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帝国末路的薇尔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01日

《帝国末路的薇尔》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瑞1希希希希1著

帝国末路的薇尔

作者:瑞1希希希希1分类:魔幻小说类型:西幻

正儿八经的异世界冒险小说。这里面没有穿越者,没有系统,没有升级……只有拼尽全力在时代末路挣扎的人,在时代末路冷眼旁观的人,在时代陌路却想要拯救世界的人。充满魔法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盗匪横行、革命叛乱、种族屠杀、亡国灭种……跟随主角薇尔的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法斯克省立魔法学院”里,一个瘦瘦弱弱的女孩儿正被一群顽劣的学生逼到了阴暗的墙角。那个女孩儿和那些学生一样披着象征法师身份的长袍,模样只有十五岁的样子。手里捧着几本厚厚的羊皮书。

“该死的家伙,你居然还敢在学校里闲逛。也太不要脸了吧!”带头的学生揪住女孩长袍的衣领,恶狠狠地骂到,“薇文,你还以为自己是学校第一的法师吗?你这种女巫应该烧死!”

“哼,关你们什么事。我作为法师难道不能进入学校吗。”薇文冷笑着看着面前这群作恶的学生,用同样凶恶的语气说道,“要不是哉央老师被人陷害,你们还敢这样对我?你们真是一群会闻风向的狗!”

带头的学生听了这话,立马就是一巴掌扇到在薇文的脸上,然后扯住薇文的头发让她把脸转过来,又扇了一巴掌。

“那你是什么,你不也是哉央那老头儿的小**吗?”男学生松开了已经被打出鼻血的薇文,嘲笑着说道,“你知道的,你被学院开除是因为你研究黑魔法,和你老师没有关系。但你老师会不会是因为你的所作所为受到牵连,才被人抓住把柄的呢,啊哈哈!”

薇文就算被人打出了鼻血依旧没有要反击的意思,因为学校有规定,不准在校内使用魔法,这也是老师哉央一再强调的。他告诉薇文,学到的魔法不能滥用,要么拯救苍生,要么对付大敌。而在薇文眼里,这些学生根本就是一群无足轻重的毛贼,就算被打两拳也不过就流点鼻血,算不得大敌。

不过相比较,老师可就受苦多了......自己研究那些污浊不堪的魔法其实正是老师授意的。哉央法师发现有一群神秘人从东方的海洋来到这个帝国,这让哉央感到不安。而海洋上来的人正是这污浊魔法的来源。老师称其为“大洋魔法”。薇文在研究这个外来魔法时,也慢慢发现了让老师感到不安的原因。

“住手!”

正当学生们看薇文一声不吭的,想再扁她一顿时,一个女人的叫喊制止了他们。

学生和薇文都向那边看去,只见是一个穿着土里土气的乡下村姑。

“搞什么,你个村姑怎么能随便进到学院里面,”学生们向她叫喊着,“快滚!”

“你们快放了我妹妹!”

“你妹妹?这是你姐姐吗,好穷酸啊薇文?”学生轻蔑地看了薇尔一眼,然后一把抓过薇文的头发,对她吼道,“我跟你说话呢,那个女人是你姐姐吗!你叫她快滚出去!”

“我说了,让你放开我的妹妹!”薇尔被那些学生的举动彻底惹火了,握紧拳头直接向那里冲了过去。

不过在这些学生眼里,薇尔不过像个发疯的乡下村姑,根本不放在眼里,“呵呵,你姐姐还挺爱护你的......”

学生话音未落,一拳已经砸在了他的脸上。其他学生简直看呆了,谁都没想到一个穿着裙子的村姑会跑的这么快。他们还没反应过来,被打的学生已经飞出了四五米远。

其他人赶紧撇下薇文姐妹,去扶他们的同伴。

“可恶,哪来的野人!给我干掉她!”说着,学生们摆开架势,手里拿着法杖,似乎要动用魔法。

薇文这时起身挡在姐姐身前,厉声喝道:“忘了规矩吗?校园内不准使用魔法。你们再敢乱来,我就要叫老师啦!”说着,薇文的右眼里开始闪动着一个魔法符号,似乎酝酿着什么法术。

“你......”

几个学生没想到薇文会来这招,只能马上收了架势,一边诅咒着一边逃开了,“算你狠,迟早烧死你这个女巫!”

