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侦心识案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侦心识案》无弹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暮色难却著

侦心识案

作者:暮色难却分类:青春小说类型:热血

曾经的犯罪心理学天才,学术界叱咤风云的人物,能文能武,恣意枪林弹雨,却终究难逃命运,无法选择的出身让他重回原点,一无所有。四年后,他孑然一身,重操旧业,放下一切,成了编外顾问,将所有的报负与仇恨深埋心底,却终究无可避免的藕断丝连。家庭背景,故人重逢,新同事相识相交,种种黑暗与光明纠缠,罪恶与救赎共同上演,交织的势力网如利刃出鞘,直击血腥可怖的真相,而那迷雾背后,是那血色的救赎。刑侦破案文,分明暗两条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空气仿佛凝固了,会议室第二次迎来了全场的安静。

苏铭弋淡淡地说道:“说实话,这仅仅是血案现场给我的直接感觉,但是我不知道具体的献祭流程和献祭时的杀人方式是什么,所以我不能给出专业意义上的犯罪心理学理论。”

这一番话说的真可谓委婉至极。

江子焕见他确实已经把自己的想法和猜测和盘托出,便接着说道:“目前的线索就这么多,工作也安排完了,还有谁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我!”

会议室大门被暴力地打开了,周时杭带着一堆报告冲了进来,什么礼貌全都被他无情地抛弃在了脑后:“现场土样没有凶手痕迹,但这也很正常。而且我验了一下苏顾问说的那个东西,也就是在油漆里混着的,竟然是红色的透明玻璃碎屑,这些个碎的玻璃粒平均直径不超过一毫米,可以说是非常精细,只能是先把大块的玻璃打碎,然后有人亲自一点一点地把碎掉的玻璃磨成了这样……”

江子焕嘴角一抽,几乎在场所有人都看向了周时杭,连一向稳重的苏铭弋都忍不住把目光投向了他。

“看我干什么?”周时杭被众人的目光看的毛了,虽然他知道这些鄙视不解的目光不是针对他的,但换谁谁也受不了被一堆人这么盯着看!

什么样的凶手会丧心病狂到这种令人发指的程度?!!

竟然为了杀一个女孩做了这么多精细的工作,还费尽心思地画了一个极其诡异的现场!

在一片无声的讨伐声中,那诡异的现场竟然只是

苏铭弋看到自己手机的消息提示光又亮了起来,只能再一次打开手机,那是一条微信消息——“是否确认?”

苏铭弋拿起手机回了一句:“确认。”然后起身,对江子焕说道:“现在的线索只有这么多,也只能分析出来这么多,现在只能等尸检报告和技术队二检的结果,应该没我什么事了,江队长,我家里还有事,先走了。”

家里有事这种低端的借口一般都是适用于不想多待的情况,江子焕微微皱眉,说道:“也好,就按苏顾问说的来吧,散会。明天去宋家村的今天晚上就别回去了。”

“是!”

待人都走了,江子焕拉住唐安陌,对她轻声说道:“你有没有觉得苏铭弋很不自然?”

“怎么了?老大你不累吗?”唐安陌趴到了桌子上,整个人半睡不醒的。

江子焕只能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她一眼,怒道:“你没看出来他对我们一直都有所保留吗?尤其是刚才说的那段,简直是敷衍!”

唐安陌并没有打起精神,但是鉴于眼前这人是自家领导的份上,还是应了他一句:“嗯?为什么?”

江子焕得到应和,直接来劲了,开始喋喋不休地说了起来:“他刚才说的看似深奥,实则跟犯罪心理学一点关系都没有,那只是对于刑事案件现场的一般分析,只不过这些分析完全取决于办理刑案的经验,一般刑侦工作时间小于五年的人都是不可能做到的。”

“那挺好呀……”唐安陌可能是要不行了,两个眼皮正在打架。

“好什么好!”果不其然,精力充沛的江子焕又来劲了,“你就不想想吗?为什么他会那么有把握用自己的刑侦经验唬我们?除非他非常确定在座的各位没有比他强的,或者说,他太了解市局刑侦大队的整体水平了……这绝对不是赵局口头上告诉他一下就能做到的……小陌,你睡着就睡着,别打呼噜行不行?注意形象!”

回答他的是一片更大的呼噜声,女警已经进入梦乡了。

江子焕:“……“

……

远在大街上的苏铭弋还不知道自己被怀疑了,他套了一件黑色的风衣,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打车到了日夜酒吧。

霓虹初上,在这小小的车窗后面,街边的景色一一在眼帘里滑过,幽黄的路灯灯光一个接着一个挤进他的视线,好像西方的落日,一天接着一天,永远不会真的落下,也永远不会真的升起。

仔细想想,刚才做的事情有一点太急了,说不定那个精明的刑侦大队长已经怀疑到他身上了。

出租车缓缓前进,穿梭城市灯海,开到了城郊的一处小镇,两边的路灯瞬间暗了下来,甚至有几盏路灯已经坏了也没有人去修理,好像一走过这条看不见的分界线,城市里的繁荣缤纷就与这个地方毫无关联了。

车子在日夜酒吧门前停下,苏铭弋交了车费,下车后直接走入酒吧,径直上了二楼,打开一间包间的大门就走了进去。

房间里,一个中年男人正坐在沙发上,他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整个人很清瘦,这时候正搂着旁边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小姐,拿着酒瓶有说有笑的。

苏铭弋被屋里浓厚的香水味熏得差点没直接休克过去,“冯笙,你在干什么?“

“很明显呀,”叫做“冯笙”的中年男人看都没看他一眼,伸手挑了一下身边小姐的下巴,笑道:“喝酒玩女人,人生乐事呀!”

