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爱在最后一公里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爱在最后一公里》无弹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汀水南著

爱在最后一公里

作者:汀水南分类:青春小说类型:现实生活

和乐佳园是一个即将被物业公司放弃的客户,业主与物业人员之间矛盾重重。疫情汹涌来袭,执拗的物业主任郝仁临危受命。治疗一线是医院,防护一线是物业。做好防疫最后一公里,他始终坚信爱比病毒蔓延得更快。请看危难关头,和乐佳园在社区的指导和郝仁、众业主的努力下,如何解封家人、邻里之间的高墙;融化业主与物业公司之间的坚冰。众人抱团取暖,齐心战疫,突破肺炎病毒的封印,等来春暖花开阳光灿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和乐佳园门外停着一辆大红色的宝马suv,灯光刺目车门大敞,穿着一身黑羽绒服的年轻车主叉着腰冲门卫室叫骂着。

“……老子就不交物业费了怎么地?也不看看你们什么狗屁服务!”

“谁规定了不交物业费就不能回家的?业主花钱请了你们是来给业主服务的,还真当自己是祖宗了?谁给你们这么大的脸!说得好听叫物业,说直白点可不就是旧社会的管家、佣人……”

“信不信今天老子就把你这破门卫室给拆了?”

“曾老板,曾老板,消消气,这缺德事是吴主任干的,可他已经辞职走人了,这事真的与我们无关的!”夜班保安左伯,今年已经六十二岁了。

和乐佳园的物业为了节省开支,岗位根本就没有满员,仅有的几个员工还大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年人,招聘年纪大的员工好啊,工资要求不高,还觉少,安排值夜班正合适。

左伯见这火冒三丈的业主被拦在外面,还真怕他动手,只好缩着脖子出来一个劲儿的解释。

“听说新的主任已经来过了,说了明天就请人来清除干净,今晚就委屈大家一下,把车停在外面吧。”

“你看,小区其他业主的车都在外面的。”说着,左伯还伸手指了指,门外一溜的都是车,证明他所言非虚。

岂料那曾老板一听这话更加来气了,“凭什么我要停在外面?别人都停我就一定要停,不停是我错了?”

“不,不,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左伯吓得连连摆手,“这是领导交代的。”

“你作不了主就叫你们那狗屁领导来!大晚上让人回不了家,看看他还有什么道理!”

“已经打过电话了,就来,就来……”

“住手!”郝仁一过来,看到的便是左伯被曾老板逼到墙角进退不得的样子,他连电动车车钥匙都没顾得上拔,便急急的冲了过来。“有话好好话,千万别冲动!”

人未近前,便闻到一股浓浓的酒味。

“郝主任!”左伯凭直觉认定是救星来了,只差没感激涕零,“曾老板,咱们主任来了!”

这位曾老板最是跋扈,不交物业费就是他带头发起的,上回吴主任找他催缴,硬生生被他追着骂了大半个小区,连吴主任都不敢招惹的人,他一个只想混口饭吃的老头子哪里敢去触他的霉头?

今天也是赶巧了,小门大门被堵,偏就把这位爷给堵在门外了,左伯不知新主任的底细,只在一旁有些提心吊胆。

“你就是他们的那个狗屁新领导?”曾老板总算是放过左伯,转过身来直接面对郝仁,“你说说这什么情况。”

戴着硕大金戒指的手指从郝仁的面前点了点,再移向门口的两堆大山,“老子,嗝~老子要回家!”酒嗝喷出的酒气直冲郝仁面门。

“醉了?喝了酒还敢开车?”郝仁本能的皱紧了眉头,他退伍后的第一份工作是交警,对酒驾简直深恶痛绝。

曾涛有满腹的牢骚,正准备好好的刁难一下这位新上任的物业主任,却不料猛不丁的听到这么一句话,把好好的说辞一下都惊回去了。

细细的打量了下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四五十岁的年纪,身形笔挺长着一张国字脸,皮肤黝黑,看上去倒是比前任那个姓吴的忠厚一些。

不过他并没有因为他的这个长相而减少半分心中的怒火。

他们小区的这个物业,真是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

之前增容小区停车位,费用已经让业主出过了,结果停车的时候又把车位锁起来,要另行加收管理收费;还有小区监控,多处设备损坏,已经形同虚设……

诸如此类令业主不满的事情数不胜数,今天更过份,回家竟然连大门都被堵起来了!

目的不过是让业主乖乖的交清物业费!这吃相,也太难看了些。

“怎,怎么的?你们物业比天大还是比地大,管天管地还能管到老子喝不喝酒?简直笑话!”曾涛嗤笑了声,越发声音高涨。

“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的行为是对你自己,也对别人极大的不负责任?”郝仁皱着眉把话脱口而出之后,才惊觉现场的气氛不对,哦,忘了他现在是物业主任的身份。

“咳~,您现在是真的不适合再开车了,不如先把车停放在外面?物业值班人员一定会帮您好好看着,保证不受丝毫损伤。”

“当然给您回家造成麻烦我们非常抱歉,明天,明天物业一定会安排人清扫干净,还大家出行方便!”

