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被名为Stage的记事本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22日

《被名为Stage的记事本》序曲的终止线著_被名为Stage的记事本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被名为Stage的记事本

作者:序曲的终止线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推理

悲剧是什么?只不过是舞台上的一部戏。人生是什么?只不过是舞台上的傀儡。在舞台上的傀儡,上演着一场又一场的悲剧。而每一场的悲剧将被记录在Stage的记事本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刚下完雨的阴沉的早晨...

我在案发现场..指出了凶手...

“就是你—陆仁岬老师”

被我宣告为凶手的陆老师,只是一脸错愕的站着..然后却露出了微笑..

“你在说什么呢?夜月同学,我当时可是在校门口值班的哦。”

“对啊,你说他是凶手?先不说犯案动机……案件发生的时候,有很多学生证明他当时在校门口。根本不可能推被害者下去的啊。”

女警官听了我的话,提出了质疑...

我慢慢向陆老师方向走过去,来到了他身后的栏杆,用手摸着栏杆...

“如果我说,被害者是自己掉下去的呢?”

“怎么可能!我看你是不是侦探小说看多了啊?”

女警官对于我的发言,感到可笑,在场的各位警察也和舞华、铃露一样露出了不解的表情...只有背对着我的陆老师并没有任何反应...

“好好好~就算被害者真的是自己掉下去,但又是怎么掉的呢?我们昨晚去医院调查过,发现被害者的后脑上有一处致命的伤口。也就是女孩在掉下来之前就已经死掉了。难道你…………”

“被害者掉下去的话,就一定要活着么?”

不烦恼听女警官啰嗦的我,打断了她的话。

我转过身,慢慢往人群的中心走回去..并且打开了“Stage”

“你是不是缺乏常识?死了的人怎么可能越过栏杆跳下去?”

“如果被害者死后被凶手固定..不..是放置在栏杆上呢?”

“…………!”

“舞台的剧本其实很简单。”

我慢慢的从我挂在手上的外套的衣领中拿出了一条白色的线。

“这场舞台剧的关键道具就是这个。”

“这是……”

“我知道!我知道!这是线!”

“舞华……闭嘴!”

我对于在一旁擅自插嘴的舞华给予了强烈的命令...

而在一旁的铃露也笑了两声..

“舞台的剧本是这样,陆老师在昨天和被害者于教室外发生争执后,来到了天台……”

我一边读出“Stage”上写的,一边在天台来回走动...

“在天台谈判的陆老师和被害者,由于某种原因,陆老师错手杀了被害者。”

随着我开始演说案发过程,在场没有一个人敢出半句话...

“但对于并非有意想杀被害者的陆老师来说,他临时想出了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什么办法?”

舞华对于我的演说貌似非常感兴趣...不停追问我...

“伪装跳楼……”

当我说出了这句话后,发现陆老师震了一下...

“凶手先把被害者拖到栏杆处,并拿出了这条线...”

“这条线?”

“这是用易溶纤维做的线!它能承受的拉力你们都应该知道的吧。凶手把这条线圈在了被害者的脖子上,然后把线的另一端拉到左铁门那一边。用铁门上的橇固定,关上铁门,锁上橇后,接着把被害者放置在栏杆上,这时候只要调节一下线的长短,保持在当线一断,尸体便自动掉下楼的长度就行。”

“慢着…………”

女警官,突然打断了我的演说说道...

“你的那个手法,可能真的行得通,但他要怎么关上左铁门来固定?铁门的另一侧拉也拉不动,推也推不开。难道他会穿墙?”

“难道你天真的以为那不动的铁门真的一开始就是坏的?”

“…………可是,那外面不是有…………”

“公告牌么?很不巧,那公告牌是旧的,门早被修好了,只是忘记撤走而已吧。”

“你怎么知…………”

“我怎么知道?很不巧,因为我是转校生,加上这一头不自然的头发,让我惹来很多人的关注,为了不让别人打扰我,在事件发生之前我就来过天台。也很不巧,当时我心情非常焦躁,加上只不过是第一天来学校,根本不知道那广告牌的存在,而被我推开了。如果要证明我来过天台的话,那么铃露应该能证实,因为我当时在天台无意听到了她在通电话,不让也不会捡到她的铃铛。”

“…真的么?………”

女警官听了我的话后,便立刻询问铃露...铃露也默默的点了点头...

“但案发之后却动不了了,这也是凶手的手段而已。”

“手段?”

“虽说是基本弄好了,但线也只是固定在了一个铁门上,若如果被人打开了另外的铁门的话…………”

“就会发现尸体!!”

舞华在旁边兴奋的说出了我的话...