见学生们跑远了,薇尔搀扶起被打了的妹妹,眼睛里开始出现泪花,“你有能叫老师的法术,那怎么还要挨他们的打!”薇尔心疼地拿出手帕,仔细帮妹妹把鼻血擦干净。

薇文到是满不在乎的样子,看着姐姐笑了出来,“因为我感知到姐姐你在附近嘛,所以等着你来救我啦。”

“那你这就是故意惹我生气!”薇尔敲了一下妹妹的头顶,瞪着她说道,“你以为我喜欢看你被打的流鼻血的样子吗?”

“好啦不说这个了,姐姐好不容易来看我一趟,我带你好好在这个城里逛一逛。”

看着妹妹这样嘻嘻哈哈的,薇尔却笑不出来。反倒是妹妹越是这样满不在乎,薇尔就越是担心不安。她知道妹妹作为法师,接触了她难以理解的东西,这些东西是薇尔研究一辈子也不可能知其半点的。

魔法是世界上最高级的学科知识,能学懂的人都是天才级别的人物。但是薇尔现在越来越后悔当初听了村里法师的话,送妹妹来学了这么个东西。

更何况妹妹作为帝国大法师哉央的弟子,肯定又被牵扯进了官场里那些更加匪夷所思的事情里。妹妹肯定承担着巨大的压力,但薇尔作为姐姐却毫无办法。

薇文带着姐姐来到一个繁华地带的大酒店。但是当薇文走上台阶准备进门的时候,却被店里的老板给拦住了。薇尔站在台阶下面没有听到上面在说什么,但是后来看见薇文冷笑了一声就准备离开了。

最后,妹妹薇文带着姐姐来到城墙下的一个小酒馆,点了两个菜。不过这里的老板似乎并不怎么热情。看见薇文进店的时候就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姐妹坐下来吃着东西,随口聊起过去的事情,渐渐心情舒畅了起来。薇尔也都快要忘记自己进城来是要干什么的了。

薇尔突然放下刀叉,从自己手提的小袋子里拿出了一个红色的小盒子。然后笑着把它推到妹妹薇文的面前。

“怎么了姐姐,这是什么?”薇文问道。

薇尔打开那个盒子,里面是一条闪闪发光的银色链子。她对妹妹说道:“小的时候我不是给你一个银吊坠吗……那个时候我们家没有链子,你就拿了根麻绳穿起来戴着。后来我想着,还是应该给你配一个链子好看,所以攒钱买了这个。”

“姐姐你……这个好漂亮!”薇文激动地伸过手,从里面拿出那银链子,然后从自己脖子上取下那个用一条丝线挂着的银色吊坠。用这个银链子重新穿起来,再戴在胸前。

“好看吗姐姐?”

这个吊坠形状特别,是一个细长的双棱锥。本来是属于姐姐的,但是自己小的时候一直缠着姐姐要,最后姐姐在薇文要离家去学习的时候送给了她。而后自己十分爱惜,一直把它戴在身边。

“太谢谢你了姐姐!你居然还记得这件事!哇,我爱死你啦!”说着,薇文跳起来一把抱住了姐姐的脖子,差点打翻了桌子。

随后两姐妹开心随意地聊起各种事情,从小时候,到各自远离家门时的趣事。

“姐姐你也应该继续当兵的,凭借你的武艺现在都是将军了。”薇文开玩笑般地说道。薇文小薇尔五岁,长得也比姐姐娇小很多。一头棕发时常乱糟糟的,像个顽皮的小男孩。

“我只是想回家了,我在部队里经常想着你和妈妈。”薇尔像整理洛克的头发那样,轻轻用手抚顺薇文的头发,“你也是,已经三四年没回家了吧......”

薇文听到这里,表情逐渐凝固。她确实已经很久没回家了。就连母亲去世,也因为随老师前往了帝都,而错过了见妈妈最后一面。那个乡下自己成长的小木屋,在她记忆里似乎也变得有些模糊。

正当两个姐妹沉浸于对过往的回忆中时,店老板却小心翼翼地靠了过来。他轻轻拍了拍薇文的肩膀,好引起她的注意。

老板一边搓着肥厚的手掌,一边客客气气地对薇文说道:“那个......你想必就是大名鼎鼎的薇文女法师了吧,幸会呀幸会,呵嘿嘿......”

