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云中谁寄花笺来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云中谁寄花笺来》小说全文在线阅读_孙云云著

云中谁寄花笺来

作者:孙云云分类:奇幻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在情天挼尽梅花,满衣清泪。在孽海,半生荼蘼,半生寂。一个人,一个生,看遍天地荒凉,红尘薄暮,却从未忘记过你。曾在夜空骑过马,也曾在世间寻找最美的莲花。我飘摇在天际,载不动的心事,满是你。在无稽崖下,我幻化成你,那青鸾,与仙人归去,也无爱恨也无尘。在陌上苍,清净而来,孑然而去。芸芸众生,也曾在这世间趟过凡心不灭的水,也曾住进你的舴艋小舟。繁花误伤了你的眼睛,你的眼睛幽居着我。这画境,便一步也走不动了。你仿佛是那莲台上清雅幽静的小生,淡淡然两三句便把情意唱入我心底。虽欲不思,乌得不思,栩栩天涯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也算得上是诗礼簪缨世家了,正堂上挂着祖宗的画像,两边设着一副对联:

山静水流开画景

鸢飞鱼跃悟天机

只见一个夫子颤颤巍巍的走过来,红衣公子起身拱手说道:“我们是令郎的好朋友,今日特地来寻他。”

“我已经和他断绝父子关系,他不配做我们阮家的子孙!”

“不知……所为何事?”

“唉,你们没有听说?还不是为了那个唱戏的!半年前非要娶一个戏子,闹了个天翻地覆,后来我们以死相逼,他才说断了与那戏子的往来。可是一个月前他又提出要娶那个戏子,不知道那个……那个妖孽将他的魂儿勾去了,又狂病发作,我们已经将他逐了出去。祖宗丢不起这个脸面,他要真娶一个戏子回家,我们后半辈子就抬不起头做人了!”

三人出来在耳房小厮那里打听到了阮公子的住处。

却是三间小小的瓦舍。

院子虽然偏僻小了一些,但也是个雅致的所在,有花有草,看得出来是经常有人侍弄。

其中侧面的一间门虚掩着,红衣公子先推门进去,看了半晌,发现一个人躺在浴盆里一动不动。

走进一看——发现又死了一个。

神鸟公子紧随其后,一看也惊住,连忙抬手示意姝影不要进来了,赤身裸体,除了头,其他都泡在水里。

神鸟公子想到女孩子查看不方便,便随手拿起床上的一块布掩住一半尸体,随后发现:“尸体这么新鲜,难道凶手刚走?”

谁也没有料到,姝影上前查看,在脖颈和发际线之间发现了尸斑:“不对,他的死亡时间应该在紫云之前。”

“可是尸体没有腐烂。”

“那你是怎么判断死亡时间的?”

“死者被泡在冷水里是为了误导别人,因为如果真的是用热水洗澡,他的皮肤会是淡红褐色,而暴露在外面的是苍白色,但他的身上并没有泡水的这道分界线,应该一开始就是泡在了冷水里。”

“凶手把他泡在冷水里,所以没有那么大的臭味,但同时也会误导仵作判断死亡时间,泡在冷水里形成这么严重的尸斑最少需要一天半的时间。”

姝影接着说:“死者应该是被勒死的,作案工具是绳子,只是这绳子的花纹有点奇怪。”

“两起案件相似,起码有理由相信是同一人所为。”

看看这间屋子布置的温馨精致,有文人墨客的气息,一整面墙的书架和一张床。

另外一间房有一张古琴并一些字画,只是琴上面没有琴弦。

姝影瞬间想到了脖子上的勒痕有可能是用琴弦。

迅速在脑海中构筑了整个画面:

阮公子先被人杀死,紫云随后也被人杀死。

显而易见的是凶手杀了阮公子之后,在浴盆里装满了水,然后把尸体丢到浴盆里面,想伪造成阮公子是泡澡的时候病发身亡的。

如果阮公子真的是在洗澡的时候死的,现在已经两天了,在温水里面泡过的皮肤应该呈现淡红褐色,而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应该呈现苍白色。

可现在他的身体上没有这一道明显的分界线。

从脖子上的痕迹来看,他是先被勒住,然后导致的窒息,但应该不是绳子。

伤痕里面没有粗绳摩擦留下的痕迹,没有纤维,最有可能是琴弦拧成的一股绳。

阮公子看上去不像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但完全没有还手,像是被偷袭的,没有防备。

男人的自尊除了金钱之外,可能是为了女人。

紫云临终时拿着的那块玉代表着什么呢?

曾经的如胶似漆但最后只能放弃?

或许她只是一厢情愿,也许曾经想要嫁给他,但他并没有娶你,但你还是想保留着这半块玉。

又或许她想要再找一个人来弥补,所以又找了第三个人?

姝影决定还是应该先从这块玉去找线索。

便问红衣公子:“这附近哪里有卖玉坠的店铺?”

“只有城南的兴盛街有几家卖玉器挂件的店。”

“如果是你的话,你会去哪一家店?”

“如果我是紫云,我会选择去玉喜堂。”

“为什么?”

“因为他家专卖蓝田玉。”

“那我们去问问。”

来到玉喜堂一看,果然全是蓝田玉放置在方格内:“掌柜的,你看看这块玉是你家的吗?”

掌柜的见客人来忙笑脸相迎,接过玉仔细端详了一番:“这玉就是我家的,独一无二,据说是一整块圆的料子雕成了两块,拼在一起就是一个八卦的形状。”

“那你还记得是谁买了这块玉吗?”

“我们这里的买卖太多,谁买的谁卖的只记账不记人。时间太久记不清了,世上只此一件,应该都是夫妻或者姊妹佩戴,不过这样成色的玉,属稀世珍品了。”

三人仔细端详着这玉,色泽莹润,背面还刻了一朵梅花图案。

姝影又仔细看了看装这块玉的袋子,是用绳子编成了一个镂空的兜将玉放在里面。

而这个兜很特别,线很细,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渔网,打结的方法也像是渔网的打法。

“由此可以推断云林还与这位梅花公子情深。”

“会不会是背叛?”

“极其有可能是熟人作案。”

“那我们一起去找到这位梅花公子吧。”

“刚刚那个竹篱红墙的附近就有一片梅林,不如我们还去那里找找。”

来到梅林,河水波光粼粼,河里还有几个打渔的人在撒网。

看着他们手中的网,大家不约而同想到了这个玉坠的袋子,会不会是一个会编制渔网的人编的呢?或者是买玉的人自己编的?

红衣公子在岸边喊老伯靠岸:“老伯,这附近有没有一个梅姓公子在这里打渔啊?”

老伯憨厚朴实,放下了撑船的竹竿说:“姓梅的人家没有听说过,但是这里倒是有一些年轻的小伙子靠打渔为生。”

“那他们打的鱼在哪卖呢?”

“往东走有个梅花渡口,每天都会有鱼贩子来收鱼,或者领村路过的人来买鱼。”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