幸亏郝仁圆转得快,很快摆正了自己的位置。

“明天?你说的倒是轻巧,凭什么你们做下这样的恶事,要让业主来承受?老子今天晚上就要把车开进小区里去,不然咱们没完!”

虽然曾涛还放着狠话,但声音已经降低了很多了。

今晚同事聚餐,推脱不过喝了两杯,人没醉,从饭店到家也没多远的距离,便凭着侥幸的心理自己开车回来了,到底是酒驾,难免心虚。

“我今天过来接班的时候就已经下班了,根本请不来人,”郝仁继续耐着性子解释,“其实大家都不想弄成这样的,可这不是没办法了吗?我来了这里,往后大家就成了一家人,咱们互相理解、支持,一定让和乐佳园越来越好!曾老板给自己,也给我这个机会好吗?”

眼看着架打不起来了,左伯这才敢上前,“是,是,曾老板有意见和建议尽管提,咱们新来的郝主任肯定不一样!”

“哼,那谁知道呢!”曾涛的气势非常符合‘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对战规律,很快便已经奄奄一息了。

他瞥了眼郝仁,其实也知道自己再怎么要求,今晚车都是进不去小区的了,只是对物业的不满情绪埋在心里很久了,正好借着今日想要发泄一下而已。

可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的态度一直都不错,三更半夜的,也没了再闹的心思,“明天啊,明天要不清除,咱们没完!”

……

“咱们小区,呵……就是这么个样子!”左伯边伸手把郝仁往门卫室里让,一边抹着额头苦笑。“天冷,要不要进去暖和暖和?”

郝仁看了下手机,已经快一点钟了,他摇了摇头,家里只有儿子一个人在,还是赶紧回去的好,“晚上盯着些。”他对左伯指了指门外停着的一溜汽车。

“嗯嗯。”虽然左伯的头隔着玻璃窗冲他点得像小鸡啄米,郝仁却很难放下心来。

这个和乐佳园物业聘请的员工真是……平均年龄足有五十多了,晚上还只有一个人值班。

再看看堵在门口的两座大山,他心里把姓吴的前任骂了不下千八百遍,吃饱了撑的,做这么亏心的事。

郝仁哆哆嗦嗦回到家儿子屋里的灯已经熄了,他漱洗了下再轻手轻脚的回自己屋里睡下时,已经快要凌晨两点了。

“赶紧睡,明天早起做早餐。”

江城的冬夜在凌晨之后整片时空似乎都静谧下来,空荡荡的大街上偶尔有车辆经过,鸣笛有回响,仿佛落单的独雁。

路灯投下斑驳的树影,马路便在这明明灭灭里延伸,谁都猜不透夜的黑里潜藏了什么,都在等着黎明的那一抹鱼肚白。

此时,江城迎来了至暗时刻,既在意料之中,也在预计之外。

凌晨二点刚过,政府发布在微博上发送了一则特殊的消息:为切断新冠肺炎病毒传播途径,江城封城了。

无数晚睡的人按亮了手机,也有更多人在睡梦中一无所知。

郝仁是在电话的狂轰滥炸中醒来的,看了下时间才刚六点,虽然不知道左伯又有什么急事,但他坐起来揉了把眼睛后,还是立马接了。

“主任!郝主任,不得了了!你快来吧,业主们都快疯了……”

左伯带着哭腔,后面还说了什么郝仁根本没法听清,但电话里的嘈杂他隔着话筒都能感受到,跟炸了锅似的,已经吵成了一片。

他整个人一下就清醒过来了,披着衣服就冲进了洗手间,只来得及匆匆抹了把脸让自己迅速冷静下来,便去敲了敲儿子的房间,“天天,自己做早餐啊,爸单位有急事。”

冬日清晨最冷,骑电动车最受考验,凛冽的寒风像锋利的刀子,刮在头脸上生痛,穿着厚厚的线裤也是一点事儿不顶,刺骨的冷是直接渗透进骨头缝里,不一会儿便冷得整个人都麻木起来。

郝仁顶着呼呼的北风一路疾行,把电动车的‘油门’放到最大还犹不知足,只希望能快点,再点快!

他想不通这么一大早的,小区里会发生什么事,但能让左伯为难的想来想去也只有门口的那两堆土。是小区业主发生了什么急事要这么一大早的出门去吗?

还真是会挑时候啊!

郝仁都联想到120了,希望自己能来得及帮上忙,从家里到和乐佳园平常要二十来分钟的路程,生生被他缩短到只花了十来分钟。

可是等他赶到,才发现自己的想法实在太简单了。

“主任,主任,你怎么才来啊!怎么办,怎么办?大家都要出城!”还隔着老远,便看到左伯从门卫室窗口探出的花白脑袋,似乎才分开短短的四个小时,这老人便又迅速的衰老了几分,脸上的皱纹全被挤成了一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