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指尖有一束光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指尖有一束光》无弹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一瓣柚子著

指尖有一束光

作者:一瓣柚子分类:青春小说类型:白领职场

阮一枢总是好奇看恐怖片时简疏为什么不往他的怀里钻,就像简疏好奇,为什么阮一枢在不认识她的时候递给她一条深蓝色毛巾。青春年少时的我们总会留下些许遗憾,它们都会用各种方式残留在你的心尖,就像指尖的阳光,无论如何都是躲不掉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简疏托着腮,看着眼前叉腰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的闵鹿,不禁感叹,原来被求婚也不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

闵鹿踢踢刚刚被她扔了一地的娃娃:“简疏,你说我怎么办?”

就在前两天,简疏去复莱找她的时候,恰好目睹了她所说的高频率求婚,也印证她那句“年纪都快赶上我爸了”这个事实。刚刚在停车场,也就是碰见阮一枢的时候,她俩正四处躲避着中年大叔疯狂追捕,又怕俩人的身形被认出来,闵鹿便不管不顾的从她店里拿了几件没用的衣物胡乱套上,谁能想到碰见他们。

简疏:“从了他……啊!”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她小小的头颅就结结实实被闵鹿按下去,

她委屈巴巴的坐在那,抬起手边揉边说道,“要不你找蓝嘉禾帮忙,让他充当你的男朋友,说不定最后还能弄假成真!”

闵鹿摇摇头:“我和他才刚认识,怎么开口提这么尴尬的要求啊。”虽然她的确很心动。

简疏问:“那你说怎么办呢?”

“有了!”闵鹿突然回头,一双大眼忽闪忽闪的盯着简疏。看着笑的贼兮兮的闵鹿,简疏稍稍有种不祥的预感。

......

事实证明,简疏的第六感是对的。她尴尬的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他没有头发,撇开这个不说,其实五官还算干净,不知道剃光头的原因是不是因为要秃顶?他和闵鹿你一句我一句,而且他还不停的瞪一眼简疏。她知道自己这是碍了他的眼,可她也没办法啊,她微微低头扫一眼桌下,微微叹息,闵鹿的小手正可劲的掐着她的大腿。

“真的很抱歉,出于尊重您的角度考虑,的确应该认真的向您说明,目前来说我还不想结婚,谢谢您了。”

“你不想结婚没关系,我可以等。”

“不,您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等我结婚的时候,可能就已经到中年了。”

“那也没关系,你是瑜伽教练,就算到中年,依然可以保持身材,我不嫌弃你。”

“噗。”简疏嘴里的咖啡差点喷出来,对面的男人皱皱眉,更加嫌弃简疏了。她挣扎着看看闵鹿,只见她脸上依然挂着微笑,可桌下的手却加重了力道,简疏也顾不上对面男人递来的厌恶目光,忙伸手去阻挡大腿上传来的力道,也不知是咖啡的热气还是疼痛的感觉,眼里有了些许雾气。

陆章手里刚忙完一台手术,消毒的时候陈欣便追上来:“陆章,下班一起去喝点东西吧。”

“有什么喜事吗,看你今天状态不错。”

陈欣低了低头,稍微有些红晕染上脸颊:“是有好的事情,不过不是我的。”说完目光炯炯的盯着陆章。

上大学那会儿陈欣和陆章是同系的,她暗恋了陆章五年,尽管俩人同窗多年,可她至今还没有向他袒露心声。那个时候每个系都有不同的风云人物,如果说阮一枢和蓝嘉禾是体育系的篮球王子,那陆章就是医学系让人望尘莫及的手术刀男神。

陆章和陈欣到咖啡馆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起来。“李叔?”

