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悖论公式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悖论公式》实在是可爱到不行著_悖论公式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悖论公式

作者:实在是可爱到不行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战斗

这是一个人类和异能力者共生的世界。但是平静的水面之下,却暗流涌动……具备高智商的人类少年;实力强大的异能力少年;以及身份神秘,永生不死的悖论少年……阴谋,诡计,怪异,不可能存在之物一个接一个地出现……前方等待着他们的究竟是天堂,还是地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私立天华一中,十六校区,“赫尔德”体育场。

“赫尔德”体育场,长120千米,宽80千米,曾是私华特地为了运动会的一些“异能力者项目”而修建的众多异能力者体育场之一。

“赫尔德”体育场规模庞大,就算是平日里也很少会有人来——但现在,在这里,一场对决即将发生。

一道巨大的能量冲击从赫尔德体育场的上空坠下,在体育场中央引发了一场威力十足的爆炸。狂暴的异能因子风暴在空间中肆虐着,在那能量冲击坠落的位置形成了一个庞大的能量场。待体育场内的能见度勉强可以看清四周的景物时,只见原来爆炸发生的位置,赫然出现了一个足有万米之宽的巨坑,那巨坑之上,一道身影静静地悬浮着。

那身影全身由白色的能量所构成,全身上下不停地释放着数量可怕的异能因子——异能因子的密度之高,以至于那身影的周围,竟产生了一片又一片的电场!

突然体育场内原本十分狂暴的异能因子突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开始四处逃窜,就连那异能因子风暴的威力都因此被削弱了不少。

只见赫尔德体育场的另一边,一位长相清秀红发少年全身散发着带有赤焰能量的异能因子,缓步向那白色身影走来。

少年有着一头红色的短发,身穿一套私立天华一中的标准白色男性学员制服,手持一柄看起来十分沉重铸造锤——铸造锤的锤头被雕刻上了龙纹样式,散发着红金色的光晕——少年那一双赤色的双瞳中散发着威压,脸上面无表情,好似在狩猎自己的猎物一般。

少年全身因为赤焰能量的异能因子而导致自身温度极高,身周被大量蒸汽所包裹——少年的左肩上戴着一个红袖章,上面赫然写着“学生会”三个大字。

白色身影也注意到了少年的到来,微微偏过头,抬手,一个白色的能量球出现。下一刻,白色能量球射出一道光束,击中了少年,将少年所在的区域彻底摧毁,仅剩下了浓浓的黑烟。

然而下一秒,少年自黑烟中走出,安然无恙。

“没想到在这种地方居然也会有A级异能力者啊。。。”那身影笑了笑,“不过就你一个跟我打,可是会死的哦。。。”

“谁说只有一个人?”

一个声音自天空中传来,下一刻,两道人影从天而降,一左一右分别落在了红发少年的身旁。

“嘿!老炎!”红发少年左边的一名黑发少年拍了拍红发少年的肩膀,“这么着急干什么?什么时候能等等我们两个后辈啊?”

“下次一定。”红发少年看着黑发少年,笑了一下。

红发少年的左边,是那位黑发少年。黑发少年有着一双黑色的双眸,长相帅气,同样穿着一套私华的白色制服——只不过这套制服是黑色的;同样佩戴着学生会的红袖章;少年穿着一双蓝色的高帮帆布鞋,身后披着一件黑色风衣,可谓是逼格十足。

而红发少年的右边,是一位暗金发少年。少年有着一头暗金色卷发和一双金色的双瞳,相貌帅气,英气逼人,穿着一套私华的制服——只不过这套制服是黑色的;同样佩戴着黑发少年他们戴着的学生会袖章;穿着一双黑白色的AJ,手上戴着一对白色手套。脸上并未流露出多余的情感,自始至终一直瘫着一张脸。

红发少年名为炎锋寿,炎锋寿左边的黑发少年名叫陈笙炎,另一位位于炎锋寿右边的暗金发少年则被称之为天璇-西泽尔。

这三人正是十六校区学生会目前的最高战力之一。但现在,他们却遇到了一个十分棘手的情况。

眼前的这道全身由能量构成的白色身影,之前莫名出现在十六校区学生会总部,打算强行闯入学生会。安保在第一时间出动了近百万个师的作战兵力,结果不到三秒钟便全军覆没。

恰逢当日学生会内刚好是炎锋寿、陈笙炎、天璇-西泽尔以及叶君辞四人值勤坐镇。让唯一的女生叶君辞留下来驻守十六校区学生会总部之后,其余三人便追着这道白色身影一直到了这里。