别抢我台词!!!

“如果尸体没有掉下去就被发现,那么最大嫌疑人就会变成凶手自己。”

我慢慢的向陆老师那边走过去..顺手把外套还给了陆老师...而陆老师则用严肃的眼神望了我一下...但我并没有理会...

“而凶手就稍微用一下我们的某种知识就让这门动不了”

“你是想说……”

“只要调差一下那动不了的铁门缝隙中,应该会查到化学物质。”

“快去收集样品。”

“是!”

听了我的话,女警官立刻叫人去铁门四边收集物质...

话说..原来你们没有发现的么?怎么做警察的啊!

“只要把这一切弄好了,舞台剧的排位也就完成。如果没有人打开铁门的话,在楼下往上看,也只不过是看见一个人不知死活坐在栏杆上而已”

我说完..走到了陆老师的身边...

“我记得老师你,当时是在做实验的途中被被害者叫了出去的吧?带上了某种化学品……”

“等一下,我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如果照你的推算,那么,也就是如果没有人打开铁门的话,尸体就不会掉下去。但这样的话,就算一开始没有人注意到,但随着时间过久了,也会对天台的那人影产生怀疑的吧。”

“不会!尸体不管有没有人打开铁门,只要是过了昨晚都会掉下去。”

“为什么?”

“我说过,拉着被害者的线是用易溶纤维做的吧。”

“没错。”

“这种韧度强的线,如果接触到酸雨的话会怎么样?”

“大概会被腐蚀……难道昨天的那场雨……”

“没错,昨晚那场雨就是酸雨。”

“难怪你才要我在警告条上加上ph测试表!”

“但是这要怎么足以证明那位老师就是凶手呢?”

“当然,如果是按照计划的话,证据就会被酸雨抹掉,但是,这时候却出现了意外……”

“意外?”

“凶手没有估计到会有学生……铃露会跑到天台上,对吧,老师?”

“然后呢,只有这些是不可能说我是凶手的吧。”

我故意向陆老师问了一句,而他也用很镇定的语气回答了我。

“当然,只有这些的话。”

“……”

“在被害者从天台掉下来后,你是第一个接触被害者……”

“…………”

“而你却并没有立刻做任何确认掉下来的人生死的动作!也就是你一早就知道掉下来的那个人早就已经死掉,而这一情报只有凶手才知道。”

“!!!”

“随后,你立刻望向了天台,可能是为了确认是谁弄乱你的计划。当你发现是铃露后,你故意大声暴露铃露在天台上,让在附近的学生的视线全部集中在天台。很不巧,我当时并没有望向天台。也在这时候发现了,你的动作”

“什么动作?”

舞华又擅自插嘴...但我直接无视...

“那就是……”

“那就是回收原本缠绕在她脖子上的线。”

陆老师说出了我原本要说的话,也就是意味着……

“老师你真的就是凶手!!!”

舞华又大声的说道...在一旁的铃露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警察们嘛……暂且不提。

“但我有个问题,夜月同学你为什么会怀疑我呢?”

“很简单。第一:我在天台上听见了你和被害者的争执;第二:你是在上课中途出去的,之后你一直没有回来。但却在门口看到你值班,一个老师怎么可能会抛下自己的课不管而跑去门口值班?”

“哼哼~不简单啊!没想到你这样的年龄就能考虑到那么多东西。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以为你还是那个地方的小混混。”

“额~~~”

“那么你究竟为何要杀被害人?”

在一旁听着的女警官突然向我们这边问道...

“这是……”

“这是因为,你吸毒和偷窃公款的罪证在被害者手上吧。”

当我说出了陆老师杀人动机的时候,全场立刻都露出惊讶表情。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如果当初,被害者有带上证据,你就可能不用错手杀掉她吧。”

“…………”

“试问,一个只不过十多岁的女孩怎么够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抢?如果当时被害者手上有证据,你只要硬抢过来就行了,但她当时没有把证据拿在手上..”

“…………”

“而是用那些证据威胁你,你才会动了杀机。”

“…………”

我拿出了一个公文袋并且把它扔给了旁边的警察...

“这是我昨晚从被害者的书包里面找到的,也就是所谓的证据。”

“昨晚?昨晚你什么时候去找的啊?话说,你是怎么知道姜藤的教室?”

“当然是昨晚趁你睡着的时候去的,至于我怎么知道嘛,这就是秘密了。”

“哼~~早知道就不睡了!”

睡了才好啊!难道我告诉你我是逐间逐间课室找啊!

