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幽境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22日

《幽境》Kae著_幽境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幽境

作者:Kae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惊悚

“幽”有不同的境界的意思,来自于晋书的“幽明道别”。原以为会和你走到时间的尽头,没想到蓦然回首,真相在诉说着——我们一直是处于不同世界的敌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露琪儿

我拿着镜子,审视着镜中的那个面目全非的自己,我看到了她绿色的双眸,漆黑的头发松松散散地扎起了麻花辫,软软地批在胸前,脸上有着点点的雀斑,像一群淘气的小精灵。一套平民穿的衣服——卡其色的麻布连衣裙,在由崖底吹上来的大风中飒飒飘扬。

我皱了皱眉,看到经过易容打扮的自己真的不习惯。

“很好看啊。”戎易坏坏地笑着说。

我转过头刚想瞪他,然而,当我看到头发也被迫染成褐色的他,却忍不住也笑了出来:“你也很帅啊。”我挑挑眉,学着他的口气说道。戎易无奈地挠了挠后脑勺。

“3,2,1!”我们一起用力,把陪伴我们走了遥远路途的汽车推落了山崖,车子发出了委屈的悲鸣,摔得支零破碎。我看着它残破的尸体,心存内疚,可是没有办法,我们不能让贾羽的追兵发现我们的行踪,带着车子进入中央,是自杀性的行为。

徒步走了一个多小时,中央的围墙出现在我们眼前。荒城那高耸的围墙是为了防御尸鬼,设计简单却非常实用性,而中央的围墙居然十分奢侈地加上了美观这一要求。10多米高的墙身用的是这片大地上最坚固的白色巨型石块,站在墙下要抬头仰望。墙脚有足足3米高的奢华雕刻,精细光滑,在阳光的照耀下像凝脂般白皙透亮起来。

高墙下开了一扇大门,两扇厚厚的青黑色铁门板,庄严肃穆地紧紧关闭着,门身极其讲究地雕满了有着健美体魄的勇士,硬是又添了几分慑人的气魄。门外已经排满了长长的等候进入中央的队伍——今天就是中央例行打开城门的日子。

城门缓缓开了条细细的缝,人头开始攒动起来,我和戎易跟着他们慢慢向前移动。

“荒城的通行证明,治疗师佰草黑蝴签的名…”守卫从纸张上抬头看向我的脸,定定的。

“恩,我们和荒城的治疗师有些草药的买卖往来,这次是来中央进点货的。”我冲守卫背后的那排我的通缉照咧了咧嘴,这张照片照得不好看。

“荒城,商人两名。许!”他在我的照片前给证件盖了章。

我们光明正大地从门上那群精雕细刻的铁面勇士眼皮底下走进了中央。

真不愧是中央,这里的繁华与热闹是其他城市无法比拟的,鹅卵石铺成的长长街道弯弯曲曲远远延伸,直到成为一个小小的黑点,两旁琳琅满目的商铺里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商贩大声吆喝叫卖,笑容灿烂。

色彩斑斓的服饰店,热气腾腾的小吃店飘满食物的香味,新鲜繁杂的鲜艳花朵挤不进小小的花店,一盆盆堆满了店门,连人们身上的装束,与荒城的也不大相同了,似乎更华丽些。每个人的脸上都徐徐荡漾着浅浅的笑容,和睦平静。恍惚间,沉默大地上的纷纷扰扰成了遥远的梦境,这是个与现实隔绝的乐土。

奇怪,我明明是第一次来,但是,这里的每一砖每一瓦都是如此熟悉,连空气中的味道,都了解到如同深深地融入了血液之中的地步,是身体的一部分。

街道尽头,是个极为巨大的广场,全用白到极致的大理石砌成,晶莹透亮,远远望去,渺小的心情顿时用上心头。地板上几条凹陷的直线相互交接,形成巨大的一个六芒星,线中刻满不知名的远古的咒文。每隔几步,就傲然耸立起一个石刻的巨兽,团团环绕在广场的边缘。

六芒星的正中心,也是整个中央的正中心,赫然矗立起一座女神像。神像有着极为精致的面容,长发丝丝飘散,纤细的手指直指长空,气势孤傲,美焕绝伦。

顺着神像的指向看向高空,那鬼斧神工,气势磅礴,浩大冷傲的神迹,静静漂浮于中央的中央如洗的长空之上,一个只能瞻仰,超出想象的境界,神的领域。

原来我们上次目睹的部分神迹,跟它的母体相比起来,竟是那么的渺小,犹如万吨巨轮船身挂着的小小救生船。

“这边。”我拉着戎易继续往前走,自从进城之后,带路的都是我。

前面的人是越发地拥挤了,戎易小心翼翼地在前面帮我开路,我们拉着的双手竟紧的湿漉漉地一片潮润,发着烫。

与其他任何的地方都不同,总所周知,位于中央的天之遗址是唯一开放给外界参观的,大概是为了炫耀他们贵族的优越感吧。这些络绎不绝的人全是来满足对天之遗址的好奇心的。

这里的天之遗址与上次误闯的相当不同,上次的灰旧而古老,而面前的这个遗址,明显被翻新过,那亮丽辉煌的外表,更像是一座纯洁华贵的教堂。厚实的玫瑰色地毯长长的从门外一直铺设到一遗址内。

