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我把回忆熬成殇的缠绵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01日

《我把回忆熬成殇的缠绵》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_墨浅羽儿著

我把回忆熬成殇的缠绵

作者:墨浅羽儿分类:总裁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一年多了,这一年多里,他神情的眸子,温润的气息,邪魅的唇角,无时无刻地不镌刻在我的脑海里,只因为他像一个人,一个令我难以割舍的人……他低垂的眼眸深处,突然参杂着些许令人琢磨不透的复杂情感,邪魅的嘴角一道漫不经心的弧线,我似乎还能感触到他的炽热之吻留在我嘴角的痕迹,他紧紧地攥着我发痛的肩膀,似乎一松开手,我便会化成泡沫一般,我很留恋他唇与齿尖的温存,他轻轻地撕咬住我的下唇呢喃道:“恺希,从今天起,你是这个世界上我唯一爱的人了,你答应我,一定要好好的活着,活着是最要紧的,你明白吗,恺希,我不可以再失去你了,即便与所有人为敌,我都不怕,我只要你,你也只可以有我一个”小北的轮廓被月光勾勒出一道模糊的光晕,他的眼眸闪动着琉璃般的晶莹,夜的光影掩盖不住他冷傲孤清又冷峻的气势,一个谜一样的男人,他的气息已经扑到了我的唇尖,他深邃的眸子深情地望着我的时候,我感觉四肢有些僵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北啊。”

我挠着脸冲着小北傻傻地笑着说道:“莫说我比你大上四岁,我是你的姐姐换句话说,我们是近亲不能够在一起的。”

虽然十三岁的孩子到了什么都应该懂的年纪,但发育不良的小北还是一脸懵懂的姿态,让我有些后悔开启这个并不适合我们这个年纪的话题。

“我知道,近亲不可以结婚,否则生出来的孩子天生残疾,这个我从书上看过。”

小北这句话让我彻底陷入崩溃,我心底暗暗地想,小北啊,小北,谁说你晚熟,是谁让你看这些乱糟糟的书,小北深情的眸子盯着我,让我这个对偶像剧男主都不起反应的我突然有一种心动的感觉。

他继续说道:“小七,这个世界上,我只有你一个就够了。”

有了大哥的照拂,我和小北的日子过得也还算安逸,大哥送来的补品治好了小北的营养不良,嘴角的梨涡又一如既往地灿烂。

小北是班上的前三甲,按照老师的说法,他先资条件非常好,其实也不必太过于刻苦,有时候反而觉得小北的心思是过重了些。

恐怕这尹家上下,只有我才是唯一一个最懂小北的心思。他想要离开尹家,离开这个整日弥漫着硝烟的家,他说,取得优异的成绩是他能够离开尹家唯一的出路。

“像大哥大姐一样?”

我笑着问他。

他摇了摇头。

他一直没有觉得他是这个家庭的一员,他的处境远远不及大哥大姐,大哥对他的好,是顾及我和小北这层亲密的关系,以及对他寄人篱下境遇的怜悯,正是如此,触及到了小北敏感的自尊心。

全年级第一,不但能够争取到整个学年度的奖学金,也是小北离开尹家唯一的借口,学校为了重点培养小北,决定批准了他提交的住校申请。为了小北,我也想要离开,离开安逸的生活,去选择一个我也不曾想过结果的未来。

学院为小北安排的宿舍是一处高档公寓,老爸为了小北能够被更周全的照顾,他托人将我也安排到了距离小北公寓仅隔着一栋的公寓住下,这样我和小北几乎每天都能见面。

生活重新步入了正轨,远离了弥漫硝烟的尹家,小北的脸上多了些许的笑容,老爸的生意也是做得风生水起,银行卡账户不定期地都会有资金流入。

但小北一如既往地省吃俭用,偶尔大哥来学校看我们,都会给我们带上两份一模一样的礼物,有的时候是一些生活必需品,有时偶尔也会是一些奢侈品,比如电吹风,大哥可不想让我湿着头发就出门,这样容易感冒,还有就是小北的手表,据说那块手表是大哥从国外带回来的,超过万元,小北将它放在一个他看不见的角落。

如此,他读书就更卖力了。

但就在临近联考前,不知哪里传来的风声,小北是尹家从外面捡回来的私生子。

传到我耳中的时候,联考刚刚结束,小北考砸了。

他申请了假期留校,准备假期后的联考,大哥同意了,我收拾东西上了大哥的车,临别前,我分明看到私生子一词对于小北的伤害,曾经的梨涡少年,眸子变得黯淡凄伤痛楚。

我没有回家,而是寄宿大哥在本市的房子,因为每每想到小北那般凄楚的眸子,我的心也是那样的痛。

为此,我给老爸打去电话,问他为什么在领回小北后,没有与他做亲子鉴定,却被老爸以小孩子不该问的就不要问的借口驳了回来。

那一刻,我彻底崩溃了,想着外面的传言或许是真的,小北本就不是老爸与初恋的私生子,但老爸也不会无缘无故地捡一个没有爹妈的野孩子回来,看小北清秀的容貌,他的父母也并非平庸等闲之人,或许也像外面传的那样,小北的背景有什么不可让人知晓的秘密。

夜晚的风有些寒凉,我竟在沙发上浅浅的睡去,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小北被很多人围在了中间,他们讽刺嘲笑小北是一个没爹没妈的野种。

还有西宫娘娘那副丑恶的嘴脸,她戳着小北的头,用最难听的话语羞辱他,辱骂他此时此刻,我突然像一只发了狂的小豹子,冲向人群,拼了命地撕咬着朝着小北指指点点的人群,用手撕扯他们的衣服,用牙撕咬了他们的血肉。

一股股腥甜的味道流淌进我的嘴里我撕咬着怒吼着躺在脚边的只有那一望无际的尸体累了,我便趴在了小北的脚边,我们只想过无忧无虑的生活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非得要毁了小北吗?

“小七,小七,醒醒……”

我吃力地睁开眼睛,被泪水浸湿的枕边靠着小北那副苍白的面孔。

“你终于醒了。”

大哥暖暖的声音钻进我的耳朵,他抚摸着我的额头。

“我睡了多久?”

我还记得梦中的情景,不想让小北看到此时此刻我这副狼狈的模样。

“你岂止是睡了多久,小七啊,你已经是第四次做这样的梦了。”

大哥当着小北在跟前,竟丝毫不给我留半分情面。

我别过脸,想着先要抹去眼角的泪水再与小北说话,没想到小北竟紧紧地攥住了我的手,泪花在他的眼角绽放。

“小七,你为什么我不值得你这样做……你好傻……你的手……”

小北突然将我的袖口褪到了手肘。

是的,我的手腕并列着几处清晰牙齿的痕迹。

前几次做这样的梦,我都是像被灌了铅一般地站在这群人的身后。

醒来之后,只有无穷的愧疚和自责,我不能撕咬他们,只能撕咬我自己,第三次大哥终于将我的手臂从我的牙齿之间解救了出来,他说食肉动物馋肉也不至于到了如此地步。

想必今天小北也是被他找来的吧,我近似疯狂的给小北打电话,换来的是一次又一次拒接,若非大哥亲自上门劝说,恐怕哪一天我再做梦就会把自己吃了吧。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