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恶役应援公司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恶役应援公司》千叶的使者著_都市言情小说

恶役应援公司

作者:千叶的使者分类:都市小说类型:战斗

恶役是存在的——正如英雄和勇者都存在一般。如果要选择的话,大概更多人愿意站在正义的一方、但是——但是恶役应援公司开始招人啦月钱面谈包吃包住你要在犹豫什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真的不吃吗。”

勇者少女的手臂还残留着伤、大概是血液从衣襟染到了袖口,分辨不出来伤口的具体位置。

昨天遇到她的时候,似乎已经相当衰弱了。

大概也拜其所赐、我并没有被当场攻击。

她并没有答话,只是用警惕的眼神盯着我。

“没有下毒哦?你看我不是吃得好好的吗。”

油香四溢的鸡翅上、烤得正好的肉从切口翻成金黄的颜色。融在上面的胡椒粒又为甜腻的肉香添加了一份别致的味道。

哼哼、异世界人是吧,我可是知道的哦。

最开始都说着不吃没见过的东西,但一旦吃起来就一边说着真香一边停不下来了。

啊、该不会那位大人也是异世界人?

嘛毕竟比起地球的料理水平你们还停留在超低级的水平,差得远呢。

“……”

啊、上钩了。

也饿了不少天了吧,不停地咽着唾沫、一点一点地朝着盛放食物的盒子靠近了。

“这个要……怎么吃?”

“啊,是串烧,像我这样拿着就好了。”

“……唔。”

干瘪的嘴唇微微张开,她轻轻咬了一口。

然后被辣椒的味道呛到、猛烈地咳嗽起来。

“给你,水。”

“唔——”

像是生在于干涸的土地,细小而脆弱的花朵那样。

捧着水大口地喝了下去。

接着毫不顾忌地吞下食物、喝水,发出舒畅的呻吟,然后重复着吞咽的动作。

连伤口的疼痛都忘记了的样子,衣服上本来已经凝结的血痕又变得温润了起来。

不愧是勇者,这种程度竟然都没有失血而亡。

“咕噜噜——”

“你们异世界人都喜欢嚼着东西讲吗。”

“唔、好,好吃。”

声音太过细微以至于一瞬间觉得只是幻听。

“很,好吃……”

她那样、拿起了烧烤,张开嘴唇,送入口中。

眼泪却不停地、顺着脸庞,落到竹签,浸入食物。

最后连话语都变得朦胧起来。

只是一味重复着模糊的“好吃”。

我从衣架上取下刚洗好的衣服。

并没有女性的衣服,只是衬衫和长裤。

至少把沾满鲜血的衣服换掉比较好。

“拿去,这个是衣服。我先进房间了,换好了叫我。”

“……谢谢。”

要做的话还是能做到吗。

毕竟恶役也是人,恶役也有情哦。

如果双方能够安静地坐下来交谈的话,才能更加地了解对方吧。

库哼哼,这一点上我一定胜过了那个只会思考如何坑害正派的钱财的社长了吧?

我是不是也应该开始练习反派笑了才对。

啊、久违了的床。

虽然公司是有空余的房间,不过果然还是自己的床躺着会比较舒服。

门外传来细碎的,衣服摩擦的声音。

姑且也有准备湿毛巾和纱布、不过她真的知道如何使用吗?

“好了……”

听到这样的声音,我走出了门。

勇者少女换上了洁白的衬衫,在衣服下看得到绷带的模样,捆绑得很凌乱,但至少捂住了伤口。

依旧还有细微的血迹从上面渗出。

似乎身上都用毛巾擦了一遍,脸颊还留着水珠,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毛巾浸出来的水渍。

衬衫稍微有些宽松的样子,这样看起来就只是普通的柔弱少女而已。

唯一的不同大概在于黑色的及肩长发之中、稍微有一些银色的发丝吧。

“伤口还、”

“那是魔法的伤,愈合不了的。”

真不能小看那个萝莉社长啊,以后还是注意一下言辞吧。

比起一击洞穿身体的攻击,还是无关紧要、却又一直在痛的小伤比较恼人吧。

“吃饱了吗。”

“……嗯。”

没听到真香两个字总觉得有些遗憾。

不过在这个气氛下就算是我也很难玩梗。

“说起来——你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地去追杀…..唔,恶役呢。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我有听社长说过,空间跳跃也不是什么轻松的事吧。听说正派的人也遭到袭击了——”

“那些人才不是——正派......打完魔族又开始内战、打完内战又开始剿除异己,完全不顾士兵的死活,只是一心想着谋取更多的利益——”

“……”

勇者少女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

绷带上的血丝扩散开来,浸到衬衫的边角。

然后又沉默着。

沉默蔓延进空气、让呼吸都变得堵塞起来。

彷徨着、犹豫着,最后终于露出一副下定决心的表情。

“我的、好友,法师小姐。就死在了那样无聊的战争之中。”

她抱着双膝,把脸埋了进去。

“不是为了和平,也不是为了正义,只是单纯地为了利益、毫无价值地死掉了。”

然后转过脸,用那样悲伤的表情望着我。

“就算只有我一个人、就算只能打倒一个敌人、只要能够拯救、像法师小姐那样的人的话……哈、大概师父那边也开始在寻找我了吧。”

“已经见过了哦。”

“是吗,没有遵循他的教导真是……”

砰——

从门口传来一声巨响。

“找~到~你~了!”

唔啊啊啊、吓了一大跳。

被劈开的正门露出了一个裂痕,社长正摆出相当鬼畜的表情把头伸了进来。

快住手,这不是闪灵。

还有你都不会看气氛的吗!