“哦。。。”白色身影看着突然出现的陈笙炎二人,轻蔑地冷哼了一声,“三个A级异能力者吗?有意思。。。”

下一刻,白色身影张开双臂,磅礴的异能因子倾泻而出,一道更为可怕的异能因子风暴向炎锋寿三人袭来。

炎锋寿抬手,铸造锤在手中不断变大。火之气息弥漫全身,在身周形成了一道火之因子风暴。下一瞬,炎锋寿手中的铸造锤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柄长达两米的金红色巨锤——锤身燃烧着似乎永不会熄灭的火焰——身周的火焰凝合,只见一只全身燃烧着红金色火焰的巨兽出现在炎锋寿身后——巨兽足有五六米之高,三条覆盖着火焰的尾巴在身后舞动着——火焰巨兽凶狠地注视着那道白色身影,隐隐发出着嘶吼。

“帝炎兽,”炎锋寿淡淡地说道,挥动手中的巨锤,像是下达了一道命令。下一刻,身后的帝炎兽张开巨口,一个赤色的能量球凝聚而成,眨眼间,一道半径足足达两米的红色光束划破空间,温度是如此之高,以至于生生气化了袭来的异能因子,直接越过异能因子风暴击中了那道白色身影,炸出了一片高达百米的赤色火焰。

“哦豁?现在居然还有达到了A级异能力者实力的学员吗?”

火焰散去,夹杂着烈焰的狂风之中,一位褐红发少年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道白色身影身前。少年迎风而立,衣角上还残留着刚才帝炎兽攻击留下的火焰——少年伸着一只手,显然是挡下了先前的攻击。

“怎么回事?”

陈笙炎道,炎锋寿也惊了惊。

“啊呀呀,看来被一帮学员小看了呢。。。”

褐红发少年说道。少年有着一头红褐色的短发,身穿一件黑色风衣与一条工装长裤,长相十分帅气,一双红褐色的双瞳中带着狂傲与不羁。

“陈御风。。。”

白色身影看着那位褐红发少年,冷冷地说道,“我对付他们,你有必要来吗?还是说你觉得我太弱了?”

“哎,EA,”名为陈御风的少年漫不经心地道,“我当然不愿意来帮你这么个坏脾气,但是这是老大的指示,我实在是没办法啊。。。”

“况且。。。来的可不止我一个人。。。”

陈御风言罢,下一秒,一团蓝白色火焰从天而降,坠落在那白色身影的身旁——火球炸开,化为蓝白色火焰散去——火光之中,出现了一位长相清秀帅气的白发少年。少年身穿一身黑色便装,衣摆在炽热的焰风之中舞动,一双黑色双瞳像是深渊一般,深邃无比。

“居然连白月何也来了吗?”被称为EA的白色身影看着那白发少年,“。。。有时候真是搞不懂老大是怎么想的。。。”

另一边。

陈笙炎大脑中的微型主机在疯狂的运算着。作为一名半机械人,他的大脑中植入了一台微型的计算机主机,这使得他可以在任何情况下进行战局分析——此刻,陈笙炎的表情十分严肃。就在刚刚,他对对面进行了一次战局分析,得出来的结果实在是让他感到不可思议与担忧。

“老炎,对面那三个人,旁边两个是2A级异能力者,而中间那个,则是3A级。。。”陈笙炎道,“实力差距太大,这对我们目前十分不利。”

“要打吗?”

陈笙炎问道,天璇在这时候开口了。

“我在来之前将情况通报给了公会联,风纪委员会以及学生会高层议会。。。”天璇道,“这些人来历不明,我们绝对不能将他们放走。如果要打,我们就得坚持到其他人赶来。。。”

“那。。。”陈笙炎与天璇同时看向了沉默不语的炎锋寿,等待着他的回答。

炎锋寿沉默着,作为一名A级异能力者,他当然明白A级和2A级异能力者之间的实力差距有多大,更别说3A级了——这本身就是一场必输的战斗。

但是。。。一个身影在炎锋寿脑海中浮现,他不禁有些自嘲。那个男人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做呢。。。

“我们打!”炎锋寿猛地睁开眼睛,“十分钟够了吗?”

