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归纪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29日

《归纪》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比毕的小说

归纪

作者:比毕分类:武侠小说类型:异世

纪以棠生性活泼,资质极高。在授学路上撞见同来授学的蓝雨花,两人会摩擦出怎样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早上,除了庄严早起,寻了一块僻静处练剑,纪乙棠和纪迦睡到日上三竿才起。

纪乙棠抻抻懒腰,唤了纪迦,一起下楼寻‘午餐’吃。

纪乙棠正大口吃着手里的饼,就听到旁边一桌的客人聊的兴致勃勃:

“你听说了吗,这蓝公子昨晚刚回来,就把近日的邪祟解决了。”

“啊!我说昨晚怎么开始像往常一样,后来就没什么动静了。要我说啊,这蓝公子真真是我们镇子的守护神啊。”

“可不是嘛,这下终于不用整日担惊受怕了……”

纪乙棠打断他们,道:“这位兄台,昨日去除邪祟之人是兰渡蓝氏的大公子?”

那人道:“是啊!正是蓝雨花蓝公子。”

纪乙棠道了谢。

纪迦道:“你问这干嘛,难不成...昨日在树林你见到他了?”

纪乙棠点头:“嗯,太黑了看的不是很清楚,但应是这位了。”

午饭过后,三人收拾一番,又往朝安城行去。

他们并未御剑,一路游山玩水,打打闹闹,一个星期后来到了朝安城。

刚进城门,三人皆叹于这朝安城的富饶繁华与冲天贵气。

未央多水,仅一条陆地上的路通往外界,未央阁里的百姓勤劳朴实,即使出门也是在未央周围,皆是民风淳朴的本分人家,并未见过真正的权贵,如今到了朝安城,倒是开了眼界。

一路走来,三人所见所感已是觉得新奇,见惯了大大小小的摊子买卖,却未曾见过朝安城这般盛大的集会,纪迦和纪乙棠来回向周边的摊子游走,庄严紧紧跟着纪迦,亦步亦趋,一圈下来,三人手里拎了一大堆东西。

纪迦买了很多女孩子用的小玩意儿,手里还拿着几样小吃,庄严买了点日常需要的东西,而纪乙棠买了很多封邪囊、符咒之类的修仙之物。

三人心满意足,逛的也累了,就往旁边一家客栈走去,直接坐在堂前要来餐食。

纪乙棠注意到,自打他们进来开始,旁边一桌客人便一直盯着他们,等他们坐下安稳了,其中一人走上前来,道:“三位可是去往朝安城授学?”

纪乙棠站起身,回:“正是。”

他仔细打量眼前这位公子,真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一双桃花眼精致有神,鼻尖挺翘,白面红唇,整张脸轮廓分明,身材修长,怎一个仪表堂堂,举世无双的翩翩公子啊,若他是位女子,定为之倾倒。

这位公子拱手作揖,道:“我乃合虞言氏嫡子言辰景。”

说着召唤桌旁的另一位公子:“洛儿,过来。”

见他招呼,另一位小公子从另一桌迈着小碎步紧忙走过来。

这位小公子和言辰景站在一起可谓是黯然失色,反正任谁和这位站在一起都得被比下去吧。

小公子生的并不是丑,一双小眼睛清澈有神,冷面薄唇,长着一张娃娃脸。

他走过来向纪乙棠作揖道:“我是合虞姚思洛。”

纪乙棠回礼,指着身后两位,道:“我是未央纪式纪乙棠,这是家妹纪迦,师兄庄严。”

几人互相行礼,熟络起来。

言辰景道:“纪兄和庄兄仪表堂堂,纪小姐亦是光彩夺目,美丽动人啊!”说着竟朝纪迦抛了个媚眼。

纪乙棠有些惊讶,说好的绝世公子呢?连忙挡在前:“言公子言重了,您才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

纪乙棠心道,这位大小姐不是你能惹得起的,朝她抛媚眼的不知现在都被丢到那个旮旯里了。

言辰景哈哈大笑:“纪兄还是不了解我,我一向不在意这些外界的夸赞,从小到大听的耳朵起茧。”

纪乙棠点头,这倒是实话,这副皮囊生来不知会接受多少夸奖。

言辰景道:“纪兄,即是同往朝安城求学,明日我们一道如何?”

纪乙棠道:“如此甚好。”

言辰景转身,不忘深深看一眼纪迦,两人回到原来饭桌,坐下用餐。

纪乙棠汗颜,这位公子怎地初次见了姑娘便如此,他要是了解了纪迦,必定后悔今天的行为。

纪乙棠看向纪迦,竟是在那小口吃饭,没什么反应,心道,果然人长得帅就是好,帅的叫撩人,丑的叫流氓么。

纪乙棠低声道:“妹妹如此这般,他日我定为你择得如此良婿。”

纪迦嗔道:“你先管好你自己吧。”

言辰景道:“纪兄觉得我适不适合担任这良婿?”

纪乙棠惊讶又疑惑,自己刚刚的声音绝对只有纪迦和他两人听到,就算是旁边的庄严也只能听的只言片语。和言辰景直接隔了一条过道一张桌子,怎地听的如此清楚?

即是如此,纪乙棠笑道:“言兄听觉真是天赋异禀,这事还是妹妹自己决定的好。”

言辰景见他这般说,哈哈大笑,直言不讳:“纪兄可知,我们言家人皆听力甚好,百十米余的谈话声音都可听的一清二楚。”

纪乙棠亦大笑:“原是如此。”

第二日,几人结伴同行。

一路上,纪乙棠越发觉得这位‘貌若天仙’的美男子真是个直来直去,风流倜傥的世家公子哥。

而他旁边这位姚思洛姚公子却不太爱说话,和他搭话也是唯唯诺诺,规矩着老实应答。

纪乙棠见面时就有个疑惑,问道:“姚公子既是言家的公子,为何不姓言呢?”

言辰景道:“实不相瞒,我爹爹年轻时爱风流,娶了我娘之后才收了心。可没想到会在外面惹出这样的事,弟弟是在爹娘结婚后不久发现的,那时他娘得了肺痨,已是病重,抱着尚在襁褓的他来到我家大门前求见,本被门生拦下了,却恰巧被我爹看见了,爹爹心觉对不住他娘,看她命不久矣,又见是弟弟是自己的血脉,便留下了。”

纪乙棠心想,言公子还真是遗传了父亲的好基因。

言辰景继续道:“我娘见他抱来了和别人孩子,刚开始也闹了几天,后来得知消息他母亲已去,而且我爹说让他随了母姓,我娘本是善良,也就不再计较了。”

纪乙棠心底道,随了母姓就不能继承言氏,没人和他孩子抢着继承仙主的位置了,当然不用再计较。

纪迦道:“看你比他大不了多少,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言辰景笑:“当然是我娘跟我讲的,算起来思洛应该比我年长,可他母亲连孩子的生辰八字都没留下,思洛从小就生的娇小,体格也不太好,爹爹就让我当了哥哥,以后能照顾着他,哈哈哈。”

纪乙棠‘噢’了一声,看向姚思洛,他们这样谈论他的家世,整个过程他只是老实规矩的低头向前走,丝毫不为所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