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你是镜子我是影子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你是镜子我是影子》最新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火锅仙子小说

你是镜子我是影子

作者:火锅仙子分类:重生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你是我的镜子。看着你,就像看到我自己,我承认的,我不承认的,都会被真实的反射出来,爱你就是爱我自己,通过你,来疗愈我自己。我是你的影子,孤独的小孩没有人可以倾诉,没有人会去聆听,但是他可以把心情都说给影子听,影子不会评价,但可以给他安慰,不离不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初七决定第一站选择一个海滨城市,谁让自己是真的喜欢大海呢。

而且现在自己才十八岁呀!

又到了有大把青春时光可以挥霍的年纪,感觉不要太爽了!再没有人每天催着业绩还没有完成,再不用每天围着一群其实一点也不喜欢的陌生人打转,再不用总习惯性地看着林风的脸色行事,更不需要总是周旋与妈妈和林风之间。

这些年,妈妈总是时不时地出现在她和林风之间,然后明嘲暗讽的质问林风为什么还不结婚,虽然知道妈妈也是为了自己好,但这让她在中间着实崩溃不已。她的肩膀并不宽,承受能力也不算强,这些年能抗下这些压力,谁说或许不是因为那些年积攒的恨呢。都说爱的力量无限大,却也不要小瞧恨的力量,当它足够多的时候,也是足可以让一个人改头换面的。

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人啊,有时候是可以装着装着,到后来自己都信了。但也会有脑子清醒明白的时候,才恍然大悟装的那个,终究不是真我啊!

到达滨市时,夏初七没有太多计划,只是找了一家便宜干净的旅馆住下,毕竟这是十二年前,自己在学校的那点积蓄,是无法支持她可以随便哪家酒店都能进的。然后,她开始在这个海滨城市漫无目地游荡,消磨着难得的静谧时光。

慢慢散步在沙滩上,看到漂亮的贝壳就蹲下去捡起来,拍拍干净放到腰间的布袋里,海风吹起了她的长发和衣裙,柔软的沙滩和海风,令她的心情这一刻相当好的,哼着小调,虽然她也知道自己五音不全,但全然不影响她的兴致。

忽然,看到不远处有个人坐在海边,一眼望去,海滩上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看不清脸,但身影看起来却显得非常落寞,那应该是个男人。

慢慢往前走着,眼睛一直不自觉盯着他,而那个人居然一动不动,仿佛‘望海石’一块。

再走近些,夏初七终于看清了他的脸。他望着大海出神,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起来是个年轻的小伙子,身上穿的是校服,应该还是学生族吧。不会超过二十岁,圆圆的脸盘还有些稚嫩的婴儿肥,鼻子倒是很挺,下巴留着一小撮胡子,嘴巴轻呡,带着一副圆圆大大的黑眼镜,遮挡掉了几乎半张脸。头发蓬乱形单影只,坐在那里给人一种可怜兮兮的感觉。

被盯着这么久,他居然还没有反应,依旧一动不动保持那个姿势,抱着双膝目无焦距地凝望着远方。这是一副很熟悉的画面,让夏初七不自觉有点紧张起来,自己也是在那个下午就这样在海边坐着,然后坐着坐着就走了进去。这个小男生难道也想不开了?!

在他周围转了两圈,总不好直接上去问人家,你是不是要自杀吧。思考再三,在离他不太远的地方也坐了下来,如果一会他真的往海里走去,那至少自己可以及时拉他一把,如果他不是想不开,那陪着他在这样风景开阔的地方思考一下人生也不吃亏吧。

……

也许过了很久,总之夏初七的腰都坐疼了,可是那个男生还是没有任何动静。这让她有些生气和泄气,自己好像多管闲事了,也许人家就是想看看风景嘛,自己却搞得这么神经兮兮的,真的好白痴啊!

索性站起来拍拍身上的沙想离开了,但是走了几步,一回头看到他还坐在那里,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他是想把自己坐成定海神针吗?

干脆转个身,朝男生走去。“喂!你在干嘛!”

男生很显然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到一抖,也转过身来,这是夏初七第一次看到一个男生的眼睛,是可以如此深邃,里面好似藏了一个世界,从迷茫到惊讶到懵懂,眸光流转……

这也是唐小宇第一次见到一个女生会让他感到被震撼,之后许多年,他尤记得那个场景。自己一转身,就看到一个女孩手撑着膝盖,半蹲在自己的身后,夕阳下,女孩白皙的皮肤被晚霞印的粉红,连瞳孔里中都闪着如海水般的光芒,亮晶晶的,朱唇轻启,柔顺的长头发和裙摆随风飘动着。她的表情是戏虐的、探究的、还有些他说不出来,那是关心吗?

