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科学少年大方——JMTK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08日

《科学少年大方——JMTK》免费在线阅读_JanusK小说

科学少年大方——JMTK

作者:JanusK分类:科幻小说类型:恋爱

【治愈向】世界是因为许多个奇迹而毁灭的,却是因为一个奇迹而重建的。如果你可以拼凑出一个温暖的结局,那么,请不要再向结局之后走下去了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为你而存在的奇迹]

要对你说的这个故事,绝对不可以说出去。

故事的开头并不重要,在故事之外的你的那个世界,一定也存在着相似的契机,由此开始的,也会是极其相似的剧情。

就好像拼图的第一块是什么并不重要,而每次复原拼图的过程也都那么相像。

而且,你的世界,也许并不在故事之外。如果那样,那一定是最让我悲哀的事。

故事的结局,我不会告诉你,因为你所见的一切就是结局。

而这之间的那些泪与欢笑,希望与抛弃,爱与轮回,如果你愿意倾听,我会为你慢慢讲述。

那些牢笼中的女孩身上,也许能找到你的影子。也许你会愿意为她们哭泣,但请不必试着去拯救,因为她们所相信的那个童话已经终结。

世界是因为许多个奇迹而毁灭的,但是因为一个奇迹而重建了。

那么,我会告诉你这个故事。但在那之前,你必须明白一件很重要的事。

[Chapter IV]这是为你而存在的奇迹

仅仅几天,一切都改变了。

从第一次遇到陷落者,被千木学长拯救,到第二天的ST少年见习,再到学长的发疯……

上一个周末,古泉纸朗和奈须方还能约在这家常来的咖啡店,一起玩网游。而现在他们心情沉重地面对面坐着,还会来这里只是因为习惯。至于做任何事的心情,是完全没有的了。

就好像到了另一个世界一样,看到的一切都不同了。在人们注意不到的地方,那些不怀好意思的独有领域正在展开,不知道有谁会遇难,又有谁会为战斗做出牺牲。明明来往的行人都在开心地笑着,这种平稳无碍的日常,看上去那么虚幻。

“只要许下愿望,学长就能回来。”古泉轻轻说着,“朝仓她,也可以……”

“没错哦纸朗,你用一个愿望,同时拯救两个人也没问题的。”OB保持着那个微笑的嘴型,说话时也依然不张嘴。

奈须迟疑地说道:“可是古泉,学长不是说过,为别人许愿的话,一定要想清楚吗?”

“我已经想清楚了。”

“但是朝仓……”

“没关系,我今天就会去做最后的确认。”

“那,古泉……”奈须支支吾吾地问道,“能不能,把治好学长的那个愿望……让给我呢?我是说……这样我们就能两个人都结下契约了。”

OB高兴地说:“呜哇,真是个好提议呢!就这么办吧!”

古泉摇了摇头,半是无奈半是嘲讽地笑道:“奈须,根本就没有成为ST少年的觉悟吧?你知道它的真正意义吗?说什么把愿望分给你……你以为这是游戏吗?认真一点吧,奈须,学长都已经付出那样的代价了!你……你还只是抱着想成为ST少年,像动漫里那样保护世界、和邪恶势力战斗,这种幼稚的想法!”

“我……”

“和奈须不一样,我是认真考虑过的。”古泉望着窗外,“只要一想到小语承受的痛苦,就伤心得要死……根本不能为她做什么,只是陪在她身边却怎样都不能让她开心。不,即使是一直陪着她都做不到,也根本不能分担那份痛苦。如果能治好她,就算是搭上性命也可以的!”放在桌子上的手,用力握紧了。

“古泉……”奈须低下头,“对不起,我只是想,如果有我陪着你一起战斗的话,至少安全一些……”

“我也很抱歉,刚才太激动了。”古泉把视线转回来,咧嘴笑道,“可是奈须,我们一直是在一起的啊!不管什么游戏,我们不都是最好的搭档吗?但是,你要明白,这一次不是游戏,我不会让朋友冒险的!”

