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瑶兮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08日

《瑶兮》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檐子的小说

瑶兮

作者:檐子分类:武侠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本是昆仑山西王母最宠爱的幺女,却错手将东华大帝的胞弟东岳府君推下了诛仙台,为将东岳府君遗失在凡间的元神找回,她被贬下凡历经三百年磨难,看惯了人世间的人情冷暖,原本毫无瓜葛的两个人冥冥之中就此产生了牵连。彼时的杨俨蓄起了胡须,一身颓废的扔掉手中的酒瓶,他望着我,然后问,“你是青言吗?你究竟是人还是鬼?”“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他望着我,眼角渗出泪来,“人未走,却相思,安歌啊安歌,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段凝一步上前,双手拖住了我的身体,他定定的望着我,然后低声道,“我的六出,你终是回来了。”凡间三百年白驹过隙,我寻你,你回望着我,他爱我,我爱着他……她说,如果有一天我爱上了你,我就跟你姓。她说,鱼小鱼,我爱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背后惊起一层冷汗,妇人推开门,看着我惊魂未定的样子道,“鱼姑娘,怎么了?你哥哥可好些了?”

我迅速用余光瞥了一下屋子四周,司命早已没了踪影,我抬手抹去额上的冷汗,走过去呵呵笑道,“谢谢大娘,我哥好多了,我还是端进来跟我哥一起吃好了。”

妇人一惊,看了看床上的人道,“你哥哥醒了?”

我吞了吞口水道,“还没,我给他把饭留着,他什么时候醒了,我再喂给他吃就好了,我想守着他,我,我不放心。”

大娘点点头,“你个做妹妹的,也真是不容易。”

我汗颜,跟着大娘出去,又端了两碗饭回来,再次关上门,我小心的在屋子里撒摸着,想着那司命话没说完,人又跑到哪里去了?

忽的,司命不知从哪里又冒了出来,吓得我一个趔趄坐到了床上,“你,你,你躲到哪里去了······”

司命笑笑,指了指身后。

我也指了指他的身后,“墙里?”

司命又笑笑,却摇头。

我又看了看那面墙,除了一副画像,什么也没有啊······等等,画像?

“你该不会是躲到那画像里了吧?”我诧异。

司命又笑笑,转身对着妈祖娘娘的画像拜了拜,边拜边念道,“事出突然,小仙借上仙的地方一用,还望上仙宽宏大量,饶了小仙。小仙他日定会奉上贡品,答谢上仙。”

我没精神理会旁的事,忙又问道,“你刚刚说你有法子,是什么法子?”

司命却又是诡异的一笑,“小仙孤陋寡闻,还想请问仙子,这鱼姑娘又是哪位啊?”

我白了他一眼,道,“此事说来话长,我回头再告诉你,你先告诉我有什么法子!”

司命咳了咳,正色道:“西面有座崇吾山,此崇吾山乃西次三经之首,崇吾山往西北四百二十里,有座峚山,其上是有玉膏,其原沸沸汤汤,黄帝是食是飨。是生玄玉。玉膏所出,以灌丹木,丹木五岁,五色乃清,五味乃馨。黄帝乃取峚山之玉荣,而投之钟山之阳。瑾瑜之玉为良,坚粟精密,浊泽有而色。五色发作,以和柔刚。天地鬼神,是食是飨;君子服之,以御为祥【出自《山海经·西山经》】。”

我低头想了想道,“可这都是《山海经》中所记载的,究竟钟山上有没有那种叫做‘瑾’和‘瑜’的美玉,却无从可知啊。”

“书中所记,确实真真假假,可此美玉乃黄帝投种所出,仙子不亲自前去一看,又怎知这钟山之上没有呢?况且眼下可行的法子也就只有这一种,仙子若不一试,这鲛人可就没得救了。”

“按书中所记,那美玉也仅能抵御妖邪不祥之气的侵袭,对这鲛人又有什么用?”我仍不解道。

“小仙方才说过,鲛人体内的灵珠可引得同族之人感应,可若给这鲛人佩戴上这钟山瑾瑜,方可将他们身上的气息所掩盖,这样一来,便可让那些追杀他(她)的鲛人感应不到他(她)的踪迹,那岂不就是安全了?!”

我叹了口气,又看了看床上的那条鱼,“司命,你可真是给我找了个麻烦!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去找元神啊······”

“对了,仙子,”司命忽然一笑,凑近了问,“小仙方才听那妇人说这床上躺着的人是你哥哥,什么时候这还未分性别的鲛人倒成了你的哥哥?!”

“哎,我也不想叫他(她)哥啊!可是你看看他(她)那足有七尺长的身子!这雄健的体格,要是个女子,就是在天宫,那也实在是稀奇!更别说在这凡间了!我倒是想叫他(她)妹妹,只是啊,实在过不了我心里这关!罢了,不过就是占几天本仙子的便宜,看在玉帝的份儿上,本仙子就先忍了!”这事儿想想我就委屈,低头叹了口气,又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看出司命想笑,可又不敢在我面前笑,我别过头去不看他,说道,“我大概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了,等他(她)醒了,问清楚他(她)把灵珠藏在了哪里,我再带着他(她)往西去一趟钟山吧。只是······”我回身看了一眼床上的那条鱼,有些不安,“只是他(她)现在这副样子,司命星君,我要做些什么,他(她)才会醒?”