看到男生愣住的傻样,夏初七好脾气地再重复了一遍:“你在干嘛呢?是思考人生,还是想要结束人生呢?”

“我我我我我,我没干嘛。就就就就就,就是发发发会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奇怪问题,尤其是第一次和一个陌生女孩子这样近距离,唐小宇有些慌张,舌头都打架了。

“哦,那就好,我还真怕你想不开。”夏初七长出一口气,这是个小结巴呢。

还真是自己想多了,她站起来,伸了伸懒腰,向远处走去,忽然又回过头说:“有什么不开心的事都可以丢进海里,但千万别把自己丢进去了哦。”

唐小宇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那个女生,夕阳下,她的影子很长,一瞬间甚至觉得自己闻到了她的发香。他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自己真的没想跳海,这片沙滩他是常客了,心情实在郁闷的时候,就会来坐坐,偶尔也会有游客经过,但从来没人会觉得他想要跳海,尽管他真的曾经有过这样的念头。

夏初七朝那个依旧坐着没动的男生挥了挥手,心想:这还真是个木纳的傻宝宝啊。转身离开,既然他没有想不开,那自己也就不需要再待在这里陪着他了。

唐小宇一直看着渐渐远去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他才起身。天色渐黑,他该回家了,但其实什么时候回家,回不回家都无所谓,反正那里也没有其他人,没有人会烧好晚饭等他,也没有人会为他点上一盏灯,更没有人会关心他。

夏初七在这个城市晃荡了三天后,决定开始找工作了。再不喜欢工作,手头没钱总是现实的问题,旅行可是很烧钱的,尤其想真正了解一个城市,那就必须要在这个城市待一段时间,才能融入吧。但也不能总住在旅馆里,把剩下的钱在一所中学附近租了一个一室一厅的小套间,也就所剩无几了。绝对不可能还找妈妈打钱过来,十八岁的自己或许会这样,但现在的她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有很多工作可以选择,但是她想来钱快点,赚一阵子钱,然后再休息一阵子,再去到下一个地方,这是夏初七给自己设置最理想的生活状态。

最后,她居然还是选择了销售,真是造化弄人啊!到了这辈子还是得做自己最不喜欢的事情。不过有些东西是会刻入灵魂的,比如工作能力,十二年后的夏初七可是一个促单好手,而这样的能力拿到十二年前,自是游刃有余。

所以,顺利进入了当地一家音乐培训机构,这家机构不仅仅做培训,还贩售和寄售各类乐器,在这个城市算是一家超大型的音乐培训学校兼乐器超市了。而夏初七的工作,就是在这里招招生,又干回了老本行,顺便销售一下学员配套的各类乐器。最主要的是,她虽然不懂音乐,但是喜欢呀,每天都能听到各个教室里传出美好的声音,当然,也会有刚开始学习时的那些‘噪音’。但能和自己喜欢的事情打交道,还能赚钱,何乐不为呢。

再遇唐小宇,是在上班不久后的一个傍晚,夏初七背了包包准备下班了,经过一个教室,无意间从门的玻璃上看到有个男生正在里面独自练琴。

虽然脸盲的厉害,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那天在沙滩上的那个男孩,她以为人家想不开要跳海的男孩。原来他好得很,还在这里学琴呢。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她觉得还是有必要进去打个招呼吧,这么有缘,说不定以后还可以发展成自己的下线帮忙招生什么的。对自己‘呸’了一声,这绝对是职业病!

轻轻推门进去,又顺手把门带上,那个男生居然全程都没有发现自己,只是闭着眼睛,手指在琴键上来回跳动着,灵活又悦动,指尖传出如行云流水般好听的音乐。虽然夏初七不知道是什么曲子,但她觉得真的很好听,然后,还有点伤心。

是的,这首曲子细听起来有点悲伤,似在倾诉,似在哭泣。

夏初七的脑海里浮现一个忧郁的男子,手里持着一朵郁金香,站着一个空旷的房间里,房间没有窗子,更没有阳光。灯光昏暗,她却能隐约看到男子脸上悲伤又孤寂的表情,遗世又独立。