“足够了。”天璇回道,向前踏出一步,与炎锋寿并肩而立。

“好!”陈笙炎也走上前,脸上露出了笑意,双手抱拳,“私立天华一中学生会可不能让外人给看扁了!”

“哦?”EA扭头看着三人,“居然决定留下来了。。。是想拖住我们吗?”

“有意思。。。”EA抬手,“既然如此,那。。。就做好死的觉悟吧!”

下一刻,炎锋寿,陈笙炎,天璇三人身周,异能因子释放而出,异能力同时发动。

“第二异能:灵锤!”

“盖亚记忆体:捅谁谁死武器组-捅谁谁死之刃!”

“魂王技-光辉圣剑!”

下一秒,三人同时冲出,袭向了EA、陈御风以及白月何。

目标:十分钟!

另一边,私立天华一中,十六校区,后山。

十六校区的后山,海拔高度达百万千米。一直以来,后山都是十六校区各种都市传说的发祥地。

后山,海拔六千千米处,星夜雪原。

星夜雪原,是位于后山的一块常年堆积着积雪的雪原。由于在晴朗的星空之下可以望见天空之中美丽的万千繁星,故因此得名“星夜雪原”。

星夜雪原的某处,有一座城堡的废墟,这座城堡名为”永夜堡“,曾是私立天华一中后山的一处十分有名的先代遗迹——但现在,已经沦为了一片废墟。

永夜堡的废墟之中,一位相貌绝美的白发少女,站在废墟的制高点。在漫天的飞雪中,无声的望着大雪之下的广阔雪原。

有的人向往着无边无际的大海;但有的人,却喜欢纯白浩瀚的雪原。

粉色的夜空之下,轻柔的雪花纷纷扬扬地落在素白的雪原之上,落在每一棵松树的松针间。落在每一个望着这片雪原的人的心灵深处,是如此的温柔,如此的柔软。

“等到乌云散开的那一天,妈妈就带你去看雪。。。”

少女就这样静静地、静静地望着这片雪原——雪染白了少女身上披着的黑色长袍。白色的长发散落在脑后,黑紫色的双眸向远处望去,目之所及之处,尽是无边无际的雪景——耳边,昔日的故人似乎在耳边轻声低语,这个声音她熟悉无比。那是一个模糊却又牢记于内心深处的承诺——虽然她深知这个承诺已经无法实现了。

少女呆呆地凝望着这片雪景。突然,少女伸出双手,五指向天空张开——雪花轻盈地飘落在少女白皙而又纤细双手的指尖上——少女感受着雪花在指尖融化的感觉,不禁笑了起来,笑得十分灿烂,流露着一个第一次见到雪的那些孩子们一样的兴奋与激动。

“瞳,时,这就是雪吗?”

少女问道,她的身后,一直竖立着两位同样身披黑色长袍的人影:一位少女,和一位少年。

少女有着一头紫色的波浪形长发,长相极美,有着一双澄澈的碧绿色双瞳,如同宝石一般耀眼;另一名少年则有着一头金色的卷发,相貌清秀帅气。少年有着一双红色的双瞳——左眼一直由一块白色纱布包裹着,似乎像是受了什么伤。

“没错,夜大人,”名为瞳的少女说道,声音时一种十分柔和的萝莉音,“现在您所感受到的,所观,所感——这种拥有着美丽结构的冰晶——就是雪。”

瞳说完,名为时的少年也在一旁点了点头,默不作声,表示赞同。

“哈哈哈。。。”被称为夜大人的白发少女的表情突然柔和了起来,粉嫩的脸颊上嘴角温和的上扬,洋溢着一种十分幸福的情感——这种情感,名为”开心“——而这个温和柔软的表情,仿佛就是造物主馈赠给人类的世界上最美好最美好的感觉——这种感觉,被称之为“笑”。

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夜大人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笑起来过了。

时在心中感叹着,就连他和瞳——这两个时刻跟在这个名为夜无缺的天选少女身边的侍卫,都已经快忘记上一次夜无缺笑得像这样开心是在什么时候了。

只是那个时候,少女曾是身边最为重要的那两个人,还没有永远地睡去。。。。

“夜大人。。。”

就在这时,一个富有磁性的少男音打断了这位名为夜无缺的少女,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夜无缺立刻收敛了起来,飞快调整了状态,再次变回了那个昔日高冷、理性、追求效率的冷冰冰的大小姐角色。

“凌大人,别来无恙啊。。。”夜无缺微微偏过头,只见一位青年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三人身后的围墙上方,一副早已等候了多时的样子。

