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园艺师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0日

《园艺师》姽婳一池波著_都市言情小说

园艺师

作者:姽婳一池波分类:都市小说类型:热血

世界上所有的可能性,一切所想都不但可能,而且肯定的存在,是否可以如同花朵般播撒在世界的一切角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恶意

旅行并非一时冲动能解决所有问题,不住发抖的卫斯理为自己的不经世事付出了些许代价。往北经过了大约一周的脚程,便进入了白雪覆盖的天地。绿色的发丝因为许久没有清洁,再加上不住掉落的银白,难堪的纠结在一起。感知不到与自己相知的动物,就算连有人烟的地方也没办法找到。

虽说在这种天气地貌的变化是非常微小的,却足以让人迷失方向了。回头看看自己刚认识不久的同伴,只能感叹他真的弄到了一件好衣服。厚实的工作服完全可以抵挡这里初生的寒冷。 同样是很久没有做过身体清洁,同伴无论从那里看却都如初见时的干净飒爽。

对眼而视,自己的鼻头果然已经冻得通红了。现在的条件,就算搜集到足够的木材,也没办法顺利的生火。

同伴在向他了解到足够的现世知识后,便不发一言了。没有提问便没有回答,也不刻意去寻找什么话题聊天。也许这是个好旅伴,但明显不适合现在的情况啊。

话说回来,卫斯理因为类似动物的习惯,身上只有普通的亚麻布卷袍。为了行动方便,袖口也异常的宽大。自以为采购了足够的旅行必需品,却唯独忘记自己的习惯。同伴是就算把行李都扔给自己,却无法让人心生怨念的人,想想到头来自己依然是不幸的。

“......冷。"

终于无法忍受而发出牢骚,也是开启交流的好方法。

而亚伯拉罕停下从容的步伐,回头盯视着卫斯理。在无解的时间段,解下自己的外套并扔给对方。

“我想这可以理解为你的要求了。”

明明掌握了对方的行事风格,却无法开口。卫斯理还是觉得自己太过年幼。虽然心里还为出发时同伴的说辞感动不已,也感觉进入了年轻的冒险,

但的确事情没有原先想得那么美好,起码中间平淡的路程是这样。

“沿着启明星的方向,大概在天完全暗下之前,会经过人聚集的村落或者城镇。为什么身为地图师的你没有告诉我?”

当然在卫斯理解释之前,同伴脸上已然浮现出一个“真是没用阿”的讥讽表情了。也许这一周他从自己这里学到最多的就是感情的表达。在那之前,这是一个连喜怒哀乐都不会浮现在脸上的人,只有一个固定的笑容。不是心有城府,而是不会。自己为他解释表情并做出示范的过去,大家都不回忆起来也许比较明智。

“没有办法发现,是因为我熟知的猫科动物不愿意靠近。”卫斯理还是不服输的低声做出了辩解。

同伴突然向后仰起侧脸,猛然发问。“也就是说,不愿意靠近?”

“起码并非是因为寒冷。他们应该对这种寒冷早已习惯,而这里其他次级食草动物活动迹象十分频繁,为了不饿肚子也不会放弃这里吧。”如同不是每个人都身怀契机,动物也是一样。而有契机的动物所占比例,要远少于有契机的人类。而普通的动物,便不会受到其中的影响。“这也是和你来前不久我从迁徙的野猫那里得到的情况相符合。”地图师一旦专注于自己的本职,总是远比平时要中用。

而亚伯拉罕从怀中掏出一把艳丽的粉末,凭卫斯理的了解应该是某种花粉。只见手在身前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花粉均匀飘落至半空时,如同风洞的漩涡将花粉聚集,并保持旋转。

“那个,如果表示沉重什么样的表情比较合适?”