奈须不知道怎么回答。

“如果你真的想要陪我一起战斗的话,还是认真考虑你的愿望吧。”古泉说完,向他道别,走出了咖啡店。

“呐,OB。”奈须茫然地问道,“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不是哦,方酱是个拥有很大潜力的孩子。但是就像小纸朗说的一样,不好好考虑愿望,随便结下契约的话也是不行的哦~因为ST少年的力量,跟愿望是有很大关系的。”

他轻轻敲着盘子里的方糖,用失去焦点的眼神看着它。“这样吗……不知道千木学长的愿望是什么。”

“那种事情,不经过他的同意,我不可以说出来的哦。方酱等他的病治好后再去问吧,那一刻应该很快就能到来了。”

“你不能说啊,我还想问芥川的事呢。”

OB摇了摇头,看上去就是一个白球在沙发上扭动。“那个孩子,很特别。我从未和他订下过契约。大概是别的OB让他成为ST少年的吧。”

“诶?还有别的OB吗?”

“这是当然的啦。陷落者会出现在这个星球上的任何角落,只要电磁波环境足以支撑它们的降临。所以这个城市以外的其他地方,也有正在与它们战斗的ST少年呀。世界各地都有ST少年呢,这种热血少年向的设定,一定会让小纸朗兴奋的!”

“古泉纸朗……”奈须喃喃道,端起咖啡,却发现自己忘了放糖。

但他还是小口喝着那苦涩的液体。

那个声音,用了十二个夜晚,为她讲完了那个故事。

那是在遭遇那场事故之后,不长不短的时间里,她还愿意在看书时也编织自己的幻想的时候。

不是不能活动,却依然喜欢每天躺在病床上,读着一个又一个的故事。再想象着自己进入到每一个故事中,或是为自己想象一个世界。每天都在想,却没办法写出来。那些故事,几乎要从少女柔弱的身躯中满溢出来,就是那么多的幻想。

也许因为那样,才会连续十二个晚上做着那些梦。又或许是因为她强烈的愿望,将那个声音召唤于此。

少女被认定为大脑受损,是不允许使用副脑的。但是,手边能找到的书,实在太有限了,她时常忍不住偷偷连上AB-net,寻找新的书。有一天晚上,很偶然地忘了关掉副脑,结果就做了那样的梦。

从此,她冒险每个晚上都开着副脑睡觉,为了听完整个故事。

那是怎样一个完美的故事啊,那么残忍,又那么幸福。

可是,少女无法将故事再次传达。完全不能……

那之后她依然读书,虽然心情越发地低落,偶尔也会幻想,但再也没能走出那个故事。

越是没法表达,越是在意它,不知在心中重复了几千次,每一个细节都清晰无比,摘下来铺到纸上就能成书。

她知道故事开头的那个警告,但她还是想给另一个人讲述那个故事。

还是很想……

“小语。”

站在门口的那个少年,从她记得的开心时光的起点,就一直陪伴在她身边。他并不是很喜欢听故事,每次听到一半,眼神总会飘向远处玩闹的同伴。他也不太喜欢读书,从小就没法长时间安静地坐在书桌前,至于那些文学作品,他会去看也完全是因为她的强烈要求。但是……他总是很耐心地陪着她,听她说完整个故事,认真地看完每一行字。

自己失去了表达的能力后,他也是一样耐心地等她组织起破碎的字句,努力去猜那背后的意思。

“今天的例行检查做过了吗?”古泉来到她身边,关心地问。

少女点了点头,侧过脸望着窗外。

还有好多话要对他说,还有那部小说没有写完……

“医生怎么说的?算了,大概还是老样子吧。”顺口说完,他又赶紧补充道,“但是小语也不可以不配合治疗哦,虽然现在看起来没什么用,说不定哪一天情况就会发生变化的……嗯,一定会的!”