那名青年有着一头银灰色的短发,长相帅气;头上戴着一顶白色的渔夫帽,手上戴着一双灰白色的皮革手套,身穿一套简约却又十分昂贵的白色西装;身后则披着一件在雪中被风带起的白色风衣——犹如一位雪原中的使者。

“我们的夜大人真是越来越可爱了呢。。。”

青年微微笑着,随即脚尖轻盈一点,从围墙上跃了下来,平稳地落在夜无缺身后。

“凌玖大人,”夜无缺转过身,还是那种生人勿近,十分木的感情的少御音,反而增添了几分萌意,“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让你们这些‘银翼骑士’来插手教会的事情?”

“让夜大人见笑了......”名为凌玖的青年脸上笑意不减,“银翼高层知道夜大人这一次来到界时空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那九块”监视者“碎片吧?”

“与你又何干?”夜无缺冷冷地说道。

“是是是,夜大人,这件事本质上来说,的确是教会的事情,我们‘银翼’本来就没有什么插手的地步......”凌玖仍是笑着,突然,下一秒画风一转,表情严肃了起来。

“但是,这件事情已经惊动‘联盟军方’高层了......”凌玖道,“夜大人,惊动那帮人可不是闹着玩的......”

“什么?怎么会这样......”夜无缺微微有些惊讶,但未溢于言表,“那帮冷冰冰的人类为什么会突然来管这件事?”

“那是因为......”凌玖道,“不仅仅是教会,其他的势力,也同样盯上了’监视者‘碎片的力量......”

“而其中之一,正是英雄协会和我们’银翼‘的宿敌——魔人协会。”

“魔人协会?”凌玖言罢,夜无缺疑惑了一下,她当然很清楚这个名字——在无数人类组织之中,和“联盟军方”及“银翼”一样,“魔人协会”是她能留下印象的几个为数不多的大势力之一。作为莫卡拉法元素教会的序列圣女,她从小就在庄园内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终日训练各种技能与体术——她是天之教会,是整个莫卡拉法元素教会的希望与真正的秘密武器。也正因如此,自出生她就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庄园,对外界信息及外面发生的事情几乎什么也不知道。但纵使如此,“魔人协会”这个名字她却也是听说过。但在当时,听说也只是听说而已。直到十五岁那年,她坐上了教会副主教的宝座,就此才开始真正接触外界,也是直到这时,她才知道了这个组织的恐怖之处......

魔灵果实,三十六大异界果实之一,又称之为”魔币“。黑市售价近每十万亿亿亿联邦币一个,普通人食用之后会获得超级强大的异能力,短时间甚至可以拥有S级异能力者的实力,但是维持这种状态需要以燃烧寿命为代价。与人类食用魔灵果实的效果不同,魔灵果实对普通异能力者来说是致命的毒药,但小部分特殊异能力者可以免疫魔灵果实的毒性,而这部分异能力者食用了魔灵果实之后身体结构会发生改变,同时又同样会获得极强的能力,各种数值都会呈指数爆炸式增长——这些食用了魔灵果实的异能力者,就被称之为“魔人”。魔灵果实生长在世界树的最低端,本就是禁果,同时也是人类世界共识的X级违禁品。虽然食用之后会获得超乎认知的力量,但是吃了魔灵果实,就是和地狱的恶魔做了交易。

而魔人协会,顾名思义,里面的成员,全都是超级带魔人......

“没错,”凌玖道,“食用了魔灵果实的人,意识就会被黑暗意志所侵蚀、控制。夜大人,你我都很清楚,一旦九片”监视者“碎片都落到了它们手上,你能想象它们能干出什么事情来吗?”

“我知道,我也很清楚,”夜无缺转过身,背对着凌玖,“但我所背负的是教会的利益,我相信主教是不会希望有人在教会的事情上来插一脚的,凌玖大人......”

“那个方向,”凌玖突然伸出手指向了私华校区的方向,“......那边正在发生着一场战斗,三个私华学员正在和三位魔人牵制着......”

“所以,你这是什么意思?”

夜无缺回过头,问道。

“既然夜大人让我不要插手教会的事情,看在夜大人的面子上,我凌玖也不会死缠着这件事不放手......”凌玖道,“但是我还是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有人因为魔人协会而收到伤害。那三名学员在三个A级魔人面前根本撑不过几分钟,夜大人可以选择救,或者不救他们。如果夜大人放任他们自生自灭,那就请原谅凌某人我插手这件事了......”

