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小徒是boss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小徒是boss》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绯颜赤黛的小说

小徒是boss

作者:绯颜赤黛分类:武侠小说类型:古代架空

她在他身边度过了很多个百年,直到喜欢上他的时候,才知道在很早之前,他的心里已经有了别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见过太极么?太极图中有阴阳鱼,所谓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分阴分阳,两仪立焉。正如花有雌雄,兽分公母,人心也有善恶两面。不过人之所以是人,正在于他们可以约束自己的恶,展现良善的一面。

丰谷村的村民虽然对这个生着红色双眼的小女孩并不喜欢,甚至颇为厌恶,但是并没有在张氏生病的时候冷眼旁观。毕竟张氏从前和夏二牛都是村里头的好人,不少的村民都受过他们的帮助。

虽然张氏不能外出劳作,也没有大夫愿意来她家帮她治病,但是村民们还是会在小女孩不在家里面的时候将一些食物什么的放在她家门口,不过只有足够一个人吃的分量。这些村民愿意帮助张氏,却不愿帮助小女孩。

小女孩心里也很清楚这些事,所以她每天都早早地离开家,等到吃饭的时候再回来喂母亲吃一些东西。她不怪大家,相反的,她还很感激大家,如果不是大家在娘生病以后一直帮衬着,自己和娘恐怕早就饿死了。

她不是不想通过自己的劳动赚钱,可是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因为这双红色的眼睛被赶走。没有人愿意收留这样一个眼睛血红的人,即便她只是一个小姑娘。毕竟,这样的一双眸子被人认为是不祥之兆,谁愿意留这样一个不详之人在自己身边呢?

她好不容易攒了一些钱去找大夫,可是不管自己有多少钱,那些医馆都不愿意出诊。好不容易有一位老大夫心地善良,见她每日如此辛苦,愿意免费帮她母亲治病,却又在来的路上遭逢不测。

当时她就在旁边,和老大夫一起走在狭窄的山路上,可偏偏只有老大夫失足坠崖,她却没事,于是更加坐实了她的不详。眼见母亲的病越来越重,却始终没有大夫愿意来帮母亲治病,小女孩的内心忍不住生出了几丝绝望。

村里的传言越来越甚,她只能更加小心地躲开所有人。有的时候她也会想,这些发生在她身上和身边人身上的不幸,是不是真的是因为这双眼睛呢?是不是自己将这双眼睛毁了,就不会再给别人带来灾祸了呢?

手心微凉的温度让小女孩再一次感受到安定,那是自从母亲病后,自己就再也没有感受到过的。母亲生病后,为了不让母亲担心,小女孩每天都故作坚强,但她到底只是一个孩子啊,有些事情即使是一个大人都可能受不了,更遑论一个孩子了。这个牵着自己手的男人的出现就像是一束温柔的光,刺破了小女孩眼前的无尽黑暗,让她不再彷徨不安。

一条路再长,也是有尽头的,这条路的尽头就是小女孩自己的家。来到了残破不堪的房子前,小女孩指了指面前的房子:“这里就是我家了。”她怀揣着紧张与不安,怯怯地看着男人。

她不知道男人会不会在看到自己家以后意识到这一趟赚不到什么钱,从而生气地甩袖离开。但是她私心里希望,男人不要离开。母亲的病已经拖不起了,男人是她最后的希望。

“好,那我们现在就去看病。”男人微笑着,没有任何不喜与嫌弃,牵着小女孩走进了屋子。刚一进屋,就看到张氏正在挣扎着起床。

“娘,您怎么自己坐起来了?”小女孩匆匆跑到妇人的面前,脸上满是担忧的神情。“娘没事,就是觉得精神难得好了一点,想出去晒晒太阳。”妇人慈爱地拍了拍小女孩的手,笑了笑,又咳嗽几声道。

“那我扶您出去。”小女孩的眼中浮现出几丝欣喜。自从娘亲生病以后,精神就一直很差,今儿个难得感觉好了一些,是不是意味着母亲的病在渐渐好转呢?

男人站在一旁看着妇人的脸色,心中却暗自叹息。小女孩不懂,但是男人却知道,张氏如今是回光返照,便是有再好的药,再好的大夫,也救不回来了。

张氏费了一番力气才下了床,由小女孩扶着慢慢走着:“这位公子是?”张氏看见屋里站着一个俊美不凡的男人,心中有些吃惊,便问道。

“这位是大夫,可以帮娘治病的。”小女孩欢喜地说着。“哦,大夫啊。”张氏点了点头,一时之间便又觉得身上的精神不是那么好了,但是又不想让女儿担心,就什么也没说。

男人将屋中唯一一张还算完好的椅子拿了出去,放在了妇人的身后,小女孩就扶着妇人慢慢地坐下来了。“谢谢您,您给我娘看看吧,我娘今天难得精神好,是不是要好起来啦?”小女孩仰着头去看男人。

