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大魔姬的利齿噬咬着的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1日

《大魔姬的利齿噬咬着的》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昨天Ouq著

大魔姬的利齿噬咬着的

作者:昨天Ouq分类:魔幻小说类型:西幻

人与人之间的爱,与人与人之间的仇恨,是平等的^u^...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洛斯洛尼娅看着面前低落的南三世,想不出任何办法来安慰他。她把家里最后的面包也给他,可南吃完后,依然没有打起精神的任何兆头。

良久,南三世才开口说话,他摊了摊手,那里空无一物,只有让他失意的空气。

——对不起...洛尼娅,我什么也没带回来...

——...

洛尼娅不喜欢说话,倒不如说,她喜爱的不是繁琐多意的语言,而是纯粹的眼神交流。

少女看着自己的眼神愈发纯净,愈发无邪,南三世就愈发感到心神不宁,他宁可让洛尼娅赌气,不和她说话,也不希望陷入这种可怕的沉默中。

他不知道洛尼娅心中在想些什么,倒不如说他太清楚了,几天的相处使他完全知道这个少女的心灵是多么纯粹,多么令人向往。每次他的疑神疑鬼遇上洛尼娅那善意的目光,都会变得不堪一击。

——洛尼娅...你是怎么看我的呢?南三世憋着一股气似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唔...

洛尼娅若有所思,却欲言又止,她悄悄地拉近了她和南三世之间的距离,直到南的脸近在咫尺。

窗外的月亮清洁又明亮,透过窗口正当好充当了两人的蓝调背景,洛尼娅轻轻地放松身体,把身子靠在了南三世的怀中。

——呃...洛尼娅?

南三世现在感到异常窘迫,因为洛尼娅已经完全将身体交给他了,洛尼娅的纤细的双手毫无重量地放在他的胸前,洛尼娅的大腿灵活地骑跨在他的腰间,使小腹涌动出一股暖流,化解至全身上下各个角落。

南三世被洛尼娅的脸颊触碰着,趁着夜色,那感觉冰冰凉的,就像月光,就像那一头柔顺的银发融化作长长的银河。

——洛尼娅?

南三世继续呼唤着少女的名字,可少女只是一个劲地往他身上蹭。

——洛尼娅,是想让我摸你的头吗?

南三世想了想,把手放在了少女可爱的脑袋上,洛尼娅起初打了个激灵,后来就享受似的闭上了眼睛。

南三世看着怀中安静地躺着的少女,她的睫毛长长的,在银白色的月光下,难以辨别究竟是黑色还是同她的瞳孔一样的银白色。

真是的。她是想安慰别人还是只是想自己舒服啊...南无奈地笑了,不过,这确实能使他忧郁的心情平复下来。这是很神奇的事,每次看到少女宁静的面孔,自己不安与躁动着的心就像层层海浪一样逐渐平息下来,不留一丝痕迹。

此时,角落里堆放着的某件东西让南三世瞳孔骤缩。

那是一把朴素的剑,和南三世平时购买的那些有着华丽装饰的鞘,剑柄嵌着裸钻,用浮夸的彩绘渲染着高尚氛围的剑不同,它普普通通的,剑身已经蒙上一层难以抹去的灰尘。南三世知道那是父亲生前用的剑,用沉重的玄铁打造,始终象征着父亲质朴而深沉的剑心。

他推开洛尼娅,走到那个角落。

——洛尼娅...你拿这东西出来做什么?我不是告诉你不要随便动仓库里的东西了吗!

南三世回过头,看到洛尼娅唯唯诺诺的样子。他突然气不打一处来,转念一想,不仅彭斯一群人来羞辱他,就连洛尼娅也要用这种拐弯抹角的方式来让自己难堪吗?

我的父亲是我的父亲,我是我,为什么我要承受这些东西。

洛尼娅小心翼翼地走到南三世的身后,那样子是想要安慰他的,可南三世早已经陷入一种对他人病态的不信任感中了,他看见洛尼娅,仿佛看见了她背后讪笑着的魔鬼。南三世猛地按住洛尼娅的肩膀,用一种异常复杂的眼神看着她。

——不要再靠近我了!

南三世说。

银光弹奏着月光,宅邸里空荡荡的,四围都是寒冷的夜色,唯一使人感到温暖的就是洛尼娅的拥抱。南三世看着洛尼娅努力安慰自己的模样,心中却并不像从前一样安宁了。

南三世想,她到底在图我些什么。

作为一个落魄的无能的人,他只不过是花了四十三万七千八百金币,从奴隶商人手中把她买回家罢了。而如今,南三世却胆怯着与洛尼娅相处,简直是本末倒置了,仿佛自己才是仆人,洛尼娅是主人。她凭什么和自己住着一样的房子,吃一样的东西,反过来还要安慰自己呢!南三世这才想起温柔地拥抱着自己的少女是买来的,是已经完全属于了他的。

南三世用更大的力气将洛尼娅抱住,在洛尼娅震惊的表情下亲了她的嘴唇。

——唔...

少女尽力地想要推开南三世,可在南三世的紧逼下根本使不出力气,也根本说不出反抗的话。倒不如说这突如其来的事件令少女的思维跟不上动作。

——唔唔...

