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娱乐星八卦:boss悍妻升职忙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3日

《娱乐星八卦:boss悍妻升职忙》无弹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云海上的月光著

娱乐星八卦:boss悍妻升职忙

作者:云海上的月光分类:青春小说类型:穿越

作为演员,娱乐圈就是职场——片场就是部门,演技代表你的岗位能力,作品就是你的成绩。在娱乐圈的职场,想成为一名优秀员工,除了看脸,还得看业绩。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做个戏子,可为何总会撕X不止……好吧~既然你们都评奖了,那赚钱的事情还是让我来吧!PS:没有冲动脑残的一言不合就开干,喜欢套路文的可以绕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我们虽然痛惜她的任性所为,却更痛惜一位优秀演员的离去;她惊艳了我的青春岁月,却没能温柔我尔后的时光。

这是外界影评人对幽若涵之死的第一次发声悼念。

人死如灯灭,万念成空,可留下的人,生活还是要继续。

涉‘毒门后,总局发文禁止各大媒体平台以任何形式宣传与劣迹艺人相关的一切,因此幽若涵的遗体告别会办得十分低调、简单。

能做到这样还是许多粉丝主动要求的结果。

“如果小涵能看到这一幕,她应该也能含笑而去了。这倒也不枉费这些年她的努力和坚持。”潘予梅叹道。

对于这群粉丝、影迷的举动,张济内心很复杂。

许多时候他很瞧不起这些粉丝,他们对明星的喜爱没有缘由,持续短暂又来去频繁,这种喜欢、倾慕、着迷,在他眼中一文不值。但此时张济隔着老远又能感觉到他们齐心合在一起,决心想做某件事情后的那股无往不利的势气,放佛只要他们真的想,面前的一切阻碍都过不是一场浮云,吹之即散。

幽若涵把张济和公司都整得很惨,但合作多年,看着她从一届影视院校女大学生,在他的帮助下一步一步走到四小花旦的位置,张济心里对幽若涵的感情是相当复杂的。比起这样亦师亦友的情感更复杂的是她背后的那些关系网和人际纠葛。

一开始的震怒过后,张济心里的感受和大多数被熊孩子坑了一波,不得不耐着性子帮他们擦屁股的家长没啥分别,唯一不同的恐怕是面对凤于飞这个人了。

这个被她藏得很好,远离红尘是非的孩子,在她死后免不了还是被卷入了这场风波里。真相的迷雾太浓,张济也不知道幽若涵的死与这个孩子有几分关联,可只要是沾了一点边的,他就有理由恨他!

是恨。

他从见到那个人的第一眼就很确定,面对那个人,他的情绪和立场就是恨。

只从他走入星云管理层,这种挫败和事情发展完全不在掌控范围之内的感觉已经多年不曾体会过了。而她和那个人让他又重温了一遍。

罢了!

人的一生来和去总要有个形式,才算对这个世界有所交代,特别是她那样曾风光霁月的人,怎能默然退场呢?

他对那个人的恨,未尝没有自己不够强大的因素在里头。

爬得越高,对这个世界就越敬畏,那个孩子要懂得这个道理,还需要多年打磨,又或许被幽若涵保护得这么好的他,这辈子永远不会了解吧。

“都准备好了吧?”思想回归大脑,视线重新聚焦,张济望着显示器里那群手捧白花坐在公司楼下的一大群粉丝身子也不转地问着助理。

“张总,签约和告别会放同一天举行,时间虽然有些赶,但不会有影响的。”张济的助理是一个28左右的男子,个头比他还高一些,留着寸长的短发,两人长相不一,但行事作风却总给人相似的感觉,他平静地看着上司的背影,眼底带着崇拜和敬畏,话语间恭敬却充满肯定。

“仔细照看,别出什么差错!”信任归信任,该强调的还是要强调的。

语毕,张济转身坐回位置上闭幕眼神,这几天来不单潘予梅没休息好,他也一样。

这个圈内涉及的利益太大,因此幽若涵善后之事也格外费心。张济这几天游走在各个阶层间一刻也不敢放松,一有空闲还得参加公司高层的讨论会,眼下事情总算得到了较为圆满的解决,他绷紧的神经才稍稍舒缓。