“夜大人,我明白您有您的原则,但是我凌玖,也是有我自己的底线。我坚守的道义,或许与你们教会的理念所不同,但是我的良知告诉我,我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任何人死在我的眼前......”

凌玖言罢,夜无缺陷入了沉默。

她眼中的,已不知是雪景,还是那个一闪而过的,记忆深处的那道熟悉的影子了......

【二】

随着一道冲天的白光,体育场中央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巨大的冲击波震飞了炎锋寿。足足倒飞了五十来米之后,炎锋寿双脚触地。抬手的瞬间,异能力发动。

第八异能-锻灵。

只见一道道蓝色纹路出现在炎锋寿的手臂上,一种红色的能量一点一点地在炎锋寿的掌心处汇聚。刹那间,一把深红色的长剑便在炎锋寿手中凝锻而成。

炎锋寿将深红长剑猛的刺入地面,身体因为惯性及先前因爆炸而受到的巨力的作用下仍在不断地倒退。一会儿之后,炎锋寿终于停了下来,巨剑一路劈出了一道长达十余米的地裂巨痕。

炎锋寿随手丢掉长剑。下一刻,天璇与陈笙炎也随之出现在了他的身边——两人皆在大口喘着气。

对面,EA,陈御风及白月何三人像没事人一样地站着。EA的眼神中更是带着嘲笑。

“这就是学生会的巅峰战力?实在是太弱了!”EA冷笑道,“不妨告诉你们吧。A级异能力者,在我眼里就是一群蝼蚁!一帮杂修!”

“很好,”炎锋寿的语气突然冰冷了起来,语气中带着一丝的怒意,双瞳简直是要燃烧起来了,“你已经成功地——惹火我了。”

灵锻锤在手腕上转了一圈,下一刻,炎锋寿的身影突然消失。大约0.0000001毫秒之后,炎锋寿突然出现在EA身后,眼神中带着杀意。

“老炎!”陈笙炎下意识地喊出了他平时称呼炎锋寿的简名,与天璇近乎同时闪身而出。但不到一秒,陈御风便突然出现在陈笙炎身前。

“想帮忙?没这么容易!”陈御风坏笑一声,手中出现了一把漆黑无比武士刀。武士刀挥动,企图腰斩陈笙炎。

御神刀-噬魂!

陈笙炎一惊,但同时立刻冷静了下来。右手微微一动,捅谁谁死之剑横在身侧,与名为“噬魂”的御神刀的刀刃同时对碰在了一起。但当刀刃之间相触的那一刻,陈笙炎立即察觉到了不对。

不好!

下一秒,陈笙炎在空中扭转身体,用尽全身力气踹向陈御风——但是他竟然纹丝不动!

“2A级异能力者,”陈御风笑了笑,“可不是一个A级异能力者想踹飞就可以踹飞的。”

“你似乎理解错我的意思了。”

突然,陈御风只感陈笙炎脚部突然发力,借着自己刚才那一脚的反作用力一下子跃到了十米开外,平稳地着陆。

“你高中物理老师没有教过你牛顿第三定律吗?”陈笙炎嘲讽道,“作用力与反作用力是一对大小相等,方向始终相反的力......”

“抱歉,说来惭愧,”陈御风笑了笑,“我自己就曾是一名物理老师......”

“那么现在,该来收拾一下不听话的学生了......”

“陈笙炎。”天璇回头看了一眼落单的陈笙炎,白月何却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

“还有时间关心别人,先关心一下你自己吧。”白月何冷冷地说道,左手出现了一把墨绿色的匕首,右手不知何时握了一把白金色的匕首。

七十二刃-黑炎皇玉匕!

七十二刃-傲阳帝炎匕!

但这一次,天璇先发一步挥动光辉圣剑,同时,异能力叠加一套剑技发动。

异能力-切割法则 叠加 剑技-万刃流-百鬼刃流!