苏铭弋眉头紧锁,他突然上前一步,抢过冯笙手里的酒瓶,一下子把酒瓶砸在了沙发前的茶几上,“哗啦”一声,玻璃酒瓶碎掉,原地只剩下一地玻璃碎片和飞溅出来的红酒。

苏铭弋淡淡地看了冯笙一眼,淡淡地说道:“你想怎么玩我不管,但是一别让我看见,二别让警察看见,我们之间相安无事。”

冯笙低眉浅笑,说道:“怪不得‘夜’一直不相信你,也容不下你,苏铭弋,你这一身正气有的时候会让我们这些行走在黑暗中的人很害怕。”

“说重点,”苏铭弋不耐烦地打断他,“你要给我的人呢?”

冯笙笑了笑,靠到了沙发背上,又伸手把那个小姐抱到自己身前,这才缓缓开口:“人给你留着呢,但我先说好,那丫头看着特别瘦,去你那儿可能不太合适。”

苏铭弋无奈地苦笑了一下,“我只是个跟你一样的中间人,人家自己要求去,我也不能拦着呀!”

“行。”

冯笙拿手机操作了一下,过了一小会儿,一个女孩从门口走了进来。

她一身黑衣,宽大的风衣下优美的线条若隐若现,双瞳剪水,长得很好看,直发披肩,英姿飒爽的感觉油然而生。

苏铭弋仔细地打量了她一下,半晌后无奈地笑了一下,说道:“你知道跟我走是去做什么的吗?“

“知道,“对方爽快地回答,“去做杀手。”

“那你知道‘夜’这个组织是什么样的吗?”

“知道。‘夜’是H国国内最强大的杀手组织,它的势力遍布全世界,在世界各国都能找到它的影子,而且保密性很好,安全。”

苏铭弋嘴角弯起了一个微笑的幅度,随即浅浅一笑,说道:“最近s市发生了一起恶性的邪教杀人案件,闹得满城警力投入,风声紧的很,所以近期我不能带你走,丫头,有耐心吗?”

“当然。”

苏铭弋笑问:“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里?”

女人低下头,说道:“我叫颜婼,家……”

“行了你别说了,”苏铭弋忽然开口打断她,他看向冯笙,笑道:“你的人不靠谱呀,要是不想你的声誉全部被毁了,尽快弄清楚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来路。”

此言一出,真可谓语不惊人死不休,不大的包间内,空气在刹那间凝固成碎冰,打在所有目瞪口呆的人的脸上。

冯笙几乎是下意识地跳了起来,一把推开身上的小姐,直接冲到颜婼面前,一边警惕地看着颜婼,一边盯着苏铭弋的动作,“苏哥,你说这人有问题?!”

苏铭弋冷冷地看着他,“说的话全是自相矛盾的,这样的人你也敢带到我面前。”

“什么?!”冯笙骂了一句脏话,一把操起地上的玻璃片,直接对着颜婼砍了过去,颜婼向后一退,闪过了这一击。

一击未中的冯笙下意识地又是一句脏话,手腕一转,就又是一招,结果刚伸出去的手却被苏铭弋挡了下来,苏铭弋伸手握住了冯笙的手腕,又用力把他甩开。

“颜婼这个名字是真的,”苏铭弋缓缓说道:“刚才你回答我有没有耐心的时候,你的瞳孔微张,这是受到了惊吓之后才会表现出来的生理现象,但我以为我们之间的对话不至于让你惊讶成这样,所以是我提到的‘八·一六’邪教杀人案让你惊讶,至于你惊讶的理由,应该就是不理解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个案子……你很在乎它,对吗?”

他的声音似乎天生就有诱惑力,能吸引人情不自禁地听进去,甚至不忍心打断。

颜婼不置可否。

苏铭弋淡淡地说道:“她是警察,级别在省厅,至少是警监的衔,年纪轻轻能坐到这个位置,一定是立过大功的人,再从她今天能不被你发现,甚至站在我面前的表现来看,她的功劳是建立在化妆侦查的基础上的。”

冯笙恍然大悟,惊道:“苏哥,你说这女人是立过功的卧底?”

化妆侦查员,也就是俗称的卧底,如果说卧底立过大功,那必然是摧毁了一整个幕后的黑恶势力集团,或许是贩毒制毒集团组织,或许是杀手组织,或许是黑社会……总之,就是跟冯笙他们这种人有深仇大恨的人!

冯笙握紧了手里的玻璃片,狠狠地看着颜婼。

颜婼气急反笑,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在省厅?”

苏铭弋:“因为能查到我的,只有那一个人,他在省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