“是我,怎么啦?”

老板看似客气,可更多像是在害怕,“那个法师小姐,您也知道我这是个城墙根的小店,实在是不适合您这种大人物来用餐呀。以后还望那个……您不要总是屈尊来我们这家小店了……”老板似乎这段话背了有一会儿了,顿了顿继续说道,“您想呀,我们这个小店实在拿不出什么像样的食物给您享用,您要是吃的不开心,我们担待不起呀......您说是吧,呵呵呵......”

这段话听得薇尔莫名其妙,实在是让她摸不着头脑,只能呆在那里看了看老板,又看向自己的妹妹。

薇文听完了也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随即冷笑一声,“哦说的也是,你们这个破店也确实是容不下我这尊大佛呀......好吧,我们吃完这顿就走。”

薇尔瞪了薇文一眼,没想到她说话这么不客气。

但店老板听了眉头都不皱一下,还是依旧客客气气地回应道:“您说的是您说的是......当然了,这顿饭就当我请你们的啦。”

“好!那再给我上瓶葡萄酒。”薇文也是依旧毫不客气。

因为这段小插曲,两姐妹这顿饭后半截也吃的不是很愉快,喝了两杯酒就准备离开了。而刚上的那瓶葡萄酒薇文直接拿着就要出门而去。店老板看见也只是皱了下眉,但是没有说什么。

在门外,薇尔终于受不了了,质问自己的妹妹:“为什么要这么赶你走呢?你怎么得罪人家了?”

薇文撇了撇嘴,很随意地讲道:“我没得罪人家,是他自己不待见我。哎呀都是小事啦。”

“今天我可看你发生不少小事了,到底怎么回事?”

薇文见姐姐那严厉的表情,似乎知道糊弄不过去了。低头想了一下,依旧漫不经心地回答道:“无非就是触怒了一些权贵,被打压了一下受到了点排挤……真的没什么。”薇文摇晃着手里的酒瓶,拉着姐姐向前走去。

街道上人来人往,依旧喧哗吵闹。但两姐妹的走在路上却完全不能在意,都各自像是思考着什么,不再说话。

刚才听了妹妹说的话,薇尔内心难受无比。果然是这样啊,真是......真是自己毫无办法的事情呢。

薇文走到人多的地方,就把斗篷的帽子戴了起来,想要遮住自己的脸。看见姐姐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疑惑,薇文又是笑嘻嘻地说道:“哎呀,免得惹上麻烦嘛......走吧!”

薇尔听到这里只能无奈地咬了咬嘴唇,紧紧挽着妹妹的胳膊,让她把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温柔地用手隔着帽子抚摸着妹妹的头。

她只知道妹妹的生活最近几年没落了,但是没想到现在已经落得这种局面。自己原本活泼开朗的妹妹,为何要开始活在暗处?这样的日子又是怎么一个人熬过来的?

“你不要摸我帽子啦姐姐,我快看不到路了!”薇文用欢快嬉笑的口吻说着。她靠着姐姐肩膀走路,像是又回到了小时候。

“薇文啊,有没有想过和我一起回乡下去住呢?”薇尔眼里泪水在打转,在街上其他人看来可能有点奇怪。但是薇尔想着,只要自己妹妹看不到就行了,“我说薇文,村里教堂的老法师年级越来越大了,我看你不如回去接他的职吧。”

“姐姐,你不要担心我。我留在城里还有好多事情要办呢,我还离不开这里。”

“还有什么事呢,你的老师受到的迫害越来越严重,已经快......你还是和我回到乡下避一避吧。”薇尔声音温和,努力保持着一种闲聊的语气,努力地想要保持着小时候聊天的语气,“你离开家的那么久了,也该回来了吧。”

“就是因为老师快下台了,所以我要办的事情变多了呢,”薇文和姐姐一样,用轻松的口吻说着。她伸手拉了拉帽檐,也顺便擦掉了自己眼角的泪珠。而另一只手,则仅仅握着姐姐的金属吊坠。

“姐姐,等我事情都忙完了,我就回家......在妈妈生活过得地方,和你永远住在一起。”

“薇文......”

一直走到妹妹住处的门口,其实薇尔都很想歇斯底里地把妹妹教训一顿,然后把她直接拖回家。但是最终,她还是只轻轻地拥抱了她一下。有些事情,自己实在是弄不懂。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