这一招在0.000000004纳秒内发动,是天璇所掌握的刀法最快、技术含量最高的剑技之一。

百鬼刃流发动,极短时间之内,光辉圣剑便出现了虚影。亿亿分之一秒内,一道道宛如龙蛇一般的黑色刻印爬上了光辉圣剑的剑刃。天璇的身影开始变得虚幻了起来——下一刻夏白月的身周被足有五百多道天璇的残影所包裹。每一个残影都摆着不同的姿势拿着光辉圣剑,每一个残影都针对着一个十分刁钻的位置——无孔不入,完全没有任何的破绽。

下一个亿亿分之一秒,每道残影带着数千道刃流袭向白月何——百鬼刃流真正的可怕之处在于,它无孔不入。每一道刃流的前方都是一个要害,被发动者身周会被发动者的残影完全包裹,稍微一动便会被切成碎片。更何况百鬼刃流的发动速度与出招速度都十分之快,甚至快到无法想象——但这对发动者自身的要求也十分之高,因为发动者要在亿亿分之一秒内,在被发动者的各个位置,以纳米级的精准度准确地挥出一共将近五十多万刀!

刹那间,刀光将至,由于刀流过于密集,速度之快。无数刀光聚合在一起,犹如一颗小型的太阳一般,向四周散发着可怕的刀芒。

但这种场景也仅仅维持了亿亿分之一秒。三个亿亿分之一秒后,白月何所在的空间被无数道气刃流切开。一阵冲天的光束过后,地面上留下了一个半径达十千米的巨大深渊​。刚才那道冲天光束正是天璇的刃流造成的。光束由无数高速旋转的刃流组成,被异能因子强行压缩至分子级别大小,第二刃流发动的瞬间光束便会被释放。剧烈摩擦导致周围温度会产生高达百亿摄氏度的高温——先前的深渊正是因光束周围的高温分解了大量的土壤及岩层物而形成产生的。

这就是天璇的必杀之一,异能力与剑技的融合运用。这个必杀由两部分阶段组成:第一刃流​-百鬼刃流以及第二刃流——切割法则加持下的二代百鬼刃流。

百鬼刃流,是十六亿大剑技之一的万刃流中的其中一套刃流,是当年审判者之一的199999999999998999988896X级初阶审判者——审判者-鬼所创造的鬼刃流系列剑技的其中之一。鬼刃流中的所有剑技都以快著称。百鬼刃流也是如此,其可怕之处就在于刃流发动者可以在极短的瞬间创造出数百道残影,然后随之在极短的瞬间之内攻击并击毙对手。由于​残影的产生以及存在的时间极短,因此每个残影的实力与内在都无限接近于真身本体。很多敌人在面对百鬼刃流的时候都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早已身首异处。就好像刀流发动的一瞬间,无数妖鬼从地狱之中被释放了出来。一旦对手的速度跟不上刀流发动的速度,便只有死路一条,唯一能做的就是毫无痛苦的被众妖鬼所分食——因为只要一瞬间,刀流就会将敌人撕成碎片。

而天璇的二代百鬼刃流,则是在自己的异能力——切割法则——加持下的百鬼刃流,与原版的百鬼刃流不同,二代刃流发的不仅可以无限制源源不断地释放刃流,而且可以根据发动者的意念控制刃流高速旋转并移动。先前的那道光束,就是二代百鬼刃流的实力体现——因为那道光束,正是由无数光速旋转的刃流组成的!​

下一刹,天璇在距离深渊不远处出现。他单膝跪倒在地上,左手以剑驻地,右手则是捂着自己的胸口——显然刚才那一招对他自身的反作用也是挺大的。

就在天璇本以为白月何应该差不多已经无法行动了的时候​,他的第三个异能力-第六感,却突然告诉他自己,这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天璇抬起头,紧张地望向深渊的方向。下一刻,他的瞳孔骤然放大——只见那深渊之中,一道道白光倾泻而出,一个身体有些半透明的身影缓缓从深渊之中升起,隐隐约约有无数透明泛白​的异能因子在其身周涌动——那道身影正是白月何,出乎意料的是,看样子,刚才的攻击并未伤到他分毫。

异能力-虚化!

“切……”​天璇冷哼了一声,“还是太自傲了吗……居然会觉得自己能掰倒一个2A级异能力者……”

说罢,天璇支撑起身子​,单手拔出插在地上的光辉圣剑。抬手,剑尖指向白月何。

“也罢,还有底牌没有用呢……就当是测试一下威力好了……”​

“炎锋寿,接下来,就得靠你自己对付那个3A级的了……”​

​天璇心想着,面色严肃。

那么接下来,就是属于我的交锋了……

EA身后,炎锋寿挥动灵锤,一道巨大的冲力袭向EA,速度之快,以至于眨眼之间就碰到了EA的后脑​。

​但下一刻,EA漫不经心地转身,单手接下了全力袭来的一锤。速度更加之快,甚至留下了残影。

“哼……这力道,跟个幼儿园小朋友似的……”​

EA脸上带着嘲笑与对炎锋寿的不屑​。下一秒,抬脚以上百亿亿吨的巨力提向炎锋寿的侧面,那速度足足比天璇先前释放百鬼刃流的速度要快百倍!

