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异类轶事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29日

《异类轶事》全文在线阅读_泠叶一号著

异类轶事

作者:泠叶一号分类:玄幻小说类型:战斗

当孙言海从死亡中醒来的一瞬间,一幅关于世界真相的奇诡的画卷便在他面前徐徐展开。人们生活在超凡浪潮的短暂平静中,度过着自己安稳祥和的每一天——但如他一样,总有人会在偶然间踏入这个危机四伏却梦幻无比的世界。他在凤鸣回响千年的昆仑之巅漫步,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唔……”

在意识恢复的一瞬间,孙言海只觉得自己的头脑像是被一坨被压路机碾爆的尸体——杂乱无章,又好像什么东西都均匀地平铺在了一起,还带有恐怖到让人几乎连一个念头都无法组织起来的剧烈疼痛。

就像整个身体都不属于自己一样,不受控制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由某种诡异的音调所组成的杂乱曲子,要形容的话就像有一百个人围着你把播放着踩碎泡沫塑料的声音的扩音器开到最大音量一样,对意识的冲击简直大到令人崩溃。

托了这种混乱状态的福,孙言海足足花了好几分钟时间才勉强操纵着身体做出了一个最简单的动作:让手臂动一动。

然而,就连这点小小的动作都受到了阻隔。

他敢肯定,自己的手臂移动的距离绝对不到二十厘米,一堵立着的冰冷墙壁就拦住了他——左右都有。

这个触感……某种金属?

“呃……”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点生么,但从嘴里冒出来的却只是几个意义不明的呓语音节,就像是整条声带都僵死在了喉咙里一样,现在的他连只有一个字的语气助词都没法说出来,实在是憋屈到了极限。

想要移动身体的想法并没有得到多少实际的成果,充其量不过是脊背发力所带动起来的一次抖动而已。

“……”

过了几分钟,他脑子里乱哄哄的声音逐渐平息了下来。

再次抬起手臂上下探索了一番后,他终于摸清了自己所处的环境了:一个狭小而黑暗的金属箱状物,具体材质不明。

“唔……”

孙言海皱起眉头,下意识的按住了自己的胸口,表情变得有些扭曲。

在开始思考之前,他首先感受到的,是来自胸口的疼痛。

准确来讲是偏左一点的地方,那个直通心脏的部位还残留着被什么东西硬生生穿透过去似的强烈痛觉,手上传来的触感也明明白白地告诉自己那里的皮肤的大概有大概五六平方厘米的地方不大对劲。

还有脖子……脖颈的中部有一整圈都些凉飕飕的异样感觉。顺着传来感觉的地方摸一摸,那一圈皮肤的触感和胸口那个发痛的地方是完全一致的——

就像是……曾经被什么非常锋利的东西利索地将整个头砍飞了一样。

孙言海茫然地握起拳头,然后松开,如此往复。

似乎……从醒过来到现在,他连一口气都没喘过……

“……”

记忆的残片逐渐拼合完成,他想起来了。

【我应该是被杀了……然后变成鬼……黑白无常……】

嗯?!!!

想到某个关键节点,孙言海立刻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颈。

虽然有一圈让人觉得凉飕飕不太舒服的地方,但头颅确确实实还连接在脖子上。

【这是怎么回事?】

孙言海摇了摇头,试着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在脑海里回忆一遍。。

被人杀死——遇到黑白无常——被自己的尸体吸入——醒来的时候躺在一个莫名其妙的铁盒子里。

“……”

极度跳跃的前因后果让他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身处梦中。

【完全不懂……】

而且这个梦的前三个环节似乎并不能用来解释他现在为什么像进了棺材的死人一样躺在一个奇怪的铁箱子里……

等等……等等……

按照回忆,之前的自己已经死于断头,那么躺在箱子里的死人岂不是……

“嗯?!”

孙言海眉头一挑,不妙的预感驱使着他勉力抬起双手,试着上方疑似棺材板的金属壁面上敲了两下,然后又用力一推。

出乎意料,他并没有花多少力气就将棺材板掀开了一条缝,虽然有些卡顿的样子,但只要加点力气的话……

“嘎吱!”

