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舰长的故事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舰长的故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夜雨闻笙著

舰长的故事

作者:夜雨闻笙分类:同人小说类型:战斗

【致敬每个崩崩崩玩家心中都有一个属于舰长的、独一无二的故事】发生在五百年前的天命的故事。是游戏主要剧情的前传。不穿越,不萌废,像是那种架空的西方玄幻。也算是一个小小的玩家内心对崩崩崩设定的补充。╮(‵▽′)╭ 另外随缘更新各位看官、老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章

“……我们绝对不会姑息!”

这个季节难得的大晴天,城市的中心广场上搭起了一座高高的讲台,一位老者站在台上,阳光为他的白色圣袍镀上了一圈金边。这使得老者整个人散发出一种神圣而庄严的气质,袍子上唯一的装饰是胸口用金丝纹制的一个类似天使双翼的金色符号,在阳光的下它仿佛熔化的黄金般闪耀。

在宗教领域,年轻的教士用白色象征自己的稚嫩。但是,台上老者那雪白的头发与长须昭示着他绝非一个刚刚皈依宗教的“学徒”。

“...犯下此桩血案的人必将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老者的语气慷慨激昂“我以天命大主教卡尔德隆.阿波卡利斯的名义发誓!必将让罪犯接受最严厉的审判!”说最后几个词时老者几乎是用嘶吼的语气喊出来的,这个动作对他这个年纪来说显然困难了点儿。

只见老者好像支撑不住似的,他的身体晃了晃,紧接着向后猛地一个趔趄。这样的画面无疑引起了讲台下面群众的尖叫,四周身着黑色圣袍的教士见状想冲上去扶住他,但老者迅速稳住了身形,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只见老者深呼吸了几口,继续正对着人山人海的观众们。“现在是非常时刻,我的同胞们”老者的语气柔和起来“瘟疫从西方死而复苏,崩坏兽也卷土重来,人类的处境危在旦夕,在此时此刻我们更应该团结一致,共同战斗......”

这人哪里是初出茅庐的教士?他正是天命的大主教,上帝在人间的代言者。他身着的白袍,已经绝非“稚嫩”而是“至高无上。”

人山人海的中央广场上,大主教的演讲还在继续,而在西边的一座离广场稍远的高地,有一座巨大的宅邸坐落于此,这便是掌管此地将近三百年的雷文家族的祖宅。斑驳而厚重的石墙昭示着雷文家族悠久的历史,只有修筑在天命涉及世俗政治前,那个诸王纷争的年代的家堡才拥有这样厚实的宛如城墙般的院墙。宅子的前的主路由碎石铺就,笔直的穿过宽阔的前院。路旁种着着大片的紫罗兰,虽然正直它们盛开的季节但因为前几天的暴雨花朵被打落大半混在泥里,可怜光秃的枝干显出一副衰败的模样。与不远处的广场相比,这里反倒有一种诡异而宁静的气氛。

一大群身着灰色制服的人分散在院子里,他们统一带着黑色皮质尖顶盔,袖口绣着两道金黄色绶带,领口别着一根银色盾型别针。所有人的白色的腰带上都挂着一把单手阔剑和一把短铳。

“院子里有什么线索?”一个中年人大声问道。

“没有任何发现!”

“这边也是!”

“没有线索!”

“md继续搜!”中年男子的语气充满了怒火,他身为市警队队长与各色罪犯已经打了多年交道,算是经验丰富了,可如今案情调查刚刚起步便卡死,这对他来说简直是侮辱,更别说这是一件本城领主一家十四口人全部惨死的大案。市警队队长死死地握紧拳头,手上的关节“嘎嘎”直响。

从个人因素来讲,他对腐化的贵族素无好感,然而雷文爵士是个例外。他绝对是个不折不扣的好统治者,正是因为他的治理这个城镇依旧可以在瘟疫和崩坏兽如此猖獗的时代保持强大的活力。

“十四条人命啊!老子就不信了!”中年人小声的自言自语道。

就在此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大门口传来,市警队长循声望去,发现来者竟是一个神色慌张的警员。

“队长!他...他们来了!”