朝仓语弯了弯嘴角。

古泉纸朗,每一次都努力想让自己开心,总是很在意说的话会不会伤到自己。总是说着鼓励的话,明明已经过去那么久了,谁都知道自己的病是治不好的。那些表情和那些话,很孩子气,但……也很可爱。

但是,为什么要花那么多时间陪着自己呢?都已经是没有希望的了,越是这样善良,越是会觉得对不起他啊……

少女这样想着,脸色又变得阴沉了。

“怎么了,我、我是不是又说错了什么?”

朝仓语摇了摇头,小声说:“走……”

“诶?”

“不要纸朗,花间,太多时。为我……”

古泉笑了起来。“说什么呢,今天是周末啊,本来周末就没什么事可干。”

“朋友。”

“噢,奈须他偶尔也需要自己玩的嘛。”

少女摇了摇头,说:“另一个,纸朗,对不起……”

“那个……不好意思小语,实在听不懂这一句啊。”

她闭起眼睛,叹息道:“秘密,还是吧。”

古泉一头雾水地看着她。

朝仓语抓紧了床单,泪水滴落在上面,一点点散开。

“你、你别哭啊,到底是什么事?”

“说不能……”

“没关系的,不告诉我也没关系的。”

“不……”她的眼泪越来越多,哽咽道,“你不,什么懂!”

古泉愣了一下,好像被什么尖锐的东西戳中了心脏的感觉……“可是,朝仓的心意,我很想知道。”古泉用衣袖给她擦干泪水,却被她用力推开,他什么也没说,还是重复着那样的动作。

“离开!”

“我不会放弃你的。”他抬起头,飘扬的窗帘背后,逆着阳光,有一个圆形的剪影。

“这个奇迹,一定会为你……”

“咦?那不是井上吗?”从店里走出来的奈须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戴着眼睛的文弱男生,快步在街上走着。

奈须追了上去,连着叫了好几声:“喂,井上!井上?”

他转过来,一脸兴奋而恍惚的表情。“奈须,你好啊。”

“难得在周末看到你,这时候不是总在家里看书的吗?”

“那是因为,”井上新叶开心地说,“今天有很重要的事哦~”

“哈?”

他拉起他的手,眼中放出热烈的光。“奈须也一起来吧!跟我到那边去,大家一起来完成那个伟大的项目。”

奈须有些害怕地放开手,退向一边。井上却并不在意,继续向前走去。

“看起来好奇怪……”

OB在他耳边说:“很可疑啊,很像是被陷落者控制住了。”

“真的吗!那怎么办?”奈须惊叫道,“得赶快找ST少年才行!可是学长已经……对了,芥川!”他打开副脑,右眼出现了只有几十行的通讯录,里面并没有芥川的名字。

井上已经走远了,奈须着急地看着周围,发现还有几个人也表现异常。他只好跑着跟了上去。

脸上挂着兴奋表情的人群,渐渐聚集到一个倒闭的写字楼内。

“怎么办,这里有几十个人啊。”奈须看了看,冲到井上身边。他拉着井上说:“危险啊井上,快离开这里!”

“为什么要走呢?大家来到这里是要一起努力的哦~”

“可恶,拉不动……”

人群的前方,出现了一团扭曲的虚像,它一下子展开来,将所有人笼罩其中。

“已经进入陷落者的次赛博空间了,方酱,仅仅这样是逃不掉的呀。”

奈须甩掉井上的手,环视着这个领域。

像是会展中心一样的布置,但是中间台上的那些电脑,一部分看上去是直接从现实中的写字楼里抽取的,键盘却是老式的打字机,屏幕里塞满了整齐的白纸,互相连接到一个螺旋形的书架上。

台下的观众席坐满了人,全都是面目模糊,穿着西装的样子,好像在等待什么。整个空间很安静,偶尔从观众席上传来交谈声。

井上他们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快步跑上台,各自在电脑前坐下。然后,密集的打字机运转声响了起来,带着屠杀时的枪声一般的感觉,让奈须不寒而栗。

“他们……在做什么啊!”

