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天鼎记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天鼎记》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壊X96小说

天鼎记

作者:壊X96分类:古风小说类型:战斗

谨以此书,致永远的天鼎阁。写了好久的作品,不喜勿喷。另外想继续看下去的童鞋评论一下就好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翌日清晨

白隐在梦中又一次遇见了那条金色巨龙,他张了张嘴巴,但发不出一点声音。

白隐看向那条金色巨龙,那双不怒而威的眸子让他觉得有些害怕。白隐伸出手想要触碰它,还没触碰到,金色巨龙就如烟尘一般消失了,接着,一切又都归于混沌了。

白隐睁开了双眼,揉了几下,翻了个身,习惯性的看向窗外:天微亮,远处的山是墨绿色的,近处的老树被罩上了一层灰纱。树上的几只棕灰色的麻雀叽叽喳喳的在打闹,给这刚睡醒的世界平添了几分生气。

白隐闭上眼睛,内心挣扎了几分钟才缓缓起身,伸了伸懒腰,又发了会呆,这才下床洗漱,外面的天似乎又亮了一点。

当白隐到师父房间,看到床上空无一人时才记起来,原来师父已经出门去了。房间的桌子上放着一枚戒指,师父居然把他的空间戒留给了我,白隐有些惊讶,随即用灵力查看了一下空间戒,除了路上需要的干粮,还有一把不可描述的长条状的东西,白隐试着用灵力把它拿出来,试了半天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奇怪了,师父不是说空间戒里的东西可以随便拿的吗?”白隐自言自语道。

白隐又试了几次,发现还是不行,便放弃了。等师父回来后去问问他吧。

还有张纸条?

“吾未归,徒莫归。”

这意思是让我不要回来了吗?怎么有种被赶出师门的感觉了,不管了,还是先去天鼎城吧。

白隐将空间戒收了起来,打扫了一遍院中才离开。

“咔,嘣。”白隐关上了小院的竹门,“要离开一段时间了,就让你干净一点吧。”看了一眼空院子,这才转身大吸了一口气,随即向天鼎城出发。

走在家处的森林之中,看着路旁宜人的风景,白隐累了就靠着树休息,饿了就吃点干粮野果,渴了就喝点山泉水,倒也有些风餐露宿的情调。

已经出了茂密的森林,白隐来到了平原上。

再翻过一座山就到天鼎城了吧。白隐想到。

“哈——”打了个哈欠,看了看太阳,似乎已经到巳时了。

“咕咕~”肚子已经在抗议了,白隐掏出仅有的牛肉干,准备祭奠一下饥饿的胃。

“啪嗒。”一道寒光掠过白隐手上牛肉干,半块落地,“当!”白隐一口嘎嘣,震得牙齿生疼,气急败坏的看着手中的仅剩半块的肉干,四处寻找着凶手。

“呵呵,本小姐都放慢速度了,你怎么还是那么慢啊?”忽的听见一声银铃般的嘲弄。

白隐正要回头,“啊!”一声娇呼,撞得白隐香玉满怀。

“你这人怎么走路……”声音的主人揉着眼睛,额头似乎红了一块。

“嗯?”她抬起头,正好对上了白隐那远山之眉,双目如浩瀚星辰般藏着不知名的情愫。

就是这双星目冲击着她的内心。

他的眼中,不,应该说是心中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忧伤与孤独?

幻氏之目,读其眼,观其心。

而她这双幻瞳可以读出人类深藏在心底的感情。

而这种孤独不应该是眼前只有14岁的少年所能拥有的。

如身处永夜之中,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一般。

这着实让她有些意外。

白隐看着眼前的少女,发现她也在看着自己,红着脸别过头去,“姑娘,你,你没事吧?你,你压着我了。”

“哟,幻家二小姐可真有情调啊,若是让妖族之人看到了,不知道会怎么想呢。”一阵清朗的嗓音传来。

“真倒霉。”少女急忙从白隐身上跳开,咕哝道。

白隐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疑惑朝前方望去,只见来者一袭青衫衬的翩翩公子,似笑非笑的眯着眼,似乎在打量着他,腰间还佩着一枚狼形玉佩。白隐觉得玉佩好像在哪见过。

“沈白,你都追了本小姐三天三夜了,是不是该回你那丢人的监天司了啊?”少女挑着眉讽刺道。

白隐这才打量了一下:少女身高不怎么高挑,但肤若凝脂,精致的五官让白隐一瞬间失神。她束着马尾,身着浅蓝的异国服装,就如一只小天使一样,降临到白隐身边。

白隐晃了晃头,心中默念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捡起地上的半块牛肉干,本想和眼前的少女道个歉,但眼前的青年似乎来者不善,白隐站在原地挣扎了一会,觉得尴尬。于是乎,白隐转身便走。