高大空旷的拱顶天花,有着绚丽缤纷的彩绘玻璃窗,明净的光源从空中倾泻进来,整个中央大厅就像彩虹般泛着七色的光彩。装饰天花的油画,画的是沉默大陆上悠远流长,代代相传的传世神话——初始的世界混乱无序,人间充满了罪恶,疾病,死亡与饥荒。有一天,美丽的女神带来了由七色石头造成的神秘盒子,盒子打开,众神被释放出来,庇佑人间,从此人间一片和祥安乐。

我看着那些流光溢彩的圣洁画面,想着,现今的大地上流满了鲜血和眼泪,美丽的女神又身在何方。

我闭上双眼,石板地面的刺骨冷意竟穿透了鞋子沿着身体,周围的人声渐渐沉寂,一时寂静得万物无声。古老的歌谣传了过来,遥远微弱但是十分清晰。

“戎易,听到吗?有人在唱歌。”我茫茫然开始寻找声音的源头。

“歌声?没有啊?”

“有的,就在那边。”戎易跟在我背后,我们绕过游人,往遗址的深处走去,慢慢的,人群稀疏起来。用写着“止步”的黄色带子封上的楼梯,我们没有理睬就跨了过去,迅速潜上了二楼,幽暗的走廊铺满了翠绿的地毯,两旁都是一模一样镶着金边,雕琢精美的红木门,打磨得晶亮。歌声如水,潺潺地从其中的一扇门中往外流淌。

我停在那扇门前,轻轻往里一推,门打了开来——竟是没有锁上。门内是个普普通通的房间,空荡荡的只有一个用红砖砌成的两米高的大暖炉在静静地发着光和热。火炉上有个精美的烛台,上面没有蜡烛。

我呼吸急速,身体自动有条不绪地做着动作,出自本能般自然,这让我感到非常不安。但我还是顺从了,伸出手来,向逆时针方向转动烛台,再顺时针转回来。

烛台“咔嗒”一声,暖炉的火灭了,底板向上翻开,底下的楼梯一格一格铺展开来,竟是曾上升的状态,蜿蜒盘旋。石板做的楼梯无光照耀,却散发着诡异的淡淡青色光芒,足以让行走的我们看得清一切。很快,梯级已尽,前面有亮堂的光照在脸上。

当我的眼睛适应了突如其来的光亮,渐渐看清眼前的事物时,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冷气,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方方正正的密室,洁白的地面和墙壁没有一丝接缝,整个密室是由一块完整的巨石雕空而成的,这是鬼斧神工也无法做到的境界了。繁复的魔法阵在地上交错缠绕,线条仿佛用最浓的黑夜染出来一样。

魔法阵的中央,立着一个10米高的十字架,架上用粗粗的荆棘牢牢勒住的,是只足足有5,6米高的非人非兽的生物,它脸如白瓷,有着女人般精致的五官,笔挺的鼻子,小巧的樱唇,柔软纤长的睫毛,甚至秋波荡漾的双眸,但这张闭月羞花的脸却长在一个畸形的身体上,肿胀的庞大身躯,身上的皮肤犹如烧伤后长出的粉红色嫩肉,凹凸不平,细长的四肢,被铁丝横钉在十字架上。它脖子很长很长,低低地垂了下来。

畸形生物的身体上也密密麻麻地插满了一根一根粗壮的铁钉,鲜血从伤口中潺潺流出,沿着十字架淌到地面上,漫延开来,如同诡异的红色玫瑰,在雪地上绽放燃烧起来,如斯壮烈。

如此突兀的景象,却让人感到无比的凄美圣洁。一直嘹亮的歌声像是怕惊扰到这神圣的画面,遽然而止。

生物的眼睛缓慢地张了开来,它定定地看着我,好像认识我一样,哀怨痛苦的眼神中像看到了希望一样散出了点点喜悦的精光。

它发出如同婴儿般脆弱的呻吟,伸直长长的脖子向我的脸靠过来,那么近,我几乎可以数清它的睫毛数目。我感到一阵恶心,厌恶地用手挡在面前,抗拒地向后退,颤抖着唇:“不要!”