——伴随着让人牙酸的金属扭曲声,棺材的顶部就像被攻城锤击中一样扭曲变形,断成两截,然后高高飞起,击中了什么东西之后发出巨大的响声,最后才落到了地上。

昏黄的光线在下一刻填满了孙言海的视线。

“什么地方……不对,什么情况?”

他挣扎着站了起来,看到了油灯,扭曲的棺材和闪烁着星星点点光芒的石室,还听到了几声金属与地面碰撞的清脆响声。

用眼角的余光瞥见,那是四个圆滚滚的球状金属。

“什么?”

炽烈的白色光球诞生在了无声无息的瞬间,将连惊讶都来不及的孙言海吞没了进去。

…………………………………………

“唔……”

说来有些不可思议,在这枚突然出现的巨大的光球顺着手臂将自己吞没的一瞬间,孙言海并没有任何实际的感想。

就像被摁了慢放键一样,石室中飞扬的灰尘,逐渐扩大的光球和自己试图挡住眼睛的动作都在光芒吞没他的手臂的一瞬间中都陷入了某种滞涩状态,这让他得以清晰地感知到自己的皮肤、肌肉、血液、神经和骨骼是怎么在光球的吞没中被如摧枯拉朽一般寸寸化灰的。

——紧接着,另外几个光球也在金属碰撞的清脆声中诞生了,直至将孙言海完全淹没于此。

他疑惑地歪了歪头,想要在这场灾难中找到哪怕连一丝一毫的痛楚和恐惧,但却完完全全地无功而返。

感知能力将身体一寸寸化作灰烬的感受忠实地反馈了出来,精准而完全,却将“痛楚”这一要素完全剔除。

能够感知到损失,却完全没有痛苦——这是一种极度猎奇的感受,以他过往所学习的语句完全无法将之完整地描述出来。

仅仅瞬间过后,奇迹便发生了。

一个缺失了左手,右腿和大半个躯干与头颅的恐怖人形在原地屹立不倒,仅仅两秒过去,这些足以让一个普通人死上十几次的恐怖伤口断面里就涌现出了的大量肉芽。肌肉,血管,神经组织,内脏和骨头都以一种完全违反了物质守恒的方式疯狂再生着。几乎完全化灰的衣物则由肉体中涌现出来的一种黑色细丝重新编织再现。

仅仅数秒,一个完整无缺的人形便再次出现在了原地。

“这是什么……”

孙言海困惑地抬起自己完好无缺的手臂,对这几秒内发生的一切感到分外疑惑不解。

没有痛苦,所以也没有产生任何怨愤,他此刻的心情只是纯粹的好奇。

那几个大光球倒也不是只把他炸没了一半。老实说,在刚刚站起来的时候,他的头脑仍然不是完全清醒的,大脑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杂乱念头不说,看东西甚至还带着四五道重影,而这突如其来的一阵强光反倒起到了闹钟一样的作用,将他的精神状况完全拉到了正轨上。

是不是该找人说句谢谢?

他看着自己身上完好无损的衣服,挠了挠头。

那是什么?某种奇怪的超能力吗?

孙言海吸了口气,抛开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试着通过转动视角来找出那几个大光球的来源。

“洞窟?”

在精神状况终于回复正常之后,他接受周围信息的速度也快了不少,一眼掠过油灯与棺材,再将自己面向的石壁形状分析了一下,然后再回过头。

“咦?”

一位身着西服的女人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她的站姿很稳,手中提着一把看不出型号的左轮,明亮的眸子里透着莫名的疯狂与戒备,呼吸急促,显然处在一种极度紧张的状态里。

孙言海皱起眉头,困惑地挠了挠下巴。

重新长出半个身子之后,他的脑海里就多了一种说不清来源的诡异镇定,这让他对女人手里的那把可能会带来巨大威胁的左轮报以一种毫不在乎的态度,只是按照礼数微微颔首,试着开口说道。

“总而言之……方便回答一下这是哪里吗?”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