助理见上司没了声音便轻声退了出去,把办公室留给他,好让张济好好休息片刻。身为张济的助理,他知道这些天这位上司的日子有多难熬。作为星云传媒的大股东之一,也是执行总裁,在幽若涵这件事情里,他对内对外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这一次的危机公关可谓圆满至极,公司虽然不得已割舍出了巨大的市场份额,但却没有付出多少实际利益。说白一点就是给你的东西,你拿了也未必接得下来。况且,都混到这个层面了上,谁又没有点交情与人脉呢?

哎!希望沈墨云能一如既往的走运,接下幽若涵的部分资源,补回星云丢失的一部分空缺,涵姐的儿子能争气一些,不负张总的厚望吧!小助理心里默默想着。

签约会结束后,凤于飞赶紧换好衣服,在一众同事惊讶的目光中火速离去。

被记者纠缠了一会儿,回来有些晚的安子崬险些和夺门而出的凤于飞撞上。

安子崬看着大步流星,雷厉风行的凤于飞从身边走过,总觉得私下里的少年透露出的气势和气场远比公众前的强大。难不成,他也是个有故事的人么?

看来星云今年的动作有点大啊!难怪妈妈宁可牺牲他的高中学业,也要逼着他今年复出。

潘予梅先行一步在车内等候,从会场的贵宾通道出来,凤于飞熟练地坐上这辆黑色的商务车,车子一路七拐八绕,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郊区告别会的现场。

凤于飞实在困得不行,却又不能睡觉,因为上车之后潘予梅还有好多事情要交代。她脑子很重,大脑有些缺氧,眼睛看东西很模糊,耳朵听得也不是很清楚,昏昏沉沉,不辨东西。摇下车窗,反正也不必忌讳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或者后续的行程被狗仔拍到。

即使身处不同时空,可周围空气里弥漫的独特气息告诉她,这里就是华夏政治文化中心——北平,和前世的首都有着同样的魂与脉搏,也是她今后生存和想要逃离的地方。

吹着干燥的风,吸了一口浑浊的空气,凤于飞反而更清醒了些。

这几天需要她消化的东西实在太多,她纵有成人的思维和解决问题的能力,面对如山一般的工作也有些无可奈何。困境一时半会儿也改善不了,她索性懒得去思考那么多,本着一切顺其自然,且听公司安排的想法放空了思绪,让自己神游物外。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30岁后的女人,爱过,伤过,痛过,把成长的一切都体谅和放下,将生活归于平静,偶有涟漪,不过是面对平淡无奇的命运,心底的那点不甘在作祟吧了。既以失了初心,纵然对未来还有幻想,却难再有二十岁那般激情和天真。

凤于飞感慨之际,李沐晴却很兴奋,因为她得偿所愿,成功拜萧楚红为师了!

萧楚红是华夏舞坛上为数不多的几位世界级舞蹈大师之一。她自小习舞,从高中时期开始崭露头角,自取得第一个世界级现代舞冠军奖项后,她又陆续在各类世界级的舞蹈比赛中拿下数个大奖,走到了许多前辈前头。

如今的萧楚红在舞蹈领域的造诣可谓登峰造极了,但她却未就此停下脚步,不但将自己的舞团打造成世界级的高水准团队,更积极挖掘培养有表演天赋的新人,准备跨界,开辟新的疆土。

在这样契机下,李沐晴适时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而刚好与此想法不谋而合的母亲通过自己的门路和关系拿到了一个学员的名额。