“西内……”​EA冷笑着,亲眼看着炎锋寿的生命即将到达尽头。

但就在此刻,整个世界,在炎锋寿眼中突然之间变成了灰色调,一切事物——都静滞了。

EA静止在他身前​,两人之间是如此之近,以至于炎锋寿可以清晰地看清他脸上的冷笑——陈陈笙炎与陈御风二人停在了半空之中,手中握着各自的武器——再远处则是天璇与处于虚化状态的白月何——两人也是静止着,不过看样子天璇私华要释放某种比先前的百鬼刃流更加强大的剑技。

不仅仅只是人静止了,周围的一切——炎锋寿身周的火焰,打斗时扬起的尘土,风中原本飘动这的硝烟——是的,一切的一切,都完全静止了。

炎锋寿自己也完全静滞着,无法动弹,但他的意识却还是清醒留存着的​。眼下虽然有点不明所以,但是炎锋寿却很清楚——目前的情况,绝对是异能力造成的;而能造成这种级别的大规模静滞的异能力,起码得是是传说中的因果级异能!

这就说明,周围,一定存在着S级乃至S级以上​的异能力者!

就在这时,炎锋寿前方的空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裂缝。裂缝慢慢张开,下一秒,一位有着一头蓝色短卷发​的少年从裂缝的阴影处走了出来。少年身穿着一套黑色的私华男性学员制服,有着一双深蓝色的双瞳,右肩佩戴着一个白色的学生会袖章,长相十分帅气。

蓝发少年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而炎锋寿却惊呆了——这……这分明就是另一个自己!

但下一刻,炎锋寿便失去了最后的意识​。待他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赤红的双瞳变为了金色。他可以在这个被因果力量静滞的空间中行动了——但此刻接管这具身体的,已经不是炎锋寿了。​

“魔之寒​,你想干什么?!”

金瞳炎锋寿厉声问道。

“哎呀呀……怎么一见面就这么不客气嘛……你果然还是老样子啊,神之炎……”被称为魔之寒的蓝发少年伸了个懒腰,“在这具身体里睡了将近六千亿亿年了,老腰都要断了呢……”

“哼!少废话,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这具身体的主意吗?!”名为神之炎的金瞳炎锋寿仍是用毫不客气的语气在于被称之为魔之寒的少年对话,依旧是采取着敌对态度。

“嘛……嘛……”魔之寒百无聊赖地用双手抱着头,“……你不信任我我也没有办法——毕竟,你也是亲眼见证我杀了那数万亿名审判者并且活到现在的人。就冲这一点,确实很难相信我吧……”

“且不说这个问题,那个接管了这具身体的新生人格,在先前的战斗中将死一刻到来前,脑海中闪过了一瞬间渴望力量的想法——这才将你我——这具身体中剩下的唯一两个沉睡已久人格给唤醒。你若是想帮助这个所谓的主人格,随便释放个技能就完事了,而你却又强行插手战斗……”神之炎道,“如此看来,你觉得我会不认为你是来抢夺身体控制权的吗?!”

“好吧好吧……”魔之寒摊了摊手,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我的确是有打过这具身体的主意……”

“那就去死吧!”

说罢,神之炎左手边出现了一道高达两米的金色巨门,巨门的门页上,一左一右雕刻着无数魔鬼与天使样貌的浮雕——巨门顶部门框之上,有一只由黄金之炎(一种十分神秘的金属)锻造而成的巨眼——巨眼睁开,露出了那神秘而又深邃的黄金之瞳。

下一刻,巨门打开,浩瀚的杀意倾泻而出,如同海洋一般向魔之寒汹涌而来,竟令他有些站不住脚。与此同时,一把巨大的长剑从门中缓缓伸出——巨剑浑身上下散发着金红色的光泽,仅仅只是剑柄便足有一米之长!