男人蹲下身来,让小女孩可以平视他:“会好起来的。”男人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含糊地说。他并不想亲口告诉小女孩,她的母亲已经是回光返照,但是小女孩迟早要面对的。

张氏坐在了椅子上,感受着和煦的风吹过自己的每一寸肌肤,温暖的阳光让她浑身上下暖哄哄的,这一把骨头就不想再动。她慢慢闭上了双眼,只觉得忽然好累,想就这样休息一会儿。恍惚中,她看到了夏二牛……

小女孩听到男人这么说,心中不仅没有任何喜悦,反而涌上了浓浓的不安。她呆呆地看着男人,忽然之间想到了什么,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母亲的面前,却只看到母亲闭着眼睛,安详地坐在椅子上。

“……娘?”小女孩试探性地轻轻推了推母亲,却没有看到母亲如往常那般睁开双眼,对她笑。“娘……”小女孩先是怔了怔,呆立良久之后,她才像是恍然回神一般,豆大的泪水一颗接一颗的滚落,哭得撕心裂肺,“娘!”

男人的眼中流露出几分不忍,他走到小女孩的身边,道:“哭吧,哭出来,心里也许就会好过一点。”

……

将母亲和父亲葬在一起后,小女孩环视着这个她住了十年之久的破陋屋子。她还能记得小时候与母亲在这间屋子里面发生的每一件事,可如今,却已然是物是人非。

“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走?”男人温柔地询问道。“我,和您?”小女孩的脸上还残留着泪痕,一双眼肿的像是核桃一般。“对。”男人道。“不了,”小女孩想了想,轻轻地摇了摇头,“我会给您带来不幸的。”

“不会的。”男人看到了女孩眼底未说出口的渴望和怯懦,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数,和你无关,你无须自责。现在你母亲走了,只剩下了你一个人,你留在村子里,或者离开村子独自到外面去,都会活得相当不容易,倒不如和我一起走,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嗯?”

男人的语气很温和,不会令小女孩感受到任何的强迫,完全是与她商量,要她自己做出选择的样子,但是字里行间却又透着一股不容拒绝的强硬。

久居高位的人便是再温柔,也很难避免这样的强势。毕竟,这种强势已经成为了他们的习惯,沉淀在了每一寸骨子里。

“好。”女孩想了很久,才慎重地点了点头。“你叫什么名字?”男人满意地笑了笑,牵起女孩的手,一边引着她向村外走去,一边开口问道。

“我叫夏葳蕤。”女孩说。“葳蕤?”男人有些许诧异,“是你父母为你起的名字么?”“不是的,”夏葳蕤摇摇头,“是一位读过书的大哥哥为我取的名字。”“倒是个好名字。”男人点了点头。

“好?”夏葳蕤疑惑地看着男人。“葳蕤二字,既显柔弱,又兼生机勃勃,他倒是对你寄予了祝福与希望。”男人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对夏葳蕤解释道。

“那您叫什么呢?”夏葳蕤还是没有听懂男人的话,不过她也并不打算深究,于是问道。“我叫紫微,以后你就是我的徒弟了,好不好?”男人道。“嗯,葳蕤会听师父的话的。”夏葳蕤道。

爹,娘,虽然你们不在葳蕤身边了,但是不必担心,葳蕤有师父了,不会被人欺负的。夏葳蕤看着紫微姣好的面容,唇角偷偷扬起,露出一个浅浅的梨涡来。

一路跟着紫微向着村外走去的夏葳蕤并没有注意到,路上遇见的村民在看到她的时候,脸上露出的厌恶与恐惧。或许她也注意到了吧?只是因为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目光,所以就不为所动了。

“那个男人是谁啊?”村民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着。“应该是村子外面来的吧。”有人猜测道。“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人,偏偏和这个小灾星走得那么近,怕是活不了多久了啊。”有村民摇头叹息道。不过也有人像是松了一口气般:“她终于走了啊,这下子村子里可算是能恢复以往的平静了啊。”“……”

温暖的阳光洒在紫微和夏葳蕤的身上,将他们两个人远去的背影逐渐拉长。夏葳蕤深深地埋藏在心底的那些不安与脆弱,恐惧与悲伤,在这一刻全部都烟消云散。她知道的,哪怕自己终将会被抛弃,至少还是有人,会为自己暂时驻足的。

就像自己已经去世的双亲,就像那年来到村口的那个笑得特别好看的,满身书卷气的大哥哥,就像那个愿意免费帮自己母亲看病的老大夫,还有师父……

注1:葳蕤,读音:wei rui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