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奉天猎魂女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奉天猎魂女》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苑九九的小说

奉天猎魂女

作者:苑九九分类:武侠小说类型:长生

那个女人杀过人,也曾被人所杀。那个女人看惯了生离死别,也为离别哭红了双眼。那个女人有着人间大善,也藏着大恶。她就像一个镜子,她的身上映照的,便是我们每个人的一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打那天起,老神婆的身体日渐衰弱,就像立下了诅咒一般,最开始只是行动不便,过了半个月竟然卧床不起,起先还能和莫寻聊聊天,指点莫寻几句,到后来竟然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老神婆甚至没熬过三月份,没见到那年的春天,就匆匆离世了。在离世的头两天,老神婆奇迹般的下了床,赶在莫寻睡醒之前给神像最后一次上了香摆了供果。

这些日子老神婆病重,村民们争相上山探望,他们感念这些年来老神婆的善行。尤其是佟二爷和佟二奶奶,几乎是每天都上山探望,尤其是佟二奶奶,即使腿脚不方便也要每天上山,要说佟二奶奶也已经是八十多了啊,如果不是对方真的是重要的人,怎么会让一对八十多岁的老夫妻日日探望?

老神婆虽然身体垮了,但是身边的野仙还在。他们和那些村民一样舍不得老神婆死去,但是他们更懂轮回,更知道,老神婆一生行善,就算死去了也会投胎回到人世间。有缘的话,等到老神婆的来生,他们还会见面。

“老哥老嫂子啊!咱们见不到啦!明天你们别过来了,你们过来不好,我身上有死气,你们沾上了会走霉运的。”老神婆攥着佟二爷佟二奶奶的手,眼中似有泪珠滚出来。在失去丈夫和儿子的那一年,如果不是这夫妇二人接济,老神婆会过怎样的生活?她不敢想象。

“老妹子啊,我对不起你啊。要是我多关心关心,济世也不能死啊!”越是到了这把年纪,越是容易想起以前的事情。

“说起济世啊,我最近做梦老是梦到济世,这孩子跟他爹等我呢,我们一家终于要团聚了。”老神婆感叹道。

然后,瞬间,老神婆就像是被附体了一样,身体僵住不动,眼睛空洞无神,嘴巴张开,说话的声音生涩沙哑:“快走!走!”那声音分明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这是地仙附体的表现。

佟二爷还想问个究竟,老神婆的黑眼仁一翻,晕了过去。

“莫寻!莫寻!”佟二奶奶连忙叫来在外干活的莫寻。莫寻连忙放下手中的床单,小跑着到了到了屋里。“咋啦咋啦?”莫寻心一沉,人没了?

莫寻的手剧烈得颤抖。“没事没事,人还在。”佟二爷摸着老神婆的脉搏,安慰莫寻。莫寻还是不放心,这老太太平时虽然说话恶毒,嘴上没个把门的,但是七年来她对自己真的不差啊。

“咋回事?今天不一直好好的吗。”莫寻近乎愤怒得质问。

“附身了。”佟二奶奶颤颤巍巍地说。莫寻到底是熟悉老神婆,她和那些野仙相处得一直很好,他们不会害她。

过了没多久,老神婆就醒了过来。“她来啦?她早就想来了,我没让,她这是泄天机,会遭报应的。”

那女子原是一蛇精,名叫佘小甜,早些年山上闹饥荒,佘小甜年纪小不懂事,竟下山到村子里偷窃食物,奈何山上闹饥荒,山下同样不好过,若是在别人家,佘小甜被人发现了就是捉起来炖了吃,但是赶巧不巧佘小甜偷到了佟二爷家。

佟二奶奶正在拾柴做饭,佘小甜就躲在了门后的柴火垛里。佟二奶奶正要填柴,拿起柴火竟竟然发现了一条小蛇,那小蛇浑身雪白,大拇指粗细,小小的一团盘在那里。

“老头子老头子!家里来蛇啦!”佟二奶奶吓得丢下了手里的柴,大声喊佟二爷。佟二爷拿起炉灶边的铁钩子,本想打死她,伸出手却又心软了。那小蛇太小了,如果不是山上食物短缺它也不会下山。

