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凰逆仙途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凰逆仙途》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烟落轻舟的小说

凰逆仙途

作者:烟落轻舟分类:武侠小说类型:师徒恋

前世作恶多端的弑神宫宫主楚珩本该身死魂销,化为齑粉,谁知却意外重生成废材孩童....自此,她步步走过风起云涌,看破人心险恶,立于风口浪尖,仍笑傲巅峰之上,身处乱世,杀伐遍布,如何能独善其身?回首再望,不觉已踏入一场死局。一棋胜之,是为河清海晏,一棋败之,却足以乱天下。她也终归是难屈宿命,历经磨难,--路荆棘踏破罪恶,本性从不曾湮灭迷失。而所谓犬马声色,也不过皮毛骨肉,过眼云烟。所谓功名利禄,到头来也不过一-捧黄土,大梦浮屠。是归途,有人双手合十,言一句。“回头是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缓了缓刚经淬炼的身体,将剑收起,由于妄空为她骨血所造,可随意收放,所以并不会被发现。

此刻五感六识都超出凡人诸多,楚珩远远听见有人的脚步声,闭眼在角落装睡。

锁链被打开,有个人手持着同昨日大汉一般的马鞭,打着哈欠,一脚踹开囚门,他不耐烦地挥鞭打向一个幼小的奴隶,发出巨大声响。

众人被惊醒,那人喝道:“睡什么睡,起来干活!”

楚珩索性站起来,装作伤势还重的样子,踉跄几下。一旁丹青站起来,搀扶住楚珩。

那人眼睛一瞪,扬手鞭子便无比迅疾地直击上楚珩的后背,楚珩惊叫一声,身子一扑,狠狠挨了一鞭子。

那人恶声道:“磨蹭什么?还不快走!”

又一鞭,骇的其他年纪尚幼的奴隶不敢吭声,惊弓之鸟般向牢门外走去。

而楚珩嘴上说着:“是,是。”待那人走的远些,她直起身子,冷笑一声,回头看着那人的背影,眼底的寒意在明灭跳动。

刚刚那鞭的力劲已经被她一个侧身尽数消去,再说,他一介凡人,怎能伤到已是炼气巅峰的楚珩?

其实楚珩完全可以现在动手,可现在动手便不好玩了。

出了院子,有院里的丫鬟给她们分配工作,丹青抓了个空子,低声问道:“小珩,还好吗?”

楚珩瘪瘪嘴,挤出几滴眼泪,眼眸氤氲出水汽:“丹青姐,疼。”

丹青悯然,但只能匆匆在她发顶揉两下,便去当了苦力。

而楚珩与其他的一些低等奴隶是负责洗府中下人衣服的,身体娇小的楚珩费力地搬起木盆,伤痕累累的小手一点点的揉搓着衣料。

“洗呀洗呀洗衣服,你们一个少不了,洗一洗泡一泡,干干净净好上路....”

不知她洗的衣服,那些下人们可有福分遭受的住?

楚珩哼着歌,很是愉悦地将他们的衣裳洗的干净,她看着自己稚嫩的小手,虽然同前世一样布满伤痕,但终究还是不同些。

她就着清澈的水,看见了一张清秀的脸。

尖尖下巴,漆黑眼眸,细长黛眉,说不出的灵动秀气。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麻布衣裳,如同枯草般的头发松散扎了个鬏

终究是张陌生的容颜。

她呆了片刻,迟疑着伸手抚上未经风霜的脸颊,心中竟有些迟来的不可思议。

恍若是镜中花水中月,她竟然重生了。

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她又该何去何从?

沉思许久,回过神,楚珩冲着水中的自己比了个鬼脸,心思百转,抬头看见刚刚挥鞭打他之人来此处,暗暗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

那人端着一副架子,眼神轻蔑地扫过那些低头忙碌的孩子们,见楚珩抬头打量他,抬脚一跺,道:“发什么呆?还不快干活!”

一颗碎石被他踏的滚落,楚珩低下头,手上活不停,暗暗捡起石子,玩味地在手上轻轻颠了三下。

“腿给你打折咯.....”

她咧嘴一笑,催动掌心灵力,凝聚于石子,光芒乍现,破空而去,朝那人膝盖袭来,去势之快,甚过雷电,凡人肉眼压根看不清。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响彻庭院,楚珩作一副惶恐不安状,眼底闪过一丝幸灾乐祸。

那人倒地翻滚,猝不及防被打,目眦欲裂地抓紧自己被打残的腿,衣裳被鲜血染红,也顾不上是谁做的,发疯般尖厉地叫道:“大夫呢!?”

众人皆惊慌起来,那些丫鬟侍从皆手忙脚乱地扶起那人,也无人再管那些奴隶们。楚珩不慌不忙地伸了个懒腰,唇角带着淡淡的笑,一双眼里却冷的彻骨。

自作孽,不可活。

一道气息感知,楚珩敏锐回过头,若有所思地望了望空无一人的屋顶,留神细思。

庭院内一阵兵荒马乱后,只留下一人看守他们,楚珩不由自主暗笑地眉眼弯弯,肚子里的坏水呼之欲出。

那不正是她刚重生时鞭打他的大汉?

很好,又来一个陪她玩。

那大汉脑满肥肠,膀大腰圆,狰狞面目上带了些幸灾乐祸,他奸笑:“早就看那老小子不顺眼了,穿的人模狗样的,以为自己得了些提拔就了不得了,哼哼。”

“这就是报应,我呸。”

楚珩闻言一笑。

你可别急,马上你的报应就来了。

既然这府中的下人都是一个逼样,那她也没必要心慈手软了。况且,她也不是什么人都打的了的,既然打了,便要付出代价。

楚珩嗤笑一声,突然觉得这衣服洗的有些没完没了了,虽然因为实力的增进,洗着分量极多的衣裳倒也不算太累,可她就是想找些乐子。

毕竟,她可不是真的奴隶。

正当她准备动手时,见远远有嬉笑声来,她微微抬起头,望见二位贵气逼人的少女正相互嬉闹,身旁跟着一众丫鬟,正巧笑嫣然,顾盼神飞。

倩影玲珑,穿梭在花间,正是一派美景秋色,反观他们这些奴隶,想想倒也真是讽刺。

一位少女忽而眼波一转,侧头对另一少女说了些什么,玉手轻指,方向恰恰是她们这些奴隶。

楚珩眯眼,那二位少女像是不愿靠近她们这些卑贱的奴隶,只见一个丫鬟步履优雅,神色带些倨傲,方才还不可一世的大汉见状忙满脸堆笑,谄媚道:“桃儿姑娘有何吩咐啊?”

嘿,还真是三人凑一起去了。

那二位少女中的其中一个,是她重生当天凌虐她的那个什么三小姐。

“将那些奴隶赶过来,由二位小姐玩乐。”

大汉自是不敢怠慢,虚伪嘴脸分外令人作呕,他点头哈腰,忙不迭地将马鞭抽地啪啪作响,粗鄙而可恨。

楚珩动作一顿。

她很不明白,大人也就罢了,这些方才十几岁的豆蔻少女,心肠为何亦如此歹毒。

不过论起恶毒,她倒是不遑多让,又有什么资格去说别人呢?

低头苦笑无言,她起身随着茫然无措的众奴隶,她们是被赶鸭子上架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