前后两件事情加在一起,让李沐晴欣喜万分,即使心里筹谋了很多次,可通往梦想的道路就这么铺平了,还是让她感到有些梦幻,简单到有些难以相信。

李沐晴的妈妈曾是和萧楚红同一届一起学艺的师姐,交情自然非同一般。李沐晴跳的是古典芭蕾,和萧楚红最擅长的舞种不同,但萧楚红能成为舞蹈大师,这点小问题自然难不倒她。

李沐晴也够拼够争气,借着自己十六七岁舞蹈根基还在,硬生生把前世荒废了十几年的舞蹈重新捡了回来。

刚结束舞蹈考核,又因为心情有些激动,李沐晴胶原蛋白满满的小脸有些潮红,青涩里透着别样的风情,让萧楚红心里对这个新收徒弟的满意度又上涨了几分。

舞蹈功底不错,人也能吃苦,而且长相气质各方面条件也好,给她一个学员的名额倒也不算浪费。

最近好事不断,萧楚红心情格外舒畅,隐约看到了新项目成功的可能。

从世界舞坛半隐退的萧楚红自信满满,可对新项目,心底总是有些不确定,她眼下并没有预料到自己即将通过这个新项目开启她的另一个人生巅峰。同处一间舞蹈室的三个人中只有李沐晴知道,今年夏天过后,帝都的文化圈里又多了一位能和手腕通天的段倾鸿一较长短的牛人。

段倾鸿虽是一介女流,却做成了许多男人都做不成的事情。

她取得成功的某方面得归功于她生的好,段家现阶段掌权人嫡系的出身扫平了她成为华语电影最大的发行商的巨大阻碍,更重要的是她几年后嫁给了华语国师级的大导演方存禕,从创作到发行,加上一直以来合作得非常好的专攻院线经营的林家,她的影视事业生态圈彻底补齐,在华语影坛中立于不败之地。

不过段倾鸿虽强,却也不是无敌的。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佩服萧楚红眼光的长远和精准了。她半路杀出,强势崛起,完美地避开了与段倾鸿的事业竞争和冲突,把演员这影视圈关键性的一环抓在了自己手里,与段倾鸿分庭抗礼,瓜分天下。

刚穿过来的凤于飞还和这两位女王接触,她目前就是个技能弱小且单一的小兵,只有成为像张济那样的大BOSS才有机会和这两个人谈条件。

暂时没遇上不代表以后没交集,幽若涵的私生子,走娱乐圈这条路,不可避免地最后都会与这两个人往来,希望是友非敌吧。

幽若涵的遗体告别会并没有选在她的头七,而是提前了一天,第七天要留给凤于飞,还有某些人。

这天下午,上千名粉丝穿着白体恤,手捧白花聚集在告别会的棚外为自己偶像送别。得知消息后,他们从早上等到现在,有几个哭得很悲痛的粉丝晕了又醒,明明已经不堪承受了,却还要死撑着送她最后一程。