“你走吧。”佟二爷对小蛇说,顺手从灶台上拿了一块切好的兔肉扔到了地上。佘小甜那时已经通人性,她吃了那块兔肉,然后从门光明正大的出去了。

“这小蛇通人性了。”佟二奶奶感叹说。

就是这一块兔肉的恩情,佘小甜记了很久,她时常在山上猎些野兔,趁着夜色送到佟二爷家门口。前些日子,佘小甜学有所成,便为佟二爷卜了一卦,误打误撞竟算到佟二爷即将面临灾祸。同族人劝她不要泄露天机,毕竟她年纪尚小,挨不过去那近乎毁灭性的天谴。但是佘小甜固执得很,到底,她还是上了老神婆的身,告诉了佟二爷这一切。

 “我能走去哪里啊?我都这么大年纪了!”佟二爷一边感念佘小甜的恩情,一边感叹自己离不开这个地方。“我从小就是在这里长大的,这里几乎每个青年人都是我的看着长大的。”是啊,老两口八十多了,走又能走去哪里呢?人是有感情的,对故土的感情并不比对某个人的感情来得平淡。

“她不会骗你,留在这里会走灾祸降临。”莫寻和老神婆相处了那么久,对于她身边的野仙还是信任的。她也怨过,她在山上受了那么多苦,那些野仙一定知道,但是为什么他们不帮帮她?后来她也明白了,他们是一个族的精怪啊,如果真的有危险,他们谁能付这个责任呢?

“我们回去商量商量吧。”佟二奶奶最后给老神婆递了一块糖。“人生苦,吃了这块糖,好上路。”

  天快黑了的时候佟二爷和佟二奶奶才下山。晚上伺候老神婆睡觉以后,莫寻一个人跪在一颗槐树前烧了一把纸钱。一个穿着深灰色长袍,身长近两米的高瘦男子出现了。“我以为你再也不会找我了。”那男子的声音就像是磨盘磨豆子。

“她要走了,让她来世托生个富庶人家吧。”莫寻对男子说。

  “作为交换,你需要帮我带走一个人。”男子伸出手,那化为灰烬的纸钱在空中打了几个旋,到长袍人手里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打打整齐崭新的冥币。

“换一个吧,我不会杀人了。”莫寻回忆起和老神婆的点点滴滴,如果老神婆知道她为了她杀人,会怪她吧!

“去长白山救下百岁先生,他的命劫快来了。”长袍人沉思半刻,然后改换了条件。莫寻点头,长袍人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

第二天凌晨,老神婆停止了呼吸。莫寻按照老神婆的嘱托,找村里的壮年把老神婆装进了早就打好的棺材里,抬到了陈家祖坟,葬在了丈夫和儿子的身边。遵从老神婆的嘱托,不停尸,不发丧,入土以后立即烧庙走人。

莫寻身披白布,第一次走在了送葬队伍的前列,她手里拿着白色的灵幡,目光空洞无神。这就是身边亲人离开的感受吗?这不是莫寻第一次穿丧服,以前在大户人家当丫鬟的时候,老爷死了是需要全家穿丧服的,她看着那些小姐少爷们,平时只知道伸手要钱,出去挥霍潇洒,对家里的事情毫不关心,在送葬时候竟然能哭得昏天黑地,像真的一样,他们哭得到底是死了亲爹还是没了伸手即得的银子?

身后隐隐也有啜泣声,佟二爷佟二奶奶听从了老神婆的话,没有前来送葬,但是他们为送葬的人们准备的宴席,他们算是老神婆唯一的亲人了,这场白事宴席理应由他们着手料理。

莫寻亲眼看着老神婆的棺材被埋到了土里,最后一捧土,乡亲们一致认为要莫寻为老神婆填上,她是老神婆捡来的,一直照顾老神婆到死,算是老神婆的半个女儿,按照当地风俗,这最后一土应当是后辈来添,代表生者对死者最后的眷恋。

安稳葬下老神婆以后,人们纷纷回到佟二爷家吃饭了,莫寻独自一人留了下来,她一个人默默地坐在老神婆的墓前,墓碑上的字是她嘱托佟二爷以她的名义立的,佟二爷问她以什么身份,她说“师徒”。其实她从未学到过老神婆的神力,对老神婆的医术也一知半解,老神婆从未说过收她为徒,但是老神婆教给她的是她活了那么多年没有人教过她的,这声师傅,她从未当这老神婆的面叫出口,却一直印在了心里。

眼见着人们渐渐散去,莫寻回到了青月庵,她按照老神婆的嘱托,跪下向每一个神像扣头,说一句“得罪了”以后,爬上供桌打碎了所有神像。然后搬来后屋的稻草,用炒菜用的豆油淋湿,一把火烧了这个她生活了很久的地方。“师傅,来世见。”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