像是被传染了一般,她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悲伤,但是让人看不清却又忍不住想靠近,眼眶都开始发烫。音乐突然开始变得高亢、快速、急凑,画面里的男子在昏暗中把郁金香含在嘴里,抱着自己的头似在无声又撕心裂肺的哭泣,夏初七看得好心疼,那种心底被唤出的无助感和绝望令她心如刀绞,难以呼吸,仿佛有一把尖刀,在心头反复刻画着,就在她快要承受不住这份疼痛要呐喊出声的时候,琴声以一个重重的音符结束了……

画面没有了,一切回到了琴室里,她眼前只有那个练琴的男生,用和上次一样惊讶流转的眼神看着自己。

夏初七有些尴尬,想发出声音说声:你好!

却发现刚才的悲痛情绪还没有褪去,喉咙还是酸胀的,声音几次没发出来。

“你好,你还记得我吗?”过了一会,夏初七终于能开口发出声音了,有些哽咽。

“你还好吧?”唐小宇答非所问。刚才他落下最后一个音符后睁开眼,就看见了眼前这个女生,他立刻认出是那天在沙滩上,以为他要跳海轻生的那个女生。她眼神迷离,眸中含泪,眼眶红红却又空洞的站在自己面前。

“我我我我,我还好,你你你你,你弹的是什么曲子?”这回轮到夏初七话都不会说了。

唐小宇的眼神暗了下去,他知道没人喜欢他弹的音乐,这并不是第一次有人问他这个问题了。

“没什么,我随便弹弹的。”随口搪塞。

“随便弹弹都这么厉害,那你认真弹琴还不得把我哭死啊!”夏初七真的是震惊啊!牛逼的人做了牛逼的事,是不是都喜欢说随便的呀。

唐小宇闻言,抬起头看着夏初七,眼神也猛然间有了光彩:“你哭什么?”

夏初七被问住了,她愣了愣,然后低下头尴尬看着地板说:“感动的呗!我也不知道我哭什么,但是这个曲子就是让我觉得好悲伤,好难过,感觉心底曾经最难熬的痛苦被这个声音被勾出来了。我好像听到来自地狱的呐喊。”

这次,换成唐小宇震惊了,这个女生居然能听懂自己的琴声,他想表达的心境,她居然会和他的音乐有共鸣。他瞪大眼睛仔细看着她。

夏初七第一次被一个男生看到发毛,“我我我我,我是说错什么了吗?”

唐小宇终于放缓了眼神,笑着摇摇头:“你是第一个听懂我想表达的是什么。”

“啊?!”夏初七不自觉提高了声调,怎么会,这么特别的琴声,这么抓人心的琴声,居然别人听不出来,开玩笑吧,她虽然喜欢听歌,但可是名副其实的音痴,连个简线谱都认不齐全的。

“那个~~我叫唐小宇,唐朝的唐,大小的小,宇宙的宇。”唐小宇站起来,有些扭捏和脸红地先做了一个自我介绍。

“哈,我叫夏初七,夏天的夏,我是七夕生的,所以叫初七。”差点忘了自己进来是干嘛的,夏初七倒是大大方方的自我介绍道,这是一个市场营销人员的基本素质。

“我也是七夕生的!”唐小宇兴奋道。

“啊!真的假的,这么巧!”夏初七也很是意外:“我是九零的,你哪年的?”

“我也是九零的!”唐小宇更加兴奋了,眼镜片背后的眼睛都笑得眯成一条线了。

“我去!我是早上出生的,你呢?”

“我好像是晚上生的。”

“哈哈,我比你大!我是你姐。”说完夏初七被自己的话给噎住,她确实比唐小宇大,大出一轮呢。

“……”唐小宇显然不知道怎么继续这个话题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夏初七讪讪地问道:“你下课了没?还一个人在这里练琴呢。我要下班了,你不回家吗?”

唐小宇的眼神又暗淡了下去,他坐回到位置上,手指无意识的敲着琴键:“我不想回家,我家也没人,还不如在这里练练琴。”

“哦!这样,那你爸妈呢?都出差去了?”

唐小宇欲言又止,点点头说:“算是吧!”