“章章啊,前两次我跟你提的介绍对象的事情,你怎么还没给我回复啊?”李茜的爸爸李重和蔼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

陆章汉颜:“李叔,你还是给一枢介绍吧,我这整天忙着手术,哪有功夫考虑这些。”

李重语重心长道:“不行!就是因为你整天忙工作,你妈妈才嘱咐我的。你虽然是一枢的表哥,但人家早就和蓝家那个孩子谈婚论嫁了。你说说,你们家都是医生,三天两头不着家,你可不能再找个医生了,老师就挺好,有双休和节假日,将来有了孩子,顾得上家。”

李重这句话可把陆章惊到了,一枢谈婚论嫁了?他怎么不知道。他深知李重对他和一枢的爱护和上心,也不好太薄李叔的面子:“李叔,你看着弄吧。”

陈欣喝着手里的咖啡,充满爱意的眼神一直没怎么离开陆章。听着他对话的内容,也了解了七七八八,眼神有些许暗淡:“家里又给你介绍对象了?”

陆章挂了电话:“嗯,之前还能找些理由搪塞过去,这次是推脱不了了。”陆章喝了口咖啡,抬眼看向陈欣,“医院里你说的事情是什么?”

陈欣回回神,刚刚的阴郁瞬间一扫而空,“你上次去广东拍的照片我拿给我爸看了,也已经托我爸帮你拿到了国际摄影展的名额,你……会不会怪我偷拿你的作品?”

陆章顿顿:“我不是说了摄影只是我的个人爱好,其他对我来说没有什么。”

陈欣握着咖啡的手紧了紧:“我只是想看到你的作品被大家认可。”

陆章看看脸色有些变化的陈欣稍微有些不忍,其实他不是故意拒绝她的好意,只是他对这些荣誉向来都没什么兴趣,摄影是他从小的爱好,仅此而已。上个月他去广东出差,随手在阳江的海陵岛拍了几组渔民的生活写照,因为它的地形随着地理变化,变成了一望无边的“海中丘陵”,所以他为作品取名“海陵之巅”。

一小时过去了,这场战役还没有打完,简疏坐如针毡,不安的狂喝咖啡,不时抬头望向对面的中年男人。手里的咖啡早已不知道续了几杯,她平时极少喝咖啡,因为里面的成分总是令她失眠,也不知道今晚还能不能睡的着。

“还有就是,我打算后期不做瑜伽教练这一行了,有可能还会转去别的城市,所以为了对您负责,还是就此打住吧。”闵鹿嘴角挂着标准微笑,以一种瑜伽教练的优美体态端坐着。看似毫无波澜,只有简疏知道,她快忍到头了。确切的说,在大叔说“我不嫌弃你”的时候,闵鹿就快忍不住了。

“闵小姐,我不在乎,无论你做什么,去哪里,我都会随时追随你。”

等等,下一句该不会是“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吧”,简疏后背一凉,暗自不妙。

闵鹿:“好吧,既然您这么说,我不妨直说了吧,我喜欢女人。”

简疏正往嘴里蓄着咖啡,听到闵鹿这句话,杯子便僵在半空中,她侧头瞥了一眼闵鹿,闵鹿正用一种意料之中的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她。简疏瞬间会意,回以她深情的对视,同时抬手握了握闵鹿的双手。

好像怕不够似的,简疏补充道:“真白嫩啊,昨晚在家里怎么没发现呢。”说完还不忘来回抚摸两下。

对面的中年男人震惊的盯着她俩看了一会儿,“啪”的一声拍了一下桌子,起身道:“闵小姐,请你自重!”然后头也不回的带走了他来时捧得花束,因为他的力道,导致桌子上还残留了几片掉落的红色花瓣。

咖啡馆的另一边,等陈欣洗手出来的陆章正好看见对面三个人的这出戏。他不禁嗤笑,这么明显的拒绝戏码对面的男人都能信?他看看两个搭戏的女人,在中年男人走后,俩人不忘対掌互击。“看什么呢?”陈欣已然在旁边收拾好,看向嘴角噙笑的陆章。

他整理下衣服:“没什么,看戏而已。”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