人类是这个世界生活气息最浓重的种族,而感官异常敏锐的两人在预计的时间之前,到达了旅途的第一站。

值得庆幸的是在旅店向老板买到了破烂的棉衣,现在已经不是讲究不讲究的问题。何况这两个人,一个人本不在意,一个人根本不懂。

值得怀疑的是这里的每个人脸上都带着面具,虽然已进入了完全的夜,但即使是住在马厩的乞丐,也并未忘记在脸上粘着厚重的茅草。

尽管只有单薄的床单,在床上休憩的感觉也让卫斯理在渴觉与知觉间挣扎了许久,而迷糊间却注意到临窗而立的同伴。他们到现在也谈不上相熟,但到底这个人还有多少不想说或者不能说的故事?思前想后,自己单薄的能力又能为他做出多少帮助?也许这不过是一个可笑的故事。

梦中那只拯救他生命的豹,再一次爬到他身边,围绕着他一圈一圈旋转,强迫他一次一次回忆小小年纪承受的痛苦。一夜无话,直到清晨凛冽的脚步声惊动熟睡的卫斯理。半开合的眼睛注意到门被强行撞开,带各式面具,手持尖锐农具与武器的人们争相涌入,并毫不留情的指向不明情况的二人。

不过迷糊的人却不包括他的同伴。不知何时起身的亚伯拉罕用滑膛枪指向正门口堆积的人群。但显然他不明白手中的武器尚未普及,这些农夫连恐惧的理由都没有,径直向他扑了过来。

在同伴即将叩动扳机的前刻,躁动的人群却被一个阴柔声线阻止。

“欢迎咯......!”

淡蓝色裙身,流露媚异梦幻的美,似乎在讲诉仙女精灵的恋曲。就是这样的美人鼓动着人群么?没有面具就是最好的证据。卫斯理双手按脸,掩住从耳根浮现的豹纹,在戒备的同时随时准备破窗而出。昨晚让自己紧绷心弦的梦就是对此的预感。亚伯拉罕则利落的掉转枪口,对准了这人群中的天鹅。

“火枪咯~你们就这样对待奴家的?”高扬的眉毛与嘴角和此刻的女子产生高度的不协调感,而话语间她用力推了一把最近之人的腰身。

一系列复杂而诡异的连锁发生了。从女人的身段可以看出她手劲并不大,身边魁梧的农夫踉跄间却被地面一块轻度翘起的木板绊倒。同时茅草叉脱手而出,与亚伯拉罕擦身飞过,击中背后的取光窗。半开的木窗猛然落下,反向压住向外飞去的叉子,如同杠杆般的叉柄向上弹起。出于本能向后退的亚伯拉罕感到异样时,木柄以更大的力量疾压向他的头部,瞬时将他敲得失去知觉。

而一旁目瞪口呆的卫斯理,同时被同伴脱手而出的枪击中后脑。在沉入黑暗前,他清晰地听到枪击的声音。是该悲哀故事的开头就被轻而易举的解决掉,还是庆幸这下走火没有招呼到自己身上?

“痛......呜啊!”

感到自己后脑上湿乎乎的卫斯理,试图抽手去摸,模糊间挣扎了半天,才发现这都是徒劳。双手已被反绑在身后,而自己此刻被形容做五花大绑再合适不过。同时,严重的挫败感涌上心头。听说过的巫女,通常下一步就会将他们扔进坩埚。猛然抬头的卫斯理,发觉被扔在身旁同伴终于做出了满分痛苦的表情,不光他

灰白的头发染成日落的云色,身上也是血迹斑斓。

我何必和你一起发疯——卫斯理此刻心中强烈的怨念与后悔,都化在这句抱怨之中。

“被抓去考问的是我。”同伴还保持着一贯波澜不惊的口吻,但这多是徒劳。“听我说,那女人就是这里恶的源头,一名契机者。”

“有什么用啊啊啊啊?等等都要死的说......”卫斯理的声音中已然带着哭腔。

“丢人的东西。不过是进到村里的人永远都出不去罢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