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夜江风湖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夜江风湖》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岭南笑笑生的小说

夜江风湖

作者:岭南笑笑生分类:武侠小说类型:仙侠梦幻

咒师,寒风萧索,白衣衫,人间漂泊了无影  剑客,灵鹫飞鳯,一点芒,刹那万丈耀世间  泱泱大千,森罗万象,心之所向,意之所在,  何谓江湖?不过悲欢,不过恩仇,不过你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三章青啠派

女娃体内七彩微光被黑雾团团围住,七彩象征着人间的种种情绪,多彩多资绚丽耀眼而黑雾只是阴冷与暗淡;两者相遇只能同化而不能相容,就像人之一生在每一时刻只能是一种状态一样,七彩微光眉毛微皱身姿轻摇色彩渲染了黑雾,不久将其吸入体内,打个饱嗝慵懒地睡去。

“咦?”儒雅男子看见女娃周身咒符隐去没有一丝符文气息顿感惊讶“不应该啊?”十指点亮深入女娃体内全力感应着,站在一旁老者焦急不安的等待着,他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从对方慎重的态度嗅出了一丝凝重;半饷,十指收回,亮光内敛,低头不语然后扭过头对老者说道:“此女娃吸收先天咒文,虽说当时会受些苦楚但不久适应吸收后,便可通过先天符文感悟世界,从而习咒事半功倍;可惜刚才我全力试探丝毫感应不到先天符文的迹象,就像……就像从其体内消散似的。”

“那她还能习咒吗?”老者情急说出此话,说完就后悔了因为企图已暴露,余光撇向儒雅男子发觉对方仍然低头沉思丝毫没有在意不由送了口气。“能学,只是与普通人无异,后天若能大成除非惊天奇遇方可。”浑身的精气神被抽空,机械地回复着“哦”双手抱起女娃连招呼都忘打,转身离去了。

“太祖就这样让他们走了?”白面男孩此时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还为刚才的吃亏耿耿于怀,伸出手拦住他的嘴,待老者挟女娃离去迷雾才缓缓开口:“天下最难父母心,他这点心思还像年轻时候一样以为别人不知,其实打从他带女娃来我就已知晓;只是知他为人好面子方才故意顺着他,经此事对你也有益处,最起码让你明白纸上谈兵的劣处。”“太祖,我明白了。”男孩低下头仿佛在沉思,而脑海却在想着女娃那张灿烂的笑容。儒雅男子望着老者远去的方向喃喃道:“吴道远,你还是老样子,这岁月终究只能消磨你的年华而改变不了你的剑!”说完嘴角不由地露出赞叹的笑容。

空中女娃转醒想起刚才小兽群聚集的热闹场景拉了拉老者的衣袖,老者低头阴郁的脸庞转为安详的面容眼睛询问着什么事,“尊老,我想要那个火乌龟与小鹿可以吗?”老者停歇低头思付会复又抬头“好的。”只是他没说这神兽其实不能出幕渊结界,除非自己能突破结界;来到地面火乌龟与化为原型的小鹿互相搀扶着走在森林中;老者背对他们一身威压轻微泄露,犹如尘埃碰见高山峻岭般战战兢兢;女娃开口询问是否跟她一起,小鹿倔强地摇了摇头对它来说只有冲破结界,凭自己的本事走出去才行。而冒火乌龟内心不知怎么隐约想亲近女娃,为难地看着小鹿又看着女娃;“你去吧,其实我知道这森林气息适合我并不适合你,无论怎样我们总能在未来的道路上相遇,到时候可别被我甩在后面。”

冒火乌龟双眼流出热泪可惜转眼化为白烟飞去,不再言语来到女娃身边,对它来说此时像是回到了家似的安心;缘分这东西有时候就是说不清道不明,时间地点对了一切像是出发时那样自然而然;老者看到进来时的情景深知此龟性情淳朴忠诚不免心下很是满意,又对刚才小鹿所说的话由衷的欣赏;这世界不缺少强者,缺少的是一颗渴望成为强者的心。身影晃动带着他们离去,小鹿留在原地双眼压抑的泪水此时喷涌而出,他是担心乌龟兄弟不忍离去一直强忍着;小小年纪早已明白有些机遇一旦错过人生就是另一段路程,而这个机遇他想留给兄弟。因为能无声无息出现在这森林里并且还带着一个女娃,这样的人天下屈指可数。“兄弟,总有一天在强者的道路上,你我会相遇!”紧咬着牙一遍遍告诫着自己。而老者双手捏住剑诀将一意念打入迷雾中:“破戒带出神兽,作为交换男娃而立之时可到蜀山体悟先天剑阵。”

青啠山下,老者带着女娃与乌龟在湖面发呆,波光粼粼的湖水那样的清澈纯洁,散发出的气息使人不知不觉陷入宁静,好像是一个男人的胸怀可以包容万物而你此时不由地依恋着他。

思绪回到很久很久以前,久到心情像是干涸的地面有泉水慢慢渗出想滋润整个大地;一把刀,绝世独立,一个人,风姿绰约;就站在这里,面对整个异族。世界是公平的一方想活而另一方也想活,然而资源有限对于哪一方而言不是生存就是毁灭;无论邪正,对于养活自己一方水土的地方总有种默默无言的依恋,可惜认识到事实的人很少,总是在等待总是在渴望自我利益最大化;终于异族势如破竹大举进攻到这里时,还有人在隐蔽处等待着强大的力量消融自己能够掌控世界,而那把刀那个人却早已站在这里。

风轻云淡,面带笑容,一人一刀,晌午的阳光炙热的撒在身上映衬着他伟岸的身躯,手握刀柄,呼吸平缓,眼睛微眯看向茫茫大军的异族而眼神却又似望向远方缥缈处。刀轻颤,微抬。

刀起!

无数强者,百万大军顿时灰飞烟灭,而此地因刀气冲击形成一个巨坑,孑身一人独挡异族长达一个月;正是这段时间的缓冲后方才达成一致,共同抵御异族,其实只不过是利益的谈判各方都比较满意罢了;而这一切的代价是那把刀因殚精竭力至此陨落。想到这老者干枯的双眼微湿,人生憾事之一就是没有与他一战,不求胜负,那是强者之间的惺惺相惜,那是强者之心的彼此渴望与交流。

手牵女娃来到山下开始攀爬,娃娃好奇抬头问道:“尊老,为什么我们不飞到山上,那样岂不是更快。”老者抬头仰望青山,身体微颤,“悼念老友,步走方显诚意。”“嗯,”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有山巍峨入云端,

有派出自云端中,

青山之上寒风冽,

白云之上仙鹤飞,

借问天下刀何在,

路童遥指青啠派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