根本不待市警队长做出反应,一帮人直接无视门口执勤的警员从大门口鱼贯而入。其实也不能说是无视,因为本应该上前盘问的警员根本没有去阻拦。

“市警队办案要地!你们干什么!”让心里已经够乱了的市警队长看到这一幕无疑是火上浇油,他右手按住腰间的剑柄,向前大踏一步径直截断这帮不速之客的前路。

“队长....他们是....”在其他警员眼里,似乎市警队长才是该拦的那一个。

来的这些人根本不回答,他们不紧不慢地走进院子的中庭,直至在市警队长面前才停下。

市警队长盯着走在最前面的人,那是一个年轻男子,他的个子不高,别说和自己比,单和他后面的那些人相比将近矮了一个头。单论相貌还算英俊,可在金发碧眼的人群中,他那漆黑的发色和那双黑色瞳孔显得格外“扎眼”。配上他苍白得有些过分的肤色和那一身漆黑的大衣让他整个人像极了一副铅笔画成的简笔画。

“他们绝对不是本城的居民”这是市警队队长第一件可以确定的事情——无论是领头的年轻人还是身后那二三十号人,都是陌生面孔。

紧接着,市警队长的目光扫过这些人的腰际——没有东西。

“他们没带家伙,还好……”

市警队长莫名生出一股庆幸“他们没有剑或者火枪之类的东西,至少表面上看不出来。”

“就算藏在衣服下面,**的速度肯定比不过武器就在腰间的市警队队员,更何况这里有八十名市警队......”

想到这里,他突然一愣。“庆幸”这种情绪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出现他的脑海里了,此刻面对这样一群年轻人它居然毫无来由的涌了出来,仿佛晴朗无云的天空突然打了声响雷似的让人不知所措。

“不过是一群半大小子……”

直到现在,市警队长的目光再度落在那个领头的年轻人身上,他这才发现发现对方一直在直勾勾地盯着自己,那双黑色的瞳孔在阳光的照耀下有泛着水晶般的紫色。

市警队喜欢在审问犯人的时候直视他们的双眼,这样可以掌握犯人的情绪变化,以更好的改变审讯方向。但是这双眼睛看不出任何东西,它好像蒙了一层雾似的,但却实是晶莹剔透的一双眸子。找一个恰当的比喻,与其说是眼睛,不如说是两颗好看的玻璃球。

正在此时,市警队长的余光扫到这年轻人的衣领上的一枚徽章。那是一对被烈焰环绕的天使羽翼,由某种暗金色的金属制成。羽翼的羽毛根根分明,环绕之上的火焰更栩栩如生。任何人看到枚领徽都会惊叹这简直是一件艺术品。但是,这枚徽章代表的意义,可一点都不美好。市警队长只觉得后颈发凉,有种跟毒蛇对峙的感觉。

燃烧之羽,这可是异端审判庭的标志。这个时代,任何与异端审判庭扯上关系的人或事都没有什么好下场。这帮人隶属于天命,不受世俗法律限制;他们不是警察,却有权打开天命庇护区内的任何一扇门;他们不是法官,却拥有属于他们的名为“宗教裁判所”的法庭。他们的工作明面上是处理一些违反天命宗教戒律的人或事,但是根据坊间传闻....倒是母亲用来给恐吓不听话的孩子的好材料。

“异端审判庭庭长罗伊尔”那名青年露出微笑微微欠身,刚才的那番打量绝对算得上是冒犯,他的语气却十分友善且恭顺,好像根本没把之前的事情当回事“您就是市警队队长了吧?”

“我是”市警队队长也欠身回礼,虽然他虽然震惊于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但依旧用很生硬的口气问道:“不知异端审判庭的人来此有何贵干?”

这种态度还是没有导致年轻人的不快,反而引起了警员们的不安,手下人那倒吸冷气的声音市警队队长听得十分扎耳。

“那么我就闲话少讲”罗伊尔还是那种语气“依大主教圣谕,这里将由异端审判庭全权负责。您和您的人可以撤了。”年轻人微笑着说。

“什么?”这个要求让市警队长感到一阵错愕,他摇摇头回答“真不好意思啊,我们市警队直属于市议会而非天命的教廷,您的要求在下难以满足,况且这本就属于市警队的职责,还是您和您的人撤吧。”

“您果然是很尽职尽责的一个人呐”年轻人叹了口气,又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语气平静听不出是恭维还是挖苦。他右手伸进怀里取出一卷羊皮纸“我早知道您会这么回答,所以还请看看这个吧”说罢,便将羊皮纸递了出去“这是市议会十一名议员的授权书。”

市警队长接过,他先看了看封蜡,上面印着一个金色双翼样的图案——倒和那异端审判庭的徽章有几分相似。

“如果是市议会下发的文件的话为什么会印着天命的标志?”

