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楼边斜月为悠明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4日

《楼边斜月为悠明》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悠然岁月的小说

楼边斜月为悠明

作者:悠然岁月分类:武侠小说类型:宠文

男主vs女主,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当暴戾狠辣女主遇上偏执腹黑男主,她与他到底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不过…有时候…这个画风怎么不太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到临城这一幕来,小春桃此时少了平常那副活泼灵动的劲儿,一脸的冰霜,震得堂前的一众侍卫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还没有门主的消息吗?”只听到了桌角被碾碎的声音。

“回大人,探子还未来报。”一领头的男子哆嗦地说到。

“一群饭桶,留你们有何用,再探。”

“是”

“一个时辰后,若再找不到门主,你们便去暗一大人处领罚吧。”

众人扶额,谁不知道暗一大人的手段啊,谁不知道暗一大人把门主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啊,当初门主遇到刺杀,那歹徒用匕首划破了门主的一条衣带子,暗一大人把那人带到地牢用那把匕首把那刺杀的歹人的全身上下的手筋脚筋都给挑断了。最后还把他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想死都不能死。最后暗一大人说了一句让人毛骨悚然的话。

“想动她,我让你们连死的机会都没有,我不让你死,阎王都不敢收你。”

从此以后大家都知道了,宁可得罪阎王爷也不能让门主伤着一根头发。

随后只见一男子踏空而来,身手矫健,面容俊郞,若是诗人见到,只怕会说公子只应画中有啊,可是他身上散发的生人勿近的气息,令人望而却步。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众人心里惶惶不安………。

“姐姐呢?”

“回大人,门,门,门主,她……她失踪了。”春桃颤抖地说到。

只见他反手一爪,掐住了春桃的脖子。

“护主不利,该杀。”

“大人饶命,您这么做,门……门主会…会生气的”

“若不是她,此刻你早已命尚黄泉”

“斜月,住手!”只见一女子信步从院外走来,旁边跟着一俊美男子。

“姐姐!”

斜月以不可见的速度来到木悠然的身边,给她上下查看了一遍,确认没有受伤后才放下心来,挑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姜浩羽。

又不经意间看到了木悠然脖子上的“小花”

抬手一掌,攻向姜浩羽。然而姜浩羽立马反应过来提手抵挡。

“你对她做了什么?”

木悠然立刻上前抓住斜月的胳膊,“斜月,没有,你误会他了,放开,放开。”

撩开脖子上的衣角一边,凑上前去。

“喏,你看,我没被欺负。”只见蝴蝶骨上一朵彼岸花娇艳欲滴。

斜月还不松手,“可是他轻薄了你,这一条他也罪无可恕。”

姜浩羽此时也不甘示弱地说到“来啊,难道我还怕你不成。”

木悠然一看这两边都不行,便使起了她的惯用技俩——装病。

“诶,斜月,我头疼”。

斜月扶住木悠然,探了探脉象,一把打横把她抱起,向屋内走去。

姜浩羽在后面喊到,“悠然,我不会放弃的。”

斜月脚步一停,邪魅一笑,又继续往屋内走去。

“喜欢啊,傻鱼,木悠然喜欢姜浩羽”

“木悠然也喜欢斜月,都喜欢,不过斜月去了南疆怎么还不回来啊?斜月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好想斜月呀!木悠然好想斜月”

“傻鱼,你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吗?”

“早知道就不该惹他生气了………………。”

姜浩羽苦涩地笑了笑“原来你心里住的那个人是他呀!他有什么好的,他只不过是一个侍卫而已。”

“你可知,我为了你都付出了多少?,悠然”

“悠然,我不会放弃的,谁也不能阻止我。”姜浩羽的手指紧握成拳。

斜月轻手轻脚地把木悠然放到榻上。

“好了,该醒了吧。”等了半天没反应。

“还不醒,那我可要惩罚你了。”

“不,不,不,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木悠然慌忙地说到。

“算了,晚上再罚你。”

不知道又想到是什么,忽而又说道。

“姐姐从来都没有错,错的一直是斜月而已”说完便提剑而出了。心里默默补了一句“斜月不该把你一个人留下的,让别人趁虚而入。”

“别忘了给我带只烧鲜鸡啊!”木悠然大喊

呆呆地坐在床上的木悠然一脸茫然,自言自语地说到“晚上再罚我,晚上再罚我什么呀?”

正走到一片森林姜浩羽,感受到一阵风从自己的背后袭来。

“隐斜月 !”

“你碰了她,就要付出代价。”

而此时的姜浩羽正因为今早知道的真相而生闷气呢。

“你来得正好!”

只见二人不断缠斗,十几个回合后,姜浩羽被一掌击落在地,吐出一口鲜血。

“警告你,连阿然远一点,要不是看在你无涯门当年对悠然一家有恩 ,此时我不会留下你一命。”

“哼,你凭什么要求我,你又有什么资格要求我。”

隐斜月冷漠地说到“话我只说一次,下次你就没那么好运了。”

然后便凭空消失了,只留下一脸惊讶的姜浩羽。

“斜月怎么还不回来啊?都快饿死了我了。”

吱吱,门从外面被人推开了。闻到熟悉的味道,木悠然倒头装睡。

“烧鲜鸡,不想要吃了吗?”

“给你”

“起来。”

木悠然立马翻身就起,一手拿着烧鲜鸡便开始狼吞虎咽起来,平时高大狠厉的形象荡然无存。

又被斜月一把抢走。

“慢点”

又把烧鸡放到了木悠然手里。

吃饱了之后的木悠然,“斜月,今晚我们去看花灯吧。”

“嗯,姐姐说去哪儿就去哪儿。”

“对了,那你可不能一生气就到处乱跑了,听到没有?”

“我没有生姐姐的气啊!”

“那你此前为什么一声不吭地去了南疆”

“秘密”

“切,我还不想知道呢,哼。”

“起身吧,正好去外面走走,消消食,也消消气,我的门主大人。”

“是的呢,我的暗一大人,斜月弟弟。”

听到这最后一声,隐斜月的脸色微不可察的变了一变。

“小春桃”

“在”

走咱们一块去逛逛,正好让这个小子给你赔赔罪,咱们买穷他。

春桃畏惧地看了看斜月,看到斜月的眼色。

“门主,我还是不去了吧,而且暗一大人也没什么错啊,他只不过是太担心你了,我…我不需要什么赔礼道歉的,再说了斜月大人花的钱还不是您发的吗。”呸呸,我这儿说的是什么话呀!

“不行,该赔礼道歉,还是得赔礼道歉。今晚咱一块走。”

“暗一大人,你不会不同意的吧?”

“不会的,姐姐”

接着就拉着春桃一块走了 。

看到一脸黑色的斜月,春桃只有在心里不断的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了。

春桃心想“不行,待会儿可得想个办法逃走。”

木悠然心里“我这弟弟可是让我操碎了心啊,终身大事还不开点翘。”

斜月心里“姐姐和我一块过节为什么还要带个不相关的人啊,姐姐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不开心。

“不,不关姐姐的事,是那个讨厌的春什么桃的非要跟上来的,嗯,就是这样的。”斜月在心里默默给春桃记上了一笔

此时的春桃若是知道斜月的想法肯定会直呼“冤枉啊,大人”。

但暗一大人说你错了你就是错了,别反对,反对无效。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