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有凤来仪:我家神君体娇软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有凤来仪:我家神君体娇软》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滟秋罗的小说

有凤来仪:我家神君体娇软

作者:滟秋罗分类:武侠小说类型:古典仙侠

一个见不得光的身世,让他从小便饱受家庭的冷眼相待;一个孱弱的身体,让他时时不敢付诸真爱,他是一个如浮萍一般的无根阴魂。她是一个被人为造就的仙魂妖魄,一个从出生就被她人收养的孤女,最后却因灵智被封印,痴傻多年,直到他的出现。两个同命相连的可怜人,最后却因机缘巧合走到了一起。“愿为你偷活度日,只为能多伴你一刻。”“愿为你燃尽生命,悲鸣泣血,只求你能回到我的身边。”不被祝福的爱情,注定要经过风雨的洗礼,为着心中对彼此的那份执着,孤独的等待着风雨过后的彩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凤仪最终在玄女的规劝下,从梧桐树上爬了下来。

就在她下来的一刹那,火姈风一般的冲了上去。她紧紧的将凤仪搂进怀里,泪水瞬间模糊了双眼。

“凤儿,娘的凤儿。”火姈口中喃喃自语,似是生怕凤仪会消失一般。

“娘,松开一些,我快喘不上气来了。”凤仪被火姈突如其来举动吓了一跳,不满的说道。

火姈闻言,急忙松开了凤仪。

“是娘失态了!”,她一边擦拭着眼泪一边上下打量着女儿,生怕她有什么闪失。

紧随凤仪从树上下来的玄女,见火姈一副患得患失的样子,不免一声轻叹。

“师妹,凤仪都已经十七万岁了,你不能总这样将她当成小孩子一般,动不动就抱在怀里,也不怕被别人笑话了去!”,玄女看着个头明显已经被凤仪超过的火姈,说道。

火姈闻言,不好意思的看向了在场的水无寒与少堂二人。

似是害怕遭到对方的笑话,眨眼间她便迅速的低下了头。

水无寒不忍看到火姈尴尬,于是出声说道:“既然凤仪没事,那我和少堂就先行回去了。”

水无寒转身,见少堂依旧傻愣愣的站在那里,只好上前拽了一下他的衣袖,提醒他赶紧回神。

可是他那呆愣的模样,却是惹得玄女和火姈抿嘴偷笑。

少堂见状,赶忙低下了头,纵使这样也依然难以掩盖他那羞红的双颊。

水无寒不愿少堂在此丢人,于是强拉着他转身离开了。背影如此的决绝,仿佛身后跟着洪水猛兽一般。

“咦?怎么少堂哥哥走了也不不说一声?”凤仪疑惑的问道。

由于二人从小一起长大,凤仪早就将少堂当成哥哥一般对待。今日见他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这样离开了,觉得很是奇怪。

玄女听凤仪这样一说,转头看向火姈,见对方脸色如常。于是又转头对凤仪说道:“凤儿,刚才师傅给你的醴泉佳酿可要收好了!要是被别人惦记上,你可就喝不到了。”

“对哦!我得赶紧找个地方把它藏起来,免得被胤弟弟偷喝。”凤仪听玄女这样一提,担心佳酿会被火胤偷喝,于是赶忙离开去寻找藏匿的地点。

以前火胤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凤仪享尽了舅舅与舅母的宠爱。

即便后来他们有了火胤,但是火风夫妇依旧将凤仪当成他们的女儿一般对待。有什么好东西,首先想到就是凤仪。

许是出于小孩子间的嫉妒,从小到大,但凡凤仪那里有的东西,火胤总是会去争夺。这也是为什么凤仪会担心火胤来偷她的醴泉佳酿了。

见凤仪走远,火姈问道:“师姐,你支走凤仪,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我正在考虑要如何跟你开口呢!既然你问起,那我就直说了!”,玄女深吸一口气,满含深意的看向火姈,道:“师妹,你觉得少堂此人如何?”

“少堂?”,火姈没想到玄女如此故弄玄虚,就是为了问她这件事,心中不免有些失望,“还好吧!”

玄女见火姈表现的如此冷淡,于是指着她说道:“看看你,这是什么表情?恩?我是想问你,你觉得凤仪和少堂在一起如何?”

“他们?师姐还是不要说笑了!”,火姈听玄女这样一说,直接将她的话当成了笑话。

“我怎么说笑了?我是跟你讲认真的。”,玄女翻了个白眼,语气也变的严肃起来,“你可知道,此时本应待在昆仑的我,今日为何会出现在此?你要知道,这次凤仪出事我可事先并不知情。”

火姈听玄女这样一说,才想起了之前一直被自己忽略的事情,心里隐约已经有了一个答案。

“难道是少堂去寻的你?”,火姈不确定的问道。

玄女用手点了点火姈的额头,说道:“还算聪明!我还以为,你这脑袋里除了凤仪,已经装不下其他的事情了!”

火姈被玄女这一番调笑,瞬间红了两颊,“师姐,你又取笑我!”