——我懂了,我完全了解了,谢谢你,洛尼娅。

南三世松开了嘴,恍惚地说。他极力地维持着洛尼娅的挣扎,最后少女停下了无谓的反抗。

——你很善良,但不是这样的,我想要的不是这样的...你是我的东西,你应该照我的思想去做。

南三世缓慢地回想起第一次与少女见面,会场上的喧嚣,人士们言谈举止,握手交际,不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他们买下那些瑟瑟发抖的奴隶,回到家中就露出獠牙,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人们不择手段,现在他南三世也要做与他们所做同样的事。

——洛尼娅...如果你真的为我着想的话,就成为我的东西吧。

南三世放弃了一切,只看到了眼前洛尼娅惊恐又噙着泪的脸,即使是这样,他也觉得少女是多么的可爱,如同新月的一弯尖角,刺挠着他的心脏。

一个病态的人,和纯粹的洛尼娅,夜晚就这样过去了。洛尼娅沉默着。

...

夜的后半,脑袋清醒的南三世蓦地从床上惊醒起来,没有人知道他在梦境中经历了什么。

洛尼娅没有经历梦境,南三世看到她半裸着蜷缩在床角,她的眼里也没有一滴泪水,但那忧伤如水的眼神丝毫不像一个少女的眼神。

洛尼娅察觉到了南三世的视线,匆忙地整理了自己的仪容,把稍显杂乱的银色发丝撩在耳后。

——...

南三世没有听清洛尼娅说了什么,他只好愧疚地凑上前去,却不忍再看到洛尼娅荡漾着的神情,故意偏移了视角,只看到洛尼娅一双小手纠缠在一起。

洛尼娅极小的而低落的语气,断断续续地传入南三世的耳中,对不...起,她说。对不起...她又说了一遍,当南三世以为她会再说一遍时,洛尼娅却低下了头,陷入了无尽的沉默。

打破夜晚的静默的是南三世,起初他感到无所畏惧,自暴自弃。他准备放弃一切人的矜持,向洛尼娅表现出一种无所谓的堕落。

可后来,当他发现时,他已经不自觉地停不下向面前这为圣洁般的少女倾诉自己的所有了。

——我知道...我是一个没用的废物,但我也有自己的理想啊,我想改变现状,却不知道从何时从哪里开始。

我遇见那么多的暴力,那么多的侮辱,他们直直穿透过我的贵族身份,把我打回原形...

我当然想成为剑士啊!可是那一群人都把我和我的父亲对比,我就愈来愈害怕这一事实,如果我握起剑,就要陷入名为父亲的怪圈中,我不敢,所以我的理想就像是泡影一样。

直到...我遇见你,洛尼娅,我恨你,其实你把我完全俘虏了,你善良,可爱,温暖我的心,同时也令我愈发被这个昏暗的世界诅咒。

现在我觉得无所谓了,我只想和你一起,在这里等死算了...

——我的剑呢...

南三世起身在黑暗的房间中摸索着,最后拿起那柄朴实无华的锋利的剑。

——我想成为剑士,首先就得杀了你,洛尼娅,可我做不到。

他看着洛尼娅雪白的脖颈,在脑海里想象它被利刃割断,被鲜血染红的模样,就像灿烂的烟火喷薄欲出,在天空中留下诡红的痕迹。

洛尼娅静悄悄地,好端端地站在那里,可南三世的内心已经无情地将她的身体玩弄无数次了。这天晚上,自己确实这样做过了,可南三世完全没有感官上的记忆,仿佛过去就像风中的梦境。

南三世幻想出属于自己的世界,他站在战火中央将道夫血淋淋的头颅穿刺在长剑上,他感到意气风发,他感到自己身为贵族的荣耀重新回归到自己胸前被血迹与雨水洗礼着的勋章上,可当他最后睁开眼,面前仍然是那个关心地只注视着他一个人的洛尼娅。

——呵呵...我的梦,到底还是毁在自己手上。或许说...我根本是一个没有理想的人。

洛尼娅身穿好衣服,来到南三世的身边。

南三世正跪倒在洛尼娅的面前,少女什么也不说,只是仔细地听他倾诉,聆听他的不甘,聆听他的过往,聆听他的理想与现实。

洛尼娅抬头看向夜空,月亮仍完美地停留在原本的地方,一刻也没有经过,时间就像暂停了一样。清冷的风顺着窗户吹了进来,洛尼娅觉得肩膀凉飕飕的,就像少女的哀伤的泪水一样冰凉。

Another View:

我说不出话,他悲伤的表情让我无力反抗他,我知道他除了这样做以外什么也做不了...我只好顺从他。

全身都很痛...他太强硬了,可我知道他心中比我还要伤痛。

脑海里的声音咒骂着他,让我心烦意乱,不能这样...我不能仇恨他。

仇恨是那声音的目的,可我只是想让人幸福啊...他的眼神冷冷的,难道我又搞砸了吗...对不起...可我不能伤心啊,可他向我倾诉着...可我要向它微笑啊,可他向我倾诉着...对不起...我可能有点想哭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