少女心情复杂,自己还未被男子这般近过身,即使是自己那未婚夫,也顶多摸过她的头发。少女瞥了一眼白隐,看到他竟像个无事人一样转身就走,心中有些恼火。

“站住,本小姐让你走了吗?”白隐刚要走,一股寒气就朝他袭来,只见他的脚前方悄然开出了一朵冰花,冰雪顺着地面爬上白隐的双腿。白隐赶紧调运灵力,却发现灵力如一湖死水,仿佛被冻结了一样。

灵力被冻结了?白隐疑惑地再次调运灵力,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冰雪迅速蔓延上来,冰冷如针刺着白隐的皮肤。

“嘶——”白隐忍着疼痛,尽力移动双腿,但却一点知觉都没有。不一会,下半身已全部变为雪白的一片。

突然背部一阵暖流袭来,驱散了冰寒。暖流流经全身,白隐甚至一点寒冷都感觉不到了。

“这是……怎么回事?”白隐咕哝着用灵力探查后背,却只看到了一片金光。

虽然如此,但双腿还是动不了,白隐便道:“姑娘,有话好好说,你这是干嘛?”白隐背对着少女,有些后怕。

“先待在那里,等解决完再找你。”

“啧啧,二小姐下手可真重啊,若不是他有二品灵心,或许就变成了一尊冰雕了……”沈白低下头道:“就像城里的那两个流浪汉,风一吹便支离破碎了。所以……”几支银光突然朝少女面门打来,沈白右手轻轻一抖,又是几支打来,“去死吧。”接着整个人朝少女袭来。

“那几人只是自己找死罢了,本小姐还脏了手帮你们收拾几个垃圾呢。”少女雪白的柔荑轻轻一挥,几点冰光咋现,银光便悉数飞散。

“诶!”白隐别过身子,一支银光与他擦肩而过。

“也不过如此嘛。”少女一掌击退了沈白。

“嘿嘿……”沈白有些狼狈,但还是不改从容之态。

“嗯?”少女右手寒气萦绕,分别向旁边的草丛各甩了一道冰光,只见冰光在草丛前面便化作了粉屑,消散在天地之间。

“居然暴露了,不得不说你们妖族幻氏的读心术高明。”沈白自嘲的一笑,右手折扇继续刺向少女。

“既然暴露了,那就抓了你吧,正好升虎师!”沈白眼中尽显狂热之色。只见两边草丛突然冒出两人:一人虎背熊腰,满脸横肉;另一人尖嘴猴腮,蜷缩着身子向少女袭来。

“监天司还是依旧的下三滥呢。”少女向四周挥去,“玄冰之墙!”一面面冰墙挡住了三人的攻势,冰屑飞溅,只几个瞬息之间,沈白便攻破了那堵冰墙,带有暗劲的左手猛地向少女打去,似要一举拿下她。

“小心,他左手有暗招!”白隐看着真切,只恨自己帮不上忙。

“青龙破!”少女右手青龙咋现,挡住那股暗劲,又划出两道冰痕,挡住了两把下落的刀。

“当!”两把刀不约而同的被弹开。

白隐见她独战三人吃力便喊道:“姑娘,要不你放开我,我帮你怎么样?”

似乎是没有听到,少女连看都看一眼,情况紧急,白隐极力运转灵心,额头冒出一丝丝冷汗,但腿上的冰雪只缓慢的向下退移。这太慢了,白隐一狠心,冒着断腿的危险抓住冰层。

“啊啊啊!”彻骨的寒冷侵袭着白隐的双手,白隐赶紧缩回冻得通红的双手,用力哈气取暖,此时背部流出了更多的暖流,治愈着双手。

“呵,忘了你了,本小姐今日就先放了你,下次你就不会这么幸运了。”少女冷哼着,突然出现白隐的身后,另外三人如附骨之蛆般紧随其后。

一道巨大的冰痕击退了三人。她趁势消去白隐腿上的冰层,一掌将他推向北方。

“这么有意思的人居然被我亲手送走了,算了,速战速决吧”少女自言自语的咕哝着,随即以手击地,手上的手链突然大放光彩,“苦寒地狱!”只见方圆几里如寒冬腊月般,万物凋零,冰雪充斥着每一个角落。

在这之中,仿佛空气都被冻结。

当沈白意识到大事不好时已经晚了,死亡与冰冷的气息缠绕着他们。沈白由灵心从内到外,慢慢地被冰晶充斥,覆盖,直至成为三座蓝色的冰雕。少女小手一挥,三人便化作阵血雾消散在天地之间。

“哼,又是三个自不量力的人类。”少女甩了甩手,却不知道远处有双眼睛知晓了这一幕……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