看的出来他还有话没说,但又不好追问,于是顺口说道:“那你有地方吃饭吗?要不要去我家,我自己做饭的。”

唐小宇忽地抬起头看着夏初七,咧开嘴,笑得无邪:“好啊,去你家吃饭。”

夏初七站在晚间的菜市场里,看着身旁的唐小宇,有点哭笑不得,这孩子怎么这么实诚呢,看不出来人家只是随口一问么,还真要去吃饭,就不知道矜持一点吗?这下好了,她压力可大了。天知道她有多久没下过厨房了,尤其是来到这一辈子,她压根没做过饭。真是自己说的大话,抡直了膀子也得圆过去呀。

菜场里,夏初七也不问唐小宇爱吃什么,因为问了也白问,并不是他想吃什么,她就能烧出什么的。她只买自己觉得可能驾驭得了的菜品,其他的,就听天由命吧。

这是除了林风以外,夏初七第一次带男性回到自己的住处,不过,她还真没把唐小宇当男性,充其量只是个无家可归的可怜小男孩罢了。

进门后唐小宇完全是一个好奇宝宝,这也是他第一次单独到别人家,尤其是一个女孩的家里。

他也是刚才在陪同她买菜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夏初七是中专技校毕业后就只身来到这个城市打工的。因为夏初七小时候读书是提前并交了罚款的,所以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她,比自己早入学一年,现在也是父母都不在身边,一个人住。尽管她和自己一样大,但明显她比自己看起来成熟老练太多,这让他觉得有点无地自容,又满满的羡慕。

唐小宇看到房子并不大,但被夏初七布置的非常温馨,简洁、干净又清爽。尤其在一些小细节上,给人一种充满了生活的希望,比如茶几上的果盘里面全是各类自己爱吃的零食,浅绿色的纸巾盒点缀着小小的流苏,还有花瓶里那支香水百合,那是真花,不是自己家里的塑料花,屋子里充盈着清香,沁人心脾。他没好意思参观夏初七的房间,自己在不懂事也知道男女有别的,于是规规矩矩地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夏初七站在厨房里略显手忙脚乱,上辈子就不擅长的事情,果然这辈子也是如此。

“要帮忙吗?”唐小宇倚在门框边探进一颗脑袋。

“NO,拜托你去看电视或者先去吃点零食,就是不要这时候跟我说话,Ok?”这么狼狈的样子,夏初七可不想被人看到,还是坚信自己应该是无所不能、无往不利的,怎么可能被一顿饭难倒呢?

“好吧,如果有需要我帮忙,就叫我吧。”唐小宇推了推眼镜,转回到客厅里去了。

叹口气,定了定神,继续!

四十分钟后,饭菜上桌,唐小宇半弯着腰看着盘子里的东西,嘴巴动了动刚想说点什么,夏初七快速的打断:“不要评价、不要说不好,你应该鼓励我,我知道我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但我会慢慢来,这一次,请我一点掌声。”

唐小宇超配合地拍了拍巴掌,坐下。夏初七有点哭笑不得,看着眼前如此乖巧的男生,心头莫名一软。

接着开始介绍自己的作品:“红烧肉,你尝尝,我按印象中我妈做法烧的,就是倒酱油的时候不小心手抖了一下,多了一点点,看起来有点黑,但不影响口味的,我试过了,味道很好的。这是排骨汤,还有土豆丝炒肉,虽然切得是不太好看,但是我感觉味道还不错哦。”

唐小宇“嘿嘿”了两声,两始动筷,一口下去,眉头立刻舒展开来,摇晃着脑袋:“味道确实挺好的,不错不错,好吃好吃。”

夏初七的心被唐小宇的乖巧、顺从、不挑三拣四的样子哄得心花怒放,以前自己其实也是喜欢做吃食的,毕竟是个资深吃货,只是每次下厨房妈妈都会埋怨她这里不行那里没弄好,林风也总是百般嫌弃她烧的不好吃,后来夏初七就干脆不做了。两人要么叫外卖,要么直接到外面吃,新房里几乎是没有什么烟火气息的。哪像唐小于给什么吃什么,也不吝啬对她的赞美和肯定,而且她知道那是唐小宇发自内心的赞扬。不论她做的好不好,他都觉得她好。真的好想摸摸他头顶的鸟窝,拍拍他的肩膀,给他一个抱抱。

“这个红烧肉好好吃。”唐小宇鼓得像小仓鼠一样的腮帮子,还不忘再给个赞美。

“是吧,我也觉得好吃,我是不是好厉害,第一次下厨耶,就可以这么牛,我是不是天才。”夏初七开心到起飞。

两人的眉眼已经快弯成一条缝,夏初七不禁在心里感叹:任何美食,都要有对的人陪着你才是最好的味道。尤其是和你口味一样,吃像一样,又懂你的人。他不会嫌弃你吃像不优雅,不会在你吃饭吃到最开心的时候,突然跟你讨论那些让你抓狂的事情,甚至在你吃到最‘嗨’的时候来教育你。