他们只是极少的,很有幸的一部分人。

今宵一别,便是永久,哪怕远隔万里,也要陪她走完最后这几步路。

这一次的告别会星云传媒并没有邀请任何一家媒体出席,但也有不少记者自发地穿着白衣和粉丝们站在外面一起等候。

下车之后凤于飞先行,潘予梅跟在她身旁,其他的公司领导们陆续走在两人后面,当外面的人们听到棚内传出的阵阵冥乐后,纷纷低下头头来默哀。

纸钱、冥乐、香火的气息,还有那灰蒙蒙的天,是他们伴随偶像最后的记忆。

凤于飞跪坐在幽若涵的遗体旁,满面悲戚。

她是真的难过,为幽若涵和原主,也为她自己。

穿越这件事让她深刻地明白,人生未必有那么多的来日方长,那些“本可以”成了回首时最深切的痛。

她的亲人,她的婚姻,她的朋友……

今天既是幽若涵的告别会,也是凤于飞和她自己的告别会,从今以后,她就是一个只有现在和以后,没有过去的人了。

她往后的人生,除了生死,似乎也不剩什么大事了。

关于生死,记忆中让她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

按照她老家的风俗,人死之后要先挑一个地方下葬几年,平息过后再迁到真正的墓地去安葬。

她的大伯是一位军人,因公殉职,死的时候最小的儿子才6岁。

犹记得那是一年初秋,大伯迁坟那时她还很小。

小孩子会幻想各种可怕的事情自己吓自己,小小的她也格外害怕见死人,尤其是那种死了几年,挖出来只剩下骨头的死人。

她为此曾担惊受怕了好几天。

可惜直到迁坟的那一天,她没病,也没有考试能请假不去,只好硬着头皮躲在爸爸妈妈身后,跟着全家人一起出门。

到了大伯下葬的小树林里,墓地已经被其他叔叔们提前清理好了,她被安排和堂哥一起撑伞,紧张的她怯生生地站在堂哥身后咬着牙,打着颤望着众人起棺。

和电视剧里描绘的不同,大伯父的棺木不大也不厚,几个壮丁找到了钉眼就开始起钉。她和比她大几岁的堂哥堂姐撑着大黑伞站在坟边,堂哥堂姐们虽然表面上镇定,但颤抖的双腿暴露出了他们此时同样惶恐害怕的心情。

她不敢往里看,却又不可避免地看到一些东西,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她对死人和死亡才有了新的理解。

棺木下面是几层裹尸布,颜色很旧,深浅不一,虽然很难看,但没有她想象中那么丑陋与恐怖,许是因为葬着的那个人是和她有着深厚血缘关系的大伯。

大伯父是穿着军装下葬的,几年过去,衣服早已破败但依稀还能看出几分之前的样子。

望着腐败衣物那一角上头几乎分辨不出的小红星,她想起了大伯父家中那张大照片里他穿着军装,露出一排大牙,笑得笔挺英武的模样,眼睛刷地就红了。

在她的右侧,老人们按照旧俗焚香搭架,铺上冥纸,撑着大黑伞遮住阳光,不让天光照射到死去故人的尸骸。

爸爸和几个叔叔、爷爷一起小心翼翼地将一块块骨头拾起,按人体骨架的排列顺序分左右放好。她怔怔地倚着伞架,忘记了悲伤与恐惧,平静地看着并不神圣的这一幕慢慢发生,直至结束。

其他叔叔婶姨们七嘴八舌地和大伯父说话,双手捧着有些黄黑的人骨用冥纸轻轻擦拭着,将擦干净的骨头按照从脚到头的顺序轻放到焚香的木架上再装回罐里。

原来人死后是这个样子么?没有可怖的鬼怪,没有腐尸烂肉,没有刺鼻难闻的气味,有的只是亲人们的呢语,和夹着回忆的问候与嗟叹。

青年们确认所有的骨头都被捡完后,一涌而下跳到棺里去摸钱币,都是几分几角的小钱,但他们每摸到一个都好像中了500万一样开心。边上的老人们看着年轻人这么不着调的模样纷纷打着趣儿,她在一边苍白着小脸,也被大家伙这样子逗笑了。

仪式的最后,爷爷慢慢走出人群,捧着双手把红布压到罐子上盖子盖好,确认了几次真的盖稳了才不舍地收回手,末了还在罐身摩擦了两下。

“老大,几年不见,过得还好吧!老豆今天来给你换个地方睡觉了!你在下面要好好的,也要保佑小耿他们啊!”爷爷老了许多,但身体还很健朗,他和老友絮叨般的语气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的悲伤,但这画面却偏偏把她看哭了。

悲伤和怀念并不一定要煽情,也无需流泪,那些没有说出的话,远胜千言万语,那强忍控制的眼神,也强于形式多样的表达。

大堂哥眼睛也红了,但今天是他父亲的大日子,他成功地没让眼泪掉下。

他来到木架前弯下腰,在爷爷小心的搀扶下吃力地背起大罐。大伯用他宽阔的臂膀护佑了他多年,今天轮到他用稚嫩的脊椎撑起家中的一片天了。

小堂弟撑着伞站在他身边一路护送上车远去,驶向早已定好却空了好几年的墓地,旧坟地边上彻底烧完的纸钱灰被风吹起,在空中打了个转,又轻轻飘落,一切就此尘埃落定……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