“仙子无须不安,这鲛人只是灵珠离体的日子有些久,身子难免虚弱不堪,只要好生将养几日便可醒来,只是每日必须要在水中待上几个时辰,不然,只怕这鲛人会因身体干涸而死啊。”司命嘱咐道,忽又想起了什么,赶忙说道,“仙子切记,此乃凡间,仙子此次下凡是为寻找东岳府君的元神,不到万不得已,是万万不可动用仙法的,若如背着天庭在凡间用了仙法,只怕小仙也······”

“这些我都知道,你放心吧,我不会鲁莽行事的。”

“那就好,想来也是小仙多虑了,那小仙就先告辞了。”司命对着我作了个揖,便消失了。

————————

那条鱼在床上躺了好几日一直都没有醒过来,白日里我跟着收留我们的老夫妇在渔村里打听,终于知道我跟那条鱼被冲上来的地方原是紧靠东海的一个小渔村,想想我们要去的西方钟山,我不免有些担忧,到底那条鱼能不能挨到找到瑾瑜,还是真的就这样虚弱而死,而我也一直谨记着司命走前嘱咐的话,每日等到天黑,渔村里的人相继熄灯睡觉,我才背着那条鱼到海边,将他(她)推下去,让他(她)的身体浸泡在海水里几个时辰,我就在一旁打着瞌睡等,等我打盹醒来,再把他(她)给背回去。

几日下来,我真的背他(她)都快背到吐血了,这日晚上实在累得不想动了,睡之前跑出去抬了两桶海水,将他(她)拖到地上,把两桶水往他(她)身上一浇,我就躲进被窝睡大觉了。

第二日醒来,我从屋里找到屋外,竟然发现那条鱼,不见了。

正在我惊慌失措的往海边跑,想找收留我们的老夫妇问上一问的时候,我远远的就看见那妇人在海边背着个竹筐往回走,我着急的跑了过去,妇人对着我笑道,“鱼姑娘的哥哥水性这么好,要不是你之前说你们是打北边来的,还以为你们两个是海边长大的呢!”

我一愣,水性好?

“大娘,那你可看到我哥了吗?”我忙问。

“就在那边,一早老头儿出海打渔就看见他下去泅水了。”妇人笑道,跟着其他人一起继续往回走。

我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顺着岸边继续跑,终于看到海里的确有个人形在浮浮沉沉的泅水,我对着那个人形喊道,“喂!你快回来啊!快回来啊!”

人形似是听到了我的呼喊,朝着岸边游了回来。

鲛人前一刻在水里还是人身蛟尾的身形,下一刻却随着身子逐渐露出水面恢复了人的模样,出水时候,身上不知何时还变幻出了一身幽蓝色华贵的衣裳,那腰带如此慵懒的系在腰间,尾鳍幻化成一双修长的腿一步一步踩在柔软的沙滩上,海水挂在发间,一双幽蓝的眼眸也似在海水中浸泡过一样,就那么湿蒙蒙的朝着我走来。

我总算能理解凡人的“窈窕淑女,寤寐求之”了,这比我还妖艳的容貌,额······虽然我称不上妖艳······可是就这一副皮囊,简直堪称是人间极品了,如果我要是个凡间的皇帝,也会挥霍千金,只为美人一笑······

“你怎么了?”他(她)走到我身边,看着早已看昏了头的我问道。

“嗯?”我终于回过神来,看着他(她)。

“这里。”他(她)指了指我的嘴,然后就走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伸手一摸,哎,口水什么时候留下来的······

“喂!”我收拾干净自己便追了回去。

“干嘛?”他(她)亦雌亦雄的低沉声音响起,听得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什么时候醒的?怎么醒了也不告诉我一声?”我有些气。

“昨晚。”他(她)说。

“昨晚?”我重复,“昨晚什么时候?那你醒了怎么不叫我呢?”

“你朝我身上泼水的时候!”他(她)边说边朝我挑了挑眉。

我被气得脸通红,故意大声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没有灵珠自己出去很危险!”

一听到我提到“灵珠”两个字,他(她)似是很介意,终于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到了我。

“你看什么看,司命老儿早已把你的事情都告诉我了,要不是因为我实在背不动你,早就带你去钟山找那个什么瑾瑜了!”

“钟山?瑾瑜?”他(她)蹙眉。

“是啊,司命没跟你说吗?反正就是你现在醒了,身子要是没什么大碍,咱们就赶紧上路,去把你藏的灵珠找回来,然后我带你去钟山,给你去找那个什么瑾瑜,你带着那玉佩就可以掩盖掉你身上鲛人的气息,这样一来,你的族人就找不到你了!然后你就可以跟着我去找元神了呀!”我把我们未来的行程都规划好了,只等着他(她)点头同意了。

他(她)看着我,蹙眉良久,道,“我不跟你去找元神。”说完便径自转身走了。

我气结!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