我慢慢的往栏杆走了过去,转过身....合上了“Stage”

“至此,就是舞台剧本的终曲”

“不对哦,夜月同学。你的剧本可是出现了差错,那就是让你卷入了这场计划之中。”

陆老师说完后,便向铁门口冲过去,貌似是想逃走。

而警察们也早就反应过来,便堵住了门口,舞华见状也拉着铃露的手慢慢退到警察后面...

“你没有地方逃的了,乖乖跟我们回去警察局吧。”

女警官站在了警察们前面向陆老师发出警告...

我也慢慢的退到了一边去...不然可是会连累我的...

“我……我才不管……我……我就要逃给你们看……”

陆老师的神情变得异常奇怪...

毒瘾发作了...看来他如果不定时吸毒就会变成这样..

警察们一步一步的接近陆老师...而陆老师不断退后...

“陆老师,我给一个忠告给你……”

陆老师听到我的话后,向我那边转过来...用凶狠的眼神望着我..和刚刚的时候完全是两个人似的....

“最好不要自行扯断傀儡线。”

“你……你再说什么?就是因为你我才被识破,我……我才不会信你的话。”

陆老师不停的往栏杆方向退,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把匕首,在空中乱划...

我慢慢的走到了退在一边的舞华、铃露身边..

“你们两个要仔细看着……”

“看什么?”

铃露问道...看来已经镇定不少了...

“自行扯断傀儡线后,傀儡的下场。”

“下场?”

闻言的铃露和舞华从我哪里把视线望去了陆老师哪里...

陆老师在警察圈的不停缩小下,已经到了栏杆旁边...

“反抗舞台的剧本……”

当陆老师挨在了栏杆上的时候....

嚓~咔~~~

栏杆断了...

“自行扯断控制自己的傀儡线的傀儡……”

失去了平衡的陆老师,随着栏杆,掉了下去...

“将会被舞台所排斥。”

随着一声巨响...陆老师从天台上掉下去了...

当警察们赶到楼下的时候...陆老师已经摔死在被害者原来的位置上..

………………

事件过了2天...

学校也因事件的落幕而从新开学...

经过调查,当时的栏杆之所以会断,是因为本身的残旧加上酸雨的腐蚀所致..

而我也从那天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学校...原因很简单..

虽然我爸爸是大富豪,但却是一位不愿意出席公开场合的人。所以很少人知道我爸爸的存在...知道的..也只有像女警官那种职位或者地位还要高的人而已....

父亲曾经下过命令,如果被附近的人知道了身份后,就要立刻离开哪里,不然会惹来杀身之祸...

嘛~杀身之祸可没有那么夸张,但是麻烦就肯定会有~例如绑架等等...

所以我从那天后,就回到了以前家里蹲的生活...

“叮咚~叮咚~”

“来~”

听到有人按门铃的我,应声来到了门口...不过知道我住在这里的..也应该只有..

“少爷~老爷有信给你。”

果然是父亲那边的人...

我接过信封,很利落的拆开阅读...

“我已经得知你在原本的地区已经被发现了身份……”

你是怎么知道的!?

“但是,我现在并没有合适的地方让你移居,但你现在的住所被发现是迟早的事情,所以我打算让你住在我在那边的朋友家里……”

你在这边原来有朋友!?

“地址是(XXX.XXX.XXX)”

你这该死的老头!竟然给我弄坐标!直接给我地址就不行么!

为了我以后的安详日子,我也只好乖乖的打开了地图寻找...

不过对于我来说很快就找到了..

这地方要经过圣高天元学园吧,不过现在是休假,学生都应该在家里吧。

确认了位置后,我便开始收拾行李..

不过因为我早就习惯不断奔走,所以随身行李根本就是少之又少...

很快的收拾好行李后,便开始寻找地图上的位置...

走了好一会后...终于找到了坐标的位置..

是一间看起来有点豪华的公寓

那么最后的那个数字应该就是房间号码了吧。

我走到了管理员哪里,拿出了天河卡...管理员便很快帮我把门打开了..

顺带一提,天河卡是指持卡人能拥有进出除了国家机密地方之外任意地方的凭证..简单来说就是万能通行证...

是我开始进行不定居居住时..父亲连同信一起寄给我的...

顺着号码找了一会...很快便到了公寓的第9层最靠尽头的屋子..

“应该是这里了吧……”

我确认无误后,便按下了门铃....

“来了~等一下..”

奇怪—怎么声音那么耳熟...

“你就是我爷爷说的今天来住的人么,来,进………………来……吧……”

当里面的人一边自说自话,一边打开门后,便哑口无言...

不止是她..就算是我,也是出乎预料...

因为打开门,从里面走出来的是..

“舞…………舞华!”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