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风夕雨过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15日

《风夕雨过》全文在线阅读_奉贤著

风夕雨过

作者:奉贤分类:玄幻小说类型:战斗

一个瘦弱的店小二,意外碰见了三个旅人,他的生活却从此发生了改变。。。。。如果,等待你的是一片黑暗,你还会为了希望而去直面它吗。阴雨绵绵风夕过,惊弦铮铮府中鸣。面煞鲜红肆意笑,寰宇浩浩人间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是谁。

来自哪里,又去向何方。

“是,我放你走。”

黑暗中不时飘来妩媚的女声。

“但你这身体,可就要借我一用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什么都看不到了,我的世界一片漆黑。

头,好痛。

记忆倒是慢慢地清晰起来了,我是苏陸肆,是杭州城赫赫有名的苏家的小儿子。

那天,我好像是从丽春苑回来。天很暗,我提了盏灯,没错,提了盏灯,我好像在那八面桥上走着。走着走着,好像有个,有个。

“啊,头好痛。”

我抱着头滚落到了地上,地板很凉,刺痛着我的神经。

还不等我哀嚎,我的身体便自己动了起来。

“我”,打开了窗,跳了下去。外面好像在下雨,我听到声音了,可是“我”身上却没有一点潮湿。只感觉浑身都在发热。正当以为自己就要摔死的时候,脚下突然一股暖流,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但却又很熟悉,这股暖流把“我”给升了起来。

“我”在空中不停地奔驰着,脚下暖流不断。

“我”的手中突然好像握住了什么,依旧是那股熟悉的暖流。等下,我的视野,我的视野竟然又恢复了,我能看得到东西了,虽然仿佛隔着一层蓝色的彩玻璃,但我确确实实是看见了。

我前面有一个皱皮脑袋,顶上几乎没有什么毛发,只有那么零星点点。但,这个脑袋竟然没有身子!祂,,,祂,,,,祂就这样飘在那里!

这,,,,这,,,,这是哪儿?!

这桥我怎么那么熟悉呢?

这是八面桥!!!

我想起来了,我全都想起来了。就是这个怪物,把我眼珠给挖出来了。

快跑啊!我的身体你在想什么呢,快跑啊,这就是去送死啊!

等一下,我手里怎么会有把菜刀?刀身周围都覆盖着青色的火焰。

我就看着我自己那么一刀劈在了那皱皮脑袋上,划出一刀鲜红的口子,刀上的青色火焰残留在那大头的伤口上,不断地灼烧着那个大头,还发出了一丝丝的焦味。

大头很快就哀嚎起来,祂转了过来。五官全部都挤在一起,本来就十分丑恶的嘴脸此时变得更加惹人讨厌。

等一下,这时候怎么视野暗了下来,紧接着浑身巨痛就晕了过去。

﹌﹌﹌﹌﹌

童攸依旧躲在石狮子后面,暗暗地观察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刚才那小瞎子的一切表现着实让他吃惊。

那小瞎子浑身覆盖着一层来路不明的青色火焰,这青色火焰的结构他竟全然不明。

小瞎子虽然身法敏捷,但总觉得缺少了些许连贯。就像是,像是,被什么操控着的样子。

在移动的过程中,他眼上的白布条脱落了下来,空洞洞的眼眶中燃起了一团青色的火做,在高速移动下,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

童攸越想要剖析此法,越觉得心神不宁,眼角溢出了血来。

但眼下却是顾不了那么多了,骗子壮汉二人,在听到哀嚎时便撒腿而跑,现在已全然不见踪影。小瞎子此时竟是昏了去,一身青焰散去,趴在了桥上。

小瞎子身上疑点太多了,不能把他留在这。童攸便凭记忆,使用出小瞎子来时的身法,带走了小瞎子。虽没有青焰帮助,但也学得有那么七八分相似了。

还好那怪物忙着嚎叫,无暇顾及这边。

但等童攸从后门回到厨房时,他的一身肌肉酸痛,可谓是动也动弹不得。就任由小瞎子趴在门口,没有气力把他给挪进来。

“早,早知道,我就好好锻炼身体了,不然怎会落得今天如此狼狈的下场。”童攸勉强说道,

“这小子,可是欠了我一份人情啊,不然今天,他就要丧命在那怪物口下。到时候,可得让他好好补偿我。”说罢,便再也没有多余的气力憋出第三句话。

童攸低着脑袋,坐在灶台旁一头乌黑的长发也散了开去,贴在脸皮上。浑身湿光,衣服也紧紧贴在身上。像极了街头落魄的乞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便忍不住疲惫睡了过去,梦中好似看见了一条很宽很宽的河,一眼望过去望不到尽头,河里满是在挣扎,哀嚎的灵魂。

童攸一下子就惊醒了过来,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外面的天依旧暗着,只是雨小了点。

他看了看门口那老弟,还搁那趴着,一般身子在里头,一般身子在外头,腰硌着门框也不嫌难受。

此前童攸没仔细敲过这老弟,现在那么一看,哟,这不是苏家那老幺吗,怎么着,逛妓院逛到天上去了,眼睛被人给挖了,还学会冒火了还。

趁着还没人来,赶紧把他给拖了走,拖到童攸自己房里,就搁在床底下。床底也是好久没收拾,到处是灰。这苏家老幺身上又湿,那沾灰沾的,也是可以啊,人就进去那么一下,感觉床底都干净了一半儿。

“这家伙儿,可真好用啊。”童攸见此情景,立马夸奖了一番。

“我看你啊,身子骨还没我结实,就算有那青焰相助,估计用这功夫,也是撑不了多久。你爷爷我都昏了过去,别题你这小兔崽子了,天天去什么春江花月夜,闹得满杭州城都知道你这名声,天天搞下来,估计啊,也是虚的很。”

﹌﹌﹌此时,在另一间包房里

“师兄,你没事吧,师兄。你可千万不要给我出事啊。”一名女子此时正趴在床头,黯黯哭泣着。

一名男子,浑身缠满绷带,神色严峻,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此男名叫张灵启,正是这代龙虎山掌门的嫡子,此女名叫李仕奕,不用提便也知道是张灵启的师妹,同时也是龙虎山长老李洪波的亲女儿。

他们二人奉掌门的命令,来浙江修补封印的破损。本以为是件轻松事,可此时大师兄张灵启的半只脚却已踏到了鬼门关里。试了所有能试的法子,也不见有丝毫醒来的迹象。朗中嘛,也去叫了,但却没有一个有法子的。若不是他自小修道,身体硬朗。恐怕便是要当场丧命啊。

此时唯一能做的便是等,他贵人有大福的,一定会没事的。

师妹坐在一旁,心中一直在暗暗地祈祷,希望她那大师兄可以早日醒来。

雨停了,月光照在积水上,晃晃悠悠的,仿佛这一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