他望着那些白纸,上面出现的全是乱码,所有人都在胡乱地敲击着键盘,却带着一种工作般的不容置疑。好像一场诡异的仪式。

白纸不断地吐出,由传送带转移到书架上,自动装订成书,沿着螺旋结构一本本地堆积上去。

奈须推了推那些打字的人,没人理他,他来到井上身边,抓住井上的肩膀摇晃。“醒一醒,井上!”

对方回过头,愤怒地瞪着他,吓了他一跳。

“你在做什么!我们可是在进行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工作。只要大家一直这样敲打下去,就能够完成人类所有的书籍哦!”

“对、对不起,妨碍到什么了吗?”

“不要说妨碍什么的,加入我们吧!”井上指着那堆写满乱码的书说道,它们已经堆得快接近天花板了。

奈须看着他又开始打字,无能为力。

OB忽然叫道:“方酱小心,陷落者出现了。”

讲台前,一个把头低得很深的男人整理着自己的讲稿,不时紧张地扯几下领带,开始用单调的语气进行演讲。那是奈须听不懂的语言,好像坏掉的录音带。

下面那些面目模糊的听众,一开始还偶尔鼓掌,渐渐的都显出昏昏欲睡的样子,很多人开始互相闲聊。

演讲的男人清了清嗓子,拍话筒,用力捶打讲台,但没有听众理会他。这期间他一直低着头,让奈须感到异样的恐惧。

有人从观众席上站起来走了,越来越多的人也这样做,几个人还指着台上的男人大声说着什么。

男人沮丧地趴在地上,整个领域内开始响起连续不断的说话声,依然是听不懂的语言,说不出的诡异。

奈须害怕地倒退着,想跟那些观众一起离开。和他擦肩而过的人们转过脸来看着他,他对着一张张模糊的面孔,更害怕了,开始跑起来。

“不要逃跑,方酱,很危险哦。”OB警告道。

讲台上的男人怒吼起来,整个大厅的灯同时碎掉了,天花板被掀开,露出漆黑的天空。门外的人开始往回狂奔,很多来不及回来的人都发出惨叫,被黑暗吞没了。大厅里乱跑的人像是被吓住,全都停在原地不敢动。

大厅里一片阴暗,演讲者又开始说着单调的话。

天空中慢慢出现了光,那是正在进行的后半段日食。

周围的东西被光渐渐照亮了,奈须心中的恐惧稍微减少,但又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那道从太阳边缘照下的光,发生了奇怪的扭曲。被光所波及的一切,他身边的那些人和物体,也开始了扭曲。

他自己也是。

“OB,快通知芥川过来!你可以直接通话的对吧?”他忽然想起这件事,对着OB喊道。

“来不及了,方酱现在很危险,大概撑不到他赶来的吧。方酱还是赶快和我结下契约吧!”

奈须惊恐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它被随意地拉扯,又被扭成螺旋形,虽然感觉不到痛苦,他的意识却渐渐模糊了。

演讲者单调的声音在耳边响着。

似乎能听出什么来了……

“……只会躲在背后!”

“要是当时去救学长,就不会发生那种事了……”

“你根本没有成为ST少年的觉悟!”

你很没用。

总是在犹豫不决,那些悲剧都是因为你。

扭曲吧!

消失吧。

去死吧……

“这种程度的敌人,我一个人来解决就好了!”

一个银白色的影子冲向空中的太阳,蓝色的短发仿佛爆发的新星一般耀眼,他的速度很快,只几秒便消失在视线尽头。

“奈须由我来保护!”