就在这个时候,寒光一闪,那生物的脖子断了,鲜血从整整齐齐的切口疯狂迸射出来,然后像倾盆大雨一样落下来,散在身上。我忘不了它死前那绝望不解的眼神,哀伤荡漾,像被抛弃了一样。

粘稠的血液让我视线模糊,强烈的腥味让我的胃一阵翻腾。当我强忍不适的时候,戎易突然挡在我的前面,拔出了腰间的佩刀,紧张地防备着。

我顺着他的肩膀看过去,看见有人缓缓走来,米色绸缎般华贵的长袍拖到地上,轻盈滑动如流水的波澜,金色丝线秀出的花纹华而不俗,随着身体的律摆攒动。有着魔力的精雕玉砌般细腻的面具挡住了大半的脸庞。他踏过血池,一步一步,在地面上印上足迹,开出妖艳的血色玫瑰,华丽佩剑上的血迹鲜艳欲滴。

那个人,从我踏进城门的那刻开始,我就感觉到他的存在了,存在于我呼吸的空气中,那样的虚无缥缈却又真真实实,我一直一直都以为是幻觉,一直一直都不敢相信,我怕那仅仅是我心中的一场梦,怕梦醒了更加空虚绝望,但是,现在,那个魂断梦绕,牵肠挂肚,望穿秋水的人,就在我的面前,遥远的梦境似乎伸手可及。

他在距离我们几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我看到了他柔软如丝绒的头发,泛着如婴儿那样淡然的金色光泽,一如我的。面具缓缓被拿了下来,我看见了自己那双奇特的带有丝丝银光的眼睛,他的嘴角微微向上飞扬,笑容云淡风清。

我的眼泪流了下来,大滴大滴地落到衣服上,晕染扩散,绽放如最凄艳的落红。我对着他讲了一句话,那句话只有单薄的一个字。

我说,哥。

戎易.欧肯特

没想到露琪儿是贵族的后代,她的哥哥是贵族里的大祭师,地位比一般的贵族都要尊贵很多。组织发布的通缉令很讽刺地让她的哥哥皓找到了失踪多年的妹妹,于是,露琪儿和我犯的错轻易地一笔勾消,露琪儿回到了出身之地——神迹上。

托她的福,我这几天也可以暂时居住在这个只能瞻仰膜拜的神的领域。从地面上都没有发现,原来神迹真的大到如此离奇的地步,就是这个据说是露琪儿以前的居所就大到让我们一起愣了很久。

这个居所的花园,光是沿着边缘走,都要耗上20分钟。我坐在二楼的栏杆上,看着偌大的花园发呆,在神迹上,离月亮竟是如此接近,特别是如今天这般月圆之夜,月光倾泻下来,亮堂堂的铺满了整个花园。

“在想什么呢?”露琪儿端着咖啡走出来,她已经换上了睡衣,拖地的长裙轻盈飘逸如今晚的月光。

想今后我的去向,想黑蝴的托付,想贵族不可告人的秘密,想遗址中怪异的生物,想作为贵族的哥哥之前为何都没有设法去寻找妹妹,让她孤独飘零,想之前发生的种种诡异事情,神秘而黑暗。但是看着露琪儿无时无刻都透着幸福的脸,我低头喝了口咖啡,没有说一句话。

“你的哥哥还活着,太好了。”

“恩。”露琪儿笑得甜美天真得如幼童,笑开了整个月下花园里的鲜花。露琪儿,你每次的笑容,是真心,是勉强,我总是看得比任何人都清楚,可是,我该如何守护你这真挚的笑脸?

“戎易,我要尽快习惯这里的生活,然后找机会查明真相。”露琪儿坚定地说。

我有些意外:“可是,你的哥哥也是贵族啊?”

“哥哥绝对与这种事情无关,事情发展开来,可能伤害到他,我要守护哥哥。”露琪儿用无法质疑的语气说道,将手中的咖啡一饮而尽。

露琪儿,原来你已经决定了未来的道路,那么,我的旅途也应该启程了。

如洗的长空蓝得透明,候鸟嘶哑着喉咙高唱离别的歌曲,撕心裂肺,让人心中的忧伤不由得一晃一晃地荡漾开来。

尽管千方百计瞒住露琪儿,但我走的那天,她还是知道了,她跑过来,那么急,让身上那细腻奢华的银色长袍都溅上了泥巴。

“难道连你都要离开吗?”她哽咽着质问我,小巧的鼻子上汗津津。

我默然不语。我也舍不得离开她,但是留下来陪在她的身边是没有意义的,只会让她落下为滥用职权,为虎作伥的名声。我要回去,凭自己的实力当上神迹上的维安或成为贵族的使徒,光明正大地回到她的身边。

我深深地看着她,她的眼眶里流动着水亮水亮的液体,仿佛有月光渗了进去。我为她拭去眼眶的泪水,手背上留下了一股清凉的液体:“露琪儿,记得我的话,等我回家。”

是的,是你等我回家。有你的地方就是家。

“不…”她拉住了我的袖角,哀哀地望着我,“我不让你走…”

我的心剧烈的颤抖一下,此刻多么想就这样揽她入怀,永远不放手。但是我逼自己转过身,直升机制造的凌厉强风狠狠刮着我的脸,但是我万万不敢回头,我知道一旦回头便不舍得再放手。

“戎易!我等你回家!我们都要好好地做自己的事!我不会忘记!你也不要忘记!”直升机缓缓升起,露琪儿的喊声盖过了巨大的风声传来,她的泪珠被风吹得支零破碎,细细软软的头发丝丝飘散。

“我会写信给你,每天每天,告诉你我在等你回家!”露琪儿已经泣不成声的声音越来越远,最终消失。

我靠在冰冷的玻璃上,尝到了泪水苦涩的味道。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