这是一把来自于炎之地狱最深处的神剑,经历过无尽地狱之焰的洗礼——没有人知道这把剑的最初雏形从何而来,没有人知道这把剑是由谁锻造而成的。他们只知道这把神剑的剑刃,是由炎之地狱中最坚硬的金属——贝希摩斯金属打造而成;剑身,则是由旧龙之神的龙骨铸造的;而这把神剑充满杀意的的剑身色彩,更是有真神之血染成的——再加上这把剑生来被赋予的神识,使得这把神剑具有斩断因果、重构时空的能力——这把剑的名字叫做:

地狱之剑-康斯坦丁。

这把剑是神之炎他那无尽神剑宝库之中,魔之寒唯一看得上眼的五十六万把剑的其中之一。

但同时,也是神之炎手上少数能让魔之寒为之惧怕的几把神剑之一。

下一刹,神之炎抬起左手,放到了那把神剑的剑柄上,缓缓地握住剑柄。下一秒,一股十分蛮横而又可怕的力量从那剑上涌出,如同爆炸产生的冲击波一般冲击着整个空间,差点使空间发生了崩塌。

“哎哎哎哎哎......!“魔之寒看着四周正在逐渐破碎的时空,惊道,”有话好好说啊喂!咱们这不是还有商量的余地吗!?......啊呸!什么商量不商量的,老子跟你开玩笑的啊!我压根就没有打过这具身体的主意好吗?!”

魔之寒言罢,神之炎轻轻松开了握着剑柄的左手——神剑收回到了门内。大门合上,随之便消失,周围的时空再度恢复到了原来那完全停滞的状态。

“呼——”魔之寒见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脸上再度露出了那招牌的微笑,“你看看这不就完事了吗?暴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你看咱们现在不就可以好好地站着当面聊聊了嘛......还有就是下次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拔剑了啊!?大兄贵!?搞得我在现在站着都害怕屁股后面突然被来一刀......哼!莫挨老子!”

“既然你刚才说你没有打身体的主意,那你出来的目的究竟是什么?!”神之炎也是不来和魔之寒那样跟他瞎扯淡,仍是十分暴怒的样子,“难不成你是馋人家的身子?!”

“哎呦我去,我的性取向最起码还是正常的好吧?”

“你就是馋人家身子!你下贱!!!”

“完了......更解释不清楚了......”

魔之寒扶了扶额头,露出了十分无奈的表情,随机正色道:

“好了好了......玩笑时间结束......”

神之炎看着魔之寒,眼中尽是对其的不屑。

“我突然出现的原因呢,不是因为想要占据身体,也不是因为馋人家身子——真正的原因,是因为......”

说着,魔之寒轻闭双目,张开双臂,仿佛是在向神之炎展示着四周这片静滞的时空。

“我在这里......发现了一些十分有趣的东西......”

“那是什么......?”神之炎问道,一脸毫不在乎的样子。

“嘿嘿......”魔之寒怪笑一声,随即转过身,将双手指向了这片静滞空间中的两道停滞着的身影——陈御风与白月何。

“在这片战场上,看似好像主人格在对付的这名白色身影是三名对手中最强的王牌;3A级异能力者,只一人便可以同时对抗百余名2A级异能力者——你我曾经也经历过这样的对手,我们都知道,他的强大是无疑的——但实际上,在这场战斗中,这个3A级看上去是在领导着其他两位2A级——却不曾想,这个3A级,其实是被那两个2A级给利用了。这场战斗中,这个3A级的唯一用处便是牵制住对面那三名学员中看似最强实际也是最强的的一位学员——那便是我们亲爱的主人格——炎锋寿。

“可能连这名3A级的渣滓自己都没有想到——事实上,在那两名2A级异能力者眼里,这位自大无比的3A级异能力者,连渣滓都不是……”魔之寒道,“感受一下那两名2A级的异能力者,他们身上释放的异能因子信息是不是很熟悉?”

神之炎听着魔之寒的分析,随即便释放了自己的神识网,瞬间便覆盖了整个界时空。现在,整个界时空,整个界时空多元宇宙都因为魔之寒释放的因果级而处于完全静滞状态。这使得神之炎可以更为轻松地感知到界时空中的任何一个异能力者及其所拥有的异能力——但若不是进行比较详细的感知,只能够获得一些比较片面的异能力信息。神之炎将神识网的覆盖范围压缩缩小——但在这压缩神识网的兆兆兆兆兆兆分之一原秒之内,他还是在这个界时空之中,感应到了一些连魔之寒都没有发现的有意思的东西。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