“哎~,其实这次回昆仑,也是因为师傅前几日传信于我。她在信中提及了陆压道长近些日子要回鱼鲮岛,想让我亲自去登门拜访,也是为了询问他有关凤仪的病情。”,玄女似是火姈会有误解,于是又解释道:“你可别误会啊!师傅是担心你再承受一次打击,所以才让我先行去探探他的口风。”

“师姐,你不用解释!师傅的心思我懂。这些年若不是碍于师傅的神威,恐怕我们母女早就被外面的那些流言所吞没了。”,火姈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师傅隔三差五的派青鸾师姐来访,就是为了给我们母女壮势,担心我们会受到欺负。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真的是很不孝。都已经离开昆仑这么多年,还让师傅她老人家处处为我担忧。”

“好啦!你就别愧疚了!师傅她乃瑶池圣母,你又是她的关门弟子,她不疼你还能疼谁?”,玄女见火姈又伤感起来,只能岔开话题,让她不要再深究此事。

“本来我是打算在昆仑多待些日子的,没想到少堂那小子竟然直接找了过来。”玄女讲到此处,又忍不住称赞起来,“你还别说,那小子这些年在水无寒那还真没白待。就连昆仑那守门的陆吾都没能拦住他,竟然被他给钻了空子!”,玄女说到这,本想是看看火姈的反应,没想到火姈对少堂之事兴致平平,却反而关心起了陆吾。

“陆吾吗?也不知道他这些年过的怎么样?”火姈低声喃呢着,似是在问玄女,又似是在说给自己听。

提起陆吾,火姈的思绪便飘到了十六万年前,那一年她的凤儿刚好一万岁,那一年也正是水无寒解除禁闭的那年…………..

“凤儿,慢些跑!”,梧桐树下火姈正在追赶着一个孩童。

那孩童在前面欢快的跑着,完全不理睬她的呼喊。

“啊~”,那孩童奔跑间竟是撞上一堵肉墙。

她抬起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此时正一眨一眨的盯着来人,似是沉思一般。而后突然喊道:“舅舅”。樱桃般的小嘴一张一合,甚是可爱。

此人正是火风。

只见他抱起眼前的小家伙,亲昵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凤仪又不听话了,看把你娘亲累的。”

说话间,火姈也追了上来。

她从火风手里接过凤仪,拿起帕子帮她擦拭额头的汗珠。

一边擦一边还不忘调笑火风,“大哥今日这么早回来,可是想嫂嫂啦?”

“你这丫头,当着孩子的面还敢取笑你大哥,真是讨打!”说着,作势要打火姈。

“舅舅打人啦!舅舅打人啦!”凤仪拍着手,大声喊道。

“你舅舅打谁啦?”说着,远处走来一女子。

此女子月眉星眼,黑发如瀑,微微一笑沁人心脾,正是火风之妻清芷。

“舅母!舅母!”,凤仪挣扎着从火姈怀里滑了下来。一溜烟的功夫便跑过去抱住了清芷的腿,“舅母,凤儿肚子好饿,凤儿想吃舅母做的桂花糕了。”

“你这小馋猫,是不是闻着味了?舅母可是刚刚做好的桂花糕呢。”,清芷摸着凤仪的头,宠溺的说道。

“舅母做的桂花糕最好吃了!”,凤仪仰着小脑袋说道。

“凤儿对她舅母可比我这个娘亲还要亲呢!”,火姈故作吃醋的模样。

“谁让咱家就这一个小宝贝呢!自然是要疼在心坎里!”清芷被凤仪逗的合不拢嘴,只好抱起她先去填饱肚子。

见清芷和凤仪走远,火风正色道:“姈儿,今日大哥在回来的路上遇见了水无寒。”

“他出来了?时间过的真快!”火姈喃呢着。

火风知道妹妹与水无寒之间的关系很是微妙。这一万年来,虽然水无寒被关禁闭,但每隔几天就出现在她窗前的身影,想必她自己也是知道的,只是他们之间谁也没有道破而已。

火风见妹妹似乎陷入了回忆,于是出声说道:“姈儿,大哥不像父亲,如果你们真心……”

“大哥,我和他是不可能的。爹和娘在云游之前,我曾答应过他,不管以后如何,我绝不会与水家之人有任何关系。所以这种话你以后还是不要再讲了!”,火姈打断了火风的话。

“别太为难自己!”,火风摸了摸火姈的头,这个妹妹的个性真是让他心疼。

“放心吧!”,火姈牵强一笑,随机转开了话题,“也不知道他们二老怎么样了?过几日又要到母亲的寿辰了。当年若不是凤仪的事情,母亲的大寿本应该是很热闹的。现在想来,着实是我这个做女儿的不孝。”

“别太自责!母亲不是那种只注重形式的人。况且在母亲心里,儿女好比什么都重要。如今,她和爹逍遥自在,指不定有多快活呢!”火风安慰着妹妹。

“我们何必要自欺欺人呢!爹是不想让我们见到他最后的模样,而娘她想必也是舍不得让爹一个人独自离开,所以才会……”,火姈没有再继续讲下去。

她早已看透生死,可是她却始终看不透人心,看不透爹娘之间的感情。那究竟是怎样一种感情,竟会让人不惧生死共赴轮回。

“你不懂!娘她是幸福的!”,火风说完,转头看向远方,似是在回忆一般。

“那大哥,你幸福吗?”,火姈看向火风问道。

“嗯!”火风点点头。

“我与清芷自幼相识,很小的时候爹就告诉我,她将来会是我的妻子。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以后一定要对她好,就像爹对娘那样。虽然我们成亲六万载,但是一如当年彼此相识那般。”火风望着远方,似是在回忆一般,“尽管也有遗憾,但是我们今生能有彼此相伴就已满足。”

火姈知道,哥哥嫂嫂唯一的遗憾便是至今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

这些年嫂嫂待凤仪如同亲生,将所有的关爱都给了凤仪,其实她心里何尝不希望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呢。

火姈暗暗想着,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