巨大的撞击声,整个空间都颤动起来,黑暗的天空出现了裂痕,扭曲的光线恢复了正常。挡在太阳之前的那块黑暗正一点点崩溃,大块的碎片从空中砸了下来。

恢复原状的奈须,用手遮着眼,不顾刺眼的阳光,望着那个蓝色的身影。

他在空中转身,骤然加速冲向地面,身后爆出一圈圈的白雾,像是刺穿了虚空一般,带着轰鸣的巨响。

只一瞬间,他就穿透了演讲者的身体,在地上砸出一个深坑。螺旋的书架轰然倒塌,写满乱码的书页四处纷飞。

奈须举起手挡住即将吹来的疾风,它却忽然变了向,随着整个空间向内收缩,最后一切吸入了地上的黑色小球内。

古泉走过去拿起混沌之核,脸上难掩初战过后的欣喜。

“怎么了奈须,用那种眼神看我?”

“这个……盔甲……”

古泉低头看了看自己。“怎么样,好像动力装甲一样吧。”

“嗯,不过你的披风……”

古泉有些不好意思的抓着头,说:“这也不是我决定的啊……”

“其实挺帅气的。”奈须笑着说。

“真的吗真的吗?”

“嗯……那个……奈须,古泉,我怎么会在这里?”井上从不知所措的人群中走出来,疑惑地问道。

少女站在窗前,双手按在自己嘴上,不敢相信的睁大了双眼。

她小声地又说了一句,听着自己的声音,开心地笑了起来,在原地转着圈。

好像做梦一样,一觉醒来,还以为刚才那句半梦半醒间的梦呓只是错觉。

没想到,她真的又能说话了!

“小语。”

她回过头,看见站在门口的少年,忽然向他扑了上去。

“纸朗!纸朗!我能说话了!”

朝仓紧紧地抱着古泉,一边笑着,一边流下了眼泪。

“我知道,医生已经告诉我了。真是太好了啊,小语!”古泉看着她说,“我告诉过你,奇迹一定会发生的!”

“嗯嗯!”她用力地点头。

“呐,纸朗,来聊天吧!我呢,要说很多很多的话,这是我最想做的事了!”

少女拉着他的手,对他露出从未有过的美丽微笑。

奈须方站在病床边,看着千木哲也慢慢睁开了眼睛。

“学长!”

千木侧过脸看着他,迷茫的目光渐渐找回了焦点。“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噩梦。”他虚弱地说道,用左手小心地碰了一下右手的食指,又做了几个屈伸动作,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已经没事了,学长。”奈须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尽量平静地说道。

“我知道,那些事我都记得。”学长对他友善地笑着,“没想到竟然连累你们为我结下契约……”

“不是连累,学长,我们都不想失去你啊!而且,是古泉的愿望……”

“古泉呢?”

“在另一个病房,一个对他很重要的人也在今天治愈了。”

千木哲也叹息道:“结果,最后还是为了别人许下愿望了吗?希望他以后也能好好的……”

“真是太好了呢,大家的愿望都实现了。”OB在学长床边飘着。

奈须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学长的灵匣呢,恢复了吗?”

“那个东西,我已经吃掉了哦~”OB抢先回答道。

“啊?吃、吃掉了?”

“因为已经破损到无法修复的程度了,只好由我回收啦。”

千木听到这个消息,像是了却了一桩心事,很轻松地笑了。“这么说,我现在不是ST少年了呢。”

OB点了点头。

“诶?那怎么办?”奈须问。

“只要再次结下契约,还能成为ST少年哦~也就是说,小哲有两次许愿的机会呢!这算是因祸得福吧。”

学长却摇了摇头,说:“不,我不想成为ST少年了。”

奈须不解地看着他,OB却微笑着没有说话。

“很抱歉,不能和你们一起战斗了。”

“没关系的,发生了那样的事,学长的心情我也理解。”

“不是那件事。”

“那是……”

千木又笑着摇了摇头,对奈须说:“那个人,他说得对,其实……奈须,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事呢,学长?”

“代我向芥川晓说一声对不起。”

====================================

“我想要保护重要的东西。”

“要变得更强才行。”

“……是吗?像现在这样的生活,真是幸福呢。”

Next Chapter:已经没有什么能伤害到你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