“您不知道?”罗伊尔立即换上一幅惊讶的表情“就在刚才市议会全票通过了成为天命附属城市的议案。”讲到这里,他又露出了了之前的微笑“所以,您现在也是上帝的选民咯。”

“.......”市警队长一边听着一边读起了羊皮纸的内容“啧....怎么会...你们根本就不懂查案....议会那帮人在干什么...”

“不懂查案?这我可得纠正您一下,您和我本质上是同行,区别只是在于您查案是为了市民,我查案是为了上帝。”年轻人耸耸肩“您明白了的话就赶紧撤吧,我和我的人要开始工作了。”

市警队长沉默了一会儿“全体都有!”他提高声音“放下手里的活儿!交给异端审判庭处理。”

话音刚落,他立即回头盯着年轻人的双眼“我是个粗人不懂市议会那帮人的想法,但是常人都明白绝对不会把领主遇刺这种案子第一时间交给外人处理。而且……异端审判庭?哼……”市警队长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他压抑住了自己。

“您的态度无助于案子的进程,我倒是很乐意根据您这种不配合的态度把您判做异端。”年轻人依旧微笑着,让人觉得似乎他只有这一个表情似的“另外,第一时间到这里的,可是阁下的人呐。”

市警队长并没有答话,只是大步流星地走向院子外面,其他警员则紧紧跟在市警队长身后。

“头儿,他横你诶。”等到市警队的警员全部离开,年轻人身后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俯身低语“要不找几个人做了他?”

“不必,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年轻人说罢,转过身面向所有跟着他的人高声道“以大主教的名义,开始吧,哈利路亚!”

“哈利路亚!”回答声整齐划一。

这群人立即成两部分,一部分径直进入了宅子,另一部分则在院子里四散开来。他们动作不拖沓且各司其职,一看就是处理这种事的老手。

“对了,市警队的人把尸体都安置在中庭的草坪上,叫外面的人等主教大人演讲结束就运到广场上烧了”年轻人也慢慢地走向宅子,他一边走一边对身后那个大个子嘱咐。“主教大人会亲自主持,这里的市民们需要一些煽情的环节。”

“明白了,头儿。”大个子听罢立即转身出去。

宅邸厚重的柏木门完全打开,风从里面带出一阵阵令人反胃的腥臭,看来市警队只把尸体运出去了并没有处理血迹。

“啧……”青年皱起眉头盯着这满墙、满地的猩红“早知道下刀的时候注意一点了,往脖子上抹效果很好,但这个出血量.....”他有点后悔之前的手法欠妥。

“卡尔,带三个人把这个地方给我好好打扫一下,务必在今天傍晚前完成。”

“明白,审判长阁下”人群中老者回答道,他留着一大把雪白的胡子,遮住了整个嘴巴。他说话时,别人只能看见上下耸动的胡须。

“至于其他人”青年提高了声调“给我搜!就算把这里拆了也没关系,务必找到雷文要提交给市议会的议案,明白吗?”

“明白!”所有人一齐回答答道。

远处的广场上大主教的演讲还在继续,黑压压的市民们挤满了中心广场,从高处看下去居然看不到广场地面上的地砖。

罗伊尔并没有参与楼下那闹哄哄的搜查,他凭着之前留下的印象来到了雷文家宅的露台上。

他双手倚在大理石建造的护栏上扫视着四周,罗伊尔喜欢站在高处向下看,因为这样可以把一切都尽收眼底。南边的天空上再度聚集起一大片乌云,就风向来说,恐怕今天晚上又是一场暴雨吧。青年望着那片云,随即转身回到走进屋内,他还有一些必须完成的工作要做。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