶妖的妖气?看起来,好像不是你的!”花粒绒看到玉溪的妖气是银色的,确实不是黑色的。

“我今天就是为了除这个妖才过来的,顺便,救了她。她……以为是我在抓她,当时她误入了这片树林,身上已然沾染了这股妖气,我为了帮她清除,迫不得已……”

“谢谢你!”花粒绒抬手作揖,“她大抵是迷路了,虽然不知道她怎么敢进入到这树林的,但确实是莽撞了一些,唐突了公子我帮她向你赔不是!”

“她倒是看的清楚,你的确很疼她!”玉溪端正的面容带笑,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你这头上的发簪是谁送你的?”

“你怎么知道是别人送的?”花粒绒有点吃惊。

“这不是普通的发簪,你的修为大概是造不出这上面的摄魂铃的。”玉溪的面上却是一脸的理所当然。

“这是我的救命恩人给我的,等我下次报恩的时候要还给他的。”

“救命恩人?”玉溪饶有兴趣的品味着这四个字,什么时候延世这个木头还会救人了?

“就在方才,因为今天祭祀来的妖太多,我差点就被踩死了,还好我的恩公救了我,并且他借我的簪子还保护我不被这黑色的妖气所折损,算起来,他救了我两次性命呢!”

花粒绒说完了,忽然觉得自己大概是说多了,毕竟面前的这位还是位素昧平生的公子,还对小草儿有意思,可是小草儿这会儿又被打回原形了,找不到人来说这件事啊。

但是自己蓦然就相信了眼前的这个玉溪的话,觉得其实他是喜欢小草儿的,所以对她也就没有伤害。

不过她忽然又觉得自己想错了。

对面的玉溪突然脸色阴沉,不似方才的明朗,步步紧逼,花粒绒被这突如其来的气场吓得一步一步后退,直到墙角。

看着对面的玉溪的妖气越来越甚,背后却贴着硬邦邦的墙壁,她清楚的看到玉溪眼中的阴霾,吓得瑟瑟发抖。

对面的玉溪却是开口说话了,语气冷的不带一丝温度,“你头上的发簪到底哪里来的?”

“我说了是别人送的,我要报恩的!再说了,关你什么事?”花粒绒此刻开始警惕,方才大概是说的太多了。这个人绝非善类,她看了看变成苜蓿草的小草儿,下定了决心,“你这么阴晴不定,小草儿绝对不能和你在一起。”

“为什么不能?”

“你会伤害她!”

“我不会!”

“是吗?那你现在是在干什么?”花粒绒有些生气,慢慢气场却大了起来,向面前的玉溪走了一步,玉溪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

花粒绒勾唇笑,眼神坚定,“我原以为你可信,可是你是怎么做的,她才变成苜蓿草你就以这副面貌来逼问我,我怎么能相信你不会这么对小草儿?”花粒绒看着他继续后退,她也步步紧逼。

“哦,对了,你也没说你喜欢她,或许是我想错了?”花粒绒字字掷地有声,言语中尽带责怪。

玉溪眼中带了诧异之色,面前的这个女子方才明明是吓得瑟瑟发抖,此时却能将自己逼到这种境地,是一个人吗?

突然他发现身体不能动了,他看向花粒绒,她用了摄魂铃,将自己定住了,将草之怡收在了摄魂铃之中,逃离了。

他有点好笑,竟然真以为能逃走?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