吃饭就是吃饭,一辈子也真的是好难碰到一个可以这样陪你吃饭的人吧……

笑笑闹闹间,把几个盘子全部清空,两人心满意足地半躺在沙发上。

没两分钟,唐小宇爬起来开始剥茶几上的桔子。

“你是猪吗?不是才吃过饭。”夏初七忍不住怼道。

“你干嘛要把吃的放在桌面上,我没看到就不想吃,可是如果我看着它,我就想一定要把它吃完才行。”唐小宇委屈地回复。

拍了拍额头,是的,夏初七表示非常能够理解这位十八岁的唐小宇,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的性子呢。

“好吧!你吃吧,我去洗碗。”

屋里相当安静,只有‘叮叮当当’碗盘相撞和水龙头里哗哗的流水声,还有夏初七在厨房里‘哼哼唧唧’不知道唱的什么歌。在这样纯静的灯光下,也许是吃太饱了,唐小宇竟莫名生出丝丝的困意。

但他知道自己只在自己家里才能睡着,他知道自己要关掉所有灯光和拉上窗帘才能睡着,他知道自己要在那个绝对安全、安静的环境下才能睡着。此刻,心底却长出一些奇怪的感觉,苏苏的,麻麻的,暖暖的。唐小宇有些讶异自己的感觉,也有些小小的开心。这是什么感觉,说不上来,但是就是希望这一刻能久一点,再久一点……

当夏初七走回客厅一抬头,就看到唐小宇迷离的眼神,没有焦点,不知道在想什么。她走到他面前三步远处停下,低下头,在他面前“嘿”了一声。果然,唐小宇一哆嗦,视线又有了焦聚,落在夏初七的脸上。

夏初七得意的笑瘫在沙发上:“你在想什么呢?那么猥琐的表情。”

“我哪有猥琐!”唐小宇的脸有些发烫,心跳的很快,是被刚才夏初七给吓得吧。“我吃太饱了,都想睡觉了。”

“靠,唐小宇,你真的是猪啊,吃饱了就想睡。”夏初七笑得更大声了,她大概忘记了自己也是一样吃饱就倒下的样子了。

吃过饭后,夏初七打开电视,调着台,在一个正在播放犬夜叉的频道停了下来。

“你也喜欢看犬夜叉?!”唐小宇问

“对呀!我很喜欢。全部追完了,你也喜欢吗?”夏初七也来劲了。

“对呀,我也追完了,你最喜欢里面的哪个角色?”

“当然是杀生丸!天啊,太帅了!”

“对对对对,我也超喜欢它的,so cool!”

“哈哈哈,是吧是吧!”夏初七觉得自己找到了部队。

“我还喜欢神乐,虽然她是个悲剧人物。”

“嗯,我也喜欢她,虽然有时候她真的很坏,但也是受控于奈乐啦,身不由己的,尽管她最后死了,但你不觉得她其实是很幸福的吗?终于找到了她要的自由。”夏初七忽然想到自己。

“嗯,是的,虽然最后的代价是死亡,但她终于自由了,她本来就是自由的风。”

“你说杀生丸是不是也爱过她?”

“这个~~我觉得不可能吧!他们更偏向精神上的相知啦。”

之后的时间,他们从犬夜叉聊到多啦A梦,从多啦A梦聊到蜡笔小新,再聊到海贼王、结界师、名侦探柯南……

夏初七从来没有这么痛快过,要知道她以前看动漫总是偷偷的,妈妈觉得她是在浪费时间,林风更是嗤之以鼻,更别说可以和人分享和讨论了。她喜欢的卡通人物很多很多,却只能偶尔到网上看看图片,什么手办和cosplay之类的,明明喜欢的要死,却是只能看看,从不敢收集的,会被骂死。

直到指针指向10点,夏初七下了逐客令,因为睡眠对她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她是没办法接受11点以后才睡觉,那样第二天,她会觉得自己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唐小宇终是恋恋不舍的走出夏初七的出租屋,往自己家走去。这晚的时间真对他来说真的是从未有过的飞快,他是习惯了晚睡,甚至不睡。在夏初七那里待了一晚上,就更觉得自己的家如同冰窖一般冷清寂寞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