“小~兔~子~乖~乖~、把~门~打~开~”

有这样一边用消防斧砍门一边让人把门打开的吗!

话说回来一个幼女提着斧头摆出闪灵里那副表情比原版还要鬼畜啊!请注意一下形象啊社长!不要把下巴凸出来!

“门~打~开~了~哦~”

明明是你砍开的吧!而且你还是从那个裂口提着消防斧钻进来的吧!

“快、快躲来!”

“咦、咦?!”

明明正在悲伤的回忆之中却突然被提着消防斧上演名场景的幼女给打断了,勇者少女已经陷入了完全的呆滞之中。

“阿——八——你被那个女人骗了吧?不要相信漂亮女人的话哦,她们可是自以为挤两滴眼泪编一个悲惨的故事就能骗到男人的哦?”

“快住手!不要再砍玄关的门了!那个根本不是门只是屏风而已!还有你自己不也是漂亮女人吗!”

“欸?我吗?讨厌啊阿八~真是个罪孽深重的男人啊~”

竟然在意的是这里?而且毫不犹豫就砍掉了我的屏风?!

“好了,勇者酱,束手就擒吧,我的消防斧可是涂满毒液的消防斧。”

“请不要舔那个,放在走廊很久都没有用过,很脏的,而且那个是老梗了,已经不会有人讲了。”

“你看啊阿八!你果然被那个女人骗了吧!”

“从哪里看出来的啊!”

叹了一口气、我拦在了社长和勇者少女之间。

“等等、先冷静一下。我不觉得勇者少女是那么坏的人哦。”

“她当然不是坏人,因为我才是恶役啊啊啊啊看斧!”

危险!

这个完全是朝我砍过来的吧!如果不是我跳开了绝对会被劈成两半啊!

“嘁、没中。”

“什么叫嘁啊!你果然是瞄准的我啊!”

“放心吧阿八我会治疗魔法你就放心地去死啊啊啊啊啊看斧!”

“哦哦哦哦哦哦贴着鼻子擦过去了!这次连竖砍都不是了直接横着劈过来的啊!”

而且虽然说了是治疗魔法但是后面就跟了个去死吧!

死亡状态再怎么用治疗魔法也是无济于事的吧!

“话说回来社长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我可完全没有说过——”

“哼哼哼,平时都害怕寂寞的阿八,今天居然自己买了饭回去吃,肯定是藏了女人。”

“谁、谁害怕寂寞了啊!还有我不是一直都有吃夜宵的习惯吗!”

“哼哼哼,明明是一个人独居却买了一点五个人的分量,肯定是藏了女人。”

“什么叫一点五个人啊,平时社长一个人可都是吃的两个人的分量,所以我才会总是买宵夜啊。”

“哼哼哼,肯定是——”

“社长只是想说藏了女人这句话而已吧。”

“唔……算了不编了,我是追着魔素过来的。”

“魔术?”

“是魔素啊魔素,地球可没有勇者酱需要的魔力补给,所以只要用了魔法就一定会留下踪迹。啊、看样子并不是魔法,只是普通的魔力陷阱而已呢。”

“欸?”

社长得意洋洋地踩到了我的餐桌上。

啊、居然有好好脱鞋子,真是了不起。

然后朝着空中挥了挥手。

什么都没有的角落里传来的玻璃碎掉的、咔啦咔啦的声音。

“要是阿八对她有什么不轨之心的话,一瞬间就会被空气刺穿心脏哦?嘛、毕竟也是思春期的少年,这点防备也是必要的。”

“谁会有不轨之心啊!”

“欸、没有吗,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我有要好的朋友在从事那方面的医疗行业,要去看看吗?是个身材火辣的美人大姐姐哦?”

“咦,真的吗——不对!我完全!一点问题都没有!而且社长每次诓骗我去帮身材火辣的美人大姐姐打工结果都是一些老婆婆啊!”

“不要瞧不起老婆婆啊人家年轻的时候也是貌美如花的啊!”

——“那个——”

一声细微的叹息打断了我和社长的争论。

“我已经输了,再打也没有力气了。所以你们要把我交到哪里、我都没有问题。”

“社长……”

“看啊阿八这就是故作姿态的女人会说的话,接下来一定会拜托让她完成最后一个心愿吧。”

“……”

“被说中了吗,我可是最讨厌你这样的人了,摆出唯独自己一个人苦大仇深的样子,不得不拖着伤口完成使命的样子,是想博得同情吗?是想获得怜悯吗?摸摸你的头就会高兴吗,夸奖你一下就会摇尾巴吗?”

“等一下、社长——”

还没来得及阻止社长。

勇者少女向后退了一步。

然后朝着地面重重地跪了下去。

“拜托了,只要最后一件事就好。”

头也贴到了地面。

紧闭着双眼、任由衣襟的鲜血扩散着。

“哼,我就听听你的请求吧。这是恶役大人的仁慈,可不是什么神明的恩惠。给我记住了、啊,阿八你为什么要抓着我的手臂。”

“嗯?嗯?我倒是想问下社长,为什么一面说着好话一面举起斧头准备砍下去?”

“啊、看到对方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不自觉就……”

在这方面真是恶役的典范啊!

大概是摆出下跪的姿势、肩部的疼痛变得难以忍受了起来。

但是勇者少女还是好好地,压住了哭腔地说着。

可是为什么呢,总觉得那样的声音中。

带着像是解脱了一样的语气